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铁血风云(二) 第六回[征射辉平定叛乱]第三节[庆功宴上] 第六回[征射辉平定叛乱]第三节[庆功宴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


A8见祥云莫名其妙的嬉笑着离开大帐,末了,还留下一句令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话。呆呆的站在那里细细的想了想,实在没有什么头绪。摇摇头,苦笑的往帐外走去,找寻战星和战斗记两个死党去了。

出来帐外,只看见军营内一片喜庆,往来的士卒皆是满脸含笑,奔走相告祥云的决定。A8一边走着,一边微笑的和来往的兵卒们打着招呼,径直的往战星和战斗记的帐内走去。这样不消一会,便来到了战星的帐外。远远就听见战星洪亮的声音传来,是不是还伴随着爽朗的笑声。听声音似乎人还不少,于是便加快了脚步。外面站岗的士兵看见他,急忙想打招呼。A8想看看战星等人为了何事聊得如此高兴。忙伸手阻止了士兵的招呼,朝他眨了眨眼睛,把手放在唇下“嘘”的一声。那士兵一愣,连忙收声,只是冲着他一揖。复而似是想到什么好笑之事,哧哧的笑了起来。

A8见士兵如此配合,冲他微笑一下,手一伸,掀开大帐的帷帘加快两步,走了进去。口中还哈哈一笑说道:“大哥和谁聊得这么高兴啊?”准备想给战星一个惊喜,谁知道进去之后,抬眼一看,倒是把自己吓了一跳。

原来,小小的帐篷内竟然挤满了人,几乎就站不下脚来。或坐的、或站的、手中酒杯正往口中送的、正往杯中斟酒的……皆是满脸笑容,嬉戏怒骂,好不热闹!

“哈哈!说A8,A8到!是不是?”

“哈哈……就是,就是!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啊!”

“快快过来!俺们喝酒……哈哈!”

“老乡也来了啊!和太子谈的如何?呵呵!”

“A8兄弟来迟了,罚酒三杯!”

一连串的声音把A8问得头都要发胀了,只觉得脑袋“嗡嗡”的作响,忙眯起眼睛定眼细看,原来正是封楼帮的兄弟们。赶紧冲大伙一揖,呵呵一笑:“原来是各位兄弟啊!为什么我要自罚三杯呢?你们聊些什么啊?这么高兴。”

“呵呵!打胜仗了啊!你说,该不该喝酒?”深蓝走了过来说道。

“是该喝酒啊!可是这跟我自罚三杯有什么联系呢?呵呵!”

“来迟了,是不是该罚酒?”斜佬慵懒的半躺着说道。

“呵呵!老乡这个理由虽是牵强,好的!就是你们不罚,我也自当敬各位一杯,感谢你们为涂国……”

“别整这个,我们出来就是要做出一番功业的,喝酒再说!”君君接过口来说。

“各位兄弟啊!不要再说这么多了,再说酒都凉了。A8,不管他们,来,我陪你喝酒!呵呵!”大帝冲着A8微笑着说。

“呵呵!还是大帝实在,直接就逼酒啊!好!我喝……来,众位兄弟,我先自罚三杯。咱们再来!”A8实在是说不过去,想想大家也是高兴,便不拂大伙的意了。说完,接过斗斗递过来酒杯,仰头便喝……

众人看着A8一一喝完三杯酒之后,都是哈哈的笑。玄烨此时才站起来说:“好!我们再来!祝贺我们旗开得胜,也为告慰那些为胜利复出生命的士兵们!兄弟们,满上!我们喝!”

一时间,大伙静默了下来,久久的,没有再说一句。回眸最是心软,此时已是眼中含泪,默默帮忙众人把杯子满上,然后再往自己的杯中斟酒,慢慢的竟是抽泣起来。

“对!为了告慰那些为了胜利而付出生命的士兵们!”A8看见大家心情一下子跌入低谷,忙接口说道。说完,把杯中酒洒向地上,空中……闭上眼睛,默默的站着!众人也是把杯中之酒往地上、空中撒着,意在告慰那些勇士们在天之灵!

玄烨见自己一句话,竟惹得众人心中伤心,忙开口又说:“好了,过去的我们永远怀念就是了,还有很多战斗在等着我们,我们不能现在就开始伤心的。来!我们再喝,这次是为了庆祝我们旗开得胜的,满上!”

“是啊!破船说得对。还有很多艰巨的战争等着我们呢!现在还不是悲伤难过的时候,来!喝酒,喝酒。现在唯一的办法是痛快的喝酒,改天我们再多多杀敌,那才是告慰他们在天之灵的最好方法!”骨哲最是冷静,缓缓的说道。

“好!就按骨骨说的,我们先把这些藏在心底。今天痛快的喝,来日再痛快的杀敌!”军军上前一步接口道。末了,冲A8打了招呼。“我可是来了啊!虽然迟了些。呵呵!”

