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义经典战役之 一战定河北-----涞水战役

河北,自古就是中国中心,平、津、保三角地带则是中心中的心脏,地位重要自不待言。

自古欲夺天下,必控河北,河北北控东北,西北接察、绥,西连晋、陕、甘、青、南抚南中国。地理上以肥沃平原为主,人口众多,风调雨顺,物产丰富,工商业发达,俗称:风水好。和贫穷、落后、人烟稀少的西北察哈尔、绥远相比,有天壤之别.

华北虽说五省,绥远、察哈尔、热河、山西、河北,但河北是最重要的,控制了河北就控制了华北。

别看***口口声声夸南京:“虎踞龙盘,钟山风雨。”临到定都时,却毫不犹豫把首都定在北京,丝毫不考虑南京或南方,熟读诗书的毛清楚的很,自古把都城建在南方的必定亡国.

傅作义部队在抗战期间仅有绥远河套7个县为根据地,抗战结束后,于45年底与晋察冀、晋绥两大野战军在归绥、包头进行决战,获得了最后胜利,控制了绥远全省.

46年9月——10月间经过集宁大会战、张家口战役,再次大败晋绥、晋察冀野战军,占领察哈尔全省。

华北野战军退入河北山区,开始与11战区孙连仲争夺平、津、保三角地带,期间双方发生过多次重大战争,互有胜负。

傅军占领察、绥两省后,并未满足,仍旧虎视中国心脏--河北。1947年底,机会来了,11战区马失前蹄,先败于清风店,随后丢了石家庄.

应华北各界人士一致请求,中央政府顺应民意,取消张垣、保定绥署,成立华北剿匪总司令部,由傅任总司令,统一指挥华北五省战局,说起来是5省,实际上因为山西是老上级阎锡山地盘。因此,傅先生除了指挥大同、应县外,对山西其他部分并不过问,以策应为主.中央政府相信,傅先生既然能够击败华北野,控制察、绥两省,也一定能够控制河北,安定华北.

傅先生果然不负众望,自就任华北剿匪总司令后,针对解放军战略、战术特点,立刻采取相应战法,即以“主力对主力,以集中对集中,”大量扩编地方部队和保安团。以地方部队守卫城市、据点,以正规军组成野战集团,寻歼华北野战军,俗话说;“打蛇打七寸”,这一招打在我军要害上了。

罗瑞卿同志有一次曾经感慨地对肖克说:“敌人龟缩在交通线据点里,我军以攻坚战形式,取胜装备优于我们的敌人,是很困难的,必须围攻打援,把敌人扯开,全歼其一部。现在敌人正企图“以主力对主力,以集中对集中”,这正是我们之所忌。”

与此同时,傅先生将战略重心从察绥转到了华北,将嫡系主力35军、暂3军、骑四师、骑12旅全部调到河北,连同华北的国军编成3个机动兵团,以李文34集团军组成平汉兵团,傅系各军为平绥兵团,侯镜如指挥92军、62军为津浦兵团,与华北野战军进行决战。

河北大会战开始了,华北野找上门来了,傅军当然正中下怀,等了一年多了,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那容错过。

华北剿总对策显然计高一筹,基本还是贯彻以“主力对主力,以集中对集中”的作战方针,集中94、16、暂三军、骑12旅从北平出动,打通平保线,肃清破路解放军.

4纵正在定兴一带破坏铁路,首当其冲,这第一顿老拳如连珠炮般就打在4纵身上,暂三军、16军、94军、骑12旅联合作战,在定兴地区连续作战,重创4纵,4纵不支,逃往满城喘息,傅军一路追打到满城一线,使其伤亡1万余人。由于伤亡惨重,4纵不得不于1月10日退出战场,于1月11日转向大清河北进行游击地方去了。(各位可以对照军史和教科书,看看是怎么编造、篡改战史的,关键决战时候,一个主力4纵突然退出主战场,去打游击怎么可能,军史对于这么一个有损伟光正的过程和原因只字不提。4纵司令员曾思玉在《曾思玉回忆录》对这种有损个人形象战斗过程整段予以阉割,从石家庄一下跳到出击察南。所以一般读者根本无法理解被歪曲、阉割的面目全非的解放战争史。)

敲掉4纵后,华北剿总下一招更加漂亮,命令94、16、暂三军等越过满城,继续南进,目标指向石家庄。

35军的主力部队新32和101师按照傅先生部署,47年底开始就到处寻找华北野战军主力进行决战。48年元旦过后到处寻找我主力决战,1月9日进驻保定,10日扫荡满城,同日乘汽车北上,11日进驻高碑店,和35军部靠拢,官兵风尘仆仆,到处扑空,求战欲望强烈,心情都很着急。1月11日涞水县长告急说:“解放军攻涞水,”32师赶赴涞水增援,扑个空。

1月11日晚上,3纵主力开始进攻涞水城,7、8两旅攻城,9旅于东南方向白堡、史各庄、西义安、庄町地区作二梯队,没作战斗准备。

1月12日半夜,涞水县长再次告急,解放军主力攻涞水,这次消息比较确实,3纵主力7、8两旅进攻涞水正在扫荡外围,9旅在东南方向作预备队,32师再次赶去增援,这次总算打上了,双方主力不期而遇。

