奠边府生死大空降

359390137 收藏 0 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类的思维也许对时间有着很特殊的记忆,50年的半世纪时空,又重新勾勒出中国国土南邻的那场特殊的抗法战争的场面。




过去了,但我们没有忘记,也无法忘记。那是血与火的一次洗礼。在那片亚热带丛林深处,也许至今还埋藏着中国人民与越南人民并肩作战时留下的金属碎片……




最后的一击




1954年3月13日至5月7日在印度支那人民抗法战争后期,越军对法军实施战略性进攻。战役中,中国人民派出了自己的优秀指挥官梅嘉生、邓逸凡、罗贵波、韦国清等同志作为是役的战场顾问奠边府紧靠越、老边界,是越西北高原上较大的盆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是联结越西北及上寮的“战略十字口”和上寮的屏障。顾问团团长韦国清提出了歼灭奠边府法军的设想,并向***和中共中央作了报告,征得了同意。




3月12日越军发起攻击,奠边府战役打响。美国为了挽救法军在奠边府的败局,紧急援助法军100架轰炸机和战斗机、50架运输机,并借给法国29架配有飞行员的C-119型运输机。对此,中央军委根据***的指示于4月9日两次致电韦国清,对奠边府的战术作了如下指示:第一,要协助越军很好组织炮火,不要吝惜炮弹,我们要及时补充;第二,对敌南北两集团,从中间切断分割之;第三,对敌据点可集中炮火分段分点逐渐摧毁;第四,打下一点后,迅即改造工事,巩固一点而后逐段发展,紧缩包围;第五,广泛组织狙击兵,限制敌人活动;第六,乘敌已动摇,展开政治攻势。




5月6日总攻开始。5月7日法军指挥官德卡斯特莱准将下令投降,奠边府战役胜利结束。法军在印度支那战场的精锐部队被消灭殆尽。




6月12日,法国主战的拉尼埃政府在一片反对声中倒台。1954年7月22日,在日内瓦会议上,在中国的斡旋下,法国被迫和印支三国签订了《印度支那停战协议》,法国从越南和整个印度支那撤出了全部军队。




1955年12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外交部联合发出《关于撒销我国驻越南军事顾问团改派军事专家的决定》。此后中国援越军事顾问团陆续回国,到1956年3月中旬全部回国。至此,抗法援越胜利结束此役是越军首次进行的阵地攻坚战。战役的胜利具有巨大的政治和军事意义。越南人称它为“越南的斯大林格勒”。人民军的胜利加快了战争进程,迫使法国政府开始和平谈判,对于签订《印度支那停战协议》具有重要意义。




法军的空降部队




漫长而广阔的战场,让法国人将空降作战视为法宝。




在装备上,战争初期法军主要使用二战留下来的旧装备。那些容克一JU52飞机非常艰难地穿过越南的云雾在泥土压成的飞机跑道上着陆。美国人决心帮助法军解决这种难堪。于是,C-47和C-119运输机很快地就到了前线。到奠边府战役前,法军有C-47运输机120架,C-119运输机25架。




这些飞机足够法军建立一个庞大的空降师。但是,法军的空降部队在历史上是“面宽点多”,东一个营西一个营,没有整体的建制部队。此时,一个空降25师建制部队开始发挥作用。而在这个师的上边,还有一个指挥空降作战的军事司令部在制定作战计划和实施具体的作战行动的指挥。




这个司令部下边的部队也是足足有2500人,包括16个空降营和众多的保障部队。吉勒斯任司令部的司令官

“洛林”空降初尝胜果




空降作战非同一般作战行动。在奠边府战役之前的10个月,法军在“富端”地区成功地组织了一次代号为“洛林”的空降作战行动。




在这个地区的越南部队只有308与312师的一部分兵力,但负责南北方战线的军需供应地的角色,法军的目的是想扫荡干净这些基地法军的迪库罗上校指挥了这次空降行动。兵力是三个空降建制营,二个空降分队,一个工程分队,一个爆破小组。空降出发地是河内附近的两个机场,53架C-47运输机担负运送部队的任务,一天运输两次。




空降当日,天气良好。9点半,两个营的空降兵力顺利空降在事先选定的空降场。虽然这两个空降场条件并不理想,但行动却比较顺利。北边的空降场是一个长1400米,宽200米的地域,芦苇丛生,灌木连片,地面崎岖不平。南边的空降场长1000米,宽400米,是一大片稻田地连成的。




法军采取的是二战时期传统的“先炸后降”的办法。在实施空降前40分钟,用战斗机对空降场周围的两个村庄先进行火力控制,B-29轰炸机则在空降地区上空待命,准备随时对新出现的反空降目标进行打击。




一个特别的技术细节是,正式空降前三分钟,需要一架轻型的飞机首先在空降场周围投下烟幕弹进行空降场的标识。风不大,到了下午2时,C-47的空降任务以平均200米的空降高度完成了。




