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九章 生死抉择

烈鹰少校 收藏 0 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长城防线修建的时候,为了保证将来的出关一共修建了6个关卡,分别是疾风口关,秦关,威武关,扬平关,龙腾关,神兵关,但是修建一完成,战士们就用石头和沙袋从内部将关门堵死,从内部彻底封死了6个关卡,风灵族在此6关下已经不知道损失了多少人,但是这无法阻止他们前仆后继的脚步。而北凉军更是倾尽全力将全国16个军的10个军部署在防线上,17万大军日夜守护防线,同时为了防止风灵族人从水陆入侵,天河水师3分之2的兵力也以疾风口关为据点死守水路。

草原的气候是多变的,刚才还晴空万里却突然大雪分飞,讲武堂第17队的队伍正在进行野外训练,促不及防的陷入了大雪深处。白茫茫的大雪顿时遮住了天空,覆盖了大地。而对于第17队的战士来说,真正的考验开始了。这是北凉军最奇怪的一只部队,不仅是因为他的人员年龄在全军是最小的,而且他的领导者没有一个军官,他们的任务是到某地“捕获”事先在那里放的假人“敌军”。

“这跟计划完全不同,没有人告诉我们会有这么大的雪。”凌风突然意识到了不妙。“队长,停止计划,暂时返回训练营吧。”“我们大概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秦中鹰大声问,“还有3分之一的路程。”风天河是草原上的地理专家,他自己介绍是修建扬武城工匠的后代,从小跟随父亲在草原上修城,对草原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虽然队伍里有另一个专家韩冷夜,但是大部分人不想跟他说话,他也基本保持沉默,虽然他也统领着一个10人的小组,但是他下命令用的字从来是个位数字,而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队长龙扬看了看天空,风雪大的基本已经让他睁不开眼睛了。

“继续前进,在完成任务前我们不能撤退。”龙扬转头背着风大声说。军队最高长官的话就是命令,所以话音刚落,队伍就加快了脚步,顶着风雪继续前进。秦中鹰快步走到龙扬旁边,“咱们现在最好把兵器先丢在这里,负重前进对咱们不利,反正这种天兵器就算在这里也没关系,等咱们返回的时候再捡回来就可以了,实在不行我们留10人在这里看守兵器等我们回来再汇合。”龙扬冷冷的看了看他,“军种规定擅自丢弃兵器,该当何罪?”“杖责80,关进大牢,听候上级发落。”“训练投机取巧,弄虚作假呢?”“当众接受鞭打20次。”秦中鹰只好闭嘴,他清楚,龙扬平常很温和,但是在关键时刻是不会留情面的。一个身影快速走到了龙扬身边,小声说,“我们全部会冻死在这里。”龙扬一回头,看见的是韩冷夜那张冷峻的脸。“我的任务是到目的地捕获敌人。”龙扬同样严肃的回答,冷夜看了秦中鹰一眼,返回了自己的队伍。

秦中鹰悄悄走到了风天河的旁边,后者除了被冻的“满面红光”外,神情中也带着一丝质疑,“天河,你到队尾,我不想看到掉队的人。”“是。”风天河刚离开,秦中鹰也跟了过去,一直走到队尾。跟在他身后悄悄说,“你个现在立即返回大营,找李大人请求援助,最好能带他们沿着我们的路线找到我们,目前我们没有对应暴风雪天气的准备,即使能够抵达目的地,也不能保证能够有足够的能力返回,你对草原比较熟悉,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龙扬队长知道吗?”“就是他让我通知你的,就你一个人,没问题吧?”“我试试吧。”“我们的命可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我的命也掌握在我的手里。”风天河苦笑了一声放慢速度,然后转身消失在茫茫风雪中。秦中鹰快步跟上队伍,龙扬正在队伍最前面顶风前进,“干什么去了?”“我怕有人掉队,叫风天河在队尾行进以防万一,那小子就是掉队也没事情。”“还是你想的周到啊。”龙扬的脸上总算挤出一丝微笑“放心,我一定把大家带回去。”“我相信你。”

