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帝国海军的衰落--美日中途岛海空大决战

1942年5月27日晨,日本。

濑户内海,朝晖斜照,霞光万丈,位于广岛市南面的柱岛海军锚地笼罩着一片金黄色。

柱岛锚地之大足以容纳整个日本海军。如今,这里停泊的军舰一艘挨着一艘,这是自太平洋战争以来最大限度集中的日本舰队,包括8艘航空母舰和90多艘大型战舰在内,总共有200多艘军舰。蓝灰色的庞大舰队悄悄地抛着锚,只有军舰桅杆上悬挂的各色各样信号旗在迎着晨风飘扬。每艘军舰的水线都压得很低,这标明军舰已加满了燃油和补给品,可以随时出击。

柱岛锚地周围是许多丘陵起伏的小岛,岛上种满了庄稼,而且几乎每座小岛的山顶都部署着加了伪装的高射炮群。

太平洋战争以来半年多,日本海军取得的战绩足以令每一个日本人自豪,日本海军的士气更是空前高涨。他们都确信,不久的将来海军将再为帝国增添荣光。


山本五十六的谋划


1941年12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对美国太平洋主要基地珍珠港发动了突然袭击。美国陆海军及其航空力量损失惨重。这场袭击导致太平洋战争爆发。

到1942年4月,日本侵略者已在中国大陆和太平洋占领了大平地区,掠夺了数不清的财富和自然资源,包括东南亚丰富的油田。这为他们进行更大规模的海陆征战创造了条件。

尽管如此,在日本领导人物中,至少有一个人没有沉溺在独霸天下的幻想里,此人便是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偷袭珍珠港的胜利虽然是他的杰作,但他并没有被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令他深感不安的是美太平洋舰队的3艘航空母舰全部未受损失,这是最大的后患。必须寻找战机将美军的航空母舰一举歼灭。

山本五十六对美国和美国人比其他日本人了解得更清楚。山本曾就读于美国哈佛大学,并任日本驻华盛顿的海军武官多年。在此期间,他曾在美国广泛游历,并深刻地研究了美国的军事潜力。他看到了美国巨大的生产能力,了解一旦这个国家完全纳入战争轨道,日本就很少有获胜希望。他希望在这种情况出现之前,就迅速结束太平洋战争。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山本知道必须尽快彻底摧毁美国太平洋舰队,特别是它的航空母舰。可是在日本军界高层,对山本进攻中途岛的企图存有疑问,争论很大。

正在此时,两个突发事件结束了日本军界高层的争论,并促使山本定下决心。

第一个事件是:1942年4月18日,日本本土突然受到了一次无情的空袭。由美军中校詹姆斯·杜立特尔带队的一批B-25型轰炸机,从行驶到日本海外的美国"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突然空袭了东京等城市。这次空袭给日本造成的物质损失虽然微不足道,但对日本人自尊心的挫伤却是无可估量的。被奉若神明的日本天皇曾得到过他的司令官们的保证:决不允许炸弹落在他神圣的国土上。这次美军的空袭无疑是对日本军人的挑战。山本大将向天皇再三请罪,并决心毫不迟疑地伺机摧毁美国在太平洋上的航空母舰舰队。

第二个事件是:1942年5月4日至8日,美日两国在新几内亚南面进行了"珊瑚海之战"。

从美国"约克城"号和"列克星顿"号两艘航空母舰起飞的飞机,截击了日军一支进入珊瑚海, 企图攻占莫里斯比港的舰队,并将其逐回。战斗结果,美方"列克星顿"号航空母舰被击沉,"约克城"号也受到破坏。日方小型航空母舰“祥凤"号被炸沉,大型航空母舰"翔鹤"号遭重创;同时,这两艘日本航空母舰上的舰载机几乎全部损失,许多技术娴熟的日本飞行人员也被击毙。日本"瑞鹤"号航母上的飞机也失去了战斗力。

这是历史上首次由航空母舰编队之间进行的海空战,双方军舰谁也看不见谁,并未直接交火,全部是双方舰载机作战。这也是历史上首次双方舰队在视距之外进行的战斗。日本人虽然击沉对方的吨位多,获得战术上的胜利,但从战略上来讲,这次战役是美国人的一次胜利,也是日军自珍珠港以来所遭到的第一次打击。又是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航空母舰!

