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的奢侈品在美国这么便宜?

文化复兴 收藏 28 10730
导读:哈根达斯, 平生吃过两次, 一次是别人有票买了请我吃, 一次是我有票买了请人吃 . 都是有票 , 否则才不去送钱呢. 园区的王品牛肉 , 基本价值同上, 只是目前还没有票 :-) 很久以前,我曾经读到过安妮宝贝的一段文字。她买了一盒哈根达斯,用干冰包裹起来,坐在出租车里,小心翼翼的捧着,然后不停的流泪,悲伤的想:那个爱我的人到哪儿去了?那个爱我的人到哪儿去了?剩我独自享用这美丽而昂贵的食物。 彼时,我是一个靠家里供钱读书的穷学生,出租车都很少打,更不要说去买哈根达斯那样 " 昂贵而美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哈根达斯, 平生吃过两次, 一次是别人有票买了请我吃, 一次是我有票买了请人吃 . 都是有票 , 否则才不去送钱呢.


园区的王品牛肉 , 基本价值同上, 只是目前还没有票 :-)


很久以前,我曾经读到过安妮宝贝的一段文字。她买了一盒哈根达斯,用干冰包裹起来,坐在出租车里,小心翼翼的捧着,然后不停的流泪,悲伤的想:那个爱我的人到哪儿去了?那个爱我的人到哪儿去了?剩我独自享用这美丽而昂贵的食物。


彼时,我是一个靠家里供钱读书的穷学生,出租车都很少打,更不要说去买哈根达斯那样 " 昂贵而美丽 " 的食物。但我的头盖骨下充满了对于小资生活的仰慕与渴望。于是我觉得这篇东西写的凄美伤感摧人五内,字里行间都有饱含了那个阶层的华丽与绝望。她那如同捧着十世单传的婴儿或人血馒头的姿态深深地印在了我无邪的心灵上。


若许年后,我辗转到了美国,站在食品店的冷藏柜前发呆。原来哈根达斯在这里卖得如此便宜,三块多一大桶,买俩桶的话还有优惠。即使换算成人民币,它也称不上昂贵。既然不昂贵,姿色也就大减。它与一堆杂七杂八的我没有听说过的牌子的冰淇淋推推搡搡的挤在橱窗后面,在我的眼中如同遭遇战乱流过风尘的宫女。而陪我购物的美国友人的一句话粉碎了我这最后的幻想:" 哈根达斯?那是什么东西?我从不吃这个牌子。"


当然,我还是买了两盒促销装的哈根达斯来满足我当年心底隐秘的愿望。平心而论,味道还是不错的。只是,当某些东西变得太容易的时候,实在没有什么趣味。


我在这种若有所失的感伤情绪中展开了在美国的生活,逐步接受了一连串的新的打击。比如,有朋友托我买 CK的内衣。然后我发现CK在这里大约只相当于班尼路在国内的地位。不,准确地说,GAP才是班尼路,CK的品稍为高那么一点。但也就那么一点。再比如,有朋友托我买倩碧的黄油。倩碧一直以黄油的畅销而引以为豪。果然,畅销的象大宝,便宜的也象大宝。


你看,我们用来作为生活品质的标志的东西,其实都很廉价。


我脆弱的心灵在倍受打击之后终于痛定思痛。于是,我开始在键盘上敲这篇文章。而这篇文章,其实,无关与自我反省或小资批判。我想说的,是一个经济问题,即,美国人的生活成本,为何这样低?


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看,他们的生活成本究竟有多低。根据今年劳动节时(当然是美国的劳动节, 9月4号)国家统计局的统计,美国劳动者(注意不是全体国民)的人均年收入是4万美元(没有我想象的高,我本来以为会有10万)。除去极少数大城市,如纽约、旧金山,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一个小时的工资一般在 15块(注意,咱探讨的是最一般的情况。 MBA或者PHD当然不会是一个小时15块)。那么,他一个月的工资就是 15*8*7*4=3360块。美国的税打得相当厉害,个人所得税加上社会保险,一般要打掉40%,所以拿到手的只有3360*60%=2016块。当然,如果你给教堂或慈善组织捐钱,是可以


得到退税的。那么,把这些技术性问题考虑进来,他最后的收入大约可以在3000块。在北京,一个刚工作的年轻人,无论在公司还是在机关,月薪大概也就是 3000块,也许还要少,而且,是人民币。


那么,同样的收入水平,在不同的国家,可以维持什么样的生活?


