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小芳带来了四五天的干粮,饿了就啃一个,嘴里没味就嚼根咸菜条条;渴了,就在水边间用手掏个小窝窝,等泉上来清水,用一长节芦苇吸几口。水虽有些苦涩的汁泥味,却极少让人拉肚子,这是微山湖对人类特有的馈赠。


如果不是非出庵子不可,比如拉屎、尿尿、喝水,小芳是不会轻易出庵子的,谁知道李二爬子哪会过来呢。要是先让李二爬子发现了她,那就麻烦了,正面对阵,她哪里是李二爬子的对手。她来这已三天了,虽有些人在此路口出入,可连李二爬子的影子也没见到。越是这样,她越感到李二爬子出现的机会难得,就不想轻易失去。眼前的野草有半米深,往里就是芦苇荡,且越往里越深,如果坐下的话那就什么也看不到。这就苦了小芳,从早到晚不敢坐下一会儿,站累了只能走走,走累了只能站站,一天下来腰酸腿痛,眼睛发胀,疲惫不堪。


无期的等待是煎熬人心的,可小芳硬是一天又一天地忍了下来。


直到干粮尽了,李二爬子也没有出现,小芳只得回孙围子带干粮。几天来,小芳从未洗过脸,头发也没梳理过,披头散发,想想也是蓬头垢面,十分吓人。回来的路上,她才洗了回脸,理理了头发,在脑后挽了个发髻。即使这样,她回到孙围子后,仍把孙黄氏唬了一跳。


“你差点没让我认出来,人咋就瘦成了这样……”


小芳只是勉强地笑了笑。


“事办妥了么?”


“还没呢。”


“老天爷啊,这真是作孽呦。”说完,抹着泪为小芳做饭去了。


小芳在家休息了一天,又带上干粮一头扎进了那个庵子里。


就在第二次带来的干粮眼看着又要吃完的时候,李二爬子终于出现在了小芳的视野里。


那是个黄昏,夕阳西沉。


这会儿,小芳已是心力憔悴,不堪重负。她不知自己是否还能这样坚持下去,她甚至怀疑这种做法的合理性,这和守株待兔没什么两样。也许待李二爬子出现在这里,自己已无能为力与李二爬子为敌了。是留是撤,正犹豫不决之时,李二爬子从芦苇深处走了出来。霎时,小芳心惊肉跳激动不已,连日来的疲乏一扫而光,连忙把手枪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意想不到的是郑守义也随后出现了。小芳坚信,郑守义是绝不会支使李二爬子暗杀吴迅祥的,一定是李二爬子私下干的。虽然如此,陡然间她对郑守义依然恨得咬牙切齿,谁都知道李二爬子是个十恶不赦的魔鬼,你为何偏偏与他为伍呢?难道你离开他就干不成大事么?


片刻,李二爬子和郑守义一前一后就来到了小芳的面前。小芳忽地蹿出庵子,瞄准李二爬子的胸部就是一枪。随着“叭”的一声枪声,李二爬子被击中了肩部,应声栽倒在地。


郑守义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唬了一跳,但随机利索地掏出手枪,朝女剌客甩手就是一枪。


郑守义这一枪击中了小芳持枪的手腕,小芳啊的尖叫一声,枪也就落在了地上。


郑守义稍一愣神,就飞速地跑了过去,“小芳,咋是你?”见小芳的右手腕血流如注,连忙脱掉衣衫,撕下一块为小芳包扎伤口。


小芳脸色煞白满是汗珠,浑身颤抖着,恨道:“郑守义,你开枪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