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的生死场:水抹残红 第七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40)

zzfu2008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刘阶民道:“大体的已定,守义哥,你来安排具体人员吧。” 郑守义想了想道:“阶民呢,你就带五十个人在东安门准备打接应吧,罗大棒子带四十个人在南安门打接应,就由我和新登带人进城里。至于各个路口打阻击的,在大同街和帽铺街的交叉路口放四个人,以便阻击从西来的日军宪兵队,在鱼市街和牌坊街交叉路口放两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刘阶民道:“大体的已定,守义哥,你来安排具体人员吧。”

郑守义想了想道:“阶民呢,你就带五十个人在东安门准备打接应吧,罗大棒子带四十个人在南安门打接应,就由我和新登带人进城里。至于各个路口打阻击的,在大同街和帽铺街的交叉路口放四个人,以便阻击从西来的日军宪兵队,在鱼市街和牌坊街交叉路口放两个人,在牌坊街和寨主街的交叉路口放两个人,以便阻击警备大队的人。”

一切商量定之后,李二爬子就派人和大老秦联系去了。

第三天一早,郑守义几乎是倾巢出动,望县城迤俪而来。三辆土车子“吱纽”叫个不停。

到了丰沛路和南关外大街的交叉路口,所有的短枪都埋到了大老秦的鱼筐里。先去南安门的是一辆大老秦贩鱼的土车子和一辆装武器的土车子。装武器的土车子离南安门还有一段距离就停在路边了。

到了南安门大门下,大老秦放下土车子,从身上的钱褡里掏出四合哈德门香烟,就对着那两个伪军道:“我天天来往的,你们给了不少方便,这算是我孝敬你们的。”然后,就分别给了四个站岗的鬼子和伪军每人一合。

四个站岗的都很高兴地接过了香烟,一个伪军扒开一个鱼筐里盖着的杂草,见一条乌鱼不小,就道:“大老秦,我家今天来客人了,得买一条鱼,就这条,你称称多重。”

大老秦就把那条乌鱼抓出来道:“称什么,你给我还客气,拿去吃。”

那伪军接过乌鱼,笑道:“那你快走吧,别晚了市。”

郑守义见大老秦顺利进了南安门,就兵分两路了。

郑守义和李二爬子人等也顺利进了城。

在鱼市街南头的城墙下,短枪队的人聚到一块后,从大老秦的鱼筐里捞起家伙就分散行动了。

郑守义和李二爬子等五人沿鱼市街北去了。

王善人自从把石头掳来后,心里如吃凉黄瓜一般。虽然目前石头还不承认他这个爹,但他相信,石头早晚也得像小鸟一样被他喂熟唤,到那时,石头人前人后地跟着他,小嘴爹长爹短得叫着,那才叫提神来劲呢。

第二天一早,他亲自提篮给石头送了饭。老衙门的鸡汤,老刘家的羊肉煎包,老樊家的鼋汁狗肉,都是名吃。

石头正在床上坐着,他把吃的喝的放在小方桌上,就道:“石头,赶快洗脸吃饭。”

石头下床洗脸后,就一腚坐在了小方桌前,看了看热狗肉,道:“咋没缸贴子?”

王善人连忙对着门喊道:“大头,赶快买缸贴子去,少爷要吃。”

大头在外面应了一声。

王善人给自己也舀了一碗鸡汤,拿起筷子夹一个羊肉煎包填到嘴里,道:“这可是老刘家的,好吃得很呢。你先尝几个,一会再吃缸贴子卷热狗肉也不迟。”

石头就吃了两个。

缸贴子送过来后,石头就撕了一大块狗肉夹在缸贴子里,吃得满嘴流油。

王善人笑道:“慢慢地吃,跟我有你的口福享。中午饭想吃什么尽管说。”

石头头也没抬,道:“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尽管端来。”

王善人笑道:“你的胃口不错啊。”

石头一边吃一边道:“我要是什么都不吃你肯定是心思,你要怕破费就把我送走。”

王善人笑道:“石头,我会怕你吃?咱家可是几百亩地的好户,今后还不都是你的。”

石头楞头楞脑地道:“我爹说了,外财不发命穷人!”

王善人暗自叹了口气就没再搭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