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空袭菲律宾

1940年12月8日,日军袭击珍珠港后仅几个小时,在菲律宾,麦克阿瑟的远东陆军航空队便又在日机的狂轰滥炸之中灰飞烟灭,化为泡影。伊巴、碧瑶、克拉克等空军基地相继惨遭蹂躏。两天后,日机再次光顾菲岛,甲米地海军基地被彻底摧毁,无法使用。至此,日军通过空中突袭,打掉了美驻菲航空队,逼走了美驻菲海军,使麦克阿瑟的菲律宾联合防御计划彻底破产,不得不在日本陆军强大的登陆突击下困守巴丹半岛......


"这里没有问题"


1941年12月8日凌晨3时40分(马尼拉时间),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睡梦中的麦克阿瑟,美国陆军部作战计划处处长伦纳德·杰罗将军从大洋彼岸的五角大楼打来电话,通知这位远东美军统帅,日本人正在袭击珍珠港,损失情况尚不清楚。 麦克阿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惊讶地叫道:"珍珠港?!那里应当是我们最强大的基地!"杰罗提醒他说:"如果你那儿在不久的将来遭到进攻,那不会是出人意料的。"麦克阿瑟回道:"告诉乔治(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不用担心,这里没有问题。"

袭击珍珠港只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将要进行的战略进攻中的初步目标;南进控制整个西太平洋,才是他们的根本目的。

菲律宾横亘在日本南下的路途上,极大地威胁着日本称霸亚洲和西太平洋的野心,对于这个眼中钉,它焉能不拔?

美军驻扎在菲律宾的部队是麦克阿瑟指挥的陆军以及托马斯·哈特海军上将指挥的亚洲舰队的部分兵力。麦克阿瑟对防守菲律宾充满信心,他认为日本人至少要到1942年4月才能发动进攻,而那时他将拥有340架新式轰炸机和130架新式战斗机。然而,此时他只有35架B-17轰炸机、72架P-40战斗机和其他一些老掉牙的飞机。这些飞机的部署是:

35架波音B-17"空中堡垒"轰炸机部署在马尼拉西北克拉克机场,该机场另外还有几十架旧式的B-P40战斧式战斗机;驻扎在吕宋岛西海岸伊巴机场的是第3战斗机中队,它拥有18架P-E40型小鹰战斗机;马尼拉东南的尼尔森机场,是第17和第21战斗机中队的驻地,它们各拥有18架新式小鹰战斗机;另外一些机场驻扎着一些破旧的老式P-35、P-26飞机。

当麦克阿瑟在电话里说"这里没有问题"的时候,驻扎在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已经在日机轰炸中几乎全军覆灭。而此时的麦克阿瑟却风度依然,潇洒依然。他放下电话,穿上衣服,钻进豪华的卡迪拉克牌轿车,赶到了设在维多利亚大街7号的司令部。他的助手们已经在那里等他了,他们一个个不知所措,束手无策。他们的统帅则不然, 他根本看不起那些军衣肥大、裤管宽松、罗圈腿短得可笑的"日本鬼子"。 他坚信日本人在进攻珍珠港的同时,不可能再在西太平洋这样广大的地区内同时动手。他坚信"菲律宾仍将保持中立,不会受到日本人的攻击。"

然而,另一位将军此时却忧心忡忡,他就是远东陆军航空队司令刘易斯·布里尔顿少将。当麦克阿瑟的参谋长理查德·萨瑟兰把他从睡梦中叫醒时,他立即命令飞行员进入戒备状态。他深知,航空兵的突然袭击速度惊人,战术上的首次突击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于是,他向麦克阿瑟建议,既然日本人已经在珍珠港动手了,那就不要再因为宣战问题犹豫了,立即出动在菲律宾的全部B-17轰炸机去轰炸日本在台湾的港口和机场,摧毁其远程攻击能力。但年逾花甲的麦克阿瑟似乎被菲律宾的热带生活消磨了斗志,他连连摇头,表明不可不可,在没有进一步得到日本人明显的进攻意图的迹象前,不能去轰炸日本人。

一位作家这样写道: "尽管被授予菲律宾陆军元帅军衔的麦克阿瑟在菲律宾已经有6年了,然而他训练的部队是用来争取和平的,而不是用来对付战争的。通讯联络靠菲律宾的电话系统,所以是靠不住的。战时正常的安全保卫措施和工作程序都没有明确规定,演习也不够。马尼拉空军情报处的雷达是新装备的,如果有一群鸽子在它前面鼓翅飞翔,就很容易出现探测错误。"


