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21)

357378913 收藏 0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从未见过母亲如此暴怒过,就像是春季横扫草原、睥睨万物的沙尘暴,遮天蔽日,滚滚而来,知始不知终,合撒儿跪在帐中破旧的地毯上,心想。

马鞭带起凌厉的破空声,狠狠地抽打在铁木真的背肌上,衣衫开裂,血印凸现,诃额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当她听到铁木真冷静地说他已亲手射死别克帖儿时。别克帖儿尸体就在帐外的马背上,她看过,利箭穿胸,又准又狠。

铁木真兄弟几个是唯一支持诃额仑活下去的动力和希望,她曾经想尽一切办法为他们寻找食物,甚至不惜冒生命危险。而现在,她拼了命也要养活的人却在自相残杀,并且还是在向他作出保证之后。

啪啪啪……诃额仑用马鞭来发泄心中的狂怒与苦痛,在铁木真背上。


眼看铁木真背上的鞭痕一道道增加重叠,他痛的额头冷汗直冒,却硬挺着一声不吭。合撒儿再也不忍看下去了,毕竟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他,怎能让铁木真独自承担责任呢!他猛然扑倒在诃额仑脚下,死死地抱住母亲的一条 腿,高声叫道:“阿妈,是我让大哥去的,你抽我吧,抽我吧……“


“滚开!”诃额仑一脚踢开合撒儿,怒骂道,“一会儿再收拾你!”


又连续抽了十记鞭后,诃额沦渐渐地恢复了理智,已经死了一个儿子了,总不能自己再亲手杀死一个吧!可当她看到铁木真仍旧是那副死硬死硬的模样,心头刚刚平息的怒火又窜了上来,再度举鞭欲抽,却发觉手臂酸痛难忍,不禁颓然垂鞭,泪水刹时模糊了双眼。


此时,合撒儿再次扑过来抱住她的腿,放声大哭。哭声刺激着她的泪腺加快分泌,泪如雨下。似乎是被着悲伤的气氛所感染,铁木真眼中也隐现泪花,他仰头看着母亲那张哀绝痛极的美丽脸庞,心如刀绞,终于忍不住哽咽道:“对不起阿妈,我错了。”


你没错,是我错了。“诃额仑的声音冷静的让人心颤,“我就不该把你生到这个世上来!你是自咬胞衣的恶狗,是自冲其影的海东青,是自食其子的狠鹘!你比狮虎还凶,比灵獒还狠!吃人的豺狼还知道养家护犊,而你却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弟弟,你阿爸也速该的在天之灵是不会宽恕你的!”


铁木真低头不语,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件蠢事,但他并不后悔,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后悔的机会。母亲用草原的谚语来训斥他,无非是想让他明白杀死别克帖儿的严重性,以启到警示的作用。


也许是说话时情难自禁或过于激动,诃额仑略显气喘,苍白的面颊浮现红晕。她不知是手上的马鞭还是眼中的泪水起的作用,一直桀骜不驯的铁木真终于肯认错了,真不容易啊!估计应该是前者。


看着铁木真背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鞭痕,诃额仑不敢相信竟是自己所为,她强忍住想弯腰抚慰的冲动,慢慢地拭去脸上的泪水。她知道现在必须要用非常手段来控制住铁木真性格中残忍好杀的一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今天能为了一条小鱼而毫不留情地杀死自己的弟弟,以后还说不定要杀谁呢?如果长此以往发展下去,必将成为杀人魔王一个!


诃额仑本想在训斥几句,却突然听到帐外传来别克帖儿生母悲哀凄惨的哭声,料想是听到噩耗后匆忙赶来的。她用力地将手中的马鞭往地上一掷,沉声对铁木真兄弟俩道:“在这跪着等我回来!”


说完,她快步走出帐篷。


紧绷的神经一松,背上火辣辣的鞭伤立刻痛入心肺,铁木真忍不住皱起眉头,脸上的肌肉也有些走形。杀弟危机最为关键的第一阶段终于过去了,以二十几道鞭痕作代价。接下来,便是别克帖儿生母这一关了。不过铁木真对此并不担心,他很清楚这个女人的性子,胆小柔弱,除了用眼泪来表达痛苦和愤怒外,几乎没有别的办法。


帐外传来诃额仑安慰别克帖儿生母的话语,但因与哭声相伴,所以听不清具体在说些什么。和铁木真预想的差不多,那女人果然只是一味的哭泣的,绵弱的像只羊,如果别克帖儿继承她三分之一的性子,也就不会死了。


至此,杀弟危机已算平安度过。虽然铁木真对射死别克帖儿有点内疚,但是这关系到争夺继承权的问题,他是绝不会手软的,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

弱肉强食!这不但是大草原的生存法则,恐怕也是全人类之间的生存法则!

