国军之逃跑名将孙元良

浪里飞鲨 收藏 10 956

郎才女貌,那是扯淡。有才华,多数时候P也不顶。帅哥才是无敌的,靠着一张脸子,倘再有点个性,耍个酷、讨个巧,就能决胜千里之外,无往而不利。这话古今概莫能外。

KMT就有这个传统,汪兆铭当日曾经是KMT招牌式的大帅哥。1908年初,汪精卫来到马来亚槟城做公开讲演,不消半日,就有斩获。当地富商陈耕基的女儿璧君,情窦大开。两人虽未交一言,但璧君却为汪帅哥的风流倜傥、豪情满怀所打动,而面红心跳。当时,汪兆铭二十六岁,陈璧君十七岁。两人都有婚约在身,且都嫁期在即。但承诺如狗屁,婚约似啐痰,旧情和往事地位尴尬,就连前两样秽物也不如了。

孙元良无疑是汪兆铭身后KMT的新帅哥,而且他具有当年汪先生诸多不具备的优势条件。这就让他一生受益无穷。

诸位看官,知道如何泡妞吗?呵呵,我虽然属于不擅此道者,但我知道汲取历史的教训。且听我细细道来。中华书局本的《水浒传》第二十四回《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肆》中,雄性荷尔蒙总爆发的西门庆大官人看到了寂寞美女潘金莲,便茶饭不思。王婆给他出主意,“大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捱光’的两个字最难,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第一件,潘安的貌;第二件,驴儿大的货;第三件,似邓通有钱;第四件,小,就要绵里针忍耐;第五件,要有闲工夫。”

不过,帅虽有用,但毕竟不能代替信用卡。在纸醉金迷的社会里,最管用的还是个“邓”字。俗所谓有钱能通神,在现在,没有什么用钱买不到的东西,包括风情和爱情。

孙元良的自身条件很不错,看看他们父子的照片,就知道我说得不错了。(蒋介石也欣赏帅哥,长得不好的老蒋不用。你看什么张灵甫、孙立人、杨文瑔,包括这位孙帅哥,国军将军个个英俊潇洒。但是光长的帅,顶个P用?共军的将军长子、短子、瘦子、胖子、麻子、瘸子什么都有,不照样把那伙帅哥给赶到台湾上来了吗?)除了“帅”,他还有一般帅哥不具备的两样专长。

第一是手长,不管什么钱,只要在他老人家面前过,就得有他那份儿。第二是胆子壮,只要是好货色,就断然不容放过!

1937年是中国人民多灾多难的一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日本法西斯加紧了侵华战争的步伐,试图“三个月内灭亡中国”。虽然,国民政府一忍再忍,忍到不能再忍还是要忍(直到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件”美国宣战后,国府方才不忍)。8月13日,日寇攻击上海。《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有段唱词,“八一三,日寇在上海打了仗,江南国土都沦亡,尸骨成堆鲜血淌,满目焦土遍地火光。”日本法西斯旨在通过淞沪之役,在整个江南地区打开缺口,实现中心开花的战术。

蒋介石集团是江南财团,特别是上海财阀扶植起来的政府,而上海、杭州。南京三角地带又是国民政府的腹里地区,可谓关系万千重。正因为如此,蒋介石对与淞沪战役的重视程度远远高于华北抗战。军委会下属的精锐部队,几乎系数调往上海。88师作为德式师主力之一,首当其冲被派赴前线。

为了加强前线防御,宋子文从财政部给88师拨付了26万元的国防工事费。不过,闸北有的是仓库、钢铁,以及老百姓逃亡后留下的空屋。孙部就地取材修筑工事,未花分文。所拨经费,基本落入孙元良的腰包。但是,这种因陋就简、拾遗补缺的豆腐渣工程能糊弄住宋子文,却糊弄不了日本人。钢筋水泥结构的碉堡,要抗得住炮火的多次打击,尚且有一定难度何况是用破砖烂瓦临时修筑的街垒呢?这种街垒式的劣质工事的防御效果极其低下,以至守军士兵往往未见日寇一面,就被炮火爆炸掀起的气浪震塌的工事所掩埋。