磨 刀 霍 霍


日本人没有那么多的思想负担,一切为了战争,这就是他们的思维方式。当麦克阿瑟"为了和平"训练他的部队的时候,日本人已经在"为了战争"而制定菲律宾战役的计划了。

日本实施此战役的目的非常明确:歼灭美、菲军队和美亚洲舰队,为尔后在太平洋中部方向对荷属东印度和在东南方向对澳大利亚作战创造有利条件。为此,日本联合舰队的计划要求,在南云机动舰队袭击珍珠港的同时,海军航空兵部队袭击菲律宾,在美国人发起反击之前,首先摧毁美国在菲律宾的航空兵部队,掌握制空权以掩护并协助陆军部队在菲律宾登陆。

这次空中作战任务主要由日本海军第11航空舰队担任。第11航空舰队实际上没有航空母舰,只是陆基航空队,其司令是原三二四中将,参谋长是大西泷治郎。

第11航空舰队的主力是被称为"中攻"的中型陆上攻击机和以"零战"而闻名的三菱"零式"战斗机,共有350架,部署在台湾的高雄、台南、嘉义等3个航空基地。

另外,在台湾东部各航空基地上,陆军航空兵部署了190架飞机,协助第11航空舰队攻击菲律宾。这样,攻击菲律宾的日机将有500余架,而菲律宾美军所有的飞机加在一起才200余架。

日本人在加紧进行着作战准备。日本轰炸机的航程足够用来轰炸菲律宾的北端,但护航战斗机的航程太短,"零式"战斗机的续航力必须增加。

当时"零式"战斗机的载油总量是182加仑,精明的日本人靠机械师的保养和飞行员的驾驶技术不断地降低飞机的耗油量,最后,硬是把每小时耗油量从35加仑减少到了17加仑。但并非每个飞行员都能在复杂的战斗中保持17加仑的耗油量,为了保险起见,必须在飞机下面加上副油箱,飞机起飞后先用副油箱里的油,用完后将空油箱抛弃,以保持飞机投入战斗时轻便灵活。但是,直到战争临近时,"零式"飞机所缺乏的副油箱和20毫米机关炮炮弹仍没有着落。 这些零件正在国内赶造,什么时候才能运到呢?大西参谋长心急如焚。

着急归着急, 大西仍在准备着其他工作。他想用无线电发报催促国内赶快把"零件"运过来,又怕电文被截获而泄密。"不行,不行,"大西自语着,"再等等。"

然而,直等到12月6日,这些零件仍未运到。大西参谋长冷峻的面容更加阴沉, 他双手紧按桌上的作战计划,突然把眼睛抬起来,果断下令:"嘉义基地第1航空运输队立刻飞回国内,无论如何必须以最高速度,在当日内将所需物资及零件全部运过来。"

"如此大规模的机群行动,会不会暴露整个进攻计划?"一位参谋提出异议。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战争的危险越来越大,美国人正密切注视着日本人的一举一动。特别是日本的突然袭击计划是非常庞大的,珍珠港、菲律宾、马来、新加坡......万一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大西主意已定:"现在已顾不上这些了,万一敌人先投下炸弹怎么办?"

于是,庞大的运输机队腾空而起,直飞日本国内。20毫米炮弹和副油箱终于在7日深夜运抵。此时,离攻击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了。整整一个晚上,日本的攻击部队都在紧张地准备着。


痛 失 战 机


在日本人加紧战争准备的时候,美国人在干什么呢?早在11月27日,麦克阿瑟就曾得到华盛顿的警告,说日本人可能发动攻击。随后,吕宋岛人有人发现了凌空而过的日本侦察机。对此,麦克阿瑟也做了准备。日本人的飞机可以攻击伊巴、克拉克机场,但对更远的南部棉兰老岛上的机场是攻击不到的。而对美国人来讲,最最宝贵的是他们的35架B-17"空中堡垒"式轰炸机,这种飞机是当时较先进的轰炸机,是美军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轰炸机的主力机型之一。因此,麦克阿瑟下令把35架B-17轰炸机中的一半从克拉克基地转移到南部棉兰老岛的德尔蒙特机场上。之所以只转移一半,是考虑到近日内将有另一批B-17轰炸机到达,他打算让这些飞机直接前往德尔蒙特机场,而那里又容不下很多飞机,因此只将17架转移到那儿。这是麦克阿瑟在这次倒霉的受袭事件中唯一正确的一个决定。

