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充分燃烧的"火炬"

三月春风 收藏 0 90
导读:1942年11月7日夜晚,英格兰西南部康沃尔半岛乌云遮天,一片漆黑,天空不时期落着小雨。在灯火管制的圣伊瓦尔和普雷登纳克机场上,由威廉·本特利上校指挥的美军运输机第60大队的39架C-47运输机整齐地停放在滑行道上,每架飞机的机翼下面都站着美国伞兵第503团第2营的一小队士兵,他们在等候登机起飞。他们的目标是夺取2413公里外的阿尔及利亚奥兰附近的机场,以配合美、英联军地面登陆部队执行"火炬"作战计划。   举起"火炬"   "火炬"作战是美英军进攻法属北非战役的代号。法属北非包括法属摩洛哥

1942年11月7日夜晚,英格兰西南部康沃尔半岛乌云遮天,一片漆黑,天空不时期落着小雨。在灯火管制的圣伊瓦尔和普雷登纳克机场上,由威廉·本特利上校指挥的美军运输机第60大队的39架C-47运输机整齐地停放在滑行道上,每架飞机的机翼下面都站着美国伞兵第503团第2营的一小队士兵,他们在等候登机起飞。他们的目标是夺取2413公里外的阿尔及利亚奥兰附近的机场,以配合美、英联军地面登陆部队执行"火炬"作战计划。

举起"火炬"

"火炬"作战是美英军进攻法属北非战役的代号。法属北非包括法属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当德国在1940年5月10日向法国发动进攻,形势日益危急时,法国政府于6月11日迁往都尔。14日巴黎失守后,又迁往南部城市波尔多。16日雷诺政府垮台,由84岁的贝当组阁。贝当于22日和24日分别同德国和意大利签订停战协定,在军事上无条件投降,同时法国也被肢解成两部分。北部由德国占领,其余非占领区由贝当傀儡政府统治。7月1日,贝当政府从波尔多又迁往维希,从此被称为维希政府。

维希政府在法属北非约有军队20万人,飞机500架,在法国的土伦和法属北非各港口有各种舰艇约80多艘。法属北非的法国军政官员受维希政府管辖,他们认为1940年向希特勒投降是遵照合法的贝当政府之命,因此是合法的。相反,他们认为戴高乐将军以及法国共产党领导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抵抗运动是非法的,因此把他们视为仇敌。又由于英国支持戴高乐将军领导的自由法国运动,并且曾同维希政府的武装力量发生过几次冲突,所以北非法国当局的反英情绪也很强烈。

早在1941年12月底,英国首相丘吉尔就从本国利益出发,在访问美国旗间向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了在北非登陆的"体育家"作战计划,但因遭到美国三军参谋长的反对而未实施。

1942年9月22日,在丘吉尔主持下,英美联合参谋部会议确定:英美联军于1942年11月8日在法属北非登陆,然后再由西向东对德、意军发动进攻,以彻底歼灭北非的德意军队,控制地中海,巩固中东,为而后在意大利和巴尔干半岛的军事行动创造有利的条件。丘吉尔声称:"火炬"战役不仅应照亮通往北非之路,而且还应照亮通往巴尔干之途。

美、英伞兵首次联手

准备参加"火炬"作战的英、美军队共有13个师、665艘军舰和运输舰,组成西、中、东3路特遣队,将分别在阿尔及尔、奥兰、卡萨布兰卡地域登陆。根据丘吉尔的建议,罗斯福任命艾森豪威尔将军担任"火炬"作战的总指挥。这是艾森豪威尔首次担任这么大战役的指挥,因此他深感责任重大。

为配合美、英登陆部队在"法属非洲"作战,盟军指挥部决定使用英、美空降兵配合中路特遣队夺取德军纵深内的机场和重要目标。但当时美英两国还未做好把大量空降兵投入作战的准备:美军的第82空降师和第101空降师于1942年8月份才由第82摩托化师改编而成,接到任务时,刚开始进入第6周的训练;而英军空降第1师虽然编制是3个旅,但只有1个旅训练过,另2个旅正在组建中。为此,盟军所能提供的空降部队只有美军伞兵第503团第2营和英军第1空降师第1旅的3个营。

应丘吉尔的要求,美伞兵第503团第2营于1942年秋天被海运到达英国,编入英军第1空降师。该营到达后,即在索尔兹伯里平原进行训练。美军伞兵是从C-47飞机上由侧门进行跳伞的,而英军伞兵当时由于没有运输机,只能在惠特利轰炸机上进行训练。所以当英国伞兵看到美伞兵从C-47飞机上轻松自由地从侧门跳伞时,都很羡慕。由于英国的轰炸机不能用于战斗空降,英伞兵部队只好重新进行从C-47飞机侧门跳伞的训练。紧张的训练尚未结束,英第1伞兵旅就接受了在北非空降作战的任务。