龙扬从怀中艰难的拿出地图,寻找着周围的参照物,但是周围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我们已经在目的地了。”冷夜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龙扬身后,“全体散开,就地搜索。”,士兵们急忙四散开来,用戟开始往地下戳寻找目标,不一会儿,几个用木头做的假人被挖了出来,龙扬的呼吸从来没这么难受过,冰冷的空气几乎将他的肺冻结了,但是他还是不顾一切的发号施令,“把‘敌人’带上,准备原路返回。”“队长,我们的负担过重,没多余的体力带俘虏回去,末将建议,就地处死,以绝后患。”秦中鹰也快喘不过气了。“军令是抓俘虏,上级必有其用意,不可违抗。”“是。”秦中鹰已经没有体力来反驳或提议什么了,他跌跌撞撞的走到一个木头人跟前,一伸手,马上感觉到这个木头的重量,他看了一下,只有铁虎双臂夹起2个,其他人艰难的连一个都拿不起来,“用戟,把2个戟并排,然后用绳子把木头人绑在上面,然后2人抬一个。”秦中鹰感觉自己快死了,他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龙扬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咱们坚持,坚持一下就到营地了,火炉,热水,都在等着我们呢,坚持一下。”说到这里,他的话音提高了8度,“全体整队。”疲惫的士兵们依然坚持着执行了命令。

“风天河呢?”龙扬眼睛一扫,立即发现了问题,秦中鹰一把拉住了他,“不是你命令他回去搬救兵了吗?”“什么?”龙扬来不及说什么就被秦中鹰拽了一把,然后小声说,“队伍已经这个样子了,起码是以防万一的举动,现在就算你想把我军法从事,也不能在这里浪费体力,最好就是装做一切如故,不然军心一散,咱们谁也不能活着回去。”龙扬的脸色突然变的异常难看,他低下声音,“一个人在大雪纷飞的草原上行进搬救兵,如果他出了问题,我拿你试问。”“你还是先保证队伍能够完好的回去再说吧,风天河比我们可安全多了。”秦中鹰有气无力的说。

队伍拖着疲惫的脚步开始原路返回,带头的冷夜虽然表情如故,但是眼睛里布满血丝体力显然是到了极限,但是他却不能有丝毫松懈,来时的脚印早已经被大雪覆盖,只有靠冷夜野兽一样的寻路能力来带领队伍走出困境,否则,这100多名战士将全部死在这冰天雪地里,尸首也会被雪掩埋。现在每个人身上的甲胄都成了白色,他们拉长袖子盖住手,还必须拿着兵器以及“俘获”的“敌人”。

一个身影猛的倒了下去,龙扬听见“扑通”的一声,一回头,看见队伍最后的一个人已经倒了下去,“燕飞!”龙扬立即命令,“全军停止前进。”“我们不能停下。”秦中鹰急忙跑过来低声说,“要么大家都会冻死在这里的。”“我不会丢下一个人的。”龙扬瞪了秦中鹰一眼,“队伍继续前进。”说完就向队尾走去。一个高大的身影猛的挡在他面前,“我去吧。”铁虎用颤抖的声音说,秦中鹰意识到,连铁虎这种铁打的战士都已经无法保持状态了,其他人恐怕早已经超过了极限,但是距离军营还有多远?他无法判断,风天河能否安全抵达军营,能否带领增援部队找到他们,他也只能听天由命。

视力逐渐模糊了,耳边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到,只能感觉到身边的队伍不断有人倒下,秦中鹰的思维逐渐模糊了,生前的一幕一幕仿佛闪现在眼前,自幼苦练武功,为了杀敌报国离家出走,到讲武堂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锤炼自己,军官的打骂,艰苦的训练,都没能让他退缩,但是难道要在这里结束自己的一切?雷华来信说已经进入了水师学堂船工司研究造船技术,那小子终于有出息了,或许有一天自己出征的战舰就是他制造的,父母在新田也很好,作为退役军官,当地官员还是很照顾他们的,姐姐一个人操持家务,孝顺父母也很辛苦……

一个身影在身边倒下,秦中鹰知道,那是冷夜,他终于坚持不住了,他的倒下意味着没有人能够活着找到出路。秦中鹰想叫起冷夜叫他别睡,但是身体没有一个地方还能够按照他大脑的指示做,他现在唯一的动作就是茫然的向前前进,直到一片白茫茫映入眼帘,身上突然前所未有的放松。

“你醒了。”等秦中鹰再次睁开眼睛,风天河的脸赫然映入眼帘,这意味着,要么大家都没事,要么大家都死了。他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是在军用帐篷里,生了火,感觉比较温暖,而周围则有几个郎中正在看着其他的人,“你们可真危险,幸好我带人即时找到了你们。”风天河递过来一碗热汤,“喝下去暖暖身子吧,大家都没事。”

