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香格里拉的空袭"--林立特尔首炸东京

三月春风 收藏 0 99
导读:"这是一片美丽而幽静的土地,到处盛开着鲜花......"太平洋战争初期,东京的广播经常这样吹嘘。   不料,正当日本人得意非凡之际,16架美国B-25中型轰炸机,于1942年4月18日中午时分突然出现在东京上空, 几十枚炸弹凌空而下,顿时使"盛开着鲜花的圣土"笼罩在一片火光和硝烟之中。   日本本土遭到了历史上第一次空袭。日本人目瞪口呆,他们心目中的神圣帝国随着巨大的声响和强烈的气浪,开始被冲毁了。   这些飞机从何而来?又怎么会飞临戒备森严的东京上空呢?日本军阀的心头不禁打上了问号,全世界为之

"这是一片美丽而幽静的土地,到处盛开着鲜花......"太平洋战争初期,东京的广播经常这样吹嘘。

不料,正当日本人得意非凡之际,16架美国B-25中型轰炸机,于1942年4月18日中午时分突然出现在东京上空, 几十枚炸弹凌空而下,顿时使"盛开着鲜花的圣土"笼罩在一片火光和硝烟之中。

日本本土遭到了历史上第一次空袭。日本人目瞪口呆,他们心目中的神圣帝国随着巨大的声响和强烈的气浪,开始被冲毁了。

这些飞机从何而来?又怎么会飞临戒备森严的东京上空呢?日本军阀的心头不禁打上了问号,全世界为之欢欣的人民心里也同样打上了问号。

美国罗斯福总统回答记者的提问时, 幽默地声称:"那是来自'香格里拉'的空袭。 ""香格里拉"源于美国作家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意为"仙境",指虚构的世外桃园。自从罗斯福做出这个回答之后,它竟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一个名词。

山本的忧虑

太平洋战争爆发几个月来,日本军队在各条战线上都取得了骄人的战果,但日本当局某些首脑人物,特别是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大将,一直未能摆脱心中的不安和忧虑--美国人可能空袭帝国首都东京。

尽管广播电台和官方报纸一再向民众宣传: 自1281年日本借助于被称为"神风"的飓风打败了强大的蒙古舰队后, 敌国军队从未能碰触日本本土,今后这片圣土也没有遭受空袭之患。但山本心里很明白:珍珠港一战,并没有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航空母舰和重巡洋舰,这些舰只完全有能力对日本本土采取空中袭击战。

山本很了解美国,他在美学习过,后又担任日本驻华盛顿海军武官。他心里明白,美国人有一种特有的勇敢和好斗精神,正是这种精神会驱使他们因珍珠港事件而向日本发动报复性攻击。

日本军政界头面人物对美国的空中威胁感到特别恐惧的主要原因是日本人那种无法用理智来说明的对天皇宗教式的忠诚,这是长期以来日本民族的心理特征。这种情绪在军队中表现尤甚,如果天皇的安全因空袭而受到威胁,他们必将诚惶诚恐,感到这是无法容忍的。

必须绝对保证天皇所在地东京的安全已成为山本朝夕不忘的事情,为此他甚至表现出病态的敏感。哪怕在遥远的西南太平洋指挥作战,整天被繁重的军机大事搅得晕头转向,他仍然每天都不厌其烦地问一下东京的气象情况。若被告知天气晴朗时,他就暗暗地为东京的安全捏一把汗。

珍珠港事件过后仅半个月,山本的参谋长宇恒海军少将就在日记中反映出山本的焦虑心情: "长官经常提到:几乎可以肯定,美国经过整顿肯定会对我们进行报复,应当保护东京免遭空袭,这是必须记住的头等大事。"

从1942年2月1日开始的美海军舰载机对马绍尔群岛、吉尔伯特群岛和威克岛等一连串大胆的空袭,进一步加深了山本的忧虑。为防止空袭事件的发生,山本设立了一条舰艇嘹望线,其范围离日本本土东岸600到700海里,每天还辅以海军飞机进行远程巡逻。当马绍尔群岛遭到空袭后,山本又迅速从西南太平洋调回南云忠一海军中将指挥的"瑞鹤"号和"翔鹤"号两艘航空母舰,以加强对本土东面的空中防御力量,同时加派航空战队日以继夜地警戒,以防东京遭到美舰载机的袭击。

"B-25工程"

山本五十六并不是杞人忧天。珍珠港事件以来,美国人觉得蒙受了极大的耻辱,罗斯福总统出于政治上的需要,一再向陆、海军参谋长提出:"一定要回击日本!"