山本对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航空母舰恨之入骨。而此时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则不急于交战。太平洋战争刚一爆发,美军海军上将尼米兹临危受命,于珍珠港事件后接任美太平洋舰队司令。鉴于该舰队在珍珠港被炸得支离破碎,几个月来,他一直避免同日本强大的舰队正面交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山本要想与美国人在海上决战,必须首先得找到美国航空母舰在太平洋上的位置。可是,在若大的太平洋怎能找到美国舰队?只能引诱美国人自己上钩出战。如何才能使美军上钩呢?山本坚信,进攻位于珍珠港西北的美军中途岛基地,将能实现这一诱敌计划。

中途岛是夏威夷群岛的一部分,在珍珠港以西1828公里,由沙岛和东岛两个环礁小岛所组成,面积不到5平方公里。美军已把它扩建为海军巡逻机的前进基地,在岛上修建了机场跑道。

中途岛对保卫美军太平洋舰队的大本营--珍珠港有着重要作用。中途岛是珍珠港面对日本方向的屏障,如果作为前方空中观察基地的该岛失守,美军就无法派遣侦察机进行远程搜索,不能掌握日军舰队动向,珍珠港将无法固守,太平洋也会随之沦入日军之手。

因此,山本坚信进攻中途岛可以一举两得。正如山本的心腹渡边中佐以不妥协的口气所说的: "我们相信,发动中途岛攻略作战,我们就可以诱出敌航空母舰,在决战中把它歼灭。另一方面,如果敌人避开我们的挑战,我们就可以把防御圈毫无阻碍地推进到中途岛和阿留申西部,而且可以从中得到巨大的好处。"


联合舰队倾巢出动


1942年5月27日是日本的"海军节"。

当东方出现鱼肚白时,在粼粼碧波的濑户内海海面上,集结了自太平洋战争以来还未曾见过的庞大舰队,这就是即将投入中途岛战役的帝国联合舰队。

这支力量拥有4艘重型航空母舰、4艘轻型航空母舰、11艘战列舰、23艘巡洋舰、2艘水上飞机母舰、65艘驱逐舰和21艘潜艇,连同后勤船只在内,总计200多艘,舰载机将近700架。

而此时美国太平洋舰队所能集结的,仅有由弗莱彻统帅的第17特混舰队和斯普鲁恩斯指挥的第16特混舰队共计3艘航空母舰,舰载机233架,7艘重巡洋舰和1艘轻巡洋舰,17艘驱逐舰以及19艘潜艇。如果日本人集中使用兵力,中途岛将唾手可得。

但是,山本犯了一个大错误。为了迷惑并包围美国舰队,山本把他庞大的舰队分成了五个部分:

一、潜艇先遣队,16艘潜艇分成4个支队,被派往珍珠港西南潜伏攻击;

二、阿留申群岛牵制舰队,拥有2艘航空母舰、舰载机82架和7艘巡洋舰,12艘驱逐舰,向东部的阿图岛和基斯卡岛担负佯攻任务,并在岛上登陆,该舰队的一部将沿着群岛北上,攻击荷兰港;

三、中途岛攻击编队,拥有1艘航空母舰、舰载机24架,2架水上飞机母舰、舰载机32架,以及2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21艘驱逐舰,另有12艘运兵船,载运5000名士兵;

四、南云突击舰队,拥有4艘航空母舰、舰载机261架,2艘战列舰,3艘巡洋舰,11艘驱逐舰,为轰炸中途岛并寻歼美太平洋舰队的主力;

五、山本主力舰队,由山本大将亲自率领,拥有3艘战列舰,1艘轻航空母舰、舰载轰炸机8架,1艘巡洋舰,9艘驱逐舰,2艘可携带袖珍潜艇的水上飞机母舰,它将跟随在南云舰队后面,最终消灭美国舰队。

5月25日晚,山本五十六大将在他的64000吨级超级战列舰"大和"号上举行宴会,把包括南云中一海军中将和草鹿龙之介海军少将在内的几百名军官,请到这艘旗舰上赴宴。当时它就停泊在距濑户内海中的柱岛不远的海面上。山本同他们共祝出征胜利。

5月27日清晨6时,南云的航空母舰突击舰队徐徐开出了濑户内海,朝丰后水道驶去。其他舰只上的水兵向他们欢呼打气。

次日,阿留申群岛牵制舰队从九州北端的港口出发。在南边,满载着5000名进攻中途岛士兵的运输舰,也从马里亚纳群岛中的塞班岛出发了。

5月29日晨, 联合舰队的其他舰只也从濑户内海出发—-打头的是由近藤信竹海军中将率领的中途岛进攻舰队,其后是以山本的旗舰"大和"号为首的主力舰队。这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海战,仅这一次行动要消耗的油量,就等于和平时期日本海军一年消耗的油量。


