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 三 对话 2

wangra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URL] 又是一天的早晨。 “为什么我又要去烧水啊,”老远就听见听涛愤怒地嚷着, “今早已经是第三次了!难道全团的用水都要我烧吗?” 他还是一个孩子,经常为了这样鸡毛蒜皮的事发脾气,可惜只是让他人觉得好笑而已。 “你姓什么?”晋元慢条斯理地问道。 “姓水!” “这就是你要去烧水的原因。”晋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


又是一天的早晨。

“为什么我又要去烧水啊,”老远就听见听涛愤怒地嚷着,

“今早已经是第三次了!难道全团的用水都要我烧吗?”

他还是一个孩子,经常为了这样鸡毛蒜皮的事发脾气,可惜只是让他人觉得好笑而已。

“你姓什么?”晋元慢条斯理地问道。

“姓水!”

“这就是你要去烧水的原因。”晋元面无表情地望着他,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

听涛还想争辩,却不由得想起自己昨天在枪战时躲在厕所的事情,一时语塞,不敢再说什么。

“要不然,刷马桶吗?”

听涛不说话,不过满脸通红。

“作为惩罚,烧水已经是我想出来的最简单的了,如果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不妨提出来。”

“对不起……”听涛想了许久,才吐出这么一句突兀的话来。

他以为千金不换的道歉,大概足以解脱自己的过错。

出乎听涛的意料之外,晋元没有作出任何回应。无论是打骂,或者笑着原谅,就连轻微抬手的姿势都没有。

他安坐在原本是银行行长才能独享的大转椅上,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头儿……”听涛试探着,

“头儿您听到了吗?”

还是没有回音,或者说,根本就不理。

听涛恨不能把刚烧好的开水一股脑倒在团副的脑袋上。

这个家伙,别人在向他道歉,他却置之不理,还在摆弄什么大官的架子。

看来真的如瑞符营长所说,这个谢团副,基本上把所有当权者的恶习都沾了个遍……

听涛暗自忿忿。

不过,我们这些做部下的,倒也没什么怨言。瑞符那时还这样说。

这个听涛就不懂了。

既然摊上个坏人做头儿,那为什么还没有怨言呢?

莫非瑞符以下的所有人都有被人训斥和虐待的习惯,又或者……或者真的像传闻那样,晋元其实是地狱来的,杀人又吃人的魔鬼?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问了我也想不起来。

当时瑞符就这样笑着打消了他的好奇心。

“想不起来,这算什么啊……”听涛小声嘟囔了一句。

“头儿,我打水去了!”

“你为什么来呢?”晋元冷不丁发话了。

“什么?”

“我是说,”晋元轻轻晃了晃身子,舒舒服服地带动着转椅转向了听涛,

“既然你一直在逃避战斗,那么,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

原来他还是记着这事。听涛哼了一声。

不过,说来也是,从晋元的部队参战以来,自己就没有好好地随队打上一仗,无论是野战,攻坚战,还是守城战,自己总要找个借口提前溜掉,或者干脆无影无踪,等到打扫战场的时候再现身。

这件事全团的人都知道,团长和团副也拿自己无可奈何:毕竟只是个孩子,杀了起不到稳定军心的作用,逃了对大家的士气也没什么影响。按照瑞符的话来说,索性就任其自生自灭,也好落个清静。

“还不是被你拉进来的。”听涛不禁没好气地回答。

事实就是如此。

上海之战,败局已定,这件事大家都看得出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逃出来才能继续战斗,这也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偏偏晋元在这个时候独树一帜,主动请缨留守死战,还把自己和那么多弟兄拉进了火坑,白白送死——这样一想,还真是不觉有些憋气呢。

“我拉进来的?”晋元面不改色,也始终没拿正眼瞧过听涛,

“我可不记得,自己当年主动拉你入伙。还不是你死缠烂打,拿着死去的家人作借口。”

“我才没有!”听涛顿时火起,

“妹妹死了,全村的人都死了,我要宰了鬼子报仇!所以我才参军来杀敌的,而不是在这里烧水刷马桶,还有受你的鸟气!”

全团里面,以至全军之中,也许只有他敢这么对团副说话。

晋元并没有动怒。

“妹妹死了?怎么死的?”

听涛愣住了。

是啊,妹妹是怎么死的,自己又是怎么才逃了出来……

这些,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又或者是在残酷的屠戮中,被记忆深深掩埋了呢?

“我……忘记了。大概是太害怕,所以……忘记了。”听涛嗫嚅着。

晋元并没有理会他的回答,

“如果家人还活着的话,大概就不会这样了吧。发了疯似的要参军,发了疯似的说自己杀过人——其实你根本不敢接受死亡的现实,你根本不适合打仗,对吧?”

晋元锐利的目光倏地射向了听涛颤抖的面颊。

其中似乎包含着严厉与些许的残忍,让人不敢直视。

大概没错,听涛心想,头儿的话大概没错。

自己其实本来就不适合战争,如果没有人死去,如果妹妹还活着,那么自己一定会选择做一个顺民,无论在谁的治下,只要有饭吃,就比什么都好。

可是……这不是汉奸的行为吗?

原来当不当汉奸……

只是一个妹妹的差别而已。

_

不远处又是爆炸声,伴随着机枪有节奏的爆响。

大概是习以为常的缘故,听涛觉得自己的心里似乎没有以前那样紧张。

晋元脸色一沉,伸手抄起桌上的地图细看。

几乎是与此同时,瑞符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老谢,后面的平房被炮轰了。”

“炸成了一片瓦砾,对吗?”

“对”

“厉害的角色呢。”

晋元的眼神似乎起了些许变化,手指在裸露的指挥刀刀槽上不断地摩挲,发出“沙沙”的声响。

“我也去!”听涛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声说。

“用不着了,”晋元哼道,

“对手的进攻算是结束了。”

“什么?”

“老谢的话没错,”瑞符笑着解释道,

“对方的目的不是平房。而是以此来观望我们的行动——或许,真正的恶战就要开始了。”

听涛感觉自己的手有些发抖,他又有了逃进厕所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的冲动。晋元和瑞符的话都不像是玩笑,可是真正的恶战到底是什么样,自己却难以想象出来。

“还是想要逃走吗?”晋元察觉了听涛那微细的举动。

“不……不是。”听涛努力地摇头。

生存,还是死亡——战斗来临之前,我希望自己能够做好选择。

因为,那一刻,也许已经不远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