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略中国罪行大联贴-6

南京大屠杀活教材——张乔云


2004年12月4日,86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老人磕然长逝。27天后,85岁的张乔云老人又让人们把视线投向那段历史。南京大屠杀研究学会的副会长经盛鸿教授认为,张乔云老人见证了当年侵华日军的罪恶与暴行,她体内的那颗67年前日寇留下的子弹,又让老人成了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一部"活教材"。


村民证言


有人看见张乔云中枪


存于张乔云老人体内67年的那颗子弹是侵华日军暴行最有力的证据。当年,日寇射杀张乔云老人一事,得到了仪征冷红村在世老人的见证。


88岁的老人周世珍与张乔云一样,经历了中华民族最"血雨腥风"的年代。提及侵华日军射杀张乔云一事,老人至今记忆犹新。据老人介绍,当年张乔云是冷红村后庄金家的小媳妇,一天下午,鬼子来到村庄后,到处抢、杀、奸、淫。张乔云抱着孩子与公婆往芦苇荡跑,鬼子在后面追,因张等人钻进了芦苇荡,鬼子开枪一阵扫射,一颗子弹击中了金家小媳妇的右腿,这颗子弹至今还留在张乔云的体内。


冷红村曾遭烧杀凌辱


88岁老人周世珍在介绍张乔云老人体内日寇子弹一事时,还谈到了当年侵华日军在仪征冷红村烧杀奸淫一事。周称,一次,两名上岸的鬼子跑到冷红村后庄奸淫妇女,被共产党游击队击毙,第二天,大批鬼子开进了后庄,他们见房烧房、见人杀人,场面极为恐怖。让周世珍老人永远无法忘却的是,一次鬼子在路边盘查,同村的一名王姓大肚子媳妇被鬼子拦住,两名鬼子将王姓孕妇拉到路边,很快,鬼子扒光了王家媳妇的衣服,然后进行惨无人道的轮奸,"这些畜生当着许多乡亲们的面,脱光了王家媳妇的衣服,他们简直禽兽不如"老人颤抖的说。


据周世珍老人称,王家大肚子媳妇被鬼子轮奸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 作者: tmdjapan 2005年02月25日, 星期五 23:54 回复(19) | 引用(0) 加入博采

日本侵略中国罪行大联贴-5

程瑞芳:用日记纪录南京大屠杀的罪行


程瑞芳写这份日记时也许没想到,她是第一个以日记形式记录南京大屠杀的中国人。史学页?她为后人留下了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的重要档案资料,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又一铁证。



此前《拉贝日记》、《东史郎日记》、《魏特琳日记》相继发行中文版,分别以德国人、美国人和日本忏悔者的角度记录了南京大屠杀暴行。


《程瑞芳日记》摘登


12月10日


......搬进安全区的人路上不断,进到学校的也是如此,洋车没有了,路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是自己挑、抬,飞机声、大炮声他们也不管,真是凄惨......我们这里只住妇女、小孩,也不许烧锅弄饭,有的自己家里送饭,没有饭吃的不多,我们给她们吃,早上给他们水洗面,给他们三次水喝,有一千多人,忙极了,预备水、开水,一日送两次。现在预备在大门外对面开一粥厂,过两天就有粥吃了......


12月11日


今早死去两个小婴孩,一个只有一个多月,是闷死的,一个有三个多月,早有病的......今日大炮打得利(厉——编者注)害......(我军(指国民党军队,下同)要逃了,警察没有了。北门桥有小兵抢了,老百姓也抢,还有几个宪兵维持,抢了几个人。下关我军放火烧了,烧的地方很多......


12月13日


昨晚我军退了,今早没有听见还炮声。下午二时,日兵由水西门进城了......今晚有人跑到学校里,来得不少。日兵跑到他们这(家)里,要他们走,因为(日本)兵要睡(觉)。跑出来的人都是空手......这些人骇(吓)死了。......我辛(心)酸了,真是凄惨,不知明天还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12月14日


今日来的人更多,都是从安全区内逃来的,因日兵白日跑到他们家里抄钱、强奸。街上刺死的人不少,安全区里都是如此,外边更不少,没有人敢去,刺死的多半青年男子。......


12月17日


现有十二点钟,坐此写日记不能睡,因今晚尝过亡国奴的味道......今晚拖去11个姑娘,不知托(拖)到何处受用(强奸),我要哭了,这些姑娘将来如何?......


12月18日


昨晚拖去的女子今早都放回来了,有一个未回来,不知是留在那里,或是她不好意思回来......真不得了,这些(日本兵)猖狂极了,无所不为,要杀人就杀人,要奸就奸,不管老少。有一家母女二人,母亲有六十多岁,一连三个兵用(强奸)过,女儿四十多岁,两个兵用(强奸)过,都是寡居,简直没有人道......