一个军官走了过来,“军士秦中鹰。”“是。”秦中鹰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我们需要核实几个问题,首先,你们在出现大雪的情况下继续前进,并且派出了求援人员以防万一,虽然危险,但是顺利完成了任务并且保存了自己,这些命令都是龙扬下达的?”“是,大人。”“卫士风天河说你传达了龙扬的命令叫他回来求援?”“是,大人。”“在途中有没有讨论是继续前进还是先撤退?”“讨论过,但是最终决定继续前进。”“你们不知道继续前进的危险性吗?”“知道,所以派出了求援人员以防万一。”“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袒护龙扬?”秦中鹰吃了一惊,“没有,大人,我是实话实说。”“不用说了,龙扬比你醒的早,他已经说出了整个任务的经过,包括你假传他的命令派出了求援人员,和你对于这次行动的一些异议。”军官站起身,转身离开了。“他在哪里?”秦中鹰转头问风天河,“谁?”“龙扬。”

“你是不是脑子冻坏了!”秦中鹰一把抓住龙扬,“你马上去告诉他们,你刚才只是睡糊涂了,语无伦次。”“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龙扬的脸上 露出了招牌式的微笑。“你知不知道,如果他们要追究责任的话,你这个队长就别干了。”“那就不干,我做的选择,我要负责。”“你只要说都是你的命令就不会有下文了,你完成了任务,保全了队伍,多好。”“这是不公平的,因为保全队伍的是你。”“如果大家都知道的话,队伍就会有不团结的隐患,你该明白,一支队伍有一个核心,接着是一个圆环套着一个圆环,里面是军官,最外层的是士兵,所有的人必须围着这个核心转,如果队伍中出现2个核心,比如大家认为我能救他们的命而不是你,那这个整体就会被打破,我不在乎是否公平。”“事实是,我差点害大家送命,而你救了大家,如果真的要一个核心的话,那该是你,我会辞掉队长的职务,你比我更适合。”“第一,我不想当队长,第二,你的选择没有错,我们是军队,一切以战局为先,我做的不过是一个副队长该做的,补充你的命令而已,要不就没有必要设立副队长一职了。”

“应该撤除龙扬队长的职务。”主帐内的军官们也在讨论相同的问题,“108名战士差点被冻死在外面,如果不是秦中鹰反应正确的话,现在我们现在就可以报告第一批招收的少年兵已经全部死于训练。”“秦中鹰在路上提出了几个方案,比如丢弃兵器派人看守以减轻重量,这些是弄虚作假的行为,秦中鹰这个人太喜欢投机取巧,而且他公然背着负责人下达命令,这虽然违反了军队的条令,但是他拯救了全队的人,应该让他代替龙扬。”“对。” 薛永贵摆了摆手,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龙扬队长的职务不变,秦中鹰也一样。”“大人?”军官们诧异的看着他,“龙扬虽然差点断送了一队人,但是他没有把这次训练当成训练,他是把这次训练当成实战来看的,所以不管天气如何变化,情况如何,他都坚定的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凭这一点,他也可以继续干下去,训练不是游戏,是模拟实战的考验,如果哪个队伍在训练中学习秦中鹰建议的那样弄虚作假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战场上的死亡,你们都训练过战士,也都明白在这里每年训练都会有人送命,但是我们训练的战士是天下最强的。秦中鹰很聪明,也很明白事理,更具备战略战术头脑,不过还缺乏点豁出去的决心,不是豁出去自己而是豁出去整个队伍,因为在战场上军官要掌握的不仅是自己的命,还有手下战士的命,所以他是副队长的最佳人选。”“大人。”一个军官走进来报告,“我们招收的第2批少年兵共312人,今天在决斗场内同狼的搏斗中有4人阵亡,13人由于重伤无法继续参加军队的训练。”军官们低下了头,“不是每一批学员都有龙扬这批这么幸运啊。” 薛永贵摇了摇头,“去问问剩下的,想退出还来得及,有些经历过生死边缘的人或许会有些改变,所以我给他们一个选择权,只有那些经历过生死还能够继续坚持的才是我们要的战士。”

“风天河,你小子做的不错。”秦中鹰把风天河拉到没人的地方赞扬,“但是如果有人问是谁给你的命令,是龙扬。”风天河看了看他,“没问题是没问题,但是这次我救了大家,还要按照你的命令撒谎,要知道向上级撒谎最后可能会触犯军法……”“好,你想要什么?”秦中鹰看着他。“你的武功,教我一招有用的杀招。”“我的每一招都是苦练数年的,不那么容易学。”秦中鹰想了想,“这样吧,我教你一招‘一剑晴天’这是我剑法中速度最快的招数,不过能不能学成就看你的了。”“好。”风天河兴奋的说。

秦中鹰还不知道,他正在做一件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