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空降兵的掘墓之战--

三月春风 收藏 2 550

1941年7月7日,柏林。天下着小雨。

战争狂人希特勒为"铁十字勋章"获得者举行的招待会正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着。

希特勒在进行完一番慷慨激昂的讲演之后,走到第11空降军军长斯图登特面前, 请他谈谈战况。当他们谈到克里特激战时,希特勒长长地叹了口气:"将军,通过克里特岛的激战, 可以说德国伞兵时代结束了吧?!"这位德国空降兵的创始人阴沉着脸, 坦率地说道:"元首阁下,您应该确切地说,克里特岛已成为德国伞兵的坟墓!"

下面要说的,正是发生在几十年前的那场残酷的、鲜为人知的战斗。

"水星"计划出笼

1941年4月下旬,纳粹德军以势如破竹之势,迅速占领了位于巴尔干半岛最南端的希腊。希军和驻希腊的英联邦军被迫撤向与巴尔干半岛隔海相望的克里特岛。英国首相丘吉尔为确保英国在地中海、北非和中东的利益,命令撤到岛上的英联邦军停止撤退,坚守克里特岛。

然而,德国人是决不会允许英国人在他们的背后留下一颗钉子的。此时,纳粹德国的将军都想尽快结束这场战争,然后抽出身来全力对付苏联。因此,纳粹德国的不少高级将领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盯在了克里特岛。

"应该用第11空降军的机降和伞降部队去夺取克里特岛,"德国第4航空队司令亚历山大·洛尔上将在赶赴东南前线前向空军总司令戈林提出了这个大胆的建议。

戈林若有所思地听着。他也在琢磨应该把这一大赌注下在哪里。

几天以后,德国空降兵创始人、受命指挥新组建的第11空降军军长库特·斯图登特中将亲自到戈林那里陈述夺取克里特的计划。戈林同意了这个计划。4月21日,戈林派斯图登特和空军总参谋长耶顺内克前往最高统帅部,向希特勒面陈这一计划。

斯图登特小心谨慎地向希特勒报告了自己的想法。他一边讲,一边不时地观察这位喜怒无常的元首的表情,唯恐不合元首的心意。

然而,希特勒始终一言不发,只是认真地听着,直到斯图登特讲完。

沉默,令人难以捉摸的沉默。房间里的空气几乎窒息了。

"最好使用空降部队攻占马耳他!"德军最高统帅部参谋长凯特尔元帅提出了统帅部的意见。

"不!"希特勒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冷眼斜视了一下凯特尔,然后把目光转向了斯图登特。

显然,这个战争狂人已经有了打算。尽管马耳他这个英国基地比克里特岛更重要更危险,但是,希特勒想以辉煌的胜利来尽快结束巴尔干战争。因此,他要把赌注下在克里特岛。

克里特岛位于地中海东部,是爱琴海的门户,也是从西欧到中东的海上必经之地。控制了克里特岛,就会打乱英军在地中海区域和中东的部署,保护其盟国罗马尼亚的普洛耶什蒂石油基地免遭英国袭击,还可以把该岛作为入侵中东各国的前进基地。

根据希特勒的旨意,第11空降军军长斯图登特拟订了一个旨在夺取克里特岛的空降作战计划,并把该计划命名为"水星"。

"水星"计划规定,由第11空降军对克里特岛实施空降突击,第4航空队的第8航空军负责火力支援。

第11空降军共有运输机530架,滑翔机100架,辖第7伞兵师、第22机降师和独立伞兵突击团。第22机降师因正在罗马尼亚执行任务,德军统帅部后将第5山地步兵师划归第11空降军军长斯图登特指挥。

4月25日,希特勒下达了攻占克里特岛的第28号作战命令。命令规定:空中作战由第4航空队司令洛尔上将统一指挥;伞兵着陆后的地面作战由萨斯曼上将统一指挥;发起空降作战的日期不得超过5月中旬。

当天晚上,所有参战部队的高级指挥官汇集在一起,召开作战会议。

洛尔上将首先向到会的众将校介绍了这次攻击克里特岛的总意图和采取的战术,接着,萨斯曼上将一字一顿地说道:

"按照元首的战略意图, 我们要想控制地中海东部,给地中海和中东的英军形成压力,保护我们在罗马尼亚的普洛耶什蒂石油基地不再遭受英国空军的轰炸,就必须夺取克里特岛。只有占领克里特岛,才能向中东其他国家推进。这就是元首批准的第28号命令, 也是代号为'水星'的行动计划。这次作战必须保证成功!"说完,他用目光环扫着众人的脸色。

第4航空队第8军军长冯·里希特霍芬上将似乎对萨斯曼的这番话很不以为然。萨斯曼刚一说完, 他立即插话道:"萨斯曼将军,从1939年9月3日英军向我们宣战以来,在同英军作战的几年中,我们的损失相当大。这次攻击克里特岛,我希望情报机关应该提供大量英军情报,这样才能使我们减少伤亡。"

"对,将军,这几年我们与英军作战,虽有点收获,但损失确实太大了。"另外几名将军随声附和道。

闻听此言,萨斯曼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但只是片刻功夫,他马上又恢复了自信, 对众将校严肃地说道:"空降克里特岛是元首的命令,牺牲再大也要拿下克里特岛!"

"舒斯特尔将军!"萨斯曼高声叫道。

舒斯特尔"呼"地原地起立, 两眼平视着萨斯曼上将:"舒斯特尔等待将军的命令!"

"以您为司令的海军东南舰队, 要不惜一切代价,从海上掩护大部队在克里特岛作战!"萨斯曼一字一句地发出第一个命令。

"将军, 我东南舰队全体官兵,坚决执行您的命令,具体作战方案,3日内送给您审定!"舒斯特尔口齿流利地回答。

萨斯曼满意地点点头,又将目光停在冯·里希特霍芬身上。冯·里希特霍芬是德国空军指挥官中的佼佼者,也是闻名世界的王牌飞行员,他指挥的航空兵第8军,在进攻法国时为希特勒立下头功。萨斯曼这次指挥部队直取克里特岛,从某种意义来讲,很大一部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里希特霍芬将军",萨斯曼语气中充满信任。

里希特霍芬马上从椅子上站起:"将军阁下,里希特霍芬接受您的命令!"

"由您指挥的航空兵第8军要以最有力的空中火力, 掩护和保障地面部队和伞兵部队在克里特岛上的作战!"

"将军, 我第8军全体官兵将竭尽一切努力,完成您所交给的作战任务,效忠元首!"里希特霍芬的回答很干脆。

萨斯曼的目光"唰"地扫到一名上校身上:"布劳尔上校,"萨斯曼板着面孔说道,"请你指挥东方集群中的伞兵第1团和第2团的第2营, 在伊腊克林空降,一定要夺取英军占领地。"

"将军,我决不会使您和元首失望!"

"很好, "萨斯曼点头说道,"伊腊克林有英军主力布防。我命令第5山地步兵师作为战役预备队,随时空降或海运增援你部作战。"

"将军,既然您是这样部署,夺取胜利就更有把握了!"布劳尔上校异常兴奋。

"迈恩德尔上校,"萨斯曼话锋一转,对另一位军官大声喊道。

"将军,请您下达作战命令!"迈恩德尔上校"呼"地站起身来。

"由你指挥西方集群的伞兵突击团, 夺取马拉马,然后扩大战果,组织火力掩护增援的空降部队!"

"将军,伞兵突击团会使英国人伤心的!"迈恩德尔上校雄心勃勃地说道。

萨斯曼用手示意他坐下后, 面对众将校说:"中央集群由伞兵第2团的两个营和伞兵第3团组成,由我指挥突击苏达港和雷西姆农。由于运输机紧张,第1批飞机运送伞兵突击团和伞兵第3团,首先打击马拉马和苏达港。返回的运输机马上载第2批部队,也就是伞兵第1团和第2团,突袭雷西姆农和伊腊克林。我希望全体将校尽职尽力,攻克我们必须占领的克里特岛!"