为了狠狠打击一下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打击其嚣张气焰,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欧内斯特·金上将决心对日本发动一次大范围的空袭,而东京自然成了引人注目的首要目标。

这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首先,美国在浩瀚的太平洋上没有足以进袭日本本土的空军基地;再者,当时美国最远程的轰炸机其续航力也无法从夏威夷直接飞抵日本本土。如果用舰载飞机袭击,由于其作战半径很小,航空母舰必须驶近日本才能成功。而这将使美军航空母舰驶进日本陆上轰炸机的作战范围,严重威胁航母安全。要知道,美海军现有的几艘航空母舰已成为美海军力量的支柱,损失了它们即意味着丢失了整个太平洋。

但是,人类的智慧是无限的,不利条件常常能激发人们创造出奇迹,战争时期尤譬如此。

一名叫弗兰西斯·劳的海军上校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用陆军的中远程轰炸机从航空母舰起飞,做单程飞行,完成轰炸任务后到中国机场降落。这样既可以突击日本,又可使航空母舰保持在日本陆上轰炸机的作战半径之外。

这确实是个将海、陆、空军融为一体的奇妙设想,美国金海军上将对此计划非常欣赏。他命令劳上校和他的飞行官邓肯进一步研究论证并向美国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将军报告。阿诺德接到报告后很是惊讶,因为前不久从白宫开会回来,他曾起草了一份备忘录, 提出:"我们应当试试用轰炸机从航空母舰起飞,看看效果如何。"英雄所见略同,阿诺德将军当即答应派一人负责空军事宜。

此人就是阿诺德的参谋詹姆斯·杜立特尔中校。他是一位懂技术、会飞行、办事果敢的军人,不久前刚被调到阿诺德的司令部负责处理技术难题。

阿诺德召见了杜立特尔。 他一开口就问:"我们现有的飞机哪一种能载弹2000磅, 以500英尺滑跑距离起飞,飞行2000英里?"。杜立特尔思考了一会儿后回答: "B-23'龙'式和B-25'米契尔'式远程轰炸机经改装后可以做到这一点。"阿诺德又补充道:"起飞跑道宽度不能超过75英尺。""那就只有B-25可以, 它的翼展是67英尺,而B-23为92英尺。"杜立特尔的回答,使阿诺德很满意,这时他才告诉杜立特尔:他和金海军上将已谈妥,一支海军特混舰队将载着陆基轰炸机去轰炸日本,然后在中国着陆。杜立特尔必须立刻选拔和训练人员,同时监督飞机的改装。

最后,阿诺德将军说道:"就把这项计划的准备,叫做'B-25工程'吧。"

准备工作在随后的几星期内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 B-25经改装后在"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试验起飞成功, 杜立特尔挑选的16个机组的志愿飞行人员也全部到达基地报到。这批人员都飞过B-25飞机,但他们现在要飞的B-25已与过去的大不一样--机舱和炸弹挤满了附加油箱;机腹炮塔也变成了副油箱;为防止北飞途中碰到寒冷的天气条件,在机翼的前缘和机尾表面都装上了除冰器;全部武器只剩下一挺双管机枪和机头的一挺单管机枪。

3月初,在秘密训练开始前,杜立特尔来到了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爱格林空军训练基地。 他召集全体飞行人员宣布:"我叫杜立特尔,被委派负责这次作战行动。这是你们将经历的最危险的一次行动,但现在还不能宣布行动内容。你们必须绝对保密,绝对服从。"他又补充道:"这完全是一次自愿行动,如果犹豫的话,现在可以退出,但请不要再提及这件事。"然而,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表示愿意留下。

杜立特尔看到大伙情绪高昂很是高兴,随即将一名海军飞行员介绍给他的伙伴们:"这位是米利埃上尉,是我们的教官,以后训练中一切都得听他指挥。"

奇怪的训练开始了,但飞行员中除了杜立特尔外,谁也弄不清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最初,米利埃教这些飞行员尽可能地慢速着陆,在这个基础上,又要求飞行员尽量缩短起飞距离。当米利埃指着一块较小的场地,要他们在上面驾机起飞时,这批飞行员认为这简直是开玩笑。尽管B-25是中型轰炸机,但它的起飞重量仍达13吨,在这样短的距离上要使这个庞然大物腾空而起,实在是太困难了。然而,功夫毕竟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训练,飞行员们基本掌握了在这种场地起飞的技术。

训练逐步升级,不久,米利埃上尉把这批人领到了另一个机场。当他们看到画有白线短得要命的跑道时,不禁愕然了。这哪是什么机场,简直就是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在这样短的距离上也能使我们的轰炸机起飞和降落吗?飞行员们认为这太不可思议了,但要完成秘密使命的责任感,又驱使这帮争强好胜的美国人开始做这种尝试,虽然他们对这样的训练意欲何为仍一无所知。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飞行员们终于达到教官米利埃上尉的要求,他们能以每小时100公里的时速在这样的距离上起飞,有的甚至比所要求的距离还要短。

一个多月的紧张训练,使杜立特尔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他要请战了。

"本舰队驶向东京!"