A8一见原来是军军,忙呵呵一笑!打趣道:“呵呵!军军也来了?来了就好!咦?上次和你争辩的小姑娘呢?怎么……?嘴巴是厉害一些,可是人真实,不带假!你是不是?”

“什么?哪个?怎么我不知道的啊?”玄烨满脸疑惑的看着军军和A8,实在想不出究竟是什么事。

“师叔祖,就是上次在神水国……你没有注意看吗?呵呵!”A8见玄烨问起,忙恭敬的回答。说完,朝军军一眨眼。

军军这边一听就急了,连忙打断A8的话说:“没有什么啊!帮主,我和A8闹着玩呢!我叫他帮我物色一门亲事呢!这不……我都已经!呵呵!”说完,心中的念想似是飘到神水国某人身上,脸径自一红,心里甜甜的。

众人见他急急解释,说完话之后思绪飘飞、心神不定。岂有不了解之理?特别是斜佬,上回在神水国就看出军军对和他辩论的女子生了情愫。只是后来因为深蓝的事情,大家匆匆的散去了,没有来得及看好戏,此时心中还在好奇中呢!只见他走了出来对着军军说:“我老猪也可以帮你物色一个啊!呵呵!就是怕你看不上啊!就是神水国的……”

军军见斜佬出来,便知道这回是逃不过众人的嬉笑了。倒不如心一横,自己招了算了。这样想着,正待开口……

“大家就不要笑话军军了,嘻嘻!军军心中早就有了心仪之人了!”回眸此时见众人取笑军军,气氛一下又恢复先前的喜庆气氛,心中也是高兴,也加入了打趣军军的行列来了。

众人听见回眸这样说,就更好奇了,只见大帝和师师忽然一跃而起,抱着军军往地上摁倒,君君、浪浪一看有热闹,也涌了上前……四个人,抓手的抓手、抓脚的抓脚,军军四肢被困。也不挣扎,只是一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呵呵!本来想说的,来硬的?那我就是打死也不说!”

“是吗?嘿嘿!”大帝慢慢的走了上前,手中不知什么时候竟多了一根羽毛。原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把战星头盔上的孔雀翎摘了下来。此刻正一步一步的向受困的军军走去,满脸“奸笑”嘿嘿的走过去……斜佬看见有热闹,呵呵一笑,复又半躺下来,眯着眼睛满脸含笑的看着。玄烨见众人高兴,也是呵呵的笑着、看着。

众人都在含笑看着热闹准备上演,把刚刚的晦气抛了去。战星抢过回眸手中的酒壶,仰头就喝,边喝边呵呵笑着往这边看来。不小心被酒灌到鼻子,呛得咳嗽起来,满脸是酒和眼泪。众人目光被吸引过来,看见他的窘样,又是哈哈大笑起来,整个大帐内一片欢笑!众人都沉醉在欢乐中……

军军这边,好戏并未停止上演。只见大帝手执孔雀翎,一步步的逼近受困的军军,燕赵和小艾二人因是新近才加进帮中,眼前嬉戏玩耍的几人又都是自己的堂主香主们,也不敢上前,只是在一旁微笑的看着。倒是战斗记可不管这些,冲了上去,双手抱住军军唯一还在转动的头,冲着大帝说:“呵呵,用羽毛挠他鼻孔!快,大帝。”大帝一看,加快脚步,手中孔雀翎在军军鼻孔上一带,把军军弄得浑身一个激灵,手脚头皆被困,又挣扎不得。被这样一挠,连连打着喷嚏,哈哈的笑着,几乎就要笑到晕厥!

几个人这样闹着,大帝口中还不停的问:“你就招了吧!军军,好汉不吃眼前亏啊!呵呵!”那军军哪里还有嘴回答?只是不停的笑着。又被大帝一挠,笑得更加激烈!

“呵呵!军军你就招了吧!”玄烨见众人玩得高兴,也是掺和进来说道。末了还转过头来对一旁呵呵笑着的涯涯说道:“涯涯!你也过去帮帮忙,浪浪累了!呵呵!”涯涯本来就是在一旁看着热闹的,此时见玄烨叫起,忙“好的,属下遵命!军军老乡啊!冤有头债有主啊!呵呵!”说完,趋身上前,帮助浪浪紧紧的抱住军军就要挣脱的左脚。

“哎呀,君君也累了啊!呵呵!这么热闹没有我怎么行啊?”深蓝见众人玩得高兴,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也冲了上前,和君君一起抱着军军的右腿,手还不忘往军军的腋下挠一下,那军军被他这一手,整个人就要跳了起来。无奈人太多,还是动弹不得,只好“哈哈”的狂笑起来。