英联邦军严阵以待

1941年4月下旬的一天深夜,厚厚的云层盖住了伦敦上空的星月。大地阴沉沉的,使人感到压抑烦闷。

这时,一辆黑色卧车大开着车灯,在昏沉沉的街灯下,闪电般驶向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官邸。车内坐着的是驻中东英军总司令韦维尔上将。他半睁着眼睛,正寻思着首相为什么半夜三更把他叫来。

此刻,丘吉尔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一群高级将领刚刚离去。丘吉尔站在那张极其机密的军事地图前,正苦苦地思索着什么。

"首相阁下,您好!"韦维尔上将很有礼貌地在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声。

丘吉尔扭过头一眼扫见韦维尔, 忙客气地请他落座,然后小声问道:"您知道德国人有什么新的作战意图吗?"

"首相阁下, 有些事我们不是研究过了吗?"韦维尔急忙回答,"最新战局变化我不很清楚,不知首相能否通报一下?"

丘吉尔静默了一会儿,背手踱了两步,走到地图前站住,指着那张绝密地图道:"将军,我请你深夜赶来,是要你密切注意这个地方!"说完,朝一个标有绿色三角的地方一指。

韦维尔一眼就认出,那个标有绿色三角的地点,是克里特岛。

韦维尔不由得一愣,紧张地问道:"阁下,德军要进攻克里特岛?"

丘吉尔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询问,皱了皱眉头,又踱了两步,突然回过身来问:"韦维尔将军,如果德军突袭克里特岛,您能守住吗?"

"如果海军和空军援助及时,我想德军无法突破我们的防线。"韦维尔毫不犹豫地说。

丘吉尔苦笑一声, 心情沉重地说:"将军,你应该比我清楚,目前各个战场压力都很大,有的地方战局对我们不利,我怎么抽得出很强的增援部队呢?"

"首相阁下,是不是您已经得到可靠情报,德军马上要进攻克里特岛呢?"韦维尔急忙盯住丘吉尔问。

丘吉尔伸手从机密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 递给韦维尔:"将军,你很有必要看看这份情报。"

韦维尔急忙接过,两眼盯住上面每一个字:"...... 德军统帅部最近拟定的作战计划称,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夺取英军占领的克里特岛。德军的作战计划还说,德国人必须控制地中海东部,威胁英军在地中海区域和中东的战略地位,进而打击英军的有生力量,保护盟国罗马尼亚的普洛耶什蒂石油基地免遭英国航空兵的空袭。所以,德军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克里特岛,然后以克里特岛为依托建立海陆空三军基地,向中东推进......"

等韦维尔看过这份情报, 丘吉尔又介绍道:"这是英国高级间谍从德军内部发回来的,消息是完全可靠的。"

韦维尔现在明白了首相为何如此忧心忡忡。

"首相阁下, 请您相信,我们会执行您的命令!"韦维尔有些激动,"只要我还活着,我想我不会白白将克里特岛交给德国人!"

"将军", 丘吉尔用极其严厉的口吻提醒韦维尔,"德军攻击克里特岛,是用空军和伞兵协同作战,火力肯定猛烈。因此,我命令你马上会同希腊军政首脑,共同研究克里特岛的防御,一定要守住它!"

也许受丘吉尔情绪的感染,韦维尔的心情也沉重起来,但他还是痛快地把任务接受下来,然后告别丘吉尔,前往自己的司令部。

此时,驻守克里特岛的英联邦军共有约4万人。那么,让谁来担任克里特岛上的前线总指挥呢?

这时,有参谋向韦维尔建议,让英军少将韦斯顿出任此职,韦维尔不加思索地说道: "克里特岛上不光有我们英国皇家军队,还有新西兰、希腊、澳大利亚和其他好几个国家的军队,岛上兵力混杂。这些部队的指挥官都像一匹匹野马,这样散乱是没有战斗力的。要想守住该岛,必须让有能力的人统一指挥岛上所有的部队。除了弗赖伯格少将,我们再不会找到其他合适的人选。所以,我决定任命弗赖伯格少将为克里特岛前线总指挥。"

弗赖伯格少将并不是英军将领,而是一位新西兰师少将师长。他曾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作战勇敢,指挥有方,26岁时就被晋升为准将旅长。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新西兰加入了反法西斯阵营,弗赖伯格也从准将晋升为少将师长,奉命率领他的师团前往希腊与德意法西斯军队作战,打了不少胜仗,给韦维尔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这一次,韦维尔破天荒地不用英军将领,而是起用弗赖伯格为克里特岛前线总指挥,是有他的道理的。