揭开"AF"之谜


与偷袭珍珠港一样,日军把成功寄托于保守秘密。但是在珍珠港,美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却预先获悉,对方即将对莫里斯比港发动大规模入侵。

尼米兹之所以知道这一点,完全要归功于他的作战情报处。该处约有120名工作人员,由约瑟夫·罗奇福特中校领导。

这些情报人员日以继夜地在珍珠港海军司令部的地下室里工作。这个地下室没有窗户,门是拱形的,装着铁栅大门,由卫兵日夜守卫。日本联合舰队发出的密码电报,有90%都被这些情报人员截收了。

有关中途岛行动的情报,可以说是日本海军送上门来的礼物。

早在5月1日,日本联合舰队就计划更换主要密码。由于定期更换密码,在日本海军的主要密码被罗奇福特的工作人员破译之前,外界根本无法掌握日本海军动向的情报。而这一次因为工作仓促,日本仍在使用旧码。日本的海军情报专家满有把握地认为,他们的密码是不会被破译的。

但是美国人这次对于日本暗中进行的中途岛之战的部署,却了解得一清二楚。

约瑟夫·罗奇福特中校已破译了日本人正在使用的JN25密码。

在日军一系列发过太平洋的电报中, 最引人注意的是“AF"两个字母,这一代号显然表示某一大军事行动。罗奇福特的破译小组发现,在一份水上飞机袭击珍珠港一事的日方电报中曾提到过"AF"。电文说,水上飞机奉命到"AF"附近的一个珊瑚小岛上加油。破译小组推断,"AF"只能是指中途岛。

为了进一步查实,中途岛上的海军司令受命用浅显的英语拍发一份作为诱铒的明码无线电报,报告该岛淡水设备发生故障。不久以后,美军截获的一份日军密电果然声称:“AF"可能缺少淡水。

经这一证实,尼米兹决定给日军迎头痛击,把舰队埋伏在中途岛。尼米兹知道,尽管他的力量单薄,但他必须对付山本的挑战。

美国破译人员不仅查明了有多少日本战舰和部队驶向中途岛,而且获悉了参与这次行动的具体部队单位,各舰艇的舰长姓名甚至舰只的航线。美国人实在幸运得很,因为日军刚起程驶往中途岛,JN25密码就被更换了。


尼米兹上将决心将计就计


尼米兹召见了第16和第17特混编队的指挥官弗莱彻少将和雷蒙·斯普鲁恩斯少将。

他命令他们用强大的消耗性攻势,最大限度地重创敌人;他指示他们要连续对敌舰队发动空袭,但是要遵循"盘算好了再去冒险"的原则。

他说,你们可以这样理解:在敌人的优势兵力面前,如果暴露自己的进攻力量不能给敌人造成更大的损失,那就不要暴露自己的进攻力量。

由于洞悉日本方面的计划,美国太平洋舰队决心将计就计,设置陷井。斯普鲁恩斯和弗莱彻两位将军,奉命率领航空母舰埋伏在中途岛东北320公里的海面上。虽然尼米兹上将本人相信日军的目标是中途岛,但也有人不相信,因此他将埋伏的位置选择在中途岛东北方,这样,如果敌舰不是开往中途岛,航空母舰编队也可以转而保卫夏威夷或美国的西海岸。

当南云中将的4艘航空母舰离开日本濑户内海的次日, 斯普鲁恩斯少将率"企业"号和"大黄蜂"号航空母舰驶出了珍珠港。 两天后,弗莱彻少将也乘着"约克城"号航空母舰, 率领第17特混编队的2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跟着出发了。"约克城"在"珊瑚海之战"中严重受损, 靠了1400名工匠超凡的努力,预计要用3个月才能修复的这艘军舰,只用3天就修好了。


山本大将的如意算盘


南云突击舰队在没有雷达帮助的情况下,在浓雾中前进。6月2日,情况更糟了。南云和草鹿站在"赤城"号航空母舰的舰桥上,焦急地注视着周围的浓雾。这浓雾虽然能把他们隐藏起来,但也给舰只近距离行驶带来危险。