B-25式中型轰炸机,全长16.48米,翼展20.6米,总重量12.992吨,时速507公里,续航能力约为2170公里,是美国当时最先进的轰炸机之一。1942年4月2日,美国航空母舰"大黄蜂"号,在"维森斯"号重巡洋舰和"纳希维尔"号轻巡洋舰等6艘舰只的护卫下,告别了旧金山巍峨的金门大桥,劈开汹涌的太平洋波涛向西急驶。甲板上,16架B-25飞机,像展翅欲飞的大鹏鸟,颇为引人注目。

航行中,舰长米切尔将军打开了印有"绝密"字样的密封信袋,知悉任务后,他激动地向全舰宣布:"本舰队驶向东京!"

随后他解释道: "再没有什么比我们接受这项任务更光荣的了,'大黄蜂'号要运载杜立特尔中校以及飞行员们横渡太平洋,一直到离日本海岸几百海里的地方,用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陆基轰炸机去轰炸东京。"

顿时,全舰上下欢声雷动,那些从事秘密训练的飞行员们更是欣喜若狂,为珍珠港报仇的机会终于来到了。

此刻,米切尔将军的心头却有点沉甸甸的感觉,他明白,在整个太平洋地区,美军正在败退,西方盟国正在败退,现在,实施反击,挽救败局的唯一希望,也许就寄托在他的航空母舰和舰上的16架轰炸机上了。

远在夏威夷的"企业"号航空母舰也于4月1日出发,在哈尔西将军的率领下,将担负此次行动的护航和掩护任务。

"企业"号编队到达中途岛海区后,便开始了旋回航行,舰员们个个都很纳闷,不知意义何在。一直到4月14日,"企业"号和"大黄蜂"号会合后,虽然"大黄蜂"号的人员对空袭东京已人人皆知,但"企业"号上的舰员们却仍被蒙在鼓里。他们看到航母上载有特大的陆基轰炸机, 都茫然不解,有人说:"这么大的轰炸机在满载的情况下,既不能在航母上起飞,又不能降落,这些飞机肯定是去支援某个基地的。"有的人却不相信:"在茫茫大海中,去支援哪个基地呢?"最后,舰员们普遍认为:特混编队将开赴阿留申群岛,这些轰炸机是运给西伯利亚某一"秘密基地"的。

直到18日早晨, 哈尔西将军终于向整个编队宣布了轰炸东京的消息,和"大黄蜂"上的情景一样,全舰队的官兵们发出了经久不息的欢呼声。

此时,杜立特尔和他的飞行员们在做着最后的准备。具体计划是:美特混舰队尽可能地从东部海域接近日本列岛的主岛本州岛。19日夜间,当舰队驶抵距东京450海里的海域时,由杜立特尔中校首先期飞。在飞赴东京途中,他以灯光和投放照明弹为其余飞机指示航向,其余15架飞机跟随杜立特尔飞行,对东京、横滨、川起、横须贺、名古屋、歌山以及神户等城市进行轰炸,整个作战计划都在夜间实施。当轰炸机飞离航母后,为确保舰队安全,舰队迅速返航。B-25轰炸机起飞后不再返回航空母舰,完成任务后将在中国浙江和江西的机场着陆。

尽管山本对美军空袭日本早有预感,同时也做了较周密的准备,但美军计划如此别出心裁,却大大超出了山本海军大将的意料之外。

行 踪 暴 露

4月18日清晨,硕大的太阳像透亮的红色圆盘从海平面上升起,日本海军第5舰队征用的"日本丸"号渔船正在东京以东720海里的警戒线上值勤。突然,这条武装渔船的船员们吃惊地发现,有一支舰队正向日本本土急驶,船长急忙用望远镜观察,认清是美国的航空母舰。