帐帘挑起,诃额仑扶着别克帖儿的生母缓步走了进来……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转眼间铁木真已经十四岁了。


这四年以来,铁木真一家依然游牧于斡难河上游的草原森林之间,日子过虽然单调清苦,但却平安无事,所有人都生活的健康快乐!


铁木真从幼年进入到了少年,身体也发育的相当快,肩宽胸厚,体形高大魁梧,除了脸上还带有一些孩童的稚气外,几乎快和成年男子不相上下了。他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负责放牧打猎的重任。诃额仑也有意地让他独当一面,树立自己的威信,锻炼其处事能力,为以后重振乞颜部的辉煌作准备。


又是一个初春时节,草原上万物葱茏,森林里树木繁茂,严冬的积雪化成涓涓溪流,滋润着干涸的大地。天地间的一切生物似乎都在茁壮成长,也包括铁木真那懵懂的少年情怀。以肉乳制品为主食的草原游牧民族,其体质要大大优于以米面为主食的中原农耕民族,像铁木真这样的强壮少年,其生理功能已完全成熟,对异性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


春天是一个生的季节,这个“生”既包括生命也包括生育。草原的牲畜们开始进入发情交配的时期,繁衍后代,铁木真的青春期也随着清凉的春雨悄然而至了。


大草原地广人稀,一个部落或种族的人口生育能力的强弱,直接影响到其部族的兴盛与衰败。所以,每当一次残酷血腥的争斗结束,胜利者总是会留下那些年青健壮的妇女,用她们的强健的子宫来扩充自己部落的实力。这话听上去虽然过于冷酷,简直就是将人比作牲畜,但是在以冷兵器为主的古代战争中,人数的多寡对胜败的影响非常巨大,草原上更是如此。


可另一方面,极度落后的医疗条件,对草原新生婴儿的存活率是个严峻的考验,因此,很多婴儿未成年便夭折了,在中原农耕地区是完全可以避免这种现象发生的。各部落除了加大生育数量外,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当然,连年不断的战乱也是人口锐减的主要原因,而且死的都是青壮年男子。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十四岁的铁木真已经可以取妻生子了。


从前,充满苦难与危险的流浪生活让铁木真无暇想起男女之事,再说那时他还年幼,也不太懂情欲为何物。但现在不同了,他在生理上已完全发育成熟了,理论上具备了生育能力,性欲异常强烈。他每天清晨醒来,总是发觉自己的下体直挺挺的,胀得非常难受,既不痛也不痒,却又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是有一股火想从那里窜出来似的。


铁木真被那“火”折磨的痛苦不堪,就直接去问阿妈诃额仑。一向以睿智果敢著称的诃额仑此时也为难了,支吾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话:你长大了。这也不能怪诃额仑,就算是二十一世纪的父母被孩子问到此问题时,恐怕也有不少人是不知如何回答的,更何况是生活在十二世纪末的古代人了。不管那时的草原民族如何蒙昧无知,如何无视伦理纲常,也绝对不会让亲生母亲去教儿子怎样解决性问题的。


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草原上的各部落都经常举办各种形式的聚会,如赛马、狩猎、祭祀、对歌等等。这样的聚会既增强了部落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也为情窦初开的青少年男女提供了相识相恋的机会,一举两得。草原人的贞操观念不像中原民族那么重,男女之间偷情幽会是很正常的是,反之才会被人笑话,事后也不用负什么责任,好和好散,了无牵挂。


可现在的问题是,铁木真根本没有机会参加这样的聚会(不然以他的性格与相貌,肯定会得到不少美丽女孩的青睐),因为他们一家人必须远离人口稠密的地区,尽量避免引起他人的注意,唯有这样才能躲过泰赤乌兄弟的追杀。虽然铁木真一家被部落抛弃已经四年多了,现在的定居点也大大超出了泰赤乌兄弟的势力范围,可是诃额仑心里很清楚,只要也速该的后人还没死,泰赤乌兄弟就不会安心,如果一旦不慎走露消息,死亡就会在所难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