敌人的舰队在什么地方?南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南云的参谋班子中有人认为:“即使美国人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行动,并且已经出来迎击了,此刻离他们的基地也不会远,当然也不会离我们很近。"因此,突击舰队应该按原计划进攻中途岛。其他人一致表示同意。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选定6月7日作为进攻中途岛的N日,那时的月光将对夜间登陆极为有利。

预定在N日前两天,当南云的舰队到达中途岛西北400公里处的时候,即发起大规模空袭。南云舰队的飞机不仅要摧毁中途岛上的美国陆军航空力量和防御工事,而且还要击沉附近的所有美国战舰。

N日前一天,一支由藤田将军率领的小型水上飞机供应部队准备在中途岛西北96公里的库雷小岛上降落并建立基


地,一方面接应登陆部队,一方面进行远程侦察,监视诱入圈套的美国军舰的来临。

6月7日天一亮,日本海军陆战队将在栗田少将的重型巡洋舰的炮火掩护下,对中途岛的沙岛和东岛同时发起猛攻并强行登陆。在实施入侵的整个过程中,近藤中将的主要入侵舰队将控制中途岛南方和西南方。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指望美国人会被对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的同时进攻搞得晕头转向,以至在日军登陆中途岛之前,来不及组织认真的抵抗。

山本的战列舰将守候在中途岛西北1000公里的洋面上,而南云的舰队则埋伏在中途岛以东480公里处。在整个作战海域周围,布有3道日军潜艇警戒线,监视敌舰的逼近,及早发出警报。


日军突击舰队在浓雾中


守候在中途岛北面的南云,得不到任何警报,而且能见度极差,使他不能派出弹射观察机。尽管大雾和阴沉的天色有效地遮蔽了他的舰队,使可能接近的任何敌舰无法发现他们,但他自己也成了睁眼瞎。

6月3日黎明,迷雾更浓,甚至探照灯也不能穿透周围的一片昏暗。由于有碰撞的危险,南云不得不动用一直保持沉默的无线电,向他的舰艇发布命令。

不久,9架从中途岛起飞的美国陆军-17型"空中堡B垒"轰炸机在日军登陆舰队上方出现。但是,它们的轰炸准确性太差,炸弹都白白地丢在大海里。日军的运输舰和护航舰依然完好无损地向前行进。

清晨,一小队掠海飞行的美军鱼雷轰炸机又全力紧逼袭击,但只有一枚鱼雷奏效,击中了日军护航舰队后尾的油船。

尽管如此,山本大将还是感到忧虑不安。他原指望南云的俯冲轰炸机会在美国人尚未怀疑有入侵舰队逼近之前,就能轰炸中途岛和岛上的飞机场,现在看来行迹已经败露。

南面,南云突击舰队继续前进。6月3日上午10时,迷雾消散,海天明朗,前方的航路波涛汹涌。日军舰队以24节的航速破浪前进,蔚蓝色的海洋上掀起层层白浪。

灰色的钢铁战舰, 编成一支巨大的环形队列。炮筒林立的战列舰"榛名"号和"雾岛"号气势巍然, 不可一世。4艘大型航空母舰"赤城"号、"加贺"号,"飞龙"号和"苍龙"号,威风凛凛地航行在队列中央。

6月3日傍晚,日舰迅速地从西北方向朝中途岛聚拢,次日拂晓前,就能抵达离目标320公里的起飞地点。

美军两支特混编队,由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率领,平时正在中途岛东北方向500公里的地方。

统率这两支特混舰队的弗莱彻少将正确地判断出,日军航空母舰就在不远的地方。 6月3日晚7时50分,他率舰队朝西南方向驶去。他深信第二天将是"美国海军史上最重要的日子"。 次日拂挠,他就能驶抵中途岛北面,恰好能袭击日军的进攻舰队。

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推断,因为当晚美国的航空母舰离日军南云舰队只有160公里。

斯普鲁恩斯通过目视信号通知部下说:“我们可能碰上占优势的敌人;日军有4-5艘航空母舰。此次战斗对美国国家安危是极为重要的。"在美国军舰上,关于日本密码已经破译,此刻正在布下陷井的说法很快传开了。在军官室里,在饭厅内,到处是一片振奋的情绪。