在此同时,美舰"维森斯"号雷达手和嘹望哨也同时发现了日船,舰长立即向哈尔西报告了日船位置。

最令美国人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哈尔西闻讯后十分恼火,但他此时仍抱着一线希望,但愿舰队尚未被日船发现。他命令:在证实被发现前,舰队继续向预定起飞海域行驶。在哈尔西看来:这次空袭,是带有一种悲壮色彩的自杀性攻击行动。他把杜利特尔和飞行员们运载到离日本海岸越近的地点,他们到达中国的机会就会越大,生还的希望也就越大。

然而,几分钟后,哈尔西的希望破灭了:"大黄蜂"号无线电报务员截获了日船发往大本营的电报。 电文是:"0630[东京时间]我们在犬吠以东650海里处发现3艘敌人航空母舰。"美舰上的气氛摹地紧张了起来。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布下天罗地网,决心要乘此机会,消灭这支美在太平洋的主力部队。

山本大将首先下令采取"对美舰队作战第3号战术方法",即:

(一)先遣部队(指潜艇部队)、机动部队、南方部队和

北方部队投入对美特混舰队的作战;

(二)主力部队根据需要进行支援;

(三)第11航空舰队(指岸基航空部队)派一部分兵力

到本土东部。

随后,山本又命令刚刚从南线回到本土的第2舰队司令长官近藤海军中将立即率领横须贺地区的所有水面部队出击,同时又命高须海军中将的第1战列舰战队也从广岛湾火速起航,支援近藤作战。尚且位于台湾南端巴士海峡的南云海军中将的机动部队也被分派了战斗任务。与此同时,山县正乡海军少将指挥的第26航空战队的32架中型轰炸机,在12架"零"式战斗机的掩护下,迅速从东京的木更津空军基地起飞,向东掠过太平洋波涛汹涌的海面,扑向美舰队。

至此,哈尔西将军指挥的这只特混编队已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最令将军吃惊的是:日本海军最强大的第1航空舰队(即南云忠一指挥的拥有5艘大型航母的舰队),就在日本海域附近,而且,在截获的电令中表明:这些航母及其他日本海军舰只已向他的舰队围拢过来。

事已至此,若仍死抱住原定计划不变,显然凶多吉少。倘若继续拖延,一旦遭受日军围攻,后果必将是舰覆人亡。哈尔西没有别的选择,即使距预定起飞地点尚有150海里之遥,他也得立即命令杜立特尔和他的轰炸机群起飞。

哈尔西明白: "提前起飞意味着飞行员生还的可能性进一步减小,纵使轰炸机能抵达日本上空,袭击也只能在白天进行了。由于敌人已得到预警,杜利特尔一行很可能在到达目标之前就被敌人战斗机击落。既失去了突然性,又得延长飞行距离,他们安全到达中国机场的机会几乎不存在。

但是,他的航空母舰代表着美国海军50%的航母作战力量,一旦损失,那么美国将付出更大的代价,他没有权利拿特混舰队和几千官兵的宝贵生命去冒险。

上午8时,哈尔西签署了命令:

放飞轰炸机,致杜利特尔中校及英勇的飞行员,祝好运。愿上帝保佑你们。

哈尔西

飞 向 东 京

"大黄蜂"号舰长米切尔接到命令后,面色严峻地将命令交给身边的杜立特尔,说道:"你明白这样做的原因,中校。"

杜立特尔点点头,说道:"我们立即起飞。"随后他充满信心地走出舰桥,进入飞行员休息室,对待命的伙伴们说道:"我的朋友们,出发吧!"

"飞行员上机!飞行员上机!"从扬声器里传出急促刺耳的声音,很快,发动机的轰鸣声,怒海狂涛的撞击声,官兵们的狂呼声交织在一起,致使庞大的航空母舰也不停地抖动着。

8时15分,杜立特尔第一个起飞。起飞相当困难,"大黄蜂"号在狂涛里沉下去又升上来,航母甲板成了疯狂起伏的跷跷板。就在舰首抬起的一刹那,杜立特尔的飞机颤巍巍地迎着狂风,满载着两吨重的炸弹,犹如一台升降机似地腾空了,他在"大黄蜂"上空绕了一周,校正罗盘,检查航向后便融着浓雾向东京飞去。随后,美机一架接一架地飞离航空母舰:第二架胡佛,第三架格雷,第四架霍尔斯特罗姆......9时20分,16架B-25飞机全部升空。当最后一架离舰而去后,哈尔西率领舰队便急速地踏上了归程。