当布里尔顿第一次向麦克阿瑟建议,趁日本飞机未对菲岛采取行动的时候,先用B-17去把日本飞机击毁在地面上时, 麦克阿瑟则说:"用我们没有战斗机掩护(P-40战斗机的航程到不了台湾)的小小轰炸机编队去袭击重型飞机集中的台湾,那无异于自杀。"

8日凌晨3点,忙碌了一晚上的日本攻击部队就要驾机出发了。然而就在此时,一场大雾突然笼罩了机场。近400名飞行员坐在自己的飞机上等待着起飞命令,然而大雾越来越浓,5米之内看不见人。飞机挂满了炸弹,密集地排列着,这是攻击编队最害怕受到攻击的时刻,但飞机却起飞不了。

原司令长官无可奈何地看着大雾, 喃喃地说道:"推迟出发时间会给我们什么样的后果啊!"

"那也没办法,听天由命吧!"此时的大西心急如焚。他参与了偷袭珍珠港计划的制定,因此清楚地知道,3时30分,南云的机动舰队就要袭击珍珠港了。那边一动手,消息很快会传到菲律宾的美军司令部,麦克阿瑟会饶过台湾的日军吗?菲律宾的35架号称"空中堡垒"的B-17重型轰炸机如果抢在日本飞机前面对台湾的基地实施攻击,将产生多么可怕的场景啊!集中在机场、装满了汽油和炸弹的日本飞机将在瞬间被送进地狱。

大西不停地看着手表,3点半已经过去了,攻击珍珠港的行动已经开始了。大西心中暗想: "如果我是对方指挥官,将立即派遣-17轰炸机发动先行攻击,消灭台湾的日本航空B力量。在这一大片携带炸弹的机群中,只要投下一枚炸弹,整个基地就会变成一片火海。"

当大西如此想象的时候,也正是布里尔顿建议麦克阿瑟下令轰炸台岛基地之时,而麦克阿瑟却鬼使神差般地还在稳稳地等待着。

6点半,台湾东部各基地的大雾开始消散,日本陆军航空兵的32架轰炸机终于起飞了。日机的目标是吕宋岛北部的碧瑶机场和图盖加拉奥机场。

7时15分,美国陆军航空兵司令亨利·阿诺德从华盛顿打电话通知布里尔顿,绝不能使停在机场上的轰炸机重蹈珍珠港的覆辙。而此时的布里尔顿也未考虑把克拉克机场上剩下的18架B-17轰炸机转移到德尔蒙特去,他还指望着麦克阿瑟能最终批准他的轰炸台岛计划。若把飞机转移到德尔蒙特,然后再调回来去执行轰炸任务,岂不贻误战机?他认为麦克阿瑟一定会答应他的计划的。

9点钟,设在马尼拉北面85英里的伊巴机场的一台美军雷达发现一批飞机正朝吕宋岛飞来,这些飞机其实就是从台湾东部起飞的日本陆军航空兵的飞机。接到报告后,布里尔顿立即紧急出动他的36架P-40战斗机升空拦截,并命令克拉克机场上的所有轰炸机升空以免遭袭。但日本轰炸机只轰炸了北部的几个小目标,然后即离去。美战斗机未与日机遭遇,陆续返回地面。轰炸机则仍奉命留在空中,围着吕宋岛盘旋。

这次空袭促使布里尔顿再次向麦克阿瑟的参谋长萨瑟兰建议对台湾进行攻击。他说日本人已经"公开行动"了,可以动手了,同时要求萨瑟兰准许仍在空中盘旋的轰炸机返回地面, 以便加油和重新装弹。他强调说:"如果克拉克机场遭到袭击,我们就不能使用它了。 "这次萨瑟兰虽未同意,但允许他派3架飞机到台湾进行一次空中侦察。布里尔顿同意采取这一行动,但又补充道,如果执行侦察任务的飞机回不来,他打算下午即采取行动,并准备晚上把德尔蒙特机场上的轰炸机也调过来,于次日晨对台湾进行第二次攻击。过了45分钟,麦克阿瑟本人给布里尔顿打来电话,说如果侦察机确定了目标,下午晚些时候可以对台湾实施一次袭击。

