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一章远征英雄 第六节野人山中的远征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张学义刚从张学良软禁的地方到家,就看到几个穿军官制服的人在家门口站着,肯定是等自己,肯定是特务们又告诉老蒋,自己跟小六子如何长短,或许特务们还说自己要久没用的小六子出来重整奉系,自己就见了一次小六子,看不惯自己的混蛋们不知道又再添油加醋的说了些什么坏话,自己不是正宗的嫡系自然会受嫡系的排挤,这很正常,反正自己不参加派系斗争就可以,他下了黄包车问:“你们几位找谁呀,是找我么?”

传令官先敬军礼,然后才说话,“长官,这是命令,请您马上出发,上峰有令,远征军在野人山处境艰难,所以委座派您立即坐飞机去协助杜聿明指挥。”

张学义多聪明,一听就知道为什么,看来委员长怕自己,还防备自己,哎,自己还是外系,娶了他们家的侄女我还是外人,他奶奶的,走就走,“我回去拿点东西,随后就走。”他说完回家跟母亲、妻子、孩子们辞行,拿了几件东西就离开家。

“长官,飞机上很拥挤,带不了太多东西的。”传令官看他背着长短枪带着很多东西,感觉很不方便,飞机超重就危险了。

“那我就带短枪和这个望远镜,还有指南针放大镜,其他的我不带着。”张学义放下防身用的冲锋枪,口袋里塞满打火机,身上还带着弹弓子之类的零碎,就跟着人家走了,他走以后他的几个兄弟也被派走。


杜聿明带着部队走在野人山里,部队岁带的补给基本消耗没了,每天只吃米很少的粥,当兵的四处找野果和野菜吃,找不到就吃树皮野菜。

缅甸战役期间远征军弹药消耗很大,所以都不敢轻易打猎,打东西吃太费子弹,所以军官不敢当士兵打猎,因为子弹还要抵御猛兽和野人的袭击。

远征军的败兵大早上睡起来,就见一架飞机围着他们盘旋,飞机上不停的空投补给品,这些士兵知道有粮食了心里就有底,部队马上开始集合,准备生火做饭,吃饱了好继续赶路。

张学义在东西空投完了他从飞机上跳下来,跳伞这东西非常刺激,以前他见赫留金跳伞很好玩,今天让他拉他很激动,但也不害怕,他牢记空军飞行员跟他说的跳伞的要领,就跳出机舱,降落伞没打开的时候人快速向下飞,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往下落,风吹着身体很凉快,降落伞忽然打开速度一下就慢了,就跟有人往上提自己一样。

山里的风不大,降落伞慢慢落地,张学义两脚一落地一屁股做在地上,远征军的兵立即跑过来帮他收伞。



“您是张将军么?电报里说是张将军陪我们往国内撤,您就是吧?”穿着破衣服的上校军官走到张学义身边问,张学义摘下伞包说:“是我呀,我来领你们出去,这是我来这的任务,一起去见你们的长官吧,我跟他老相识了。”

杜聿明看着部队的口粮逐渐减少,很多人走不动倒在了地上,很快就被热带的虫子把人吃掉,即使虫子不来人也很快的死去腐烂,更多的伤员得不到药品死在撤离的路上,他见副官带着个人就走到自己近前,他看到面前的宪兵上校有点面熟,一时想不起来。

“杜长官,我刚认识您的时候你还是旅长吧,我还是个杂牌军的小头目,过了这些年您忘了在长城隘口上的事情了吧?”张学义脑子里的中央军军官就那个个,其他的他都不认识,所以也很难忘掉。

“你是张学义吧,当年拿苏联武器装备守长城的那个?”杜聿明很注意那些武器古怪的部队,人有古怪相貌肯定有古怪的能为,有古怪的武器必定有奇异的战力,一支杂牌义勇军比东北军都能打,热河兵败之后中央军到来以前,就是杂牌在守阵地,

“长官高升了,事情这么多工作又很忙还有好记忆力,我实在是佩服呀。”张学义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看大家面带菜色就知道这队伍不好带回国内,必须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和习惯。

“说正事吧,这点空投补给根本不够,你看我们想什么办法好呢?”杜聿明发愁发的五官都聚在一起,无粮草部队就完拉,他对自己的情况太了解不过。

“我有事跟您单独说,让大家散去吧。”张学义说完杜聿明立即打了个手势让左右退下,张学义说:“带的着几万人你想都带回去那不大可能,补给不足根本带不回去,我建议把有战斗经验的军官和士兵单独编在一起,分粮食的时候优先照顾,其他的熬年熬上来的军官不怎么会打仗的士兵编成后队,你带前队走,另外我把后队的子弹收过来一部分,我枪法好,打点猎物将就吃一口。”