首先来看食物。美国的食品卖得很便宜。我昨天的购物清单,是芒果、苹果、香蕉、生菜、小萝卜、酸奶、麦片、番茄酱、大米,一共是21块美金(肉也很便宜,只是上次买得还没吃光,所以这次的购物单里没有)。假如是 21块人民币,你在北京的超市里可以买到什么?也许只有两个芒果。


我询问过很多朋友,单身或者夫妇二人的家庭,一个月的食物支出,包括下馆子,大约也就 200多块。这只占个人月收入的6%左右。而在北京,你去一趟家乐福出来,恐怕就得200多块。


其次看衣服。这一点更让人气愤。同样的牌子,居然在发达国家比在发展中国家贵,究竟孰富孰贫还真令人困惑。就以CK为例,一件白衬衣,大约 40块就买得到,即使折成人民币,也比国内便宜许多,再同他们的收入相比,真是便宜得没话说。而且彼酋之商场酷爱打折,动辄 40%off,令人惊骇。一个国内来的MM深有感触地对我说,在国内时逛一次街买一次衣服就要1000多块;在美国,除非你买LV或ARMANI这样一线的牌子,否则,若只是CK、 DKNY之流,想一次花掉一千多块还真是不容易。


至于球鞋、化妆品、下馆子、买机票之类,我就懒得再举例。当然他们的房子还是很贵的。大家的花销,基本都用在养车和供房子上。


而我们的收入,在我们只有三千块月新的时候,都花在什么地方了?


于是,我们现在就要来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他们的生活成本那么低?


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马恩对于资本原始积累的血淋淋的描述:资本主义的发展,是建立在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掳掠之上的。当然,现在我们要用一个比较温情的名字,叫作,全球化。


什么叫做全球化?从弗里德曼到,每个学科都会给出自己的定义。不过这些宛若天书的术语都咱们小老百姓没有多大意义。咱们看到的,只是美帝的人民花了更少的钱过了更好的生活。而这更好的生活是建立在广大发展中国家亚非拉兄弟姐妹的血汗付出之上的。


还以衣为例。 CK、DKNY之流,全都不是美国生产的。当然也别以为这些都是"MADE IN CHINA"。服装领域,中国的竞争对手多着呢。 CK是香港造的。DKNY很多来自菲律宾。内衣,如JOCKEY,是拉美的撮尔小国如洪都拉斯之类生产。中国制造的,当然也相当多,而且比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更便宜。一些小有名气的牌子,除了MADE IN CHINA,你还会发现大批的MADE IN VIANAM或者 MADE IN INDIA或者MADE IN TAILAND;但一些乱七八糟的价格较低的大众成衣,基本都是我方出品了。谁叫我们人多呢?谁叫我们的人工费比这些国家更经济呢?这大约也是美国政府死咬着纺织品贸易协定跟我们过不去的重要原因。


当然也不是说美国人就不造衣服。当我克制不住自己残留的爱慕虚荣的小资遗毒在纽约第五大道东跑西逛上窜下跳的时候,还真发现了标有" MADE IN USA"标签的衣服。BUBBERY。一件衬衣200多刀,大约是同档次品牌但产自发展中国家的衬衣的三到四倍。这样的衣服当然也是有人买的,但已远非普通美国百姓所能接受。甚至于,当我询问一位明显属于高薪阶层的公司CEO是否对这样的衣服有偏好时,他吃惊的说," CHEN,DO YOU THINK I'M CRAZY? "


事实上,近年来,美国的制造业(MANUFACTURE)在国外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冲击之下,早已摇摇欲坠。美国的人工太贵了。我朋友的导师,房顶破了个洞,找个工人修理了一下,居然花掉三千美金。我和朋友叹息,三千美金足以从国内雇个工人来干活,连带解决他往返机票兼食宿了。


假如你觉得这个例子有特殊之处,比如可能是维修使用的材料很贵,所以花了三千块,那么我们看看别的例子。比如,雇佣电脑工程师。当然这已经超出了制造业的范围,但可以更好的说明全球化。雇佣电脑工程师。雇一个美国人,一个小时要50块。雇一个同专业的印度人,只要15块。假如你是老板,你如何选择?为什么印度的软件业近年发展的这样迅猛?就是因为他们的人工便宜,所以美国大公司们作了大量的外包。而且来自印度的此类技术移民在美国相当多。你的电话有问题,找到电话公司,他的技术人员十有八九是个老印;你的有线电视有问题,找到有线电视公司,给你处理问题的又是个


老樱美国的人均收入是四万,而亚裔员工的收入则是六万。切莫以为是我们华裔聪明勤奋赚得多。赚得多的亚裔,主要是印度人。没办法,阿三们的母语就是英语,进入工作比我们快,融入社会比我们快,没办法。


