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二十六章 青山为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


鬼子来的很快,几乎在看到尘土的时候,密集的马蹄声已经传了过来。

“营长,我怎么没听到枪声?鬼子未必然都不抵抗一下?”身边的勤务兵很奇怪地问李德明。

“你是个瓜的索?”李德明嘴角含笑,挪谕了一句:“他就这么几十号人,电话线被割了又求不到援军,一看见我们几千人,哪还敢抵抗?几千人咧,一人一爬口水都可以把他虾子淹死。”

“就是,要真打起来,我们就莫的捞捞了。”另外一个兵接着说道。

“你娃聪明。”李德明拍了一下那兵的脑袋,眼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子,收起笑脸,把子弹顶上膛:“准备好,利钱来了。”

和预想的一样,鬼子显然没有料到道路会被乱七八糟的树枝挡住,不由得停下来。这时李德明才看到马匹后面,还跑着几十个穿便衣的汉奸。人哪有马跑得快,一个个都坐在地上喘粗气。

或许鬼子认为这是老百姓无意之间扔在这里的,带头的那个军曹拿起望远镜到处看,没看出什么可疑之处,挥手让后面的汉奸上前把障碍物搬开。

“龟儿子还老奸咧。”李德明心里一边说,一边放下手枪,拿过一支三八步枪,准星稳稳地把那个在马上焦急地等待的军曹套住了。

“轰,轰~”

“啪!”

就在那些搬东西的汉奸触响手榴弹的同时,李德明的枪同时也响了。鬼子军曹似乎不相信自己胸前冒出的血花,摇摇晃晃地栽倒在马下。

霎时间两边的轻重火力一起开火,遭到突然打击的鬼子不断有人中枪倒地,也有一些人因为马被打中而摔下来的。

也就几秒钟时间,剩下的鬼子发了疯似的,扔掉手里的机枪,掷弹筒,拼命抽打战马向着前方冲去。

“不好!”又放倒一个鬼子的李德明大叫一声。赵丞稷把手榴弹挂得太多,原本堆在公路上的树枝竟被炸得散落了一地,无形中把障碍清除了。

眼睁睁地看着十来个鬼子冲出包围圈,李德明一边骂赵丞稷,一边带人冲了下去。

他刚冲上公路,就看见一道影子忽然从山梁上跳下来,扑到最后一个鬼子骑兵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让两个人都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鬼子的一只脚还套在马镫上,整个人仰面被狂奔的马拖着,他的身上还有一个川军的士兵!

那马显然是受惊了,竟然没有停下来,还在狂奔,短短的几十米距离,公路上溜出了一道大大的惊心动魄的血迹。

有这么好的一个“肉垫子”,那川军士兵迅速从最初的惊慌中稳定下来,双手死死掐住“肉垫子”的脖子。

其余的鬼子大约也是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起刷刷地勒住了马,转过身。猛然间其中一个鬼子骑兵一夹马腹,向受伤的同伴跑过去。

一眨眼的功夫,那鬼子已经跑到了同伴跟前,亮晃晃的马刀高高举起,寒光一闪,狠狠地砍在那个川军士兵身上。受伤的川军士兵手一松,滚落到一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救人者扬起马鞭使劲抽在坐骑身上,快速追上那匹受惊的马,探出半个身子,手一伸,已经牢牢地把缰绳拽在手里,没跑两步,那受惊的马终于听了下来。

电光火石的一段把所有人都惊呆了。眼看着那鬼子下马,替伤者解开被套住的脚,竟没有一个人想到开枪。

终于有一个川军醒悟过来,一边骂一边举抢,其他的士兵也纷纷射击。那鬼子见状慌忙趴在地上,终究是鬼子身材矮小,只见他身边的尘土被子弹打得扑扑直冒,却没有伤到他一根毫毛。

别的鬼子也拿起枪进行掩护射击。此时川军并没有注意隐蔽,都是站直了射击,顷刻之间被击倒了数人,大伙赶紧卧倒,射击也停止了。

趁此机会,那鬼子从地上爬起,抱着同伴往坐骑跑去,先把伤者放到马背山,自己跨上了马镫,只要再有一个动作,就顺利脱险了。

“砰!”

一声枪响,那鬼子似乎被人从后面轻轻推了一下,身子往前倾,同时那马也是高声嘶叫一声,前蹄腾空,待落下来的时候,竟“轰然”倒地。这一下不仅把背上的鬼子撂下来。倒下的身躯还重重地压在主人的身上。

似乎看见两个士兵都已经死了,其余的鬼子把枪口对准了另外一匹马,准备把马打死。

此时李德明终于从其他人手里拿到了步枪,什么也不说,举抢就打,枪响人落,一个鬼子脑袋上的军帽绽出一朵血花,象木头一样从马背上直挺挺地掉了下来。

剩下的鬼子有些慌,顾不了其他,匆忙调转马头,逃走了。

所有的这一切,来得快,结束得也快。等鬼子跑没影了,川军士兵才纷纷站起来。李德明把枪还给一个士兵,带头朝那个把鬼子扑下马的士兵跑过去。

离得近的一些人已经把那个兵围了起来,有人喊了一声“营长来了”,人群边让开道,李德明很快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年轻的士兵,瘦小的脊背几乎被马刀砍成两半,各种内脏隐隐可见。李德明一时半会竟无法不他反转过来。