杜聿明一听他的话心想你他妈够恨的,来了就想丢弃几万人在野人山,我还想都带出去呢?无奈这是弃兵保帅的办法,难怪他这么多年跟日本人打没怎么吃过亏呢,他脑袋比我的灵活,别看没上过军校,人家反应灵敏,还知道保存有战斗经验的人,算了,就听他的,杜聿明想好了以后叫来参谋长,按照张学义意思做了分派,参谋长也知道这不是司令的意思,无奈不这么办他也会死在这里。

“给我找几支膛线好的枪,子弹给我多拿点,我现在就去打猎,你看看你们脸上的菜色,如果一直下去你们不可能活着回国。”

杜聿明让警卫部队给他找了几支好枪,然后他们又跟其他部队要武器,卫队怎么能缺枪呢,要不怎么控制大部队呢。


张学义背着一支中正步枪,手里拿着一支步枪,他顺山坡就往上走,打猎比打人更难,兔子山鸡野兔体积小,跑的也快,他还没打呢,身后跟了一群杜聿明的副官和参谋,这些人等着拿猎物回去吃呢。

“都把鞋给我脱了,只跟来一个人就行,其他人在这等着,这么多人进山我怎么打猎。”张学义说话的声音引来一支野猪,野猪平是也吃树皮草根,闻到人的味道以后它有点嘴馋,想出来吃个人补充点营养,野猪从没见过真正的人,只见过野人,反正猪的皮厚牙齿尖利它谁也不怕。

野猪叫了一声四个蹄子使劲蹬地就从树丛之中飞奔而出,速度非常快,张学义刚吩咐完其他人就看野猪跑了出来,他单手拿步枪瞄准,子弹刚才就上好,他手非常快的开了枪,子弹穿过野猪的皮没伤的野猪。

野猪常年在树林里呆着,树上的树胶经常粘在身上,野猪也不洗澡然后胶水就粘了更多的沙土,最后形成一层盔甲式的皮肤,即使拿刀和剑使劲砍它的后背和身体两边也很难伤到野猪。

七点九毫米的中正步枪子弹根本无法击穿野猪的盔甲,张学义懂打猎的常识,他知道必须打要害才行,野猪挨了一枪后那肯吃亏加速就冲了过来,他吓得急忙扔掉步枪这样右手腾出来迅速摸出腰带上挂着的左轮枪,左手稍晚一秒也拔出手枪,威伯利十一点四毫米左轮手枪里有七发子弹,近距离上这子弹比中正枪的子弹威力大的多,张学义左右手全拿着手枪,跟西部牛仔差不多,他也知道野猪离开,双枪齐发对着野猪头就连续射击,十四发子弹全留在野猪脑袋里,野猪疼痛难忍一头栽倒,打着滚从山坡上摔到山下边去,杜聿明正因为没吃的发愁,就见野猪轱辘到山下,一群兴奋的士兵拿着刺刀就跑过去开始支解野猪。

副官满脸兴奋的跑到杜聿明身边,“司令,刚打到一只野猪,总共开了十几枪呢,新来的宪兵军官真有本事呀,这么会玩枪能打猎的人去那找的?”

“哎,他三八年就升上将了,军事委员会嫌他太张扬,带着上将军衔被日本俘虏有损国家的脸面他才带宪兵军衔,他是土匪出身,打猎是他的生存本领。”杜聿明说完了周围的人恍然大悟。


张学义看山下的人生火准备烤猪肉吃,心里有点可惜自己的十四发子弹,这是英国造的子弹,打完怎么办,他拿出别在腰带和枪套上的备用子弹重新装在枪里,又把丢下的中正步枪从新拣起来,退下子弹壳拿在手里,然后他轻轻的向山林之中走去。

山林里发出许多声鸟叫,也不知道都是什么鸟,张学义看了看有的鸟大概有一斤吧,这也可以吃进去增加营养,可拿枪一打全惊动了,暂时不用枪,他从地上拿了块小石头,把自己的弹弓拿出来,他拿这个出来原来打算是玩的,不过现在也有了大用处,他拿弹弓准备打的时候回头告诉跟来的副官,“去叫人找小石头去,打着东西太浪费子弹,我省着点子弹用。”

“明白,我这就去准备。”

张学义转回头拉开弹弓瞄准一只大鸟,也不知道什么鸟,比麻雀大多了估计也可以吃,他自己吃过麻雀之类的鸟,从小他没少了玩弹弓,这下可以用上这个技术,他打出一发石头正好命中鸟的脑袋上,当时把鸟打得昏迷不醒,鸟一头掉了下来,同一个树上的鸟吓的飞走了,其他树上的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那站着,张学义抓紧时间先自己找了几个小石头,挨个往下打不逃跑的鸟。

副官和警卫把许多石头送给张学义,他把石头装好,然后等他们把猎物拿回去又继续打猎,因为弹弓打动物声音不大,没影响山里的动物活动,有几只野狗晃悠着从山林深处走了过来。

张学义心想累半天没打几斤东西,可算来了点大体积的动物,你就呆着吧,他蹲在地上放下步枪,又拿出手枪,左右手都拿着,反正好几只野狗,足够一群人吃的,必须一个都不放过,他仔细观察着野狗,很容易的认出头狗,它的尾巴立着,跟其他狗不一样,他先瞄准领头的狗,一枪把狗头打开了花,其他几个狗吓了一跳但是没跑,都看着头狗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停的从脑袋里流血,其他的狗不知道怎么办打算往回跑的时候左轮枪连续对着狗的后脑开了几枪,几只狗倒在地上,一群饿了好多天的远征军扑过去抬着野狗的尸体就往山下送,他们都快饿疯了,见了肉能不高兴么?