前方将士浴血奋战,后方各界市民自然也不惜余力奋力支前。这无疑给了孙元良更多的机会。孙元良的心腹、时任第88师军械处主任兼南京通讯处主任的葛天回忆说:“在八一三战事发生后,上海人民同全国人民一样,都是满腔热情,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拥护抗战。有的直接参加战斗,有的节衣缩食集资慰劳军队,凡是军队需要的物品,应有尽有。孙元良曾派师少将参谋长张柏亭、上校师附张裕良和上海各团体接洽,将一部分慰劳物姿变为现金,孙元良就这样从中渔利……还令该师军需主任宋尚鲁,把上海抢劫来的棉纱等偷运武汉出售,所得的钱交我转其妻吴懿辉。”

倘仅限于发国难财的话,孙元良在国军将佐中还不能算很出众。他的黑手不仅伸向了公私财产,还伸向了劳军的上海女学生。10月中旬,上海的一批中学女生不畏日寇炮火,冒死前来88师在四行仓库的师部进行慰问,为伤兵们做些救护工作,演出抗战节目。孙元良这个大帅哥盯上了一位眉清目秀的小女生,就以花言巧语要该女生单独在师部多玩一下,企图强奸。对此,知情者实在看不下去。副师长冯圣法知道后,曾前往劝解无效。便让孙元良的心腹葛天再去一劝。葛天也觉得这实在是为人不耻,便去劝说孙元良。孰料,孙元良竟然极其无耻地说:“英雄总是和美人联系在一起的,自古英雄都喜欢美人,尤其是我们在上海作战有功,做这一点小事没有什么。”俨然是一副禽兽兵痞的嘴脸!

在淞沪会战失败撤军的时刻,孙元良再次把个人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前,他手里的几十辆(艘)汽车、火轮不用于撤离部队,却用于劫掠物资。有了钱了,孙元良就更爱惜生命了。这让我想起一段南宋初年的旧事。绍兴年间,岳飞曾是宋高宗的爱将,高宗想为他修一座豪宅,岳飞断然拒绝,他用河南人特有的耿直说:国家还没有太平,我还要驰骋沙场、为国杀敌,要豪宅干什么?高宗问他,岳卿以为天下何时能够太平呢?岳飞沉吟半晌说:“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则天下太平矣!”(《宋史》卷365《岳飞传》)其实,岳飞没有说透,武臣如果效法文臣一样贪财好利,那么他们的怯懦、惜死的程度就会无以复加,甚至远远超过文臣。孙元良,显然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贪财程度与怕死程度成正比。故而,即便在民族生死存亡的抗日战场上,他也一样毫无顾忌,从上海逃南京,又从南京逃武汉。

但大后方的人民并没有忘记这位飞将军和四手大将,在孙元良逃到武汉之后,各界军民问责之声不绝于耳。有上海南京一带逃难到武汉的人民控诉其在上海抢劫棉纱书籍,在苏州无锡等地抢劫商店的物资,以及强奸上海学生代表的;有88师264旅旅长廖龄奇为首的以全体官兵名义电请蒋介石枪毙孙元良,指出他在平时克扣军饷的;甚至连宋子文、陈诚等国府军政官员也利用这个机会,控告孙元良大发国难财,在京沪一带抢劫棉纱汽油机器的罪行。

蒋介石对此似乎并不太在意,只是淡淡地告诉自己的学生:“有人说你在上海军纪不好,发通行证向老百姓要钱。你到军法处去辩明好了。”孙元良在在狱中日记中忏悔道:“此事解决后,若再沉迷于军政界中,若蛆之钻粪不知其臭,则真不可救药矣。”不过,这位大帅哥的操行,明显连粪蛆也不如,他从来没有从自身进行过半点反省。相反,却认为老子抗战有功,拿点儿、贪点儿算什么?是宋子文等人“谋害忠良”!60多年后,白发苍苍的孙元良依然不依不饶,他对访问他人激愤地挥舞着拳头:“国家不幸出了那些佞臣内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宋子文对大陆陷共负有不可推讬的罪责,迁台后‘蒋总统’不再起用他,那可是明智之举!”呵呵,好像迁台后,“蒋总统”也没有用孙元良这样的宝货!想想,也真是“明智之举”啊!