然而,弗赖伯格到韦维尔那里接受任命时,并没有流露出兴奋的神态。他将任命书拿在手里看了又看, 心情沉重地对韦维尔说:"将军阁下,得到您的信任非常荣幸,但是,要完成您交给的作战任务,我实在是难以胜任。请您把我放在作战任务最艰巨的战区,而不是把我推到全岛总指挥的位置上,这样,也许我能更有力地反击敌人的袭击。"

韦维尔微笑着走近弗赖伯格, 拍了拍他的肩头,说:"在克里特岛上的所有指挥官中,只有你能胜任。先生,请你执行命令!"

"将军阁下,万一失守怎么办!"

"只要尽到最大努力,给敌人以重创,我想等待你的不会是失败!"

"不, 将军,您应该明白克里特岛上的军事力量,指挥这样的部队作战,我信心不足。"

韦维尔看弗赖伯格心事重重,自己的心里也像压上了沉重的铅块。他接着说道:"岛上兵力和装备不足以抗击强大的德军, 这我知道。但是,我要提醒你,将军,军人的神圣职责要求我们必须彻底战胜敌人。我们选定你是经过反复考虑的。我希望你能以必胜的信心接受任务,我尽可能派出海上力量支援你作战!"

这回,弗赖伯格再也无话可说,尽管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韦维尔的任命。

回到岛上,弗赖伯格立即召集少校以上的军官召开作战会议。经反复研究,弗赖伯格决心以苏达港和马拉马、雷西姆农、伊腊克林等3个机场为防御要点,构成支撑点式防御体系,以抗击德军空降和海上登陆。

1941年4月29日上午,弗赖伯格收到英国陆军总部和韦维尔上将同时发来的绝密电报。他拆阅完电报,头上沁出汗珠:"妈的,终于要打了!"于是,他拿起电话向韦斯顿少将通报道: "将军,请你注意记录刚刚收到的重要军事情报,德军已经组织了大批伞兵和一批战斗轰炸机、运输机、海军舰艇和山地步兵,将于5月中旬大规模突袭克里特岛。一路是空降,一路从海上登陆。行动代号是'水星'计划......"

向各个要点指挥官通报完敌情,弗赖伯格还不放心,又命副参谋长桑杰麦准将:"你马上组织一批特等射手,让他们潜伏于敌人伞兵可能降落的地区。"

望着桑杰麦离去的背影,弗赖伯格稍稍松了口气。

就在英联邦军加紧准备之际,5月16日上午,1架德国侦察机飞临克里特岛上空侦察时,被英军击落,飞行员格鲁希被俘。

根据以往经验,敌方派出侦察机低空侦察,往往是发动进攻的前奏。那么,这场恶战到底将于什么时候开始呢?

为了获得德军进攻的准确时间,弗赖伯格命人对格鲁希严加审问。

起初, 格鲁希嘴很硬,不论怎么间,他只回答一句话:"我叫格鲁希,上尉飞行员,关于进攻克里特岛的时间,元首不会告诉一个尉官。"

但他经不住英军软硬兼施的轮番审讯, 最后只好招供:"听雷尔上校说,未来48小时内将进攻克里特岛。我这次侦察的任务是搜索炮兵和高射机枪阵地,因为我们马上要空降大批伞兵到克里特岛作战......"

听了格鲁希的供词,弗赖伯格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他马上命全岛部队严加防范,等待一场恶战的到来。

兵从天降战犹酣

1941年5月20日7时,克里特岛。

朝霞渐渐退去,旭日给海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阳光。

"注意, 敌战斗机、轰炸机和运载伞兵的运输机,正向我岛飞来,防空部队,对着运输机打!"电话中传来弗赖伯格的命令。

守卫马拉马机场的新西兰部队第23营营长安德鲁中校放下电话,又接通各连阵地的电话:"敌机来了,注意打运输机和伞兵,不要轻易打轰炸机暴露火力......"