涞水大决战就此展开在河北大平原上。涞水大决战前华北剿总兵力部署如下;

101师位于平保线上的定兴;

新32师和35军军部位于平保线上的高碑店;

35军暂17师位于北平丰台保卫华北剿总总部;

4,暂三军、16、94军,骑12旅正在向石家庄方向推进。

1月12日上午,32师留95团保卫35军军部,主力94团由段吉祥率领,96团由安立道率领,于1月12日拂晓准时出发,由东向西增援涞水。

那天浓雾弥漫,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地形和村庄,3纵9旅战斗态势向前向北展开,分布在拒马河西岸的北白堡、史各庄、西义安、庄町地区,根本没有想到傅军主力已到了拒马河东岸的北义安,从后方发动突然袭击,打到自己屁股。

虎将段吉祥一马当先率94团首先冲过北义安附近的拒马河上桥梁,猛烈进攻守卫桥梁的3营7连,在这种大雾弥漫的天气里,进攻方掌握主动非常有利。战斗进展顺利,势如破竹,一举就消灭了7连,打垮了9旅27团3营,只见一批一批俘虏往后押送回来,大约俘虏解放军2-300人,自己损失很小。96团同时占领北白堡、史各庄、西义安,严重威胁3纵后方.

94团随后一鼓作气地追击3营残部,逼进了庄町村,准备打进村子过夜,这时35军军长鲁英麟判断很正确,指挥得体,认为前方情况不明,占领了小村子没什么大意思,反而冒风险,命令天黑之前撤回拒马河东岸。

但是战功累累,英勇善战的94团长段吉祥的固执破坏了这一正确命令的执行。他以为对手不堪一击,无论攻和守都不是他的对手,执意要攻进庄町,师长李铭鼎也无原则同意部下意见。

庄町被攻占,敌人从后打过来,3纵后方受到严重威胁,无法进攻涞水,3纵司令员郑维山大怒,命令9旅夺回庄町,正面停止进攻涞水。

新32师94、96两团进占庄町后,战斗从突然袭击的进攻战转为防守庄町的村落防守战,华北野转而发起进攻,进攻防守的傅军,更是自找没趣了。

9旅因为遭受突然袭击,损失不小,丢了庄町,后方受到严重威胁,无法向上级交代,只得硬着头皮进攻庄町,组织了全旅3个团,人山人海猛攻庄町,整个12日的白天,9旅发动了多次的猛攻。

让9旅进攻,确实为难他了,本来他的战斗和攻坚能力就差,就在几个月前,他用了吃奶的劲,以两个主力团猛攻王凤岗保安总队一个大队300多人防守的小村子,结果打了7天7夜,死伤一大堆,也没打下来,碰的鼻青脸肿,头都抬不起来。如今打32师部队防守的村庄,更是如鸡蛋碰石头一般,猛攻一天多,没有一点进展。

郑维山见状急了,陆续把涞水城下主力基本全部调了过来,一定要拿下村子,消灭村内两个团。只留了少部兵力监视涞水,使兵力达到7:2的绝对优势,全面战斗就此展开了。

3纵以营为单位一波又一波发起连续的冲锋,希望在夜间能打开一个缺口。久经沙场的32师士兵冷静的伏在工事里,每次等到3纵部队冲到距村庄50米处才突然猛烈开火,集火射击,各种武器集中火力,弹落如雨,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组成密不透风的火墙,排子手榴弹如狂风般落下,进攻部队在5-6分钟就被消灭。第一批人躺下了,第二批又上来了,第二批倒下了,第三批又上来了,一批接一批,循环往复,一次又一次击退,3纵在12日一夜中如此反复冲锋9次,尸首堆积如山,惨不忍睹,那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位参加过庄町战斗的32师军官回忆说:“死的什么样都有,有的只有一条腿,有的没有脑袋,有的肠子流在外面,有的脑袋挂在树上,有的手贴在墙上,有的龇牙咧嘴。缺胳膊掉腿伤兵更是哭声震天动地,令人心酸。我们都是打过十几年仗的人,都不敢正眼看,战斗结束后,好几天都吃不下饭。”

3纵于11日晚到12日凌晨不间断的激烈战斗中,伤亡极其惨重。据战后被俘虏的9旅27团担架排排长靳小山(26岁,河北无极人)讲:“涞水战役,每团动员担架100付,大车150辆,向后方拉运死伤士兵,但因伤亡过重,还抽调部分士兵抬担架,该排士兵抢运尸首集中战地后方,最后仍有好多尸首未及抢运。” 靳小山在仓皇撤退过程中被俘。

3纵攻的很勇猛,但是由于守军极其英勇顽强,每一个小屋和小院子都要经过反复争夺数次才能夺取,进展极其缓慢,郑维山认为主要原因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炮火支援,于是将全纵各团迫击炮总共50门,临时组成迫击炮群,从涞水城下调到庄町,纵队山炮营12门山炮全部调到庄町,全力以赴发起进攻。

就在庄町村内激烈战斗进行时,95团从警卫35军军部的部队中抽出两个营,越过拒马河紧急增援庄町。95团少校政工处主任胡海龙站在拒马河桥头,挺立在枪林弹雨中大声呼喊兄弟们:“不要慌,要镇定,迅速的过桥。”95团官兵们在他的鼓励下迅速渡过拒马河,在庄町村沿占领阵地,打击3纵突入村内的部队,掩护突围部队,成功地接应出突围的部分94、96团官兵,没有95团的支援,庄内官兵想要顺利突围就困难了.