也许是对于空降场的判断没有事先的情报,越南军队只有零星的几个战斗小组在空降时对空进行了开火,在空降下的2354名伞兵中仅仅死伤20多人,并且掩护空降的战斗机很快便迫使越南的战斗小组撤出了战斗。1个多小时后伞兵集结成功,开始扫荡行动空降的出其不意,在尔后的作战行动中使越南军队损失了许多无法及时运走的武器装备,光是各类炮就损失了60多门。




“双子座”行动埋下祸根




也许上一次的军事行动太顺利了,被空降方式冲昏了头脑的法军开始在奠边府这个战略要地上进行了更大的赌博。




今天的读者也许一看奠边府这样一个地名,便猜想这个地方可能起码也是一个重镇。但实际情况是,青史留名的奠边府,也只是一个在横跨南佑河交汇点的小小的村庄。




但是这样一个地方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战略要点。这里有二战时期日军留下的军用机场,河谷的尽头有许多山丘,特别适合防御作战。在地理位置上它距法军的河内机场250千米,距中国边界130千米,整个河谷16千米长,但河谷的宽却达到了65千米。河谷边上的山丘高度在500米左右。




这样的地理位置,军事上的价值当然不小。根据二战对日作战的经验,在丛林地区建立“陆空基地”可以更好地控制大面积的战略区域,从而争取战略上的主动权。




1953年11月20日,法军以3个空降营的兵力首先开始了在奠边府旧机场的空降行动。“双子座”行动开始,64架C-47运输机从北梅、嘉林两个方向飞行到奠边府上空。作战飞机首先对这个地区进行了轰炸,然后空降到地面的部队快速攻占有利的地形,控制着整个奠边府大山谷。




三天后,法军的空降兵控制和恢复了旧机场的飞行能力,法军的军用飞机可以直接在这个机场进行快速着陆了。一周后,10000多法军便集结在这个奠边府大山谷中的各个要点。上让人感觉不理解的是,法军还特别怕中国军队的飞机从边境地区攻击他们,因此在空运的武器中特别增加了不少的20与40毫米的高炮。




这次大空运特别还将10辆M-24坦克运到了战区。而当时的运输能力也让法军真的好生吃力力,竟然用了70架次飞机才将这些拆开的坦克运输到旧机场。




法国空军的兵力也有相当的规模。6架轰炸机与和4架F4U战斗轰炸机,6架C-47运输机,还有2架直升机。




越南军队大包围




法军的算盘打错了。




在战略上已经陷入被动的法国殖民统治,无论什么办法也难以解脱失败的命运了。在中国人的帮助下,越南人民军已经开始从北部战区快速向奠边府地区调动,形成战役包围态势。




相对于法军的一万多兵力,越南人民军的兵力数是绝对的优势。前后不到三个月时间里,人民军的304师、308师、312师、316师和351炮兵师加上其他部队,共近7万人的规模形成了对奠边府的最后包围。




武器装备方面,人民军各型大炮700多门,特别还部署了12.7和37毫米的高炮180多门。在这个地区形成的对空火力,比起当年二战时莫斯科对空的火力还要强。




奠边府地区是一个大山谷,周围的地形复杂异常,越南人民军的这些兵器,能够非常有效地隐蔽在山林之中。法军的空军与地面炮火几乎没有办法进行反击。




在长达几个月的形成最终包围过程中,人民军的战壕行动更是让法军心惊胆颤。人民军一米一米地向法军的阵地逼近,一个战士一天竟然能挖六米远的战壕。高炮与地炮、机枪等武器装备统统从战壕里向法军阵地渗透过去。直到射程能够找到法军阵地为止。


生死大决战




3月12日开始,人民军开始战役进攻。首先以8倍于法军的炮兵火力进行了10多个小时的炮击。机场已经在炮火的射程之内,数架飞机被击毁。次日,法军外围阵地又被人民军打开了突破口。




法军为了解决兵力不足的问题,不断用空降的方式向奠边府地区空降兵力,数千兵力又空降在这个窄小的地区。




为了解决作战目标问题,法军接受了美军的建议,晚上不断用照明弹防止人民军偷袭,白天则集中了整个战区的全部飞机支援作战。此时又伸出的援助之手,美国人连飞机带飞行员一共有100架作战飞机、80架运输机和机组飞行员一块加入了作战行动。每天竟然出动近300架次进行作战。




首先是用凝固汽油弹烧光山头让越南人民军无法隐蔽,然后用轰炸机攻击那些被怀疑隐蔽人民军的丛林。




同时用大量的空投物资保障法军的作战。空投用的降落伞是在日本生产的,美国人也无私地支援。但天公不作美,这个地区的大雾却让空投的飞机常常投东到西,降落伞就大部分落入人民军之手。物资正好补充了人民军的需要。