不一会儿,运载德国伞兵突击团第2、4营的运输机飞临马拉马机场上空。第4营中校营长索格烈鼓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一言不发,不时地用目光扫视机舱里的官兵,见他们一个个朝机舱外看,神色有些恐惧,他马上干咳一声后大声喊道:"敌人地面火力在我战斗轰炸机打击下, 几乎全部遭到毁灭性打击,没有反击能力了。放心大胆地跳伞吧,马拉马机场一定能被我们夺取!"

经中校这么一鼓动,大家似乎松了一口气。然而谢瓦桑少校额头的皱纹并没有松开,他并不希望听到这样的安慰,因为他也这样安慰过别人,可实施跳伞时,迎接他的仍是密集的子弹,留下的是一具具死尸。

"运输机注意,战斗机和轰炸机开始对地面进行轰炸!"机舱里响起战斗机和轰炸机飞行员通过无线电传来的声音。

索格烈中校从机窗朝正前方望去,只见一架又一架战斗机、轰炸机穿梭在马拉马机场上空,随着飞机的俯冲、上升,地面上腾起一股股浓烟。整个马拉马机场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中校先生,战斗轰炸机最后一轮对地面攻击完成!"飞行员向索格烈中校报告。

听到这个报告,索格烈明白下一步该是他的伞兵实施跳伞了。他命飞行员下降高度。

待飞机下降到120米时,索格烈"唰"地拉开机舱门,扭头对机舱里大声喊道:"按编组,跳!"

随着索格烈的一声令下,伞兵们按照事先编好的组,一个个朝茫茫的空间跳下去。不一会儿,空中的伞兵一堆堆地在阳光下摇摇摆摆,乘风徐徐下降。索格烈中校和谢瓦桑少校也在这批伞兵中。

尽管早在两天前,德军就开始有目的地对岛上的目标进行轰炸破坏,但丢下的炸弹很大一部分落在了英联邦军设置的假阵地上,英联邦军的实力并没受到多大削弱,因此,当德国伞兵一跳出舱门,岛上的英联邦军的所有轻重火器一起对空射击,子弹雨点般倾泻而来,刹时间,空中响起一片的惨叫声。不少伞兵尚未落地即丧了命。

索格烈带着剩下的伞兵经历九死一生,总算落了地,但立即遭到新西兰部队的围攻,双方混战在一起,展开单兵格斗。

德国伞兵突击团第2、4营刚一着陆,西方集群指挥官迈恩德尔上校带着伞兵突击团第1、3营乘滑翔机也赶到克里特岛上空,但立即遭到地面防空火力的猛烈射击,几架轰炸机和滑翔机中弹起火。

迈恩德尔见势不妙,急忙命第3营沿着马拉马机场附近的一条公路着陆,自己带着第1营降落在塔威拉尼蒂斯河河床上。

迈恩德尔率1营着陆后,迎接他的是新西兰军第22营射来的密集子弹,第1营一下子伤亡差不多一半,迈恩德尔也连中两枪。

迈恩德尔很想组织反击,但力不从心,只好在十几个士兵器死掩护下,逃进一起丛林中。然后,他命人与沿机场东面公路着陆的第3营联系,得到的报告是:第3营着陆后,分散降落在新西兰第22、23营阵地内,遭到伏击,包括营长在内几乎全部阵亡。

眼巴巴看着第3营被歼,迈恩德尔心情沉重,只好用无线电与第2、4营联系。这两个营是攻占马拉马机场的,只要夺取了马拉马机场,后续部队及其重武器就好办了。

然而,第2、4营的情况也很糟,在英联邦军的顽强抵抗下,进攻受阻。

迈恩德尔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向第2、4营发布命令:放平原定从东、西两面夹击马拉马机场的作战计划,改成从西、南两个方向夹攻控制机场的107高地,待得手后,再夺取机场。