32师师参谋主任高步义曾提到庄町官兵突围成功过程和95团的增援作用。他在回忆文章中说:“这时,迎面涌来了一群象是刚从阵地上溃退下来的、多数带着武器的官兵,我立即和他们混在一起,跑到一个院里。后面有解放军跟踪紧追,马上把这个院子包围起来,火力封锁了大门,墙外扔手榴弹。这时有九十四团的王营长和我挤在一起,他对我说,段团长已负重伤,战士们把抬到一个院里。…..因为人们在躲避子弹,在院里涌来涌去,有人发觉南墙外面是个数十丈高的悬崖,下面是条深沟,大家急中生智,一下子把墙推倒,从悬崖上滚下。解放军紧追上来,猛烈射击。我趁其射击的间歇,一个跃进跑到悬崖对面的九间房子附近,看到我们的支援部队已在占领阵地。这大概是九十五团的一部。我还惊魂未定,顾不着同他们说话,直向桥头堡奔去。走到桥边,因我将近两天一夜滴水没有入口,干渴难忍,就掬水痛饮了一顿。这时已近中午了。庄丁村里的枪炮声,逐渐稀疏下来,看到公路两旁的汽车不少。军指挥所还在原地,人们焦急地朝着庄丁村了望,一些伤兵和溃散的士兵三三两两,躺在地上,无人照管;几间土房里塞满了俘虏,门口有两个士兵漫不经心地看守着。忽然看到师长的卫士。”

从这段描写可以看出,不少突围部队在95团接应下安全到达拒马河东岸。

涞水发生激战,总算抓住华北野的主力,华北剿总紧急调动各路大军增援合围进行决战.

1, 命令骑四师立刻驰援。

2, 命令暂17师从北平卫戍部队中抽一个团、配一个炮兵连、一个骑兵连南下增援合围.

3, 命令101师从定兴北上合围。

4, 命令已经越过满城的暂三军立刻回师参加会战,以汽车输送,紧急赶往战场,担任后卫的新31师马上后卫变前锋乘汽车驰援涞水.大军从四面八方向涞水合围,意图一举围歼华北野主力于涞水城下,合围态势已经形成.接到命令后,增援部队骑四师行动迅速,最早赶到了北义安,前后夹攻3纵部队,及时的支援了庄町战斗。而我们的战史却编造了一段痛打骑四师的战史,说什么;“集中两个团的机枪,敌骑兵风卷残云似的连人带马一片一片地倒下。”无中生有想象出了一个谎言,如此惨败,写成大胜,令人喷饭。郑维山可不敢这么写,毕竟扯谎扯的太大,他这样说:“我24团2、3营、26团1营、20团2营,将敌击退。”注意仅仅是击退。

事实是;骑四师奇兵杀到,突然袭击,准备打阻击的20团2营没有防备,被封在绝沟内,骑四师经验丰富的老兵抓住时机,迅速的往沟内投下上百枚手榴弹,2营走投无路,猝不及防,损失很大。

20团2营受到骑四师突然袭击,眼看情况危急,友军兵力雄厚赶来支援,才击退骑四师。

20团战后总结这么讲:“20团2营13日拂晓进入阵地后,营连干部过分强调部队疲劳,没有积极勘察地形和加修工事,使营整个战斗队形均处在一条十分不利的大段绝沟内,一直待敌骑四师占领阵地发起冲击,部队仍在沟内避风休息,因而从上至下一度造成惊慌失措,使敌控制了所有沟口,手榴弹已投入沟内。营连干部方亲自率领与敌开展激烈的白刃战斗,刹时双方均有伤亡,经反复血战,终将封闭沟口之敌驱逐,逐渐展开。由于麻痹大意,对部队姑息迁就,而造成这一血的教训,我各级干部应深刻吸取。”骑四师突然袭击造成2营共伤亡正、负营长,教导员以下200余人。

看完这个总结,回头大家可以再看看我们的军史怎么描写痛打骑四师的,就会觉得滑稽可笑了,军史为了伟光正,总是倒着写,如果被敌痛打,就写成痛打敌人,读者如果不倒着看,难以看懂.

35军驻在北平的另一主力师暂17师,本来任务是保卫总部,也紧急派出第二团一个团,骑兵一个连,炮兵一个连,迅速南下增援涞水,绕道先过涿县,到达松林店,折而向西,经榆林村,进攻歧沟——北义安,支援32师。

暂17师这个团进攻歧沟村,无意间打上了设在村里的1纵1旅旅部,这个突然袭击打的非常巧,拯救了35军部和炮兵。这个团的先头部队骑兵连借着大雾掩护,突入村庄,猛烈来回冲杀、射击,并包围了1旅旅部.

