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的生死场:水抹残红 第七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44)

zzfu2008 收藏 4 7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胡子良一饮而尽,众人相继干杯。

胡子良道:“这第二杯酒祝弟兄们后会有期!”

胡子良道:“这第三杯酒祝弟兄们一路顺风!”

朱邦乾也站了起来:“感谢团座盛情,来大家干一杯!”

“实在抱歉,鄙职因公务在身,不得不先走一步,特委托赵副团长奉陪。”胡子良干了杯说过,紧紧握住朱邦乾的手:“邦乾弟,多多保重!”他又向大家挥挥了手,就离开了“洪通菜馆”。

胡子良走后,难免引起了一阵波动,大家都把目光转向朱邦乾,但见他神情自若,正在和赵副团长谈笑风生。

赵副团长忽见大家都愣着,就道:“吃好喝好,大家还得上路呢。”

吃过饭,赵副团长站了起来,干咳了几声:“这个,这个……团座有个意思,让我转告大家,这个……这个,请大家把武器留下。”

大家的心一下子都提了起来,唰地都把目光集中到朱邦乾身上。空气异常紧张。

胡子良提前离席座,赵副团长收缴枪,朱邦乾是能够理解大家的心情的,可他也清楚,越是在这危急关头越要冷静。在他看来能够保全同志们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于是,他决然解开皮套扣,掏出手枪,平稳地放在了桌子上。

紧接着一支支手枪、匣枪摆满了餐桌。

赵副团长把朱邦乾的枪拿起来,掂了掂,重新插到朱邦乾的枪套里:“团座有安排,这支枪留给朱主任防身。”

但不管怎样,朱邦乾悬起来的心落了下来,他按上皮套的纽扣道:“敝人领受了,请代我向团座致意。同志们!出发!”

于是,队伍向徐家堌墩开拔了。

朱邦乾和王沛然到达徐家堌墩已是傍晚。

夕阳在五彩缤纷的云层中渐渐落下,它把柔和的余辉轻轻地洒在蒹葭苍茫的微山湖上,一阵风吹来,蔷薇色的芦苇飒飒作响,也渐渐地发生着色彩的变化,直到夕阳完全隐去才回归深黄的本色。

郑守义听说朱邦乾和王沛然带人来了,喜出望外,连忙带人前去迎接,见到朱邦乾又是拉手又是勾肩搭背。

郑守义正和人握手,朱邦乾站在院子里,四下望了望道:“郑大队长,这儿可是世外桃源啊!”

郑守义笑道:“世什么外,桃什么源啊!不是为了打鬼子,谁到这里来住!”

朱邦乾笑道:“你这几间屋可是新盖的啊!”

郑守义道:“还不是考虑到队伍要扩大,不知哪天谁等来这小住几天,好歹这也算是个避风港啊!”

朱邦乾抬头望了望正在飘荡着的“沛县独立大队”的大旗,笑不拢嘴,“可真有你小子的,连大旗都树起来了,还是杏黄色的,匪里匪气,这让我感觉有点像入伙似的。”

郑守义哈哈大笑:“蒋介石不是骂共产党为匪嘛!我这可是在给蒋介石送人情呢!”

王沛然咧嘴笑道:“我一看这大旗就是郑大队长题的字。”

郑守义笑道:“不是我能是谁?哈哈!走!进屋喝水去。”

朱邦乾进了屋,见北墙上挂着两面旗帜,本来想笑道:你小子对树大旗有瘾啊!可见一面大旗上有弹孔,还被熏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神态庄穆地鞠了三个躬。

郑守义就有些感动,但只是在朱邦乾的肩头上拍了三下。

李二爬子带着几十个人去摸鱼、扒藕,刘阶民在张罗住宿。

不一会,李二爬子人等就摸上来七八十斤各种各样的鱼,扒出来一百多斤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