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的生死场:水抹残红 第七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森协带着宪兵队,刚到大同街和帽铺街的交叉路口,就被埋伏在那的四个队员打倒了几个,继而又被手榴弹炸死了几个。宪兵队在出现短暂的混乱后,很快集中火力还击。不一会儿,罗大棒子带人赶来了,战斗成对峙状态,异常激烈。双方都有人伤亡。

郑守义见王善人人等兜屁股追过来,且打且向寨主街退。

王善人怕伤着石头就不敢乱开枪。

这时候,石头顺手拾起一块半砖头向王善人砸去,正砸在王善人的右肩膀上,把王善人砸了一个趔趄。

王善人就骂道:“石头,你咋砸老子,他们是土匪啊!”

石头还嘴骂道:“你才是土匪呢!”

李二爬子一边开枪一边笑道:“石头,骂得对,接着骂。”

石头就又骂道:“老子姓孙,你也不看是谁家的坟头,趴下就哭……”

王善人骂道:“要知道你是这样的混蛋,老子当时就叫你娘歪歪身子把你豁出去了。娘的!”

石头不懂是咋意思,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就骂道:“我才是你老子呢!”

这时候一路伪军赶来增援王善人,枪声大作。

郑守义扔了一颗手榴弹,趁着浓浓的烟雾,几个人过寨主街就向东城墙靠拢。

从寨主街北头往南来打增援的刘阶民,就和王善人的人马打起了遭遇战。

出了东安门,郑守义让高兴章和王成彪带石头走后,折回头就又进了城。和刘阶民会合一处后,对一个队员道:“你快去大同街,让罗大棒子不要恋战,马上从南安门撤出。”

那个队员应声跑去了。

郑守义对身边的李二爬子和刘阶民道:“我们也撤。赶快与在牌坊街和寨主街交叉路口的人马会合。”

李二爬子一边放枪一边道:“我还没打过瘾呢。”

郑守义厉声道:“听命令!”

李二爬子道:“是!”

郑守义人等与在牌坊街和寨主街交叉路口的人马会合后,就撤出了东安门。郑守义听到大同街上仍打得很激烈,就带人向南安门跑去了。

王善人带人刚出东安门,就被埋伏在东安门东边河沟里的队员打了阻击,只好退了回去。

这时,罗大棒子他们已出了南安门,正且打且退。郑守义带人刚赶到南安门,正见森协带人出城门追击,就是一阵乱枪。

两路兵合一路后,郑守义在南门外大街上带人分段阻击,且打且退,不一会就跑进了青纱帐。


十一月初,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以后,其反共由秘密到公开,由局部到全部,由政治反共活动为大规模武装进攻,各地都发生不少流血事件。

十一月九日,国民党山东第十一区专员兼第七路军司令朱世勤率领其部驻进单县辛羊庙、郝庄、蔡堂一带。十二月八日,朱世勤指使其部刘瞎子旅袭击朱庄村,将单县抗日自卫团团长等人杀害。

十一月十一日,冯子固部张开岳团一部,探知沛县独立营主力远离其驻地田大庄,乘雨夜包围了田大庄。当时,驻田大庄的部队及县委人员约二百人,仓促应战,血战一夜,终因寡不敌众,除少数突围外大部分被俘,五十多人牺牲。

在一次会议上,黄卫国就“双十一”喋血事件很痛心地说:“……应该说,我们过去一段时间的工作出现了一定的失误。主要是对政权问题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未能利用有利时机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反而帮助冯子固等恢复旧政权;缺乏掌握军队的经验,没有利用我党之优势,更多地发展党领导的武装,反去帮助冯子固等收容发展训练部队,他们借助我党的力量发展起来,其羽毛渐丰满后,竟然背信弃义,与我党进行磨擦。应该看到‘双十一’喋血事件不是偶然的,说明冯子固等的反动本质已彻底暴露,湖西地区的统一战线已经破裂。鉴于此,我准备启用郑守义的沛县独立大队。”

这天晚上,朱邦乾刚要睡觉,胡子良过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