进攻时刻已经来临


6月4日,进攻时刻来临。凌晨2时45分,"赤城"号的舰上扩音器尖锐地响了起来。飞行员们翻身下床,整个舰上都充满紧张的气氛。

渊田美津雄中佐是帝国海军中第一个驾机轰炸珍珠港的人,这次轰炸中途岛本来也应当由他打头阵,但此刻他却躺在舰上的病房里。出海的第一夜,他得了急性阑尾炎。

联合舰队的另一名干将源田实中佐,也躺在同一间病房的吊床上。他本来应该在舰上具体指挥攻击机群的出动,但他却得了重感冒,双眼布满了血丝。其实就连这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山本五十六大将,此时也正经受着胃痉挛的折磨。日本出击舰队的将佐们,可谓出师不利。

源田听见出击的广播,身穿睡衣,跌跌撞撞地爬上舰桥,向南云中一海军中将保证,他的病已经好了,可以亲自负责这次袭击。南云拍拍他的肩膀。舰桥上的官兵,默默地注视着他们,不知是受到感动,还是预感不祥。

在甲板上,飞行人员正在匆匆地进早餐。那是日本传统早餐:米饭,酱汤,干板栗和白酒。

当黎明的一抹曙光出现在海天之际时,日本4艘航空母舰上的探照灯都已打开,照亮了宽敞的飞行甲板。4艘母舰上配备飞机的数量分别是:赤城54架,加贺63架,飞龙54架,苍龙56架。

这4艘航空母舰此时位于中途岛西北240海里,正迎着风全速行驶,为舰载机起飞作准备。

源田中佐命令飞行部队作好对中途岛发动第一波进攻的准备。

4时30分,南云中将的参谋长草鹿龙之介少将下达了进攻命令。突然,渊田中佐也从病房里出来了。他在下边呆不住,爬上甲板来看代替他率领第1攻击波的友永城市大尉,从舰上起飞去空袭中途岛。

指挥起飞的军官挥了挥绿灯,第1架"雾"式战斗机掠过灯火通明的起飞甲板,冲向黎明前黑暗的天空。甲板上的水兵器声欢呼为它鼓气。接着,8架战斗机相继起飞,然后是18架舰载俯冲轰炸机。

15分钟内, 108架飞机--俯冲轰炸机、水平轰炸机和“零"式战斗机各36架,从4艘航空母舰上同时期飞。它们以壮观的环形队列,轰鸣着绕行舰队一周,然后向着东南方的中途岛扑去。舰上的人注视着它们翼尖上一长串红蓝灯光闪烁着逐渐远去。

第1攻击波刚刚起飞,南云中将立刻命令第2攻击波做好出击准备。

与此同时,南云突击舰队的7架水上侦察机,受命前往东面和南面搜索美国航空母舰。其中5架侦察机顺利地飞走了,但是重型巡洋舰"利根"号上的2架侦察机,却因弹射启发生故障,起飞时间耽误了半小时。这一耽误,给日本舰队带来意想不到的厄运。


中途岛遭受空袭


中途岛已有准备,正严阵以待南云的第一批突击飞机。

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上将,在了解到日军即将进攻中途岛的意图后,往这个弹丸小岛上调集了大批飞机。机种包括侦察机、战斗机、水平轰炸机、俯冲轰炸机和鱼雷攻击机。其中有:

PBY-5A"卡塔莱纳"式水上侦察机32架;

FF4-3"野猫"式战斗机6架;

FA2-3"水牛"式战斗机20架;

B-17"飞行堡垒"式重轰炸机19架;

B-26"劫掠者"式轰炸机4架;

SBD-3"无畏"式俯冲轰炸机11架;

SBU2"守护者"式俯冲轰炸机11架;

TBF-1"复仇者"式鱼雷攻击机6架。

清晨5时30分,中途岛上的雷达发现了来袭的日军机群。岛上的战斗警报尖锐地响了起来。此时友永大尉率领的日军108架攻击机群,离中途岛大约还有150公里。

尼米兹上将命令岛上的所有飞机立即起飞。他命令用战斗机迎击敌机群,轰炸机和攻击机全部飞往海上寻歼日军舰队。

6架"复仇者"鱼雷攻击机和4架装有鱼雷的B-26轰炸机,起飞后径直朝北面的敌人航空母舰方向飞去。19架B-17轰炸机和37架俯冲轰炸机,跟随它们前进。

20架"水牛"式战斗机和6架"野猫"式战斗机则向西北飞去,迎击向岛上飞来的敌机。

清晨6时16分,中途岛上的所有飞机刚刚起飞完毕,美国战斗机就同日机遭遇。

日本护航的"零"式战斗机队,在美国战斗机还来不及冲入轰炸机群时,就和它们干上了。双方的飞机俯冲、跃升,相互紧咬追逐。日本的战斗机不但在数量上超过迎击的美机,而且在性能上也比对手优越。

