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二部《逆流》 第六十三章 两个朋友(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六十三章 两个朋友(2)


100摄氏度的热开水像一道瀑布从壶嘴倾泻杯中,形成的漩流中和着容器里盛着的速溶咖啡。很快杯中液体的颜色变成了黑色。只是现在咖啡很烫不能入口。当费烈拉把第二杯咖啡递过去的时候弗格斯开始娓娓道出他的计划。

“你应当很清楚,现在的阿拉布已经成为国际军火走私的中转站。使其成为这个中转站的力量,在表面上是看女王政府,但实际上是岛内的各大帮会。我们的政府只是提供了相应的保护政策。真正和各国军火商建立密切关系的是帮会。也只有这些非官方组织才能够和这些走私商人建立千丝万缕的地下关系。

“女王将我们置于星条旗的利益之下,但国家的大部分税收却从运往第三世界的军火中抽取。第三世界在做什么?他们拿到从我们国家运出的武器争取独立,反帝国主义情绪日益高涨,民族主义在发挥作用。一步一步摆脱北美和欧洲的影响。第三世界很热闹,要在热闹中走出一条被资本主义视作离经叛道的大路。而我们的政府在扮演一个难堪的角色。他们声称阿拉布接受资本主义的庇护,从此站起来反对穷凶极恶的布尔什维克。可他们却提供法律保护那些运往第三世界发动武装起义却见不得天日的军火。在客观上官方帮助了那些迫切希望走向苏联红旗的人儿。法律真是秘密啊。

“所以女王是个难堪的角色。一方面卑躬屈膝接受援助的美元,一方面暗地里干着出卖主人的勾当。试想,她能让自己的主子知道那些勾当吗?她不能,一万个不能。因此政府想要两方面都讨到便宜,只能把部分运往到那些反对星条旗的军火交给帮会处理。因此暗黑堂才会如此强势。这就是目前军火走私在阿拉布的一个大形势。而我想做的是。”

弗格斯说到这里品了一口不那么热的咖啡。在费烈拉的面前,他总是会慢慢陶醉于自己的才华、自己的演讲、自己的分析、自己的主观思想。他觉得自己是个一流的导演,在制片厂动用着一切、安排着一切、展示着一切。身为观众的费烈拉也会用最欣喜、最期待的眼神看着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等待着那光芒耀眼的一刻。

男人,勇敢的男人永远希望命运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

“我——弗格斯所要做的是帮助铁血建立起和欧洲军火商的供应关系。我要把自己改造成为‘革命’和‘军火’之间的一座桥梁。”

“这么说你有具体计划了?”

“当然。”弗格斯非常自信。当他来到深山中的游击队营地的时候萎靡的自信心就开始迅速膨胀。或许是那些扛着步枪朝气蓬勃的年轻战士从身旁走过给了他力量。他突然有了在中年大干一番的冲动。冲动是激情的前奏。激情开始焚烧囚禁大脑的枷锁,关在里面的意识被放了出来。意识似洪水猛兽冲击厮咬着颓废的肉体。为了革命,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灵魂重新振作起来。

“如你所说我和某些军火商有关系。现在我所要做的是亲自赶到欧洲在他们的面前出现,然后告诉他们‘阿拉布要爆发内战,你们可以大发一笔死人财’。这些走私商人早已被金钱的魔力诱惑。当我把一箱美金摊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枪支、子弹就会源源不断从地中海流到我们战士手中。我能用‘我们战士’这个词称呼这些为了明天而不怕丢掉命的革命者吗?”

“当然,先生。而且你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加入我们。”

“是吗?我的长官。”

“是的,我的同志。”

愉快的交谈在林中的百灵鸟的歌唱声中落下帷幕。午后正副司令罗伯斯和西穆、政委本杰明、旅长杜拉会见了弗格斯。

“欢迎你加入铁血。”司令伸出右手表示友好。

当弗格斯详细介绍了他深入欧洲寻找军火商的想法之后,罗伯斯更是伸出双手拽着弗格斯的两肩,激动地说:“你是一股洪流在推动革命!”

“我只是做我应当做的,一个阿拉布人应当做的。”

接下来弗格斯被授予少校军衔,担任情报部副部长的职务。

“以上帝之名起誓,我为革命效忠直到上帝召回之日!”

右手摸着跳动的心脏,颤抖的声音,含着热泪的眼眶,种种难以表达的感情写在这个新战士的脸上。没有词语可以形容这张复杂的脸庞。每一个细胞带动着一种感情的伸展。这不是数学公式可以用理性来计算。每一个投身革命的人都是那样的充满激情。今天很黑暗,很多人屈服了。于是那些被视作异类的革命者就在群体的冷漠中凸现出来。真正的革命者不用唠叨、不用抱怨、不用嘲讽来对待今天的黑暗,而是用血与肉的躯体走出一条通往黎明之路。

整个下午费烈拉综合各方情报为远行的弗格斯制定了一条快捷的路线。舍弃离军营地最近维斯的港湾,而选择从海星太子港乘船偷渡到南斯拉夫,然后再由南斯拉夫进入欧洲各个国家。

这条路线最为关键的是起点太子港。因为阿布索伦刚发动政变没有几天,全省正在实行宵禁,道路加强盘查,坦克在市区巡逻。但是就这几天看来政变总司令并没有公开宣称海星脱离政府独立。这次政变只是军方完全架空了政府部门的权利。从情报看来,海星的经济并没有受到政变的冲击。社会秩序和以前一样并没有太多改变。

反倒是维斯被铁血攻打之后处于白色恐怖当中。原警察厅长希金森趁乱以市政府的名义接管了冈特上校的部队。并向军队直接安插了大量亲信。而警察部门竟然破天荒的武装起陆军的单兵装备。各种重型武器从军火库搬到警察局。它们是生命的保证。真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开始严查马路上的各色车辆,防止可疑分子混进城去。整个维斯在被一种说不清楚的气氛笼罩着。但市民感觉得到这种气氛并不能为他们带来什么好运气。

第二天一早弗格斯少校提着那箱装有十万美金、能够引爆革命之火的的皮箱踏上了通往欧洲的征程。费烈拉亲自把好友送出军营。 独立二连连长温斯特中尉精心挑选了五名军事素质过硬的战士护送。担任队长的是一排排长韦伯斯。

“一路顺风。”

“会的。”

费烈拉回到小木屋第一件事就是命令通信兵去叫雷昂。新的任务在等待着这个热恋之中的男人完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