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二部《逆流》 第六十四章 珍珠小姐(1)

jiguanggy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六十四章 珍珠小姐(1)


历尽重重险阻雷昂终于叩响了圣玛丽亚教堂的后门。一支烦人的乌鸦在那棵枯死掉的槐树上喳喳喳地叫。等了一会神父还是没来开门。

没在?雷昂习惯性地抬手看了看手表,2点。或许是到镇上买酒去了。俯身拾了一块小石头掷向在槐树上吵闹的乌鸦。石块打在乌鸦身边的枯树枝上。扑扑扑乌鸦拍打着翅膀一如既往地哀叫着飞向大海的方向。

空气中夹杂着被阳光蒸发掉的海水的盐分。闻起来腥腥的。

中尉看着大海、看着蓝天、看着世界,忍受着和恋人分别的痛苦。恋爱在一开始总是那样的甜蜜仿佛将双方置身蜜罐之中。但作为一个战士又总是要把自己置身于风口浪尖之上完成一又一个上级交待的任务。

“这次的任务是老约翰的毒酒。”

这是昨天早晨费烈拉部长送走弗格斯副部长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可是神父上次已经拒绝提供。”

这是雷昂的回答。回答让部长十分不快。

“这由不得他。我们需要,革命更加需要。”

“我们到底要它做什么?如果是暗杀,我想我们可以采取更加光明正大的手段进行。”

“中尉,革命有时侯是个秘密,仅仅让自己知道。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不该听的别听。我不想让你再学一遍保密条例。”

“我需要一个理由说服他。因为他的主人是仁慈的上帝。”

“把枪抵在他的太阳穴,这就是给他的最好理由。”

“对我的朋友,我做不到。”

“放肆!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身份正是一名军人。不要在你的上司面前辩解。任何辩解都将是违抗命令。”

在费烈拉父亲般的喝斥下雷昂屈服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要费烈拉提到神父的毒药,性情就会骤然变得急躁,不允许雷昂有任何疑问。这是部长第二次命令雷昂去索取毒药。作为他最亲近的人之一雷昂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到底他要毒药来干什么呢?这个疑问像海上的幽灵船时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除了这个任务之外,雷昂还要设法控制阿弗尔最大的船厂“德利托船厂”。它的主人就是那个漂亮的珍珠小姐的父亲德利托。这个好好先生在阿弗尔丰收港[地名注释]拥有好几个集装箱仓库。这些仓库平时都是为渔民服务的。而弗格斯联系的走私军火将要通过海上运输过来。费烈拉部长早就将这些紧急的军火的藏身地址选在了丰收港的集装箱仓库。因此第二个任务就是要把德利托发展成铁血的人,而且要快速发展成自己人。因为副部长弗格斯长非常有自信,“不出半个月补给将会漂洋过海来到胜利的面前”。

在革命和恋爱之中雷昂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点。望着无尽的海洋眼睛陷入了一种迷离之中。当海平面出现火烧云时,老约翰神父哼着小曲回来了。

“雷昂?”神父只看见格斗王的背影。

在喊声中雷昂转过身。“你回来了。”

老约翰小跑了几步,样子很滑稽。“你可太大意了。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快进来。”

“对不起,我走神了。”

“这可不应该呀。要是你被捕了。我这个小老头也没好下场。”

“我不会出卖朋友的。”说这个话的时候雷昂想起了毒酒的事。上次向老约翰要毒酒的时候就答应过下次不再要。但是这次他又要索取。这是否是在出卖朋友呢?

“喂,想什么呢?”神父面带笑容。

“没什么。”

“恋爱了吧。”

“你怎么知道。”

“我可是过来人。是那家姑娘?”

雷昂脸红了不好意思说。

“瞧你那样子一点出息都没有。好了别扯这个了。我有个重要情报要说。”

一提到情报雷昂恢复了机敏。“什么?”

“珍珠姑娘要出嫁了。为了这事德利托刚才把我叫去。你猜这个好好先生对我说了些什么?”

雷昂摇了摇头。

“我早知道你这么苯,怎么会知道?”老约翰得意地说,“他要把女儿藏到我的教堂来。”

“藏到教堂?为什么?”

“逃婚。一个星期之后城里的军官就要来接她。还记得这事吗?”

“喔,我想起来了。为什么要逃婚?”

“还不是珍珠小姐不答应。”神父凑到耳边小声地说,“据说她有意中人了。”

“那你答应了吗?”

“我答应什么?”

“窝藏珍珠小姐。”

“话也不说清楚。我答应了。上次你说要找机会和德利托拉近关系,这不就是个大好机会吗?况且......”神父小心翼翼地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不用想肯定装的是酒。“你看,陈年佳酿!”

“仗势欺人?”

“年轻人别把话说得这样难听。这叫‘你情我愿’。”老约翰一边说一边拧开了瓶盖。“呃,好香!”

“珍珠小姐好久过来?”

“真是人间极品!”品酒大师陶醉在酒精营造的魔幻当中,“什么?喔,明天晚上。你猜德利托找了个什么借口?”

“我这么苯那里猜得到?”

“哈哈。有自知之明就好。晚上他要在小酒馆宴请全镇的人,借此放出风去说珍珠小姐要在出嫁前回一趟加西祭祀死去的老祖母。这个好好先生可真是会算计。老祖母,鬼才知道那个老祖母在加西那个坟场游荡?好酒!真是好酒!”老约翰自酌自品。

雷昂思索了一会说:“晚上我们也去。”

“我们去干什么?去喝那杯免费啤酒?不,不,不,我可不去。小酒馆的啤酒像马尿一样难喝!”老约翰嗤之以鼻。

“有这么严重?”

“你不信尝尝就知道了。”

“那就去尝尝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