每天喝粥,撒泡尿以后就饿的走不动拉,吃点肉可以熬过两三天,人们饿急了都爱吃肉,打猎还没结束山下炊烟已经冒起好几波,那群饿坏的家伙正在吃饭,张学义在家修养了几个月,身体可好呢,来之前独子里都是好吃的,现在还不饿,反正身上有许多别人赠送的压缩饼干,这可以维持一周以上的热量,他是不会争着跟饿兵们一起吃饭的。


早上部队吃了动西行进速度加快,杜聿明的司令部宿营地在全队的最前边,他坐在篝火边上研究地图的时候问张学义,“你这么有能耐为什么不跟委员长多要点兵,我想如果你指挥二次长沙会战肯定损失没薛岳指挥的那么大,如果你指挥远征军肯定不会打成这个样子?你说是不是?你看我是不是很饭桶?”

张学义笑了笑,“你的履历我不看都知道,除了昆仑关一战你赢了一次,赚了不少名望,其他战役你很少有什么分可以得,但我也知道,具体指挥能力,军事理论水平你在国军里是少有的高,你知道你这叫什么不?”

杜聿明锌白想他怎么什么都知道,他只好点点头,“是呀,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孙立人这些后起之秀都在外国人眼里有一号,我把仗打成这样谁还在乎我?”

“孙立人身上的伤比你多,他的实际战斗经验也行,你数数你俩谁受的伤多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人家一路拣英国丢弃的物资撤到印度,士兵很少有饿死的,你非好面子把部队拉回国,你脑袋里想什么我不懂,部队拉到印度可以直接得到美国的物资和武器,你把部队拉回国,这些人照样要靠空运物资打仗,这不是找麻烦么?日本人切断地面交通线,空中的补给线也长不了,他们回去重新武装,还不是等飞机一点点的运物资?路上这几万人消耗的也厉害,你把部队拉回国看似很有面子,很有尊严,实际是犯罪,你把国军饿死这么多人,如果你把他们全带到印度,就靠他们的经验,换了美式武器后肯定更能打,也给国内的物资分配减少了压力,我看回国能带回去五千人就不错,即使全军打猎子弹和猎物也不够大家吃,这是前队情况稍微好点,后队你就当他没有吧。”张学义把杜聿明数落一顿,杜聿明无话可说,人家说的很对,自己拿什么反驳?

“我带兵这样的情况只出现过一次,那是我在黑龙江的时候,是民国二十一年底吧,苏联人同意我的部队去苏联过冬,还要给我发新武器和好吃的,我跟日本骑兵激战几次以后撤离,近千人的部队全是猎人、胡子、前东北军组成的,因为很多人参加前自己带着火药枪,这东西打猎消耗少,遇到鬼子我们还有四四式马枪,部队原来靠吃地主的大米白面,进山区以后没见过白面,吃杂粮吃草,捞鱼打山鸡野兔,环境跟着也差不多,不过我们都挺了过来,反正有马,实在不行就杀马吃,去了苏联的时候弹药没了,去那人家就给大个儿面包吃,还发新衣服,我从那以后再不敢走无人区,太危险。”张学义对自己以前不怎么高的指挥能力也是很有感触的。

“你去了苏联?那你的部队怎么在三二年底那么快就到了长城一线,你的部队会土遁不成?”杜聿明好奇的问。

“去了苏联我坐飞机回国,部队坐上苏联的火车一路向西,把我的部队拉到外蒙,下了车以后部队是骑兵,很快的就回到热河,到那有汤二虎接济我不担心补给,我回北平小六子给我补充点人,我从南京借来点枪,武装好了以后人有多了起来,先守热河,几千人拼的没几个才退到长城,后来不就遇到你们了?”张学义这些年就跑路来着。

“我回去向委员长怎么交代呢,部队减员这么多还是非战斗减员,让士兵们战死也比饿死强。”杜聿明现在知道不好交代可也晚了。

“现在退到印度的国军都开始训练上了,听说美国顾问先从基础体能开始训练,每天给中国兵吃一斤牛肉,每天两顿牛排,早上吃鸡蛋喝牛奶,我想如果快速点训练三个月后就可以反攻,要是美国顾问高要求训练,那估计要晚点,我也可想把缅甸收复,我没人干不成,这些事还是你们远征军做。”张学义跟杜聿明聊着在飞机上听到的事情,他非常羡慕驻扎在印度的部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