需要明确的是,这批看起来赚得很多的技术移民,仍然属于廉价劳动力。假如你想雇一个同水平的美国本土的 YANKEE,决不是六万能够摆平的。说不定要十六万。


美国的人工就是这么贵,贵到美国人不得不独立,不得不自己动手捅马桶、修草坪。一个朋友的老板跟我们开玩笑,说美国男性的第一大疾病不是心脏病,而是骨折。因为房顶坏了要自己爬上去修,然后十个有四五个会摔下来,跌得断手断脚。他就是修房顶时摔断了手,跑到医院去就诊,发展旁边坐着另一个跌断了手的人,他的邻居,另一个大老板。


别以为美国人喜欢自己处理问题是自我价值的实践或道德高尚的表现。绝大部分道德问题说到底其实是经济问题。他们只是觉得花这样多的钱不值得罢了。或者根本花不起。当然,这种起源于经济的行为方式,做的人多了,流行开了,也就成了一种社会风气和价值观,即修房顶或捅马桶是男人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即使大老板都要爬房顶。(ps:前面那个雇人的导师是女的,单身)


好吧,让我们离开道德讨论,再回到经济问题,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有些尴尬的事情。由于发展中国家的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冲击,特别是中国的庞大的队伍的存在,结果是美国的工人不断的失去饭碗。我们一直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就是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但毛主席提出这句口号的时候,大约怎么也没想到,最敌视社会主义中国的群体,是美国的工会。且慢,这好像不是经济问题,是政治了。


好吧。经济,经济。我们抢了一小部分美国人的饭碗,但给全体美国人带来了低廉而舒适的生活。即使是失去了工作的工人兄弟,他还可以继续用社会保险来享用发展中国家工人兄弟的劳动成果。当然,我们的对美贸易年年是顺差。但这样的顺差是建立在怎样的付出之上的呢?美国有一种商店叫DOLLAR TREE,里面的商品琳琅满目花样百出,而每一件东西都只要1块钱。这些1块钱的东西,基本都是中国制造。你看,在最廉价的商品领域,即使发展中国家,也不是我们的对手。可是,这1块钱的商品,我们能赚到多少?抛去它的成本、运费,它的劳动附加值才有多少?我们的工人能够拿到多少?也


许只有几个美分。如果你想用几个美分来雇一个美国人,结果会怎样?他会掏出一把硬币掷在你脸上叫你滚蛋。可我们的工人仍然日以继夜的千辛百苦的工作。我们的顺差就是建立在这样的比美国人口还要多的几个美分几个美分的积累之上的。美国人信仰的上帝说,人是平等的。美国人制造的独立宣言说,人是平等的。如果这个所谓的"人 "不仅限于白人或者美国人,——正如美国在全世界推行其民政时常唠叨的那样,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工人要比美国的工人贱那么多?中国人的劳动付出要比美国人的劳动付出贱那么多?朱镕基作总理时,对美国政府说,我一个玩具才赚


你多少钱?当我置身于 DOLLAR TREE时,深深地感到了他话中的沉痛与无奈。是的,在这场不平等的交易中,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拥有大量的劳动力。我们不得不委屈自己,不得不贬低自己的价值来换取所谓的优势。对美贸易顺差的背后,实际上是无数中国工人对于自我价值的贬低和折损。假如没有中国,没有发展中国家,美国人还可以拥有这样舒适的生活?


我并不是想煽动仇美情绪。说实话,我对美国人很有好感,我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美国人也都十分可爱。但每当我看到国会有人为对华贸易问题跳脚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把电视机砸掉。前者是民间交往,后者则是国际政治,而且是典型的得便宜卖乖。


所以,顺差,对美也好,对法德也好,都不值得我们骄傲。我们的付出,远远大于我们的所得。而且,如果我们回顾历史的话,如果我们留意一下他们曾经从中国掳掠的资本,你会更为愤懑。


哦,也许我们不该算旧账。这是不好的习惯。


然而我们之所以处在这样的劣势,又与历史分割不开。


写了这么多、这么多之后,我不知道我是否也在犯得便宜卖乖的错误。你知道,我现在在美国生活,也是这种贸易的受益者。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在广州工作,人缘非常之好,因为她同 Levi' s的生产工厂有若干联系,可以以出厂价买到牛仔若干。我那位友人曾极之兴奋的向我展示她二百多块买来的Levi's,眉飞色舞的说,市价要六百八。我来美后,一直没敢告诉她,这边卖的有多便宜。原价并不十分低,大约四五十块,可是商场天天做活动。我都是二十元一条买的,而且买两条时还赠了我一箱可乐。

转载--http://hi.baidu.com/gz%5Fskunk/blog/item/e5515a59aa29b42b2834f0e5.html

本文内容于 2007-9-26 12:19:54 被文化复兴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