B-25机群掠过太平洋的波涛向东京飞去,为节约油料和隐蔽,飞机采用超低空慢速飞行,远远看去像一群海面上的信天翁。一个半小时后,美机发现了1艘很大的日本商船, 有人主张攻击,但杜立特尔命令道:"继续前进,这些炸弹我们有更好的用途。"

3小时后,在一层淡淡的薄雾里,他们看见了日本海岸。终于到了,已有些疲倦的飞行员们,此时兴奋中不觉透着紧张,当轰炸机擦着海岸边无数只渔船的桅杆呼啸而过时,他们十分担心会遭到地面火力的扫射。但是很奇怪,只见船上许多男人和女人正热烈地向美机挥手欢呼,原来,美机机身上还是涂着老式星徽,蓝圆中有一颗白星,星中是一个红球,日本人看上去还以为是自己的飞机。

黄色的海滩很快就融合在柔软起伏的绿色田野里。大地上一片新绿,春天的阳光显得那么的明媚。当飞机从农夫们头上飞过时,他们也不断地向空中挥手致意。

突然,有2批日本战斗机在高出美机约500米的位置上迎面飞来,杜立特尔和他的伙伴们顿时紧张了起来。中校下达了准备战斗的命令。但日机从美机头上一掠而过,丝毫没有发现超低空飞行的美机。好险啊!飞行员们几乎个个出了身冷汗。

在陆地上空低飞了近20分钟后,一片像玻璃般平滑的海湾映入了眼帘,东京快到了。此时,美机看到了一个令人激动的目标--一艘正在锚泊的庞大的航空母舰。但这次他们又照例忍痛放弃了。

5分钟后,杜立特尔终于望见了这场战争的策源地和大本营,日本帝国的心脏,拥有800万人口的东京市。

空袭正式开始了。

杜立特尔后来回忆说: "当我们飞抵东京上空时还听到日本无线电台正用英语广播他们如何毫无挨炸的恐怖,正如我们所想的,广播这时突然停止了,再听时,广播里却慌慌张张地讲着日语,那时我想,东京恐怕不是一平安全的乐土了。"

此刻,B-25飞机上的投弹指示灯红光闪烁,一枚枚500磅的炸弹呼啸着直坠而下,工厂、电站、船厂一片火光,惶恐的人们四处乱跑,一时间呼喊声、叫骂声、爆炸声混杂着塞满了东京街头。

美机迅速地向预定目标超低空飞行, 一位参加过这次空袭的飞行员回忆说:"当我俯冲完向后面望去,马上就看到了那几枚500磅炸弹命中了目标--炼钢厂。那种情景使我永远不会忘掉。"

美机此时尽情地投弹,日本帝国的"圣土"上浓烟滚滚,2架B-25正轰炸东京湾海军造船厂,飞旋而下的炸弹正好击中一艘刚建成2/3的新巡洋舰,船坞中的潜艇母舰"大鲸"号也被炸开了一个大洞。

当飞机掠过一个棒球场上空时,美机驾驶员先是发现吓呆了的观众僵在那里,随即看到了人们争先恐后夺路而逃的情景。

飞临东京上空的美机还发现了一个更诱人的显著目标--天皇皇宫,但每个队员都铭记着杜立特尔起飞前的规定: "如果轰炸了天皇皇宫,只能使敌人同仇敌忾,更加凶残和顽强地作战,这次轰炸,仅仅限于军事目标。"

东京上空,从第1枚炸弹落下,一直到攻击完毕为止,总共花了短短30秒钟。

日本人的反击也是相当迅速的,密集的高射炮火和日机的相继升空很快就使美国飞机受到了严重威胁,但杜立特尔和他的伙伴们凭着高超的驾驶技术,灵活地实施超低空飞行,一次又一次避开了日机和地面火力的拦截。

除东京外,日本的其他城市也相继遭到了轰炸。

此时,山本大将正忙着调动强大的海军舰只对付已发现的美特混舰队。"赤城"、"飞龙"、"苍龙"、"加贺"号舰母上的舰载机已待命起飞。东京地区的岸基飞机升空后直奔大海东侧而去,但飞到航程尽头,仍未与美军接触,在山本和他手下的将领们看来:敌特混舰队知道自己已被发现,因此放弃攻击而撤走了。

但是,13点后,"赤城"号收到报告说:"东京遭到空袭。"紧接着又收到一个接一个的报告,说横滨、川崎和横须贺也被轰炸。稍后不久,又有一连串报告:美机轰炸了更南面的名古屋、歌山以及神户。这样广的攻击面一时间弄得联合舰队司令部和山本五十六不知所措,摸不清敌人的意图。