首 战 无 功

1942年11月7日21时,在机场上已等候了几个小时的美伞兵第503团第2营终于登上装满油的C-47飞机,开始了二战期间最远航程的空降作战。为了节省油料,本特利要求各机组尽快升空,以减少飞机在空中编队的时间。本特利上校的部属不全是老飞行员,而且没有一个人参加过战斗,39个机组中有14个机组是在几小时前才组成并接收到自己的飞机。绝大多数领航员不但缺乏领航经验,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熟悉自己飞机上的设备和研究航线。对于飞行员来讲,夜间编队飞行确实难度很大,好在英国空军为其中25架飞机提供了领航员。

飞机全部升空后,在康沃尔南端附近的波特里斯上空300米高度上编好队,由英国皇家空军的喷火式和波式战斗机护航,在黑暗中往南飞向直布罗陀。

飞行编队到达比斯开湾上空时,担任护航的战斗机返航。然后,C-47飞机的机组人员靠领航员的推算继续向前飞行。由于天气变坏,比斯开湾上空气流不稳定,飞机在航行中颠簸得很厉害。

天亮了,飞行员们通过机内通话后一致认为,在东南方看到的海岸便是北非海岸。快要接近陆地了,飞行员们都兴奋不已。靠近海岸后,机群继续沿海岸向东飞去。这时油料已经不多了,领航员细心观察着海岸线,极力想找到一个可识别的目标,但没有找到。这时,编队指挥官本特利上校发现在地面上有一个阿拉伯人。为了搞清自己所处的位置,他驾机在沙漠中的一个小道上降落。经询问,那个会讲法语的阿拉伯人告许他,奥兰在北边160公里远的地方。

位置确定后,本特利驾机起飞,指挥机群向北飞去。机群飞到洛默尔附近时,油料已快耗尽,有的飞行员想在卢尔梅尔机场着陆,遭到维希政府驻军高射炮的射击,有几架耗尽油料的飞机只好在该机场附近迫降。美军伞兵第2营营长拉弗乘坐运输机飞来时,看到地面有一支行军纵队,他误认为是敌军,便下令伞兵跳伞,准备对其攻击。伞兵们落地后才发现这支队伍是登陆美军第1装甲战斗群特遣队的一部分。运输机把伞兵投下后,利用最后一点油料,在一个干涸的盐湖上着陆,机组人员很快被法国宪兵俘获。本特利本人驾机空投完伞兵后,飞往塔发拉沃伊和拉西尼亚机场侦察,返回时油料耗尽,也迫降在盐湖上被俘。

拉弗中校从第1装甲师坦克驾驶员那里弄明白自己所在的位置后,立即指挥全营向塔发拉沃伊机场开进。接近目标后,拉弗发现该机场已被向奥兰方向推进的美装甲师所攻占。他的伞兵营接受了守卫这个机场的任务。由于弄不清楚法国部队的企图,拉弗便使用品车,向迫降在卢尔梅尔机场附近的飞机运去燃油,打算用这些飞机把伤员迅速运走,但有5架C-47飞机起飞不久,便被法国的战斗机击落。在这种情况下,拉弗只好征用一些车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的伞兵集中到塔发拉沃伊机场。

由于计划不周,对敌情知之甚少,美伞兵第2营的空降行动对战役没起多大作用。

纵深空降初见成效

东路特遣队在阿尔及尔登陆以后,11月9日,英军伞兵第1旅第3营312人在派恩科芬中校指挥下由英格兰乘美军运输机第51大队的C-47飞机直飞直布罗陀机场,在该机场落地加油后再次起飞。10日下午,英国伞兵抵达阿尔及尔附近的梅松布朗舍机场,准备在英军第6突击队的协助下进攻靠近突尼斯边界的波尼(安纳巴),由于飞机机械故障和恶劣的天气,途中损失了4架飞机。

根据情报,有一个德国伞兵营准备增援波尼。英伞兵第3营为了抢先到达该地,于12日凌晨乘26架C-47飞机,在12架喷火式战斗机的掩护下,迎着黎明向波尼飞去。在波尼着陆时,英军未遇到抵抗。随后,这支伞兵部队又行军160公里,转移到距突尼斯城80公里的贝贾与第1伞兵营会合,参加了攻打该城的外围战斗。

美军伞兵营在北非空降后,11月10日又接受了攻占阿尔及利亚东部特贝萨机场的任务。拉弗在塔发拉沃伊机场尽了最大的努力,才把在洛默尔伞降时用过的降落伞找回来并进行了修补。截止14日,已有300顶降落伞可以使用,同时还集合了350人准备执行新的任务。通过空中侦察和询问当地的阿拉伯人,拉弗发现距贝萨西机场以北16公里有一个更易于夺取的尤克勒斯巴恩机场,该机场也是德军运输机和战斗机的基地。最后,拉弗决定把尤克斯勒斯巴恩机场作为夺取的目标。