根据迈恩德尔的命令,德国伞兵突击团第2、4营重新组织突击队,轮番向107高地发起猛攻。

扼守在107高地的安德鲁中校率部顽强坚守,连续打退德军几次冲锋,但终因寡不敌众,至黄昏被迫放弃107高地。

夺取107高地后,德军趁势居高临下,一阵猛攻,至午夜一举夺占马拉马机场。

拿下马拉马机场后,迈恩德尔命人清点人数,不一会儿,手下人来报:2000余众的伞兵突击团,经此一战,仅剩下不足600人。迈恩德尔一听,差点没掉下眼泪。

几乎在伞兵突击团在马拉马机场实施空降的同一时刻,德军克里特岛战役总指挥萨斯曼上将,亲自指挥中央集群伞兵第3团向指定的加拉图地区飞去。

但起飞不久, 萨斯曼上将的座机便发生了故障,在空中冒出一股浓烟,接着"轰隆"一声爆炸了。萨斯曼上将和同机人员全部丧命。

伞兵第3团团长登莱尔上校率部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抵达目标上空,但祸不单行,伞兵突击团竟全部降在新西兰军第4旅的阵地上,立即遭到围攻,一下子损失400多人,已无力再去围攻雷西姆农机场。登莱尔只好命残部就地构筑工事进行抵抗。

第1批德军空降部队运抵预定战区后,运输机返回加油,第2批空降部队立即登机。

20日下午16时15分,160架飞机黑压压地赶到克里特岛的雷西姆农上空,中央集群的伞兵第2团主力在团长费泰上校的率领下,强行在雷西姆农机场伞降,遭机场守卫部队的猛烈射击,至黄昏,该团伤亡400余人,未能夺取机场。

东方集群的伞兵第1团和第2团2营,由于返回的飞机加油太慢和数量减少,不仅未能按时期飞,而且还剩下600名伞兵未能运走。直到17时,才开始在伊腊克林地区伞降,一直到19时许总算零零星星降落完毕,但部队建制已被打乱。东方集群指挥官布劳尔上校不得已改变了原来同时进攻伊腊克林城和机场的计划,集中兵力夺取机场,但也未能成功。

拼死战元气大伤 虽得手雄风丧尽

整整一天的时间,德国第11空降军军长斯图登特将军一直守在雅典的空降军司令部作战室内。他心绪不宁,正焦急地等待着300公里以外作战地区的情况通报。傍晚,斯图登特得知4个预先要夺占的目标竟一个也没有占领,且伞兵第7师有被歼的危险,这更使他如坐针毡。要知道,是他向元首力主要空降夺占克里特岛的,一旦失利,他是无法向希特勒交差的。

斯图登特打算立即派部队增援马拉马方向,扩大战果,但因对情况不明,始终下不了决心。他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棍,要孤注一掷了。第二天拂晓,他把一个名叫克莱的情报军官从床上拉起来。

"你马上乘容克-52飞机, 想办法在马拉马机场强行着陆,不但要弄清机场及周围情况,同时要证实容克-52飞机能否在马拉马机场安全着陆,你明白吗?"

克莱揉了揉充满血丝的眼睛,立正回答:

"是,将军阁下!"

克莱赶紧爬上一架容克-52飞机,飞向克里特。飞机在马拉马机场强行着陆,克莱发现机场已被伞兵突击团夺占,待问明情况后,立即起飞返航。起飞后,克莱即用无线电向斯图登特报告。伞兵突击团已控制了马拉马机场。听到这一消息,斯图登特转忧为喜,他立即下令所属6个机场的运输机全部起飞,将山地步兵第5师和剩下的600名伞兵火速空运,增援马拉马机场的伞兵突击团。

600名伞兵首先登机起程。下午3时,伞兵开始在马拉马机场伞降,大约又有一半伞兵降落到英联邦军的阵地上,基本被歼,另一半降落在预定地区,随即编入伞兵突击团序列。

紧接着,运载山地步兵第5师的飞机也陆续起飞。下午4时,第1个运输机中队穿过英军密集的防空火网,在马拉马狭窄的跑道上着陆。随后,一批又一批飞机陆续着陆,傍晚时分,终于把山地步兵第5师的1个团运到了克里特岛上。岛上形势开始逆转,英联邦军处境越来越不利。

为了配合空降作战,21日夜,斯图登特命令组织一个摩托艇中队,搭载1个山地步兵营,利用夜暗开往克里特岛增援。倒霉的是,这一情报被英军截获,当德军德尔麦中校率领他的1营官兵正驶向克里特时,中了英国1支舰队的埋伏,1营官兵全部葬身海底。

这一不幸的消息当夜传到斯图登特的司令部,他一拳砸在作战地图上,歇斯底里地叫道:"明天,用飞机轰炸这支英军舰队!"

