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的生死场:水抹残红 第七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36)

zzfu2008 收藏 0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不久,黄卫国来到了徐家堌墩,郑守义自然是热情接待。

黄卫国询问郑守义跑回来的原因,郑守义就如实说了。

黄卫国目光深邃,道:“虽然我对冯子固给予踪伍环的处分也强烈不满意,可是,为了湖西区统一抗战的大局,我还是忍了。可你却未经胡团总支委员会的同意,擅自离队,这是不对的,毕竟你也是一名共产党党员了,有点无组织之嫌。就是对你的队伍而言,也是不负责的。你想啊,你把冯子固的脸抹黑了,他对你能善罢甘休?你可是孤军作战啊!”

郑守义就把吴迅祥设“鸿门宴”和派杀手的事讲了。

黄卫国道:“好险啊!你今后作何打算?不会在这甘当‘啸聚山林的山大王’吧?”

郑守义笑道:“哪能!我正要和你联系呢!”

黄卫国就宣布了湖西地委的决定:郑守义部为“沛县独立大队”,郑守义任队长,朱邦乾任教导员,王沛然任副教导员,刘阶民和李新登任副队长;为了湖西地区统一抗战的大局,此决定只在共产党内部公开。朱邦乾和王沛然人等暂缓来徐家堌墩。

郑守义好奇地问道:“黄书记,大队长是个什么级别啊?”

黄卫国随口答道:“相当于营长吧。”

郑守义笑道:“过去我在冯子固那是个连长,现在跟你干闹了个营长,看来是升官了。”

黄卫国也笑了笑,“可不是嘛,你升官了。好好干,将来当个师长旅长的也未可知,我看好你了。不过,我得给你说清楚,你可不是跟我干的,是跟共产党干的!是在为穷苦老百姓打天下谋幸福。”

临走时,黄卫国送给了郑守义一本***的《论持久战》。

至此,郑守义步入了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队伍。

这天,郑守义看了一会《论持久战》,拿出笔墨,铺好纸张,就开始练“沛县独立大队”几个字了。感觉一幅写得不错,就让人给玉芝送去了,他要更换大旗。不几天,“沛县独立大队”这面大旗就在徐家堌墩飘扬了。

郑守义站在大旗下,心情格外得好。


八月一日,县维持会奉伪苏淮特别区行政专员公署和宣抚班的命令,改组为“伪沛县县公署”,王善人任县知事(即县长),自卫团改为警备大队,王善人兼任大队长。警备大队设两个中队,一个骑兵队,一个特务队。两个中队一百二十人,骑兵三十人,特务队二十七人。警备大队全换上黑色的军装。

这天,徐家堌墩上空没有一丝云彩,火辣辣的太阳当头照,周围的芦苇荡纹丝不动。郑守义因嫌屋里闷热,就到一条沟堰里摸鱼,恰巧碰到了一个咯鱼窝。咯鱼窝约和面盆大小,口小,里面很是光滑,大约有十几条咯鱼。郑守义手摸进去后,就被咯鱼刺破了手,流血不止,且火辣辣的疼痛。郑守义解开腰带,对着伤口撒了一泡尿,伤口顿时不疼痛了,也不流血了。郑守义就又把手摸进了咯鱼窝,一些黄绿色的大咯鱼泛起,“咯咯”叫着跑走了,郑守义只摸上来六条。郑守义也不离去,不一会,跑走的咯鱼陆续回来,逐个被郑守义的大手摸了上来。一共十三条,约五斤重,在水筲里张开须子咯咯叫个不停。

郑守义正准备回去,有人来报,说孙围子的孙百康过来求见。

郑守义立马感到一定是有关石头的事,就提着水筲回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