但是,麦克阿瑟的决定太晚了,日本人不会再给他绝好的机会了。


疏 于 戒 备


"立即出发!"浓雾刚刚消散,大西便岂不急待地下达了起飞的命令,起飞号吹响了,首先由"零式"战斗机以3机编队的方式起飞,以便在空中进行警戒。接着轰炸机也一架接一架地陆续升空了。日本海军第11航空舰队的192架飞机开始了前往菲律宾的300英里飞行。

望着远去的机群,大西参谋长沉思着。陆军航空兵已经对菲律宾实施了攻击,美机虽然未用进攻行动还击,但绝对指望不上这次突袭的突然性效果了。也许菲律宾上空的美军战斗机已严阵以待, 只等日本笨重的轰炸机来上钩了。"将士们,拜托了, 你们面临的也许是一场恶战,为天皇效命吧!"11点左右,按照麦克阿瑟的旨意,布里尔顿命令在空中盘旋的B-17轰炸机返回克拉克机场,3架装上了摄影设备准备执行侦察任务,其余15架装上了100磅和300磅的炸弹。飞机都加足了油。 正午之前5分钟,布里尔顿向麦克阿瑟报告,他准备在"下午1点派出一批飞机"。 此时,飞行员们吃午饭去了,飞机则整整齐平地摆在机场上,像一群等着挨宰的呆鸭子。此时的吕宋岛,又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类似珍珠港挨炸时的警戒间隙,只不过一个在清晨,另一个是在中午。

12点刚过,美军伊巴机场的雷达操纵员吃惊地看到,远程警戒雷达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大片亮点,循着低空向陆上移动,一批接着一批。

"敌机来袭!"操纵员大喊着。从航向看,目标正是停有"空中堡垒"的美国最大的克拉克空军基地。

这部雷达是吕宋岛上唯一能用的雷达,所以雷达员知道他这部雷达的价值。他用电传向克拉克机场报告,并向马尼拉布里尔顿指挥部发报。指挥部空防处长在向麦克阿瑟司令部报告的同时,立即向马尼拉以北80公里的克拉克基地发电,但因线路故障,怎么也发不过去。他改用无线电,对方也没人回话。无线电台的守机员也吃饭去了。他们从来都是这样的,习惯了。

敌机在一分一秒地接近,满头大汗的空防处长不知所措。闻讯赶来的布里尔顿冲他喊道:"为什么不用电话?"空防处长赶快抓起听筒,电话直拨基地司令部的办公室。一个微弱的声音终于传来了,说基地指挥官去用中餐了,他只是一个上尉。空防处长扯着嗓门通报了敌情,要他立即报告基地司令,让所有的飞机立即起飞。然而,不知是这个上尉军官没听清,还是皮沓惯了,他竟然没报告。到了12时25分,"空中堡垒"和P-40战斗机仍然整齐地排在机场上,空中也没有一架飞机巡逻警戒。

机场餐厅里,美军士兵一边吃饭一边热火朝天地议论着。今天上午的新闻可真多,珍珠港、香港、马来亚遭炸,日美宣战、日英宣战,真是天下大乱。

餐厅的喇叭中正播报着新闻:

"据未经证实的消息,日军飞机正在轰炸克拉克机场。"

众人哄堂大笑,"正在轰炸克拉克?炸弹在哪儿?在哪儿?是这个吗?"一名中士边戏谑着边把空啤酒瓶抛向空中,瓶子落在地上,"哈!轰炸开始了!"他依然在开着玩笑。

餐厅仍在喧闹着,天空中也传来了"喧闹"声。西北方向上,日军第1批27架飞机已经进入目视距离。一些吃饭快的人已走出餐厅,来到跑道边,他们相互询问着:"又一批B-17要来报到了吗?""麦克阿瑟来看我们了!"美国人仍然没往日本将袭击克拉克机场这件事上想。

临空的日机飞行员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排排飞机整平地排在跑道头上,机身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机场上空没有一丝云彩,东面的阿拉雅山像一块巨大的交通标志牌。珍珠港遭袭击已经10小时了,克拉克机场的飞机还趴在那里等着挨炸!