由三菱公司生产的M62"零"式战斗机,虽然只装1台A950马力的发动机,但是由于机体轻巧,最大时速高空可达534公里,海平面达454公里;机上装两挺7.7毫米机枪和两门20毫米机炮。

由格鲁门公司生产的FF4-3"野猫"战斗机,装1台1200马力发动机,最大时速高空515公里,海平面441公里;装6挺12.7毫米机枪。

由布鲁斯特公司生产的FA2-3"水牛"式战斗机,性能则更差一些。它装1台950马力发动机,高空最大时速517公里,只有4挺12.7毫米机枪。

空战的结果,美军战斗机17架被击落,7架被击伤。日军"零"式战斗机未受损失,也没让"野猫"式战斗机击落1架日方轰炸机。

日本攻击机群扑向中途岛的目标,再也没遭到飞机拦截。轰炸机冒着猛烈的高射炮火频频俯冲,肆意轰炸了20分钟,炸中了岛上建筑物、油库和一处海上飞机库。

可是,日本轰炸机要在中途岛消灭对方航空力量的企图却落空了。它们所能找到的轰炸目标,不过是空的飞行跑道和几座空机库。岛上所有的飞机都已飞向高空。

领队的友永大尉在袭击结束后,驾机巡视了全岛。他虽然看到中途岛已经成了一片浓烟滚滚的火海,但是也发现岛上的跑道并未被彻底破坏。他认为有必要对中途岛实施第2波攻击。他所率领的第1攻击波飞机,弹药已尽,油料也所剩无几,只得返航了。

这时太平洋中部时间是早晨7时。 友永大尉从飞机上向南云舰队发出电报:"突击机群返航, 有必要再次袭击。"他的机群在轰炸中途岛的过程中,被地面的防空炮火击落了1/3。其余的飞机在霞光映红的天空中逐渐远去,最后只留下微弱的嗡嗡声。


美国舰队准备反击


就在南云的突击舰队向中途岛发动第1波空袭的同时,美国方面也在积极准备发动对日本入侵舰队的反击。6月4日黎明,日出前半小时,美国海军第17特混编队指挥官弗莱彻少将,从"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派出了10架侦察机,去搜寻敌人的舰队。不过首先发现日本军舰的,还是从中途岛起飞的"卡塔莱纳"式水上侦察机。

当天清晨5时25分, 霍华德·艾迪上尉驾驶着1架从中途岛起飞的"卡塔莱纳"侦察机, 在靠近南云突击舰队航行的海域时恰巧钻出了云层。当他发现那一大批灰色的敌人舰只时,着实吓了一跳。"发现敌人的航空母舰",艾迪用无线电向基地报告。

弗莱彻少将接到敌人舰队的确切情报后,却不能从他所乘坐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上派出舰载飞机首先出击,因为他所派出的10架侦察机这时燃油都快用完了,需要把飞行甲板空出来,先让侦察机降落。

清晨6时07分,弗莱彻少将向"企业"号航空母舰上的斯普鲁恩斯少将发去电报,命令第16特混编队首先向敌舰队发平空袭;第17特混编队随后跟上。

斯普鲁恩斯少将本来计划继续航行3小时,也就是当天上午9时,再出动舰载飞机进行攻击。因为到那时,他同日本舰队之间的距离,将缩短到160海里以内。这对于航程有限的舰载攻击机和战斗机,作战比较有利。

不过他的参谋人员提出了不同意见。特混编队参谋长米尔斯·布朗宁上校认为,如果把出击时间定在上午7时而不是9时,那么就能使出击飞机在日军航空母舰最脆弱的时刻,也就是在他们空袭中途岛的飞机返回母舰降落的时刻,正好抵达敌舰上空发动攻击。

斯普鲁恩斯是个勤奋好学、肯动脑筋的指挥官。他性格内向,不爱抛头露面,喜欢独处。为了锻炼身体,他常在甲板上来回跑步;有时则躲在小舱室内,一个人连续几小时研究海图。只有在他认为值得冒险的时候他才勇往直前。现在他的决心正面临着考验,如果采纳参谋长的建议,那么由于飞行距离比计划远了,危险也就增大了。他的攻击机和护航战斗机,都可能由于油料耗尽而无法返航。要是在平时,他是不会去冒这种危险的。而这一次,由于有可能给日本舰队来个突然袭击,他也就把危险置之度外了。