当时1纵1旅把所有部队都派上前线,袭击35军军部,连警卫部队都没有,在受到突然袭击情况下,对于只有手持短枪的机关干部的旅部来说,真是十万火急,危险到了极点!村内不但有旅部机关,还有1纵队一个炮兵营。幸亏冲进村的是骑兵,若是步兵,那问题就严重了.


这样35军部、炮兵营转危为安,得以安全撤到高碑店,丢失的汽车大炮也重新夺回.这个战斗非常惊险,1纵伤亡大,收获小,得不偿失,非常懊丧。2旅副旅长刘苏同志在13日日记里记载;“敌17师自松林店向歧沟增援,一旅被围,5团解围,这一战斗价值是解了一旅之围。我伤亡不小,缴获不大。”

涞水遭到华北野围攻,华北剿匪总部除了命令32师从高碑店由东向西增援,同时命令驻在定兴城的101师由南向北增援,101师派出的2个团打出了35军的威风,打出了35的水平,决定了涞水战役的胜败,武村、高洛战斗可以称为35军经典仗之一,研究35军战史,一定要研究这一仗。

攻涞水,首先要保证后方,阻击对方增援,向东要守庄町、白堡、史各庄、西义安,即高碑店方向增援。向南必须守住武村、高洛,阻止定兴方向的增援,这两地如守不住,则战略态势极为恶劣,接下来无险可守。101、32师和涞水守军将形成三面夹攻态势,围歼北野于涞水城下三角地带,而偏偏这两地都被101师轻易攻占,涞水战役是打不下去了。所以庄町战役一结束,3纵、2纵、1纵匆匆忙忙未打扫战场就仓惶撤退了,幸好也撤得早,1、2、3纵打一个不完整的35军都用尽了全力,暂3军主力赶到,真要包饺子了,事实上主力军暂3军新31师于12日晚上赶到定兴,13日白天已赶到庄町,差的就是几个小时。

2纵4、5两个旅为什么阻击战都阻不住101师2个团呢?这就是差距,技、战术的差距,意志和精神的差距。



1月12日早上6点,101师2个团从定兴县城出发,经田侯村向武村、高洛进攻,前哨部队101师骑兵连一马当先,于8点钟进到武村南300米,被守军2纵5旅14团2连发现,但他们认为骑兵是看地形的首长,101师步兵是友邻部队,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101师见守军没有防备,果断以骑兵向正面一个猛烈突击,另二路分别向左右两翼迂回夹击包抄,切断守军退路。

面对突然袭击,14团1营副营长雷自德、2连长张明堂惊慌失措,带着部队就跑,也没组织兵力、火力掩护,实际上也没有时间组织。跑得慢的2排副排长和28名战士被俘,被敌缴去机枪一挺、步枪18支、60炮一门,轻易地丢了武村这个重要据点。

这个战斗贯彻了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的特点,攻方没有任何损失攻占重要据点,首战干脆利落告捷.

5旅知道武村失守后,命令15团集结南北大位,13团集结于富位,准备反击夺回武村。

但101师就是101师,从来就是所向无敌,百战百胜的劲旅,求战欲望极其强烈,哪会占领一个阵地就止步不前,它根本没有在武村停滞不前,而是继续进攻。

101师马上派出一部,沿武村向高洛前进。2纵发现敌情后,5旅14团2营这时正在南高洛开始构筑工事,武村失守后,4连副连长率1排进到高洛村东南300米处,构筑前沿工事。部队刚展开,武村2连部队已撤到南高洛。因此4连副认为衔尾而来也是武村撤下来的部队,是自己人。101师士兵机智勇敢冒充解放军,一直进到离4连30米处,该排向101师前哨士兵喊话:“停止前进,用旗子、哨子联络,”那几个士兵沉着的回答:“我们没带旗子、忘记番号。”一面迅速跑步接近阵地,并首先举起冲锋枪准备抵近射击,4排战士举起三支步枪,101师士兵大声喊:“不要误会,自己人!”同时迅速猛扑接近了阵地,当接近阵地距离仅10米时,一排长看清是敌人,马上报告4连副。4连副从未看到过如此大胆勇敢的对手,叫1排排长看眼色行事,没作任何处置,自己吓得悄悄一个人跑回高洛村去。一排长看连长跑了,命令;“机枪掩护,部队撤回村。”

但是101师士兵扑的太猛了,冲锋枪已架在头顶了,大喊:“缴枪不杀!”跑得慢的18个人都作了俘虏,计有掷弹筒组3人、步兵3人、工兵6人、担架员6人.

高洛村外打响了,2营将4连、5连、6连、工兵连、炮连全营集中在南高洛准备固守。14团认为一个营守不住南高洛,向5旅报告,5旅命令14团2营撤退。12时上午10点,2营撤出南高洛,5旅命令下达后,觉得不妥,高洛是最后一道屏障,如此轻易撤守,岂不陷于被三面夹攻的危险地了吗?又下命令不撤,但南高洛部队已撤收电话,无法联络。

101师不费吹灰之力,没有任何损失,轻松占领两个主要阵地,又向两侧南北大位发展,企图最后解决两翼守军,再向涞水城下进攻。

4、5旅已经没有退路了,决心夺回武村,5旅守都守不住,还想进攻吗?