血 色 炼 狱


本来已经做好准备,冒死也要实行强攻的日本飞行员们,看到平静的克拉克机场, 差点没有高兴地背过气去。驾驶"零式"战斗机的坂井三郎后来说:"眼前的一切让我们难以置信,我们根本没遇到预想中的将向我们实施俯冲攻击的大批美军战斗机。相反,我们看到的是摆在机翼下方的一组活靶子,60架轰炸机和战斗机整整齐平地排列在机场跑道上。"

坂井三郎和他的僚机驾驶员在克拉克基地上空足足巡航了10分钟,等候着后面的轰炸机,他们是为轰炸机担任护航任务的,所以首先是巡歼敌空中飞机。

大批轰炸机直接向目标飞来。美军的3架摄影侦察机此时正在起动,当一名机组人员看到从机场尽头迅速飞过来的小黑点时,他猜测着:"海军的飞机来了。"一名飞行员接着问:"他们为什么投锡箔?"另一名则抓起相机准备拍照。他吃惊地看到,镜头里是日本飞行员戴的风镜,"那不是锡箔,是该死的日本佬!"3架飞机终于没能飞起来,炸弹已落了下来,将它们炸翻在跑道上,机组人员狼狈地爬出了机舱,纷纷逃难。

防空炮火猛烈地射击着, 几架美军战斗机紧急升空迎战,但很快即被日本"零式"机击落。 第1批攻击的日机呼啸而过,机关炮吐着火舌,炸弹在水泥地上迸出一团团火球。第2批紧接着进入攻击阵位,随后又是第3批。美军升空的战斗机寥若晨星。日本战斗机根本没把它们放在眼里。刚刚扫射了邻近一个战斗机机场的44架"零式"战斗机意犹未尽,再度粉墨登场,开始了对克拉克机场的疯狂扫射。停在机库前面的飞机纷纷中弹起火。坂井三郎用机关炮射中了跑道上的2架B-17轰炸机,曳光弹点着了油箱,巨大的"空中堡垒"转瞬便成了火中的"凤凰"。

打掉2架B-17后,坂井紧接着发现了1架正在升空的美军P-40战斗机。他拉起机头,占领高度,一个俯冲,直扑那架P-40,机关炮对准美国飞机的座舱罩,一串炮弹飞了出去,爆炸过后,这架美国飞机摇摆了一下,接着便一头栽向地面。

坂井回忆说: "攻击完美无缺。炸弹一连串地从弹舱弹出去,落在投弹手经过长期仔细研究的目标上。弹着点非常准确,这次是我在整个战争过程中所见的我们的飞机最准确的轰炸。整个克拉克基地仿佛要在隆隆的爆炸声中升上天空。飞机库和其他地面设施被炸得四分五裂,地面一片火海,熊熊烈焰冲天而起。"

日本飞机轰炸扫射了近1个小时,除了跑道上的飞机外,机场周围的油库、营区、修理厂、办公楼都遭到了攻击。直到再无目标可寻,日机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遭袭击后的克拉克机场浓烟滚滚,遮天蔽日,到处是烧焦的和正在冒烟的飞机残骸,只有事前被转移到棉兰老岛的17架"空中堡垒"幸存了下来,其他18架全部被炸成了碎片。同时遭袭的还有伊巴机场,机场上的72架战斗机被炸掉55架。在战争开始后的第1个小时里,麦克阿瑟的空中力量就折损近半数。日本人仅以损失7架"零式"飞机的极小代价,便赢得了以后入侵菲律宾所需要的空中优势。

12月10日正午,日军第11航空舰队的轰炸机群再次光顾菲律宾。布里尔顿将军用仅有的35架战斗机升空拦截,但在强大的日本编队面前,这些飞机无论是在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处于绝对劣势。日本轰炸机又是几乎在毫无妨碍的情况下再次重创了美军远东航空队,并重点轰炸了甲米地海军基地。日机对这个港口实施了2小时的轮番轰炸。麦克阿瑟夫人带着她3岁的小儿子站在马尼拉饭店顶楼的平台上,观看着这幅可怕的轰炸景象。美国亚洲舰队司令哈特上将则站在离基地仅600米的司令部大厦上,眼巴巴看着从军港上升起的熊熊烈焰和滚滚浓烟,气得暴跳如雷。基地彻底被毁。亚洲舰队被迫撤出了菲律宾。

日机在一周内对菲律宾接连实施了几次轰炸,美军战斗机几乎消耗殆尽,幸存的B-17轰炸机也被转移到了澳大利亚。不久,日军在菲律宾登陆,麦克阿瑟下令退守巴丹半岛。第二天,布里尔顿带着他的最后4架战斗机离开了菲律宾。

威廉·坦皮尔讲过这么一句话:困难莫过于事前给以忠告,容易莫过于事后加以责难。尽管如此,但麦克阿瑟在接到那么多警告后仍疏于戒备,却是令人不可思议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