空袭后,杜立特尔率领的飞机从正南方撤走,然后飞往中国的南昌机场。经过13个小时的艰苦飞行,18日晚他们燃料耗尽,跳伞落在浙江西部某地。20日晨,杜利特尔找到了4名同伴,随后请求当地中国军队协助援救飞行员,并通过驻重庆大使馆电告阿诺德将军:"轰炸东京成功。"

但此时,杜立特尔的心情是凄凉的:16架飞机可能全部损毁,他的那帮数月来相伴的伙计们, 大多数还不知下落。当他的军士长问他:"您想回国后会怎样?中校。 "杜立特尔只是苦笑道:"看来,他们将把我送到利文沃思军营罚苦役。"但他的军士长却满怀信心地说道: "不!长官,他们将升您为将军,国会将授予您荣誉勋章。 "虽然这话还不能完全宽慰杜立特尔满含悲凉的心情,但他还是感激地紧紧抱住了军士长的肩头。

事后,军士长的话得到了应验。首炸东京的消息迅速传遍了美国,人心大为振奋。杜立特尔回国后,立即得到了国会勋章,随后又越级由中校晋升为准将。他后来出任空军驻英国第8航空队司令,并升任空军中将。

在飞抵日本上空的80名飞行员中,有1人跳伞时牺牲,2人失踪,8人被日军俘虏(其中3名被枪决,1人死于狱中,另外4名战后得以生还),有1架飞至苏联海参崴,被苏联政府扣留,5名机组人员在苏联境内滞留了13个月后获释放。其余64人在中国着陆,以后陆续返回美国。

空 袭 余 波

杜立特尔空袭东京,无疑是太平洋战场上一个十分出色的海空突袭战例。它是贯彻美国在战争初期确立的"攻势防御"战略思想的重要典范,虽然造成的物质损失并不大,但它对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心理震动和打击是不可低估的。在此之后,日本人很多天都惶恐不安。4月20日,东京再度风声鹤唳,发布空袭警报。21日,日本内阁举行会议,将负责本土防空的有关人员按军法惩办,陆军省和海军省人员也有变动。虽然极易冲动的日本人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暴乱,但山本五十六仍然惶惶不安,再三向天皇请罪。

当时,日本人纷纷猜测:美机和美舰来自何处?在日本人看来,这无疑是天方夜谭式的故事。

直到18日夜间,在中国的一支日军部队电告大本营:有几架美国飞机在南昌附近强行着陆,日本人才部分揭开了空袭奥秘。直到战后,他们才得以了解这次空袭的全部经过和真相。

为了安定浮动的民心,日军大本营急忙发表公告,声称此次空袭只造成轻微的损失,大部分敌机都被击落击伤。当日本人得知此次空袭是由杜立特尔指挥的,因他的名字与英文do little(成效不大) 发音相同,因而大本营发言人就把这次空袭讽刺为"成就甚微",并进一步称之为"一无所成",以掩盖其心虚。

这次空袭直接迫使日本把4个陆军战斗机大队留在了国内,以保卫东京等城市,也迫使海军将"瑞鹤"号和"翔鹤"号两艘大型航母及大批舰只留在日本海附近,大大牵制了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兵力。

空袭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它直接影响了正在争吵不休的关于中途岛作战方案的制定过程。日本人意识到:美国人一旦开了头,就会再来,而动用的飞机会更多更大,正如轰炸本身所引起的震撼一样,它会使整个日本颤抖。山本大将再次力陈:必须毫不迟延地把防御圈向东推进到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西部,因而主张尽早实施中途岛作战计划。军令部也深感事态严重,他们认为来自东面的威胁才是当务之急。那些主张向南扩张的军界要人,此时也偃声息语,反对意见顿时烟消云散。

正如人们所了解的那样,山本五十六大将一个月之后发动了著名的中途岛大海战,并在这次海战中遭到了彻底的失败。

这次富有传奇色彩的空袭为现代战争史写上了扣人心弦的一笔。战后每年4月18日,杜立特尔将军都与他在这次行动中患难与共的战友们聚会一次。1967年,他们在加州的艾拉迈德海港庆祝"杜立特尔空袭"25周年,当时还健在的55名战友都参加了。他们在美国航空母舰"奥林斯堪尼"号上团聚,美国当局还特意运来1架已退役的B-25轰炸机,将其停放在航母甲板上,飞行员们在机前摄影留念。他们觉得仿佛又回到了25年前硝烟弥漫的战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