回眸心肠最软,见众人这样抓弄军军,心中是老大不忍,走了过来对军军说道“嘻嘻!军军你就老实招了吧!否则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回妹妹……呵呵……我……我也想啊!呵呵!就是,就是……呵呵!”军军现在哪里回答得了?一边笑着,一边断断续续的回答道。

“大帝,你们先停停手啊!军军投降了,嘻嘻!他如果再不说,你们再……嘻嘻!”回眸对着大帝边笑边说,

“嘿嘿!军军啊!我是看在回妹妹的面子上的啊!老实招了啊!省得……”大帝闻言停住了手,对军军嘿嘿一笑说。说完,停下了手退到一旁。

军军得轻松,口中还是呵呵笑着说:“我是喜欢人家啊!就是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我啊!”说完,竟然慢慢的满脸严肃的低下头来,思想又飘飞到神水国去了。

“我是问你,那个姑娘是哪个?不是问你这个,嘻嘻!是不是不愿意说啊?”回眸见他说话,紧紧逼问着。

军军思绪还在飘飞呢,听见回眸问起,连忙收回念想,抬起头满脸严肃的说:“她就是……就是神水国第一辩女-----拥有小叶!”说完,脸一红,低下头来,一言不发。

“是她?这样啊?听说她的口才可是神水国第一啊!你喜欢她?那,她知不知道啊?你这样算不算是……?”回眸听说,满脸不相信的说。

“不知道!不说了……你们继续挠我痒痒算了!呵呵……”军军见回眸追问的急,一时竟是无言,加上自己实在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心中闷苦。干脆呵呵一笑,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了。

众人见他这样说着,知道他此时已是苦闷至极,不觉把手慢慢的松开。深蓝拍了拍他的肩膀,严肃的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我祝福你,军军!”说完,往战星那边走去,口中说道:“星子,把酒给我留下,呵呵!自己一个人喝完了哪里行?”

其他众人也是拍了拍军军的肩膀,默默的走开。只有涯涯把军军扶了起来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兄弟,不要太……”

“搞什么飞机啊?不玩了啊?呵呵!”战星此时才发现,大家已经停手了,便嚷嚷着。说完,对军军说:“老乡啊!不要搞得这样悲戚戚的,来!喝酒,喝酒!”

“就你能喝,还不停停手?”大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旁边,夺了他手中的酒壶说道。战星一看,满脸尴尬的说:“俺……俺就是高兴啊!喝点小酒不碍事的,是不是?呵呵!”说完,傻笑的看着大葱,满脸祈求。然而,得到的回答竟是干脆的一声“不行!”

战星闷闷的低头说了一句:“咋就这么凶了啊?”说完,不解的挠了挠头,可是看见大葱满脸严肃的样子,心中怕极,只好十分不舍的把酒壶交给深蓝,眼睛还是没有从被深蓝拿去的酒壶那里离开。众人被他的样子逗得哈哈笑了起来,都忘了取笑军军,往这边看了过来,又是一阵大笑……众人这样尽情的嬉戏玩耍、喝酒聊天,一直到了响午,想起晚上还要和士兵们一起庆祝,才不舍的辞别回去休息。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A8还在床上酣睡着呢!就听见朦胧间传来:“属下参见公主,左将军他还在休息,是不是容小的进去禀报一声?”

“……”

A8刚刚睁开的醉眼忽然被门外飘进来的光刺得复又闭了上来,他知道是谁进来,便眼睛都懒得睁开,口中不高兴的说:“你就不能成熟一点吗?这里是我的大帐啊!你这样冲进来,人家要怎么说啊?真是的。”

“左路将军A8,本公主前来视察,看见因何不出来迎接?快快起来了,大懒虫!大家都在哥哥大帐内等着了!”紫云也不理会A8怎么说话,径直走了过来,抓住他的手,一边拖着一边说。可是对她而言,A8实在太重了些,这样用力拉拽一会,见没有办法把他拉起来。生气的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看见A8放在旁边的天龙剑,一把抓了起来,连着剑鞘一起,往他身上重重的打去……

“哎呀!”这下把A8整个人打得跳了起来,夺过她手中的天龙剑,手一扬,就想打了下去。待得反应过来,一愣神,慢慢的收了回来,冷冷的说:“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还要更衣!公主请!”