经过深思熟虑,他做出的关系此次战役胜败的第1个重要决定,是采纳布朗宁上校的意见,把出击时间提前到7时;第2个同样重要的决定,是命令两艘航空母舰上的大部分飞机,出动参加袭击,用主要力量打击敌人。

当时,第16特混编队所辖的两艘母舰,拥有飞机的数量分别是:"企业"号79架,"大黄蜂"号79架。

早晨7时02分, 14架"毁灭者"式鱼雷攻击机、32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在10架"野猫"式战斗机护航下,从“企业"号起飞;15架"毁灭者"、35架"无畏"在10架“野猫"护航下,从"大黄蜂"号起飞。这样,总共29架鱼雷攻击机、67架俯冲轰炸机,在20架战斗机护航下,离开航空母舰,远程奔袭敌人舰队。它们的油量只够勉强返航,但是飞行勇士们义无反顾,个个奋勇驰向杀敌战场。斯普鲁恩斯少将只留下8架"无畏"式战斗机,用来保护自己编队的安全。

弗莱彻少将率领的第17特混编队跟在斯普鲁恩斯后边大约15海里。他过了一个半小时才下令飞机起飞。 他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载机95架。等到12架"毁灭者"式鱼雷攻击机和17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 在6架"野猫"式战斗机护航下,飞离"约克城"号的甲板,已经是9时06分了。

南云突击舰队送走向中途岛袭击的第1攻击波机群后,第2批突击飞机立即开始从各航空母舰的下层甲板,一架一架地由升降机提升到上层飞行甲板上。

当4艘母舰的飞行甲板再次停满飞机时,初升的红日已完全跃出了太平洋海面。

这次留在航空母舰上等待出击的第2批飞机中有一部分是中岛52"97"式舰载鱼雷攻击机。鱼雷机的飞行员是日BN本航空兵的精华。尽管这支日本舰队的所有指挥官都确信,在附近根本不可能有美国的航空母舰,根据山本大将的估计,美国航空母舰最早也要6月7日,才能赶到中途岛海域,不过南云中将为了防备万一,还是把他的最优秀的飞行员留在舰上,以便对付美国舰队的进攻。"97"式鱼雷攻击机在当时是性能优秀的舰载轰炸机,盟军方面称其为KATE轰炸机。它既可以挂鱼雷,攻击对方航空母舰或其他舰只,又可以挂炸弹,轰炸机场等地面目标。这时,它们挂的都是鱼雷。6月4日清晨6时,南云的旗舰"赤城"号发现空中有美国侦察机在活动。它就是艾迪上尉驾驶的"卡塔莱纳"水上飞机。日军舰队开始感到不安,担心遭到随之而来的空袭。

晨7时,南云中将收到了友永大尉发来的关于需要对中途岛施行第2次攻击的电报。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7时10分,处于舰队最前方的1艘驱逐舰打出了旗语:"发现敌机"。信号旗在日舰桅杆顶上升起,警报声响彻海空。6架"复仇者"鱼雷攻击机和4架B-26轰炸机在"赤城"号航空母舰右舷出现。这是从中途岛起飞的第1批美国攻击机群。

它们从1200米高度的云层中钻出。日本主力舰重炮齐鸣,高射炮的连发炮火震耳欲聋,20多架"零"式战斗机扑来阻击。

美国飞机列成单行,不顾猛烈的炮火,朝着"赤城"号扑去。"零"式战斗机迅速击落3架,其余7架继续向日本航空母舰进逼,越飞越近。它们轮番丢下鱼雷,又跃上高空,其中1架几乎与"赤城"号相撞。

这10架美国轰炸机的全体飞行人员,在没有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冲击敌阵,自知难以生还,仍然视死如归。只可惜它们发射的鱼雷,都错过了目标,无一命中敌舰。最后只有1架"复仇者"和2架B-26返回了中途岛。


