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部队学会了"怕死"

誓杀倭寇0.1 收藏 0 144
导读:我喜欢在空军的社区里发贴,因为我就是在空军当的兵,防空导弹部队.     当我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英雄本色>小马哥的时代,又赶上了<古惑仔>的浩南哥.于是便与许多那个  年纪的朋友一样,相信"义气当先,生死两边".和一些狐朋狗党,整天无所事事的惹是生非,大法不敢犯,治安条  例到是老犯.只认为:自己烂命一条.信奉:脑袋砍了不过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父母管不下来了,托 人找关系送我去当兵,原指望着部队这个大熔炉能不把我管教好.     但是,到了部队,部队的优良作风我没有学

我喜欢在空军的社区里发贴,因为我就是在空军当的兵,防空导弹部队.

当我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英雄本色>小马哥的时代,又赶上了<古惑仔>的浩南哥.于是便与许多那个


年纪的朋友一样,相信"义气当先,生死两边".和一些狐朋狗党,整天无所事事的惹是生非,大法不敢犯,治安条


例到是老犯.只认为:自己烂命一条.信奉:脑袋砍了不过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父母管不下来了,托


人找关系送我去当兵,原指望着部队这个大熔炉能不把我管教好.

但是,到了部队,部队的优良作风我没有学到多少,倒是把社会的不良作风带去了,当兵第一年,我拉老乡,


结帮派,还是打架闹事,班长被我打得住医院了,和其他籍的战友打群架,最严重的一次,偷附近老百姓的苹果,被


发现还拉人去打,全营两百多号人,被我拉去快一半,当兵才一年,挨了三个警告,两个大过.不是刚好赶上那年香港


回归,邓伯伯过世,部队要求安全稳定,我们营又在评安全模范单位,事情才被"包庇"了下来,我早就被发配回原籍


了.如果那样,我的人生轨迹又回到从前,不会因当过兵而有任何改变.但命运总有他的特殊安排.

也就是翻过年,我当了一年零三个月的兵,因为表现不好,我还没有探过家.

那天上午,出去搞拉练的几台车辆回到营房,一个和我同年兵的山东籍战友站岗,军营是那种延绵几公里长的围墙"


圈"起来的,大门就一个,大门的左侧有一个岗楼,右侧是进入导弹阵地的土路.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个战友偏偏站在


右侧的门柱下,一辆拉导弹的加长"戴高乐",将那位战友活活挤死在营门口,当我跑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拉走,北方


那厚厚的积雪上,那写着保卫祖国的石柱上,一滩滩的鲜红的血,还有一些白花花的糨糊似的东西,别人告诉我那是脑


浆.自命胆大的我也忍不住发怵,但这至多是感官上的刺激,远没有触及灵魂深处.

部队给那位战友家发去了电报,好象是在山东的农村吧,还没有电话,过了几天,他的母亲和姐姐来了,那位


老人家花白的头发,令我不由自主的想起我的妈妈.我已经一年多没有看到我的母亲了.从来没有与她分开这么久啊

那位母亲来了三天,便哭了三天,每次都是哭晕死过去为止.醒来后,呆呆的坐那儿,然后开始抽泣,然后开


始嚎啕,然后再晕死过去.专门为她们做的鲁菜系列的饭菜,怎么端过去,又怎么端回来.那三天,整个营区安静得让


人窒息.再没有嘹亮的军歌,操场上也没人打篮球了,年轻人在一起的打打闹闹也没有了,连每天早晨的跑步,都不再喊号子了,只是静静的跑


.唯一能听到大的动静,就是那位母亲的哭泣了.

那位母亲据说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死去的战友是他的小儿子.于是我整晚整晚的睡不着,开始


想:她还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伤心成这样,那么我的母亲呢,我家就我一个孩子.母亲为我受多少苦,担多少惊.


没有指望享我的福.只是希望我平平安安,万一是我,我的母亲会怎样?不能想象,不敢想象.从那时起,我真的开始


"怕死"了,开始敬畏死神.那位母亲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从忧伤中完全解脱了,逢年过节,大儿子,女儿带着孙子,外


孙一家团圆的时候,他会忍不住想起她还有个小儿子,甚至可能每个经过她身旁的十七.八岁,穿着军装的小伙子,都


会勾起她无限的伤感.

死对于个人来说,又算什么呢?不过是一闭眼,一阵痛而已。能有多痛呢?刀割在肉上的滋味,我也尝过,也不


觉得有多痛,甚至今天的我几乎都想不起来是什么滋味了。但留给活着的人,特别是深爱他的人的那种痛,却是永无止


境的。

我曾经在热恋的时候对我老婆说过这样一句忘情的话:“我希望以后我们是一起死去,如果非要一个人先走的话


,那我希望是你”。我太爱她了,以至于我不忍心让她去承受那种痛苦。

爱惜生命吧,爱惜自己的也要爱惜别人的,因为每个人都会有深爱着他的人。不要让那些深爱我们的人去忍受那


种痛苦,那种痛苦不是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