近两个月的时间,空中成了唯一的通道。到4月底,人民军己经将法军分成了两个不联系的战场区域。机场也已经被分成了两半,不能使用了。法军一窝蜂一样挤在一块狭小的战场内活动。




人民军的作战重点己经转向打敌人空中的空投。飞机被越打越高,空投则越投越不准了。战区的制空权已经落入人民军之手,此时法军基木上得不到空缺物资的保障了,4月底雨季开始。这时的奠边府地区成了法军的人间地狱。




河谷中的雨水冲走了法军的工事。下雨时法军在水上,天晴时法军在泥里,蜗驻在工事的部队已经失去基本的作战能力。开始有法军投降了,大进攻的时机到来了。




空投出尽洋相




困兽犹斗的法军除了空投就没有别的办法保障部队的生存了,然而这些空投行动却也是出尽洋相。4月17日那一天,飞行员本来是想将绝密的作战地图空投给法军指挥部,结果飞行员正准备空投时,人民军的防空炮火一阵猛打,飞机作了动作逃跑,但地图却掉在了人民军的阵地上。这份1:10000的兵力部署图完全将法军的作战企图公开




到了后来,兵力不足的法军急红了眼,竟然让从来没有跳过降落伞的大兵跳伞。法军自己都叫做“空中棍子”。4月21日这天跳伞时,竟然出现了不会开伞的大兵,下场就可想而知了。还有的刚刚出飞机舱门就开伞,结果都被挂在了C-47运输机的起落架上。空中五花八门,像挂满纸人的吊死鬼儿。




可能是飞行员发现了问题,开始用飞行动作摆动飞机,但无奈效果不佳,只好带人回到机场,下场当然是死路一条。




最后忌攻




5月1日22时,人民军总攻开始。法军此时只有三天的口粮了,所有炮弹加起来不到15000发了。人民军的火箭炮前进的呼声,竟然让法军误认为援军已到。




困到5月7日,法军竟然有1000多名将士们同时走出战壕投降。




当时人民军没有空军参战,但惨烈的对空作战,特别是反空降、反空袭、反空投作战,成为这次战投的核心。




在整个战役中,被越南人民军击毁和击落的敌机共达62架,其中有57架是就地被击毁和击落的,另外5架是在通往奠边府的空中供应线上被击落的。这些飞机包括B-24型轰炸机、B-26型轰炸机、C-119型运输机和多种战斗机,这些飞机都是美国干涉主义者供给法国殖民主义战争贩子的武器,但同后来的美军参加的越南战争一样,殖民者还是败在了越南这片亚热带的丛林之中。




相关链接:


奠边府战役的后勤保障 奠边府战役参战兵力兵器多,战役持续时间长,物资消耗数量大,伤病救治任务重,交通运输条件差,后勤任务极为艰巨。对此,后勤顾问组与人民军总后勤局领导进行了多次研究,一致同意战役后勤工作的方针,要以解决交通运输和粮食问题为全局的重点,全力保证前方部队各方面的需要。粮食力争就地取给,但不放松后方调运。运输问题,在保证交通顺畅的前提下,争取多路多种运输工具并用,并充分发挥汽车作用,力求少用民工。由于正确贯彻这一方针,在人民群众的支援和全体后勤人员的努力下,克服了重重困难,胜利地完成了后勤保瞪任条。




物资的筹划与补给 战役的物资储备,起初是按攻克莱州的需要筹划的,由于作战计划的变更和时间一再延长,物资调运和供应计划经过多次追加,全战役运到前方各种物资共达1 9万余吨。




上述物资的来源,有如下四个方面:


第一,就地取给。人民军在大的战役中粮食靠就地取给为主,这还是第一次。后勤顾问组介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新区筹粮工作的经验,并结合当地情况,就组织筹粮工作队和应掌握的政策以及工作方法提出了建议。在筹粮队的积极工作和当地政府与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筹粮任务如期完成。莱州解放后,为保证攻克奠边府的需要,西北筹粮任务又增加了一倍。整个战役在西北地区共筹粮7200吨,采购副食350吨。这对及时保证供应起了很大作用。




第二,后方前送。由于就地取给的成功,大大减轻了后方的负担。但从东部地区前运物资仍达1.1万吨。




第三,战场缴获。这也解决了部分供给问题。在阵地对峙中,还抢收了敌人不少空投物资。




第四,中国援助。战役所需弹药、武器、油料、汽车、医药等,均由中国援助解决。整个战役期间应奠边府作战紧急需要而运入越境的物资有:汽车200余台、汽油1万余桶、各种枪3000余支(挺)、子弹240万发、各种炮100余门、炮弹和火箭弹6万余发、粮食340余万斤,还有大量战救药材、观通器材、工兵器材和爆破器材等。




整个战役物资补给工作除在追击莱州逃敌时曾因粮食不足影响战果外,由于计划较为周密,基本上满足了部队的需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