英国第1伞兵旅这时接受了攻占突尼斯境内的苏克埃尔阿巴机场的任务。由于这时美、英两支空降部队相距较近,为了便于协同作战,拉弗的伞兵营受命接受英军弗拉维尔准将的指挥。但由于没有适当的联络方法和通信器材,弗拉维尔所在的第1集团军司令部对空降计划、协同等情况一无所知。因此,伞兵指挥员们必须自己解决存在的困难。进攻的时间定为11月15日,登机的机场为梅松布朗舍。美军伞兵营和英伞兵第1旅第1伞兵营于11月15日7时30分登上C-47飞机,在2个由"喷火"式和"飓风"式战斗机编队的护航下,向各自的攻击目标飞去。

英伞兵第1营的飞机编好队后沿海岸飞行,但由于天气突然变坏,能见度极差而被迫返航。美军伞兵营乘坐的20架飞机在复杂气象条件下沿着紧靠海岸线的内陆山脉强行飞行。9时45分,美军伞兵营飞临目标上空后实施伞降。守卫机场的法军1个团不仅没抵抗,而且还热情地欢迎了天上来客。拉弗把部队集合好,即用电话与在阿尔及尔的美军克拉克将军取得联系,并得到他的命令,向突尼斯前进。

16日,沿海一带乌云散去,天空晴朗,英军伞兵第1营在希尔中校率领下,再次搭乘32架C-47飞机从梅松布朗舍机场起飞,在苏克埃本阿巴机场实施了伞降。他们与美军一样,也受到了法军欢迎。希尔征用了一些公用品车,带领他的营向前推进64公里,到与英军伞兵第3营会合后联手对贝贾发起攻击。经过激烈的战斗,英国伞兵攻占了贝贾并一直坚守到地面进攻部队到达。

"红色魔鬼"苦战突围

11月底,英美联军从贝贾东面对比塞大、突尼斯城周围的德军发动进攻,但遇到了德军顽强的抵抗。

为配合伞兵对比塞大和突尼斯城的进攻,盟军计划向德军防线后方两侧各发起一次袭击。在北面,由英、美军联合组成突击队从海上登陆,切断比塞大西面的主要公路;在南面,弗拉斯特指挥的英伞兵旅第2营将攻占突尼斯城南面的狄普尼机场,以便供盟军部队夺取突尼斯城时使用。

英伞兵第2营原定于11月28日期飞,但由于受天气影响,再加上梅松布朗舍机场上的作战物资不足,该营的出发时间被推迟了一天。

29日11时30分,伞兵2营530名士兵搭乘保罗·威廉上校指挥的运输机第62大队的44架C-47飞机,在26架战斗机掩护下,直飞640公里以外的狄普尼机场。由于战前没有实施侦察,加之缺少地图,更谈不上航空照片,因此,伞兵对着陆地点以及敌军防御情况都不了解。营长弗罗特斯中校只好乘坐在第一架飞机上观察地面,为伞兵选择合适的伞降场。

下午3时,载运伞兵的C-47飞机到达狄普尼机场上空,飞机并没遭到地面火力射击,也没发现敌军的迹象。弗罗特斯在空中选择了一块翻耕过的土地作为空降场。飞机编队从180米高度把伞兵全部投下。伞兵着陆后,才发现该机场已被德军放弃。由于伞兵没遇到什么麻烦,所有装备完好无损,所以弗罗特斯把部队集合后,便向北进发,去攻击距突尼斯城16公里的奥德纳机场。

当晚10时,伞兵在夜幕的掩护下,用临时找来的马车载着部分人员和装备,于30日晨到达奥德纳机场。经过短促战斗,英军伞兵占领了该机场。半小时后,德军步兵在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对英伞兵第2营进行了一次强有力的反击,但英军守住了阵地。

12月1日,弗罗斯特接到地面部队已停止进攻的通知。他意识到他的伞兵部队已失去了空中掩护,孤立无援地留在德军防线后面64公里地域内。如果再继续坚守下去,必将全军覆灭。弗罗斯特决定突围。英国伞兵白天顽强地坚守着阵地,到了夜晚,他们利用夜暗突破了德军的包围,迅速地向西部山区撤去,准备与正在撤退的盟军主力部队会合。

西撤过程中,该营一直受到德军空军和地面部队的轰炸和追杀,这对于一年前刚刚组建的部队是一次艰苦的考验。在4天4夜中,伞兵们边战边走了96公里,最后剩下180人于12月3日到达梅杰巴布,回到盟军阵地。该营原有500人,经过这次作战,伤亡和失踪人数达50%以上。但英军伞兵所表现出顽强的战斗精神给驻突尼斯的德军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由于他们在离开英国时每人配发了一顶有别于其他兵种的红色"贝雷帽",为此德军称他们是"红色魔鬼"。

美英联军在北非的空降作战是第一次由联合编成的空降部队实施的。由于准备比较仓促,缺乏协同,美英伞兵在此次战斗中损失较大,对地面部队的进攻也没起到很大的配合作用。但通过这次战斗,美英伞兵经受了锻炼,摸索了一些联合作战的协同方法,从而为以后的盟军伞兵联合作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