“这是谁的部下?”他似乎见过这个兵,却又想不起来了,便大声询问周围的士兵。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个人跑过来,蹲下身子,看了看牺牲者的脸,低声说道:“这是二连三排五班的胡刚。”

“我没听到,说大声一点。”李德明忽然提高声音说道。

那人似乎一愣,随即站起来,立正,几乎是吼出来的:“报告营长,这是二连三排五班的胡刚。排长蒋有财报告完毕。”吼到最后,隐约已经可以听见哭音。

二连三排!李德明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个兵不正是那个不愿意擦枪的兵吗?听完蒋有财的吼声,他没有站起来,抬头说了一句:“你,蒋排长,去把那个鬼子的枪拿过来。”

蒋有财刚动了两步,一个士兵已经把手里的枪交了过去:“排长,就是这杆枪,我刚刚才捡起来的。”

站起来接过蒋有财转交的步枪,细细抚摸。上面没有擦去的机油被尘土染成了怪怪的颜色。伸出手指轻轻一擦,暗青色的枪管露出来,竟然是一支崭新的三八式步枪。

“兄弟们,”李德明大声说道:“这是二连三排五班的胡刚。你们晓不晓得刚娃子为啥子要冒险把鬼子按倒?”不等回答就继续说道:“因为我答应他,要是他缴获了步枪,我就算是交给他用,不需要上缴。”

抿了抿嘴唇,李德明把枪举起来:“为了这把枪,刚娃子把命搭上了。他图啥子?就是图能有一把好枪打鬼子,保家卫国!”

说到这里他有些动情,围观的士兵也有不少红了眼睛。

“可是你看看你们,也包括我在内,那个鬼子跑过来,竟然莫的一个兄弟想到开枪救人!还有不少人站到射击不晓得隐蔽,造成了伤亡。”

“现在我宣布,从今往后,谁他妈有本事检得到鬼子的枪,那枪就归哪个了。算是我替胡刚兄弟还了愿。等我们全营换便了装备,再说上缴的活路。”李德明大声宣布了命令。

“欧~”士兵们发出欢呼的声音,这个消息迅速传遍战场,大家都非常兴奋,无形当中,已经把战友牺牲的悲伤掩过了。

“把阵亡的几个兄弟收敛一下,准备就地掩埋。”李德明低声向蒋有财交待。

公路上受伤没受伤的汉奸早已高高举起双手投降,倒是那几个被摔下来的鬼子死挺着端着枪不愿意投降。李德明有时间赶到的时候,那些已经得到“缴获归己”命令的士兵瞪红了眼睛围着鬼子,却又有些忌惮,迟迟不敢上前。

面对围过来的川军,几个鬼子站成三角形,没有恐惧,左手端着枪,右手一下一下地退着子弹,黄灿灿的子弹掉在地上,砸出一点点的灰尘。

“瓜的索,开火,把几个虾子解决了,好收利钱。”李德明又不是没见过这种场面,等到鬼子们退完了子弹,才厌恶地下达了命令。

和以前的鬼子一样,被川军子弹击中倒地的时候,满脸都是不相信的神情。

“营长,那些汉奸咋个办?”收拾完残余的鬼子,赵丞稷笑呵呵地跑过来请示。

“抓起来,留三个军官送回平遥县城公审。其余的等哈祭奠死了的兄弟。”李德明想都没想就说道。

赵丞稷答应一声,叫过人转述了命令。看看四下没人,靠近李德明低声说道:“营长,那三挺歪把子是不是考虑一下我们?”

“考虑个求!”不说犹好,一说倒让李德明想起还有十几个漏网的鬼子,尤其是原本没有伤亡的一场伏击,竟然莫名其妙地死了4个人。他也不管年龄上的差距,转身就骂开了:“骚鸡公,你好歹也是老兵了,路障上挂好多手榴弹未必然还不晓得?莫轻莫重,莫的个哈数,看看兄弟们辛苦了一晚上砍的树子,被你一顿手榴弹全炸莫的了,还连累了不少兄弟,你龟儿子到底是在打鬼子还是在帮鬼子?”

赵丞稷到底是老兵,对于战场上的生生死死看得非常淡。不过听李德明的意思好象要吧这些全部赖到他头上,又看到有不少士兵向这边望过来,看李德明的架势,只怕不仅不给他机枪,还要处罚他,赶紧说:“哎呀,我晓得错了。我不要机枪了。营长,你先忙,我去看看那几个虾子绑个汉奸朗个注明求慢。”说完,没等李德明发话,就跑了。

“你莫跑。”李德明还在骂,那边柴万红此时也带着二连赶了过来,皱着眉头问怎么会跑了十几个鬼子,李德明把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张贵山一听自己的兵莫名其妙地死了,脸色铁青跳着脚去要找赵丞稷算帐。