南云决心再次袭击中途岛


遭到美机首次空袭之后,南云惊魂稍定,判断这些美国飞机必定来自中途岛。他感到必须尽快把中途岛的航空力量消灭干净!再加上友永刚才发来的再次袭击的建议,南云终于下令再次进攻中途岛。为了空袭中途岛,就要把已经停放在"赤城"号和"加贺"号飞行甲板上的飞机,重新用升降机运回下层甲板,以便将挂在机身下的鱼雷卸下,再往飞机上配挂炸弹。为鱼雷机改挂炸弹的命令,是7时15分发出的。当机械兵把这些飞机从飞行甲板上往下降时,航空母舰上到处是一片紧张混乱的气氛。南云改装鱼雷机的决心,实际上是他的参谋长草鹿少将替他下的。因为草鹿认为,对他们的航空母舰来说,此时来自中途岛的飞机,比可能碰上的美国舰队更危险。

与偷袭珍珠港一样,草鹿是南云舰队里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许多大主意都是他出的。当然,每次在采取行动之前,他都要征得南云的同意,而南云对他总是言听计从。

但是,舰上飞机换装炸弹的作业,开始还不到一刻钟,就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巡洋舰"利根"号派出的一架远程侦察机,完成了500公里的弧形搜索任务准备返回时,突然发现10艘美国军舰正向东南方向破浪前进。这时大约是上午7时30分。南云接到报告大吃一惊。航图室迅速计算的结果表明,美国舰队离他们仅有320公里。如果那10艘舰只中有敌人的航空母舰的话,那么南云的4艘航空母舰此刻就处于相当不利的境地。因为"赤城"、"加贺"两艘母舰上的鱼雷轰炸机,几乎全在下层甲板上重新装挂高爆炸弹,无法立即派它们出发去攻击美方舰队;而对方的航空母舰却可能已经派出飞机前来攻击。

日本人确实时运不佳。"利根"号巡洋舰上那架侦察机,如果不是由于弹射器出了故障而推迟半小时期飞,本来会在鱼雷机降到下层甲板去换挂炸弹之前发现美国舰只的。那样,日本的鱼雷攻击机此刻就可能正朝美国航空母舰飞去了。而现在,就在日本舰上人员手忙脚乱地给飞机卸装武器的时候,取胜的机会丧失了。


手忙脚乱的南云舰队


7时45分,南云下令暂停对鱼雷机的换弹,他需要重新估计一下形势。日本人还来不及做出新的决定,美国飞机的第2次袭击又临头了。来的是中途岛的后续轰炸机。领头的是16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这种舰载机是美国陆军A-24B陆基攻击机的改型,时速410公里,航程1243公里。它们没有战斗机护航,当然不是日本"零"式战斗机的对手,还没有靠近敌人的母舰,就被击落了一半,其余的也被驱散。接踵而至的,是15架时速475公里的B-17"空中堡垒"轰炸机。它们从6000米的高空,朝海面星罗棋布的敌舰水平投弹。由于瞄准精度太低,一颗也没有命中。随后的11架"守护者"俯冲轰炸机,也没有战斗机护航。在敌人的防空炮火和战斗机的阻击下,未能突破敌舰防线。中途岛美机对南云舰队的这两次打击,虽然都未成功,但是却打乱了日本人的作战计划。美军多机型的轮番进攻,先是鱼雷机,再是俯冲轰炸机,还有高空重型轰炸机,虽然未给日本舰队造成损害,却给南云很大压力,使他感到中途岛基地的厉害。同时,就在美机第2次袭击的高潮中, 8时09分,南云收到了"利根"侦察机发来的令人宽慰的消息:"10艘美国军舰乃是5艘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 "没有航空母舰的美国舰队构成不了威胁。于是,他下令继续准备攻击中途岛陆地目标。甲板上再次陷入一片混乱,飞机继续卸下鱼雷,换挂普通炸弹。但是10分钟后,8时20分,南云收到了另一个危险的消息。 "利根"派出的侦察机用无线电报告:"发现敌舰队,后方似乎随有航空母舰。 "舰队的参谋们不相信。他们认为:如果附近真有美国航空母舰,它们早就应该发动进攻了。

但是草鹿少将相信这个报告,南云也相信。这位日本海军中将根据经验判断,具有这样规模的敌人舰队,至少会有1艘航空母舰。

他下令立即停止往飞机挂炸弹,相反地,要马上重新把鱼雷挂回飞机,以便发起对美国舰队的攻击。面临对方航母的威胁,日本人只得把中途岛暂时丢开。

换挂鱼雷的紧急命令,使日本航母甲板上更加混乱。为了争取时间,卸下的炸弹,都堆放在甲板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