事到临头,不攻也不行,5旅以13团2个营、15团2个营、14团1个营,总共7个营绝对优势兵力猛攻武村,经2小时激战,到中午12点,15、14团打不动了,形成对峙。13团倒是勇猛冲击,打得很凶,1连冲得最猛,冲到武村边沿,被101师守军候个正着,从两翼迂回包围冒进的1连,打死部分,俘虏1连20多人,缴获轻、重机枪各一挺。

遭此打击,5旅第一次进攻顿挫.

旅长马龙火了,决定增加兵力,经报纵队批准,调来4旅参战,投入战斗。第2次进攻以15团2个营,13团2个营、4旅11团,于12日下午16时发起总攻。进攻发起前,集中了几十门迫击炮和山炮先作密集炮火轰击,强大的火力把村子都要快炸平了,于是部队前赴后继,一浪又一浪发起冲锋,从12日下午16点到整个晚上,4、5旅发动7次总攻,每次不是被反击下来就是白白死伤一大片.每次几百发炮弹轰完后,村里寂静的象死去一般,守军好象都被炸死了,进攻部队一拥而上,眼看着冲到村边沿了,就要成功了,马龙高兴得心都要跳到喉咙口了,突然守军一下像从地里冒出来,枪、炮、手榴弹齐发,接着就反击出来,几分钟内进攻部队就死伤几百人,武村边沿铺满了尸体。

101师顽强的防守、高超的技、战术,给进攻部队造成了重大损失。

目睹同伴死伤的惨重,2纵大多数官兵心惊胆战,丧失进攻信心。

2纵战后总结中沉痛地说;“官兵们有的没有上级命令擅自撤退,有的令其攻击不动,有的攻击时跑两步就卧倒,只要敌炮、机枪一打就垮下来。甚至敌一个班反冲击,也往下退,缺乏与敌拼刺刀的革命精神(注;拼刺刀傅军可是个顶个)。如13团1营长令其部队冲击时,部队不动,经好长时间动员才冲(注;人性如此,要他送命没人不怕)。5旅15团,一夜攻了7次,部队伤亡很大,当得知武村守军是101师时,更加信心不足,右倾悲观,怕自己一个团、一个营、一个连打进去解决不了战斗,结果不积极,不负责任,无组织地攻了几次。有的攻到村边,被敌反冲击,一垮而下,拦也拦不住,发谣风乱跑。有的跑到急救室,有的就在战场上隐蔽起来,干部也不掌握部队。该团3连配属3营时,指挥不动。14团6连连长孟庆村也是这样,当其率一个排被敌反冲击,没有上级命令就擅自往防空洞里跑,而叫通信员去给2、3排传令撤退,另部队与部队之间也互相观望,你攻我也攻,你不攻我也不攻,有的看着友邻攻到一定程度,自己也攻一下,如友邻受挫折则自己不动。纪律松弛,没有积极主动的歼敌思想和顽强的战斗作风。13团、14团、15团都有此种现象.

2纵于武村、高洛受重创后,胆战心惊,101师撤退时,上级命令他们追击,14团只用3挺机枪、2门迫击炮为101师鸣礼炮送行,谁也不敢出头追击。15团到5点看看没有敌人了,派了5、6、7、9四个连追击,渡过拒马河后,遇到101师伏兵袭击和反冲击,损兵折将退回武村,不敢恋战,轻、重武器(迫击炮)、尸体丢得一地,立刻撤离战场.

武村、高洛是极其猛烈的主力战之一,2纵原来任务是阻击,不准备作如此激烈主力战斗,但是庄町战斗胶着,哪个部队都无法脱离,13日下午,庄町战斗好不容易结束了,正面101师撤退了。2纵不管不顾、飞也似地脱离战场,哪有什么心思逗留。据被俘虏的2纵5旅14团排长焦春桂(29岁,河北河间人)讲:“此次作战之猛烈与死伤之惨重为他历来参加战役从未有过的,北野原企图占领涞水,扰乱国军后方,没想到与傅军主力相遇,战斗第一日伤亡过重,使前方陷于胶着,不结束庄町战斗,就无法脱离战斗。”

由于伤亡惨重,武器丢的太多,败的太惨,华北野震怒,战后进行了大规模处罚,纵队在进行“三查”、“三整”的同时,于二月二日至六日,在纵队党委的主持下,召开了营以上干部大会,野战军司令员杨得志同志亲临参加,并作了战术思想和战斗作风的报告。大会就武村、高洛战斗未能全歼敌人的问题作了认真地检查与处理。第5旅和第14团的主要领导同志在会上进行了检讨,到会同志也就此问题联系自己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并对此战斗明确了14团领导应负主要责任的问题。为了记取教训教育干部,经上级党委批准,给予第5旅旅长马龙、政委李水清记大过处分,14团团长雷育龙、政委李学昌以行政降职处分,雷降为副团长,并撤消其党委书记的职务,李降为副政委。

