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孙百康战战兢兢接过二十块大洋,揣在兜里后就告辞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他的头都大了!看来石头的来历太复杂了。

石头是小芳的儿子这是确定无疑的,可谁是石头的爹呢?王善人说他是,还把石头抢走了。可石头却长得极像郑司令,并且,郑司令到自己家喝茶是假,去看石头才是真的呢!而今天,郑司令不光很爽快得答应救出石头,还给了十块大洋,不要都不行!后来又变成了二十块大洋。要是郑司令和石头没什么关系的话,会这样吗?显然不是光看在小芳的面子上的!而郑司令和小芳又是个什么关系呢?还有那个姓李的说的一句话,什么“王善人真他娘的不要脸,这不是撅腚想巧图现成的嘛,就他娘的我这一关他也过不去啊……”,什么叫“撅腚想巧图现成的”的啊?什么叫“就他娘的我这一关他也过不去啊”的啊?那个姓李的和石头又是什么关系呢?当那个姓李的这样说后,郑司令好象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后来,那个姓李的又多拿出十块大洋时,郑司令好象又是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好象郑司令极不情愿那个姓李的参与石头事。这又为什么呢?

郑司令答应要救出石头,怎么救啊?一定是打仗,而为此得有人付出血的代价,想到这,他的心里很不好受!鼻子酸酸的!可是,他又希望郑司令能尽快地救出石头。最好不动一刀一枪!

孙百康走后,郑守义就让人进城找一线天打探石头的下落了。到了次日傍晚,石头的下落就搞清楚了。在鱼市街北头路西,靠近牌坊街的一个院落里,有两个伪军看守着。

于是,郑守义、刘阶民、李二爬子三人就开始研究救石头的方案了。

郑守义道:“此次进城是以救出石头为目的,能不动枪就尽量不动。就石头所在的位置来看,如果从东安门救出,这就得入牌坊街,路过王善人在救济院的警备大队门口,这样碰到麻烦的可能性就大。但是,东安门前不远处有条南北大沟,易于埋伏打接应的队伍。要是从南安门出去,从南安门到丰沛路之间的南关外大街太长了,打接应的队伍也不好就近设埋伏打接应,毕竟我们的短枪太少了,才十三支,可也都得拿到城里头用。你俩看从哪个大门出来呢?”

刘阶民沉思了一会道:“还是从东安门出去好。救出石头后,往南去,然后从鱼市街和寨主街之间的公园南门入寨主街,再跨到东城墙下,这样出东安门就可以绕过救济院了。”

李二爬子道:“这个方案好。不过,也不能光在东安门前设接应的,南安门前也得有人接应,到时候万一发生什么变故,不好出东安门呢。其实,在南安门前设打接应的也容易,推几辆土车子去,把长枪装在口袋里,扮成商贩不就得了。”

郑守义道:“如果是这样,倒不如从南安门出去了,倒也直接。”

刘阶民道:“还是尽量避免沿街道走为好。”

郑守义道:“我看这样吧,第一套方案是从东安门出去,要是碰到麻烦,就采取第二套方案从南安门出去。把接应的重点放在东安门前。”

李二爬子道:“还有短枪和手榴弹呢?咋弄到城里去呢?”

刘阶民道:“把所有的短枪和手榴弹都放在卖鲜鱼的筐子里,让常进城的鱼贩子大老秦的土车子推着进去。”

郑守义道:“这倒是个办法。万一被查出来咋办?”

刘阶民道:“那打接应的就得一涌齐上了。不能救不出来人,再把家伙丢了啊!”

郑守义道:“看还有什么没想到的吗?”

李二爬子道:“只要听到城里打枪,接应的人就得摸家伙占领大门。”

刘阶民道:“一旦短枪和手榴弹安全运进城,短枪队得从两个大门进去,然后到达会面地点。从一个大门里进,容易让人产生怀疑。咋一下子进来了这么多壮汉?”

李二爬子道:“在都拿到家伙后,也别慌救石头,各个路口也得有人打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