42天之后,军法执行总监部经过“调查”,上报蒋介石:孙元良“完全无罪”!他老哥理直气壮走出武昌银元局的“特别招待所”,嘴里痛骂着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佞臣内戚。其实,委员长也难啊!小小的一个孙元良算什么?发国难财、打糊涂仗、丧师弃地的又何止一个孙元良呢?如果一个个认真追究起来,那丢失首都的责任谁来扛呢?韩复榘临死前,不就骂过:“我丢了济南要枪毙。你蒋介石丢了南京该付什么责任?”委座是好脾气啊,他有爱将之癖。1938年上半年,在那个兵溃千里的紧要时期,他可以枪毙老西北军出身的韩复榘,可以枪毙东北军出身的檀自新,但对于黄埔学生还是相当厚道的。所以,龙慕韩替了桂永清。这位未来的民国“纳尔逊”,一溃于南京,二遁于兰封都安然无恙,何况孙元良呢?呵呵,难怪出狱的时候那么牛气冲天呢。

《易经》上说“否极泰来”,倒霉到了顶点,好事就会来了。42天的牢狱之灾后,孙元良迎来他人生的新高潮。先是他老婆死了。人说官场三件爽事:升官、发财、死老婆。前两点儿好理解,但诸位看官显然不知道,“死老婆”才是不少为官者的最高精神享受,老婆死了,就再无人对他的生活作风加以管制了,他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可以凭借他的地位与声望在外面堂而皇之地风流快活了。新娶到手里的,自然也比当日的黄脸婆有味道啊。更何况人家孙元良将军不但有钱有势,还是大帅哥呢?在游历欧洲的“散心之旅”中,他邂遇了留英美女龙华藻。龙女士不但年轻貌美、且志趣高雅,精通文学,并擅长美术绘画。这种女孩子泰半外表传统,内心极其叛逆,渴望那种玩世不恭的帅哥与他们上演浪漫爱情。孙帅哥长得帅,有钱,会玩儿酷、更有精力和时间。“潘驴邓小闲”,几乎被他占全了。你说,龙美女逃得了吗?帅哥也许打仗、做事是废柴,但泡妞,却一个个都是高手。

娶了龙美女之后,孙帅哥就开始转运了。回国之后,他相继出任中央军校任高等教育班第7期中将主任、29军军长、重庆警备司令。抗战胜利前后,在重庆的那几年,是孙元良在大陆最后爽的几年。龙美女玩厌了,也成了黄脸婆,去生孩子了(这就是后来的大帅哥秦汉)。国府也还都南京了,没人管的孙帅哥更风雅了,他把高级舞厅作为了司令部,整日沉迷于跳舞,在高级妓女和舞女的香粉肉阵中,孙元良真不愧是一员虎将!

除了美女外,高官和金钱也如约而至。徐蚌会战(淮海战役)开始前后,蒋介石突然想起了这位曾经的“虎将”。孙元良坐上了直升飞机,出任第16兵团司令官。在他人生的最高峰,他不放弃任何机会。仗着校长的垂青和叔父的溺爱(16兵团老长官孙震是其叔父),在16兵团横行不法,大肆贪污、冒领军饷和勒索、套购黄金,甚至把老蒋下发给兵团官兵的数十万大洋赏金,也尽数装入自己的囊中。人家难啊,养秦汉这样的大帅哥,非巨额奶粉钱,又怎可将来般配绝世大美女林青霞呢?

淮海战役的隆隆炮声,终于终结了这位大帅哥的鸳鸯蝴蝶梦。在其后转进台湾的一路狂奔中,孙元良成为民国史上最牛的长跑健将,其风头压住了清末飞人叶志超。落下“逃跑将军”恶名的孙元良,也被“蒋总统”认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佞臣”,弃之不用。在香港和日本,孙帅哥极其郁闷地过着隐居生活。不过,对于捞钱,孙帅哥依然擅长。在日本,他开过“天福园”餐馆,专营川菜和四川凉面。重返台湾后,他定居高雄,又开了一家瑞祥针织公司,自任当董事长。晚年,随着两岸黄埔同学和知情者的日益凋零,闲来无事的老孙终于寂寞难耐,开始著书立传,陈述真实的历史,这就是他的个人回忆录——《亿万光年中的一瞬》(我的朋友,武汉大学理工科的高才生啸狼说:还是北大读过预科呢,居然连长度单位和时间单位都分不清)。

我的另一位朋友,网际著名的民国史研究者LUDA兄引用胡琏将军的名言称赞孙元良将军:“成功虽无把握,逃跑却有决心!”不过,孙元良将军逃得过北洋军、日本兵和人民解放军的“魔爪”,却终究逃不出历史老人的缉拿。103岁的高寿,再次证明了善良的中国底层百姓口中的那句名言:“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但是,让善良的中国人民和牺牲在南京城下的88师冤魂们庆幸的是:孙元良终于没有活到1000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