我军处罚干部级别之高,到了师旅级,在解放战争中是罕见的。如此一个惨败,我军战史竟然也把他描写成胜利,这历史是没法看了,难怪无数青少年受骗上当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军战史这么写;“12日17时,我2纵队向敌101师发起攻击,激战至次日15时,攻入吴村,歼灭敌101师600余人。”如此惨败,野战军司令亲临现场,做了那么大检讨,处罚那么多高层干部,俨然写成一个胜利。

武村、高洛战斗,2纵人海猛冲战术碰上35军头号主力101师,牺牲实在太重大。虽然担架队奋力搬运尸体,抢救伤员,由于撤退匆忙,牺牲人员太多,仍有大量尸体未能及时搬运。战后打扫战场时除了发现战场遗留大量尸体外,还在高洛以南小沟中发现遗尸173具,武村之洼地里遗尸350多余,战场附近枯井四口填满死尸,其中一具半个手臂还在颤动。

武村、高洛之战,101师攻如猛虎、狡狐,守如泰山,攻必克、守必固,进退自如,随心所欲,显示出深厚的战术素养,强大的战斗力,以极小损失重创了守军,表现出极高的技战术水准。是涞水战役的关键,拯救了庄町32师2个团。庄町战斗于13日中午结束,32师守军突围后,101师任务完成,于下午3点从容撤退,先架桥,再运伤员,战斗部队逐步后撤。

庄町战斗激烈进行时,南面几公里处武村、高洛传来密集激烈的枪炮声一阵比一阵紧,东面歧沟方向傅军增援部队激战声也近在咫尺,后面涞水城守军虎视眈眈,再南面暂三军援军正在飞速赶来合围。

久经战阵的3纵司令员郑维山心里明白,2、3纵正处在十分不利的包围态势中,包围圈正在合拢,不能再胶着下去了,必须立刻脱离战场,任何拖延都将是灭顶之灾.

3纵原本缴获了32师遗弃的十几门迫击炮,使迫击炮总数量达到60多门,但在如此紧迫情况下,他根本无法也无心携带,再也不敢停留,更没有打扫战场,清理和携带战利品,甚至把自己的重武器也大量地遗弃,立刻向山区撤退,他们撤得如此匆忙,连同伴尸体都没有掩埋和带走.

可以理解为什么3纵必须迅速撤退,仓皇的连自己的武器都不带。可以想象一个正常人坐上二天一夜,都累得受不了,更何况经过二天一夜浴血死战更是精疲力竭,孙子曰;“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捅一层布的力气都没有了,到了生理极限。这时无论哪一方,哪怕上来一个营的生力军都会象泰山压顶、摧枯拉朽一般给对方致命的打击。而对方主力暂三军全军正迅速开往战场,华北野1、2、3纵全都拼尽全力,再也没有余勇可贾了.

双方撤离后,血战后的战场重归平静,静得可以听到鲜血在黄土地上汩汩流淌,垂死的重伤员低声呻吟。

这种平静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几个小时后暂三军主力,新31师就开到了战场,先头团91团率先到达,团长孙英年骑马第一个赶到战场,他看到一生中最惨烈悲壮的景象,没法用语言形容,叫;“枕尸十数里,双方的尸体保持原状。有头对头倒下的、有刺刀插在一起倒地、有扭打在一起倒卧、仰卧的,轻、重武器原封不动遗弃在边上。”实在太惨烈了。

涞水战役,无可否认,2、3两纵是尽了全力的,8旅也是有战斗力的,最终虽然失败有很多原因,但是实力差距是根本原因,和久经沙场抗击日寇的傅军作战,尤其是主力35军、暂三军对垒,无论是战斗经验,技、战术水平、战斗意志都差的很远。哪怕到了48年底,这种差距依然很大,那时35军两个师依旧可以独来独往,横冲直撞在平绥线上,见谁打谁.

关于这一点,傅作义经过几次战役后已经看的很清楚,他曾在部队长会议上告诉全体将领说;“无论如何今天和共产党作战,比过去和日本人打仗,容易的太多了。”

涞水战役,关于32师的损失,由于多年来欺骗宣传,一直是个谜团,无论是我军教科书或相关回忆录都说;“全歼新32师7000多人,”扯了个弥天大谎。

要搞清这个问题,首先要确定进入庄町村内32师2个团有多少人:

63军战史明确记载庄町“守敌32师师部、94、96团及师属山炮连5000余人”;

2)32师5000余人被3纵7、8、9旅协同歼灭。”都明确记载庄町守军为5000人左右,再看村内守军为一个师部、两个团加一个炮连,5000人数字应该是准确的.

但是5000人中损失多少呢?在纪念鲁英麟、李铭鼎的追悼会上,傅先生明确公布过数字:“涞水战役我们阵亡官兵1100多人,伤的是1800多人。”讲的很清楚,32师总伤亡为3000人左右,余下1000多人在95团接应下突围,数百人被俘。总的损失3000多人,整个数字吻合。可以想象,依托房屋和工事的防守方是经过八年抗战的傅军主力,战斗意志坚强,战斗经验丰富,尚且有3000人左右伤亡;而无遮无拦的进攻方华北野,其作战模式从抗战时期游击战转入阵地进攻战,技战术水平低下,在平原地带的进攻,其伤亡损失之大。

大溪档案馆蒋中正革命文献文档里面交代的很清楚,傅作义致蒋中正电,序号12126、序列号4450.01-017,傅作义报告:“援涞水战役,李铭鼎予共军重挫后,负伤殉职,该部并未溃乱。”清楚地交代32师健在,建制不乱.