战场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很快就收拾好了,但是因为张贵山到处追着赵丞稷骂,赵丞稷一边躲一边辩解,两个连长在公开场合这样干谋害是从来没有的事。很多不明所以的士兵站在边上,一开始还笑嘻嘻地看热闹,后来听着听着似乎明白了,倒有一大半为张贵山加油。

“你是营长,还不赶快拉住他们?”柴万红到底有经验,一拍看得津津有味的李德明,喊了一句。

两个人这才各人拉住一个,总算结束了这场追逐。

“弹豁子,老子,老子都说了对不起你,你娃,你娃还,还追…..”赵丞稷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说。

“骚鸡公,老子和你没完。龟儿子就晓得贪功。”张贵山也是坐在地上气乎乎地指着赵丞稷,还是不想放过他。

“你娃不就是莫的捞捞,想要枪吗,找这个借口。锤子,大不了这一次我们一连缴的枪都赔给你行不行?”都是老兵,岂有不知道对方想的什么?

赵丞稷的许诺立刻让张贵山笑了:“你说的,营长,你听到的哦。”

李德明和柴万红此时瞪圆了双眼,吃惊地看着两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这也太不严肃了吧?战友的牺牲竟被当成了交换的筹码。

李德明怒极,想骂几句却骂不出来,原本他就是这样打算,把这一次的缴获全部补充给二连的。

似乎也突然意识到在营长和副营长面前说这话太过分,赵丞稷和张贵山两个人一下子都不敢说什么了。

“集合吧。”柴万红及时地化解这个尴尬的场面。

所有的士兵在集合号的指挥下迅速排好了队伍,他们的面前,是四个几十分钟前还谈笑风生的兄弟。

现场的气氛,忽然凝重了。尤其是营长李德明推开众人,亲自用毛巾给四个死者擦拭污迹斑斑的脸庞时候。

人群中,赵丞稷此忽然上前一步跪在地上,满眼的泪水,干嚎了一声:“兄弟们,是我害了你们。”说完,腰一弯,头重重地磕了下去,久久没有起来。

队伍里渐渐响起抽泣的声音。李德明心里一痛,慢慢擦去胡刚脸上最后一道血迹,站起来一把拉起赵丞稷:“赵连长,你也是好心,兄弟们不会怪你的。”

“我,我……”赵丞稷哽咽着说不出话,头上的血顺着鼻梁滴下来,也不愿意擦。

“一连长,入列!”李德明狠下心肠,暴喊了一句。

待赵丞稷入列,他才大声说道:“来人,把汉奸提上来。”

早已等候的一群士兵拖着十三个有伤没伤的汉奸快步跑过来。赵丞稷早已命令把汉奸们的嘴用东西把堵上。免得他们求饶,影响心情。

一看这架势,大概也是知道将要面对什么,汉奸们个个哭丧着脸,好几个已经瘫软在地,大小便失禁了。

“兄弟们,看到莫的,这些龟儿子就是汉奸。什么叫汉奸?就是忘了祖宗,忘了自己是中国人,帮到鬼子欺负我们中国人的乌龟王八蛋。我今天就要用这些虾子的烂命,祭奠死去的兄弟,用子弹让他这些数典忘祖的混蛋永远记到自己的身份!”

“杀死汉奸!”人群开始骚动,有人带头喊起来。

李德明手一挥,行刑队对汉奸们执行了死刑。

待行刑队归入队伍,李德明大声说道:

“兄弟们,我们又有四个好兄弟走了。他们留在了这山西的土地上。我们也有父母妻儿,我们也喜欢好好活到。我们原本可以在四川过安逸的日子,可是我们没有过,我们出川了,我们走了上千里路,我们在这片土地上流血牺牲,你们说,为了啥子?”

“抗日救国!”满含着热泪,人群发出震天的吼声。

李德明点点头,接着回答往下说:“对头,抗日救国!我们不为别的,就为这个。身为军人,一辈子等待的,就是这一光荣的时刻。

从踏上山西的这块土地开始,我们川军用血肉之躯,用手里撇得遭不住的武器,硬生生地挡住了武装到牙齿的日本鬼子的猖狂进攻。几千兄弟长眠在这里。可以说这里的山山水水都浸透着我们川军的鲜血。

虽然我们一出四川就开始遭白眼,有人说我们是叫化军,甚至还诬陷我们,说我们不晓得打仗,只晓得逃命,只晓得抢东西。

我们后悔了莫的?没有!因为我们是军人,我们是来尽一个军人保卫国家的责任的。现在我们终于开始反攻,终于开始收复失地。平遥县城,是我们收复的第一座城市,我们还将收复更多的城市,直到赶跑小鬼子,收复全部国土。

天地作证,我们兄弟们的血不会白流,他们用他们对国家的忠诚,打出了我们川军的威风;青山为证,我们保家卫国的意志决不会动摇。我今天在这里发誓,小鬼子一天不滚出中国,我们川军就一天誓不还乡。”

豪情满怀的话语把所有的人都传染了,大家一起重复着誓言:

“小鬼子一天不滚出中国,我们川军就一天誓不还乡。”

这声音,如同滚滚雷声,在山谷间传递,在天地间回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