“你?臭A8,我恨你!”紫云说完,站了起来,往门外“哼”的一声冲了出去……

“恭送公主!”门外传来一句。

A8苦笑一下,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得罪了这个公主。忽然想起紫云说的话,急忙起来梳洗一番往帐外走去。

来到帐外,侍卫满脸疑惑的看着他,A8回过头冲他笑笑,头也不回的往祥云的大帐走去,留下满脸狐疑的侍卫在后面呆呆的站着。

A8疾步走过热闹非凡的军营,一路上不是看见军士们高兴时候发出的笑声,A8和那些喜庆中的军士们招呼着、走着,不消一会就到了祥云的大帐外,里面更是热闹非凡,忙冲侍卫打了招呼,走了进去。里面祥云看见A8进来,忙高声的叫唤:“大哥,到这边来,来我身边坐着。”A8犹豫一下,也不推辞,径直走了过去,在他左边坐了下来。转过头冲着坐在右边的紫云尴尬一笑,“刚刚末将失礼了,还请公主见谅!”那紫云一看A8跟自己打招呼,“哼”的一声,把头扭了过去,看也不看他一眼。

“怎么了?大哥!”祥云看见二人神态不自然,忙低声问A8。

“啊?没有什么,太子殿下。我和公主开玩笑呢!”A8满脸尴尬的说道。心中想到,我哪里敢惹这个刁蛮公主啊?她不惹我就万事大吉了。

“哦!这样啊!嗯,好的。我们开始吧!”祥云知道也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不再追问了。只见他手执酒杯,站了起来,双手捧着杯子,对下面各位将军以及封楼帮英雄好汉们说:“各位英雄好汉、各位将军,祥云感谢你们!感谢你们给我们带来了征讨第一战的胜利!来!我敬你们,请!”

台下众人急忙站了起来,齐声说道:“那是我们应该的,太子不必这样说!”说完,齐齐把杯中酒喝将下去!

“大家不要客气啊!酒菜管够啊!放开来吃、放开来喝!呵呵……”祥云被众人这样的豪气感染,也变得像极江湖人士来了。只听得众人哈哈大笑着,手不停的抓肉、喝酒……忙得不亦乐乎,好不热闹!看得祥云两眼发呆,哪里见过这样的吃相?冲着A8呵呵一笑,满眼的征询!A8看见祥云疑惑,呵呵一笑:“这就是他们可爱的地方,不做假,直爽!呵呵!末将就是喜欢这样的朋友!”

“哦!这样啊!来,大哥。我们也这样喝酒,吃肉!”祥云听到A8这样说,心中也是豪气冲天,哈哈一笑,说道。A8一听,连忙止住他说:“可不要这样!太子殿下,你以后就是君临天下的皇帝。”

“唉!是啊!其实有时候做一个凡夫俗子还好,只是,我们都无法改变这些!”祥云听见A8提醒,心一沉,闷闷的说道。

“你能,只要以后你能够体恤你的臣民,使大家过上平安美满的生活,就行!到时候,谁还艳羡君王将相呢?是不是?”A8看着祥云,态度严谨的说。

“这个还要大哥你多多支持才是啊!是不是?”祥云看着A8,满脸诚恳的说。“这个!容我再作考虑,如何?我还是习惯了自由的生活,等结束这场征讨胜利结束之后再说吧!好吗?”A8一听,满脸犹豫,心中的思绪轻微的皱了折,忙又收回。

“A8,我要你陪我喝酒!”不知什么时候,紫云手中已经多了一杯酒,正冲着A8说着。A8一见,连忙看了看祥云。

“呵呵!大哥,难得紫云高兴,你就陪她喝一杯吧!”祥云习惯了两人的斗气斗嘴,也不以为然,低低的对A8说道。

A8见祥云没有意见,连忙举起杯子说:“末将不才,怎敢劳驾公主敬酒?还是末将敬公主吧!公主请,末将先干为敬!”说完,将酒一干而尽。紫云不相信的看着A8,可是怎么看他都不象在作假,只好也把酒喝了。再想找些什么话题,又找不出来,只好闷闷的撩拨那一碟菜。

A8待她喝完酒,也不敢再去惹她,赶紧拿起杯子往众人走去,口中还说:“我来和众位兄弟们喝一杯!呵呵!庆祝我们旗开得胜!”众人见他下来,都呵呵的站了起来,和他打招呼碰杯,喝酒。末了,聚在一块笑着,谈着,吃着喝着。大帐内是一片热闹,喜庆非凡!

此时此刻的射辉州州城内,帖徒儿和满脸狼狈的善珀和大漠阴狼还有一些幕僚们正在紧张的对着地图在布置着下一步的抵抗计划中……

“皇上,您看这里,这里前面是峡谷,两旁树林茂密,后面又是一片开阔地。是不是可以再来一次伏击?兵不厌诈啊!”只见阴狼指着地图的一点对帖徒儿说道。

帖徒儿也是领兵打仗多年的军人,看着地图,听见阴狼这样说,细细的想了想,赞许的点了点头,连声说好。

究竟阴狼和帖徒儿等人会想到什么方法来阻止征讨军的步伐呢?征讨之路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七回[遇伏击血战损将]

第一节[兵不厌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