克里特岛上的英联邦军总指挥弗赖伯格也得悉皇家海军胜利的消息,他决定利用海军的这一战果,扩大胜利。他对新西兰军第5旅旅长沙米赖蒙下达命令,要他马上组织部队,突击马拉马机场。

"总指挥官阁下, 部队伤亡很大,电讯设备被严重破坏,而且部队比较分散,你的命令很难传达到各部队。"沙米赖蒙旅长提出困难。

"无论有多大困难,你都必须执行命令,夺回马拉马机场。"弗赖伯格决心已定。

正像沙米赖蒙说的那样,命令没有及时传达到有关部队,直到22日凌晨,沙米赖蒙才指挥两营步兵向马拉马机场反击。然而,此时德军山地步兵第5师也陆续运抵马拉马机场,再加上德军航空兵的狠命突击,沙米赖蒙率领的两个营很快就打光了。

沙米赖蒙将情况向弗赖伯格作了报告,但弗赖伯格仍命令他全力反击。

"总指挥阁下,我无力执行你的命令。敌人的火力特别是空中火力太猛!"沙米赖蒙旅长哀求道。

"沙米赖蒙旅长, "弗赖伯格生气地喊道:"夺取马拉马机场,就是切断了敌人的增援和补给线。只有这样,我们在克里特岛才有可能取胜!"

"总指挥,我明白反击的意义,但我旅实在无力完成作战任务,请求撤出战斗!"

闻听此言,弗赖伯格不作声了。其他对沙米赖蒙的了解,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沙米赖蒙这个享有"决死军官"美名的上校是不会退让避战的。

弗赖伯格思索片刻, 然后,咬咬牙,极不情愿地对沙米赖蒙命令道:"那请你马上撤出马拉马战区吧!"

在新西兰第5旅撤出马拉马战区的第2天,也就是23日凌晨,德国航空兵第8军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对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实施了报复性轰炸,击沉英海军巡洋舰、驱逐舰各2艘,击伤战列舰1艘、巡洋舰2艘,迫使英舰队撤回亚历山大港。这样,德军不但享有了制空权,而且又夺得了制海权,于是,他们快速地从海上向克里特岛增援部队和运送补给。

空降部队得到补给后,集中兵力于24日黄昏前,占领了克里特岛西部地区,尔后继续向东、向南成扇形展开和推进。

27日,意大利军的一个加强团在苏达港登陆,前来支援德军空降部队作战。28日,德军空降部队攻占雷西姆农机场。29日,德空降兵西方集群和东方集群会合,并于黄昏前攻占伊腊克林城和机场。

告急报告一个接一个传到弗赖伯格的司令部,终于,他操起无线电送话器向韦维尔上将报告了岛上的不利形势。 最后,他对韦维尔请求道:"上将阁下,如果现在开始撤退,主力部队还可以得到挽救,请您允许我们撤出战斗!"

从内心讲,韦维尔决不同意弗赖伯格的请求,他太知道克里特岛对英军的重要意义了。但现在的问题是,由于德军的海空封锁,他现在不能向岛上增援一兵一卒,相反,德军的援兵和补给却源源不断地运到岛上,如果再硬挺下去,岛上的几万官兵恐怕一个也撤不出来了。于是,在报请丘吉尔同意后,韦维尔向弗赖伯格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4月31日,弗赖伯格带着苦战幸存的17000多名官兵,乘坐英海军舰船和商船撤到埃及、巴勒斯坦地区,另有6000多来不及撤离的官兵只好向德军投降。还有2万多官兵永远在克里特岛上沉睡了。

克里特岛大空降在经历了12天血战之后,终于降下帷幕。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军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空降战役,德军共空降了25000余人,虽然最终占领了全岛,但也付出了死伤1.4万余人的代价,并损失运输机170余架,大伤了德国空降兵的元气。更重要的是,德国最高统帅部,包括希特勒和德国空降兵创始人斯图登特在内,对空降兵的作用也产生了怀疑。因此,以克里特大空降为转折点,直到二战结束,德国空降兵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大的作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