华北剿总司令部作战参谋李知非解放后应党的要求,在内蒙古文史资料第9辑中写的回忆文章中,表达得很巧妙、很清楚:“(涞水战役)以后又投入更大范围的五个省的战斗。对于小小的涞水战役给人的伤痛,早已忘诸脑后。” 小小的涞水战役给人的伤痛,明眼人一看就懂,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损失,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全歼。

很明显,作为一个有1万人编制的新32师,损失3000多人,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全歼,连重创都谈不上。

保定文史资料第5辑《保定解放大事记》第246页也戳穿我军战史谎言,文中记载“此役击毙新32师师长以下2000余人,俘虏1570余人,”数字也是3000多人。可见军战史声称消灭新32师7000人是天方夜谈,是军战史和回忆录歪曲夸大的一个代表杰作,是谎话连篇的我军报道的敌我伤亡数字典型之一。

判断一个战役胜负,有结果作为衡量标准,就是小平同志所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涞水战役结果是很明确的;

是否达到战役目的,结果达到,涞水城安然无恙。

是否达到战役另一目的,结果达到,重创对方,赢得主力决战胜利.

3, 是否达到战略目的,达到,而且结果超过预期目标达到,赢得平、津、保决战胜利,华北野从此退出这个战场,不敢和傅军主力决战争夺平、津、保控制权。真正做到;一战定河北。

双方伤亡比,对方倍大于己方。己方近4000,对方1万多人。

缴获;傅军作为胜利方打扫战场,缴获甚丰,缴获重武器尤多。

傅军总的损失,32师损失3000多人,101师损失600多人,共近4000人。

关于华北野的伤亡,傅作义给蒋先生的电报中有明确数字,大溪档案馆,蒋中正革命文献,序列号4450,01-017傅作义致蒋中正电报告中记载;“我軍馳援淶水戰役與共軍激戰使共軍萬人傷亡。” 其中3纵伤亡6041人,被俘数百人;总的相比要比对手大的多,华北野除了1万多人伤亡外,丢弃大量重武器,几十门迫击炮,被对方缴获。

华北野无疑是一个败仗!

实际上华北野内部从未认为这是个胜仗,2、3两纵战后在军内都做了深刻的检讨和处罚,以上都有描述。孙英年将军参加北平和平起义后,曾一度担任集宁军分区副司令。一次到医院看望老乡,正巧碰上华北野3纵8旅副政委张如三(3纵8旅就是主攻庄町的野战8旅),张是孙的绥远同乡,又是归绥职校校友,孙是职校商科2期毕业,张是职校农科4期毕业,孙在起义干部学习团学习时,张曾是学习团政委。几层关系,相见分外亲热,两人无话不谈,当谈到涞水战役,孙问张:“战后我第一个赶到战场,看到双方轻重武器丢了一地,你们为什么不清理带走?”

张如三说:“那仗我们没打好,伤亡太大,匆忙的撤退,丢了不少武器,打了个消耗仗,回去都作了检讨。”我军的消耗仗意味着什么,大家清楚.

对于这么一个“伟大胜利”,连聂荣臻都从来不敢吹,在他的回忆录上只字不提涞水战役,着重反复描写过清风店、石家庄后,随后一跃就跳到察南绥东战役,因为聂老总清楚的很,这是个做了检讨的败仗,吹了让上下级笑话,实在无法自圆其说,无法解释为什么如此大胜后,不占领河北中心平津保,反而窜扰没有战略价值的察南绥东去了。

如果是个胜仗,聂老总一定会象清风店、石家庄一样反复描写、反复地宣扬,可惜我们很多读者读书不动脑子,没有注意这个重要细节。相反有些人看了欺骗宣传后胆子大,敢吹敢讲,那是因为无知者无畏。

主攻庄町的3纵野战8旅旅长宋玉琳对这么一个伟大胜利更是羞得再也不敢吹,在他的回忆录里,长篇累牍的描写完清风店、石家庄后,一下子就大跃进跳到48年6月挺进冀东。

 聂老总也好,宋玉琳也好,都受党的教育多年,一来党的纪律规定不允许提失利战役、战斗,二来失利战役战斗影响个人和本部队形象。因此大多数将军回忆录和我军军战史都是光荣史,阉割大多数失利战役战斗,不是历史,史学价值很差。正因为如此,找到这个规律,他们的回忆录也给涞水战役作了绝妙注解。

我们的军战史充满了谎言和政治宣传,教科书是用来教育青少年的,完全不是历史,误导了无数青少年,可见还原历史任重而道远。

从战略上看,涞水战役后,华北野战军受到重大打击后,已不敢与傅军主力在河北交战,望风而逃,放弃了对平、津、保的争夺。战后足足修养整补了两个半月后,才重新出动,转而袭扰战略上毫无价值的偏僻、贫穷的察南、绥东,损失是极其重大的。

傅军除了获得战术胜利外,无疑也是一个重大的战略胜利!