12月19日


昨晚有宪兵在前面睡,晚上还是有兵进来,到五百号客厅许多人之中强奸。今日白天有两兵到五百号,房门口站一兵,里面一兵叫别人出去,留下一年轻女子强奸......这些难民只真可怜,有的家烧了,有的丈夫被日兵杀了,有的被日兵拖去了不知生死,哭的哭,叫的叫,惨不堪言......日兵烧房当玩意,他们也怕冷,先拿里面家具烧起来烤火,要走就走,火若燃上房子就烧了,有时放些死人在内再燃火烧房子。


12月20日


今日又来了许多难民,二百号三楼也睡满了。他们想这里有宪兵保护,其实宪兵还是将姑娘拖在院子里奸,不是人,是畜牲,不管什么地方。今天中午,有兵来拖两个姑娘,并拿她们的东西......


12月22日


德国领事在下关也不许进城,自然他在兵船上,他不要第三国看他们无道德的行为,在路上睡的死尸也不要人看,有的路上只见死尸不见路,简直把中国人不当人......


12月29日


今日在此登记男人,把全城的男子都弄到此地来登记。留下一些年青人是他们所疑心的,(让)这些女难民出来承认是他们的父兄、丈夫或亲戚。有一个老太太有胆量,出来认了三个人,其实她也不认得他们,就是要救他们。有一个年青女子也出来认,说是她的哥哥,回来里面换件衣服,又出来认她的亲戚,此人真是可佩。......现在日兵清理街道,把死人埋下土,或是烧,街上的死人太多了。





金陵女大里救护难民


程瑞芳出生于1875年,籍贯为湖北武昌,早年毕业于武昌护士学校。毕业后,程瑞芳在当地的美以美会妇科医院当看护,1922年任圣希里达子弟小学校长,1924年来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简称金陵女大,现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任舍监(相当于宿舍管理员)。


1937年8月15日,日寇轰炸南京时,金陵女大为了应付紧急事件,由吴贻芳校长成立了紧急委员会,时年62岁的程瑞芳是其中一员。这年的12月,在日寇即将攻破南京城前夕,美籍人士温妮·魏特琳女士、程瑞芳、陈斐然组成了三人非常委员会,负责留守学校,建立金陵女大难民所,收留"首都"沦陷后无家可归的妇女儿童。


南京沦陷后,滞留南京的20多位西方人士,包括拉贝、魏特琳等人,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在南京城西北部一块约3.8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立了国际安全区,从日军的枪口与刺刀下拼死救护成千上万的中国难民。 南京大屠杀期间,魏特琳女士写下了震惊中外的《魏特琳日记》,这部日记和后来的《拉贝日记》、《东史郎日记》齐名,成为外国人见证南京大屠杀历史、揭露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罪行的重要罪证。《魏特琳日记》中,多次提到了程瑞芳,亲切地称她为程夫人。






远东军事法庭的重要证人


据史料证实,程瑞芳在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曾远赴日本,在远东军事法庭上作证。她用自己在金陵女大安全区的亲历亲见,控诉了日军在中国南京所犯下的烧杀抢掠的种种暴行。档案馆在金陵女大零散档案中发现的程瑞芳填写的英文履历表,也提到她曾到过日本。


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编研部主任、"程瑞芳日记整理与研究"课题组负责人郭必强研究员11日透露,程瑞芳的出证材料最近已在远东军事法庭的档案中发现并被证实。程瑞芳在证词中说:"我71岁,是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宿舍总管。1937年12月,南京沦陷后,校园被宣布为一个安全区。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收容了1万多妇女和儿童。"然后程瑞芳列举了她亲眼看到的日军在校园里强奸、抢劫和杀人的数个证据。最后,她写道:"我愿签名盖章证明此事,1946年4月8日。"






孙子眼里的仗义祖母


据金陵女大的老校友回忆,程瑞芳在1952年金陵女大院系合并后离开南京,回到了武汉居住。1962年,吴贻芳校长还自己出资邀请已87岁的程瑞芳重游金陵女大安全区。


目前,程瑞芳的孙子程国光、程国祥生活在武汉市,都已经80多岁了。


程国祥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与程瑞芳一起生活在金陵女大安全区,他回忆说:"日军攻占南京后,我和妈妈、妹妹一起留在南京与奶奶住在一起,当时我10多岁。奶奶说都走了学校没有人看守,自己年纪大了,不想走,就留下了,还有华群小姐(魏特琳)也没走,她们一起在国际安全区金陵女大难民所看护难民。奶奶总是很忙,管宿舍、膳食,在难民所还在协助华群小姐做很多事。因为日军常常进来抓人,人人都害怕,奶奶就常叫妇女们用布条包上头,脸上抹一些炉灰,躲在被子里,以防不测。"不过,程国祥印象很深的是那时常看到奶奶晚上在自己的房里灯下用钢笔写着什么,因为奶奶管的事情很多,他当时以为是在记账。






60多年后发现尘封日记


2001年12月7日,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研究人 员在整理金陵女大零散档案时,发现了一本珍藏60多年的尘封日记。日记原名《1937年首都沦陷留守金校的同人一段日记》,后称《首都沦陷留守金校日记》、《程瑞芳日记》。研究人员发现,日记系钢笔手书,一共3万多字,起讫日期为1937年12月8日至1938年3月1日,这正是抗战初期"首都"南京沦陷后日军在全城大规模屠杀的时间。而且,程瑞芳还是逐日记载,从不间断。日记内容与《魏特琳日记》相互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