涞水战役,实际上就是华北野战军主力1、2、3纵队和傅作义主力35军(不完整)所作的一次主力决战,在暂三军支援下,华北野战军以失败告终。整个过程精彩纷呈,跌宕起伏,环环相扣,险象环生,扣人心弦,是一次难得的精彩的大决战!

我军撤退后,傅军在战后对三角地带大清河北进行了大规模的扫荡,巩固占领区,牢牢地控制了平、津、保三角地带.

涞水战役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华北野战军彻底被打怕了,公开和私下多次表示怕和傅作义部队作战,连去空虚的没有傅军主力的察南、绥东都顾虑重重,这种思想情绪很快被***知道,气的毛于48年2月23日亲自发电给聂肖、(聂荣臻、肖克)杨罗(杨得志、罗瑞卿),批评他们说;“此次行动(察南、绥东战役)是一年多来主力部队第一次远出行动。你们必须克服干部中怕远出,怕山地战,怕到人稀粮少地区作战,以及怕傅作义等项错误思想。”

明确指出华北野战军经过几次大战后害怕傅军.

毫无疑问,涞水战役,傅军获得了巨大的战略和战术胜利,但是也付出了从来未有过大的代价—近4000人的损失。

为什么说是从来未有过的大代价,因为从内战开始以来,35军、包括新32师都是百战百胜,所向披靡,以新32师而言,历经大小几百个战斗,从绥远八里庄、集宁城外查汗营到骆驼脖、张家口战役、兴和、柴沟堡、怀安、天镇、阳原、桑干河小渡口、正仝战斗、扫荡冀中、闪击昌平阳坊镇战斗中屡屡获胜,损失都很小,战果都很大。每次都以极小代价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每次胜利损失从来没有超过千人以上,相比之下,这次战役代价是太大了。但从结果看,仍然不失为一个重大的战术和战略上的胜利。

就如太原战役,解放军虽然付出重大代价,伤亡4,5万人,但却控制山西全省,没人能否定这个重大胜利。

又比如孟良崮战役,解放军也付出重大代价,伤亡1,2万人,但是对整个内战都有重大影响,没人能否定这个重大的战役和战略的胜利。

华北野此战唯一能够吹嘘的就是对方师长李铭鼎阵亡、军长鲁英麟自杀.

鲁英麟为什么会自杀呢?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丢了三门榴弹炮,以下资料明确证明这一点;

暂17师3团长刘坚一回忆写道:“(1纵1旅)歧沟战斗是失利的,旅部本身受些损失,并使濒临被歼灭的35军军部及直属炮兵营又逃回高碑店。35军属美式105榴弹炮营是9月14日上午在鲁英麟自杀后不久又回到高碑店军部。据说有的军官和其营长半开玩笑说;“你们早回来一个小时,鲁军长就不会自杀了。”

2. 鲁英麟的夫人鲁刘玉幼在纪念鲁英麟的回忆文章《由他的生来说他的死》一文中写到:“105炮是他最重视的武器,常听他说;他爱这炮,因为来得不易,同时会用这炮的人也是经过艰辛的训练的,他舍不得用这武器。105炮上战场常是加重了他的负担,说不带走不行,弄丢了又怕增强了敌人的力量,武器在他眼里比房院、田园、金条、钻石还要宝贵万倍。他常说;军人的理想要寄托在武器上。。。,今天在戡乱的战场上武器有了损失,他怎能不心疼,他怎能撇的下、想得开,但是我决没料到他竟然以不能再得的损失来赔偿那可能再得的损失,以自己的生命来补偿国家的武器-----这个实现军人理想的具体代表。”绥远是个穷地方,傅军是个穷部队,穷惯了,穷怕了,搞点武器装备不容易,全军总共只有4门105榴弹炮,丢了榴弹炮象是丢了命根子,心里上无法承受,鲁英麟因为丢了炮竟然自杀让中央军听起来是不可思议的。

当然他的自杀还有些其他因素,如部队损失大,付出从未有过的大代价,师长兼垣曲同乡李铭鼎阵亡等等综合因素,无论如何,无形之中他的自杀也为北野的惨败挽回些面子,增加点宣传内容。

多年来,傅军作为起义的部队,寄人篱下,压根不敢宣传自己内战战史,我军也彻底否定内战那段历史。起义将领们被整的整,关的关,杀的杀,幸存者为了自身性命,为了自保,尽量糟践自己,洗清过去,给新主人涂脂抹粉,哪里敢提那段所谓“反共反人民的历史。”台湾方面把他看成叛徒、叛军,不予宣扬,而予以攻击,于是精彩无比的傅军征战史处于几面夹攻的尴尬境地,就此湮没,就此沉沦.

但是历史不属于政治,不属于任何党派,只属于中华民族、只属于两岸的中国人民。在下写这篇文章,还原一段历史,以一个中国人的良心,尽一个中国人的责任,做一点小小的贡献,至少将这段历史永远还原其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