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星 第三章 异类 第三章 异类(1)

阿弩 收藏 23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size][/URL] 沸沸扬扬的暗杀事件令世界喧闹不已,但也并不是影响着每一个人。对王羿来说,11月4日发生的暗杀事件不过是新闻联播的一条播报,和他关系不大。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王羿从余政委那里取回了离婚报告。当他将报告一点一点撕成碎片时,觉得过去的自己也在一点一点地破碎。那种滋味,就像去掉陈年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


沸沸扬扬的暗杀事件令世界喧闹不已,但也并不是影响着每一个人。对王羿来说,11月4日发生的暗杀事件不过是新闻联播的一条播报,和他关系不大。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王羿从余政委那里取回了离婚报告。当他将报告一点一点撕成碎片时,觉得过去的自己也在一点一点地破碎。那种滋味,就像去掉陈年的老茧,直露出下面的嫩肉来,凉风吹过,冷飕飕的。他不知道这算胜利还是失败,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在燃烧还是在泯灭。也许,为了梦想,必须作出勇敢的牺牲。

白色的碎纸片在空中飞舞,象一双双愤怒不甘的眼睛,它们飘啊,旋阿,跳啊,发泄着,呐喊着,直到被大风悉数带走......

几个月的抗争变成了一次可笑徒劳的决死冲锋。王羿苦笑着坐倒在地,递交离婚报告的日子,居然是以如此方式划上句号,一切又都回到起点。

10月7日,国庆战备值班刚刚结束,王羿被叫到了师部,在那里,围绕离婚报告的交锋开始了。

“王羿,你个死契弟,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梁副政委的唾沫星子犹如23毫米机炮炮弹,快准狠地扫射在王羿脸上,“这个时候居然来提离婚!你哪根筋搭错了?是不是跟媳妇闹啥别扭了?丢,个大老爷们连个媳妇也搞不定,居然还是你主动提出,你是坏了脑子还是废了卵子,啊?”

“小王啊,都结婚那么多年了,孩子都6岁多了吧?搞什么啊,这是,你自己说说,”和一线飞行员出身的梁副政委不同,老辣城府的余政委总是那么清风细雨,四平八稳,他搓着茶杯,尽量把口气说得缓和,“你跟你老婆是在大学期间自由恋爱的吧,叫什么来着?对,叫梅朵,多好的名字,和人一样漂亮。我可是见过啊,而且又贤惠又能干,好多人眼馋呢!这咋说掰就要掰啊,为什么?还要在这节骨眼儿……”

“你可想好,王羿,你的提职报告刚刚才报上去,二等功也刚刚批下来,”聂师长皱着眉头,语重心长地说,“你离婚可不是你私人的问题,首先你是军人,其次组织上正重视培养你,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关系着全师、乃至全海军的荣誉和导向!”

王羿在办公室中央站得笔直,谁一开口,他就利索地将身体转向谁。在座首长中的大部分,在此之前,都因离婚报告问题单独跟他谈过话,而这一次,是围歼战了。

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这些首长们都象一排精良的对地攻击弹药——从57毫米空地火箭到500公斤重磅炸弹。而自己就是他们集中攻击的靶子,这使王羿惶恐之余,更感到一丝悲壮决死的满足——他也说不清为什么。现在的关键是,自己经得起他们的轮番攻击吗?

几个重量级人物挨个说完,在连续排炮攻击下的王羿挺挺腰,待他们各自的硝烟散尽后,清清嗓子,一字一句地说道:“谢谢各位首长的关心,其实,你们看我离婚申请报告上的日期就知道,我并不是一时冲动才作出这样的决定的,已经思考很久了。只是,真不凑巧,递交的时间不太合适,让首长们操心了。但是,决定就是决定,我可以换个合适的时间再提。”

未等王羿说完,几个首长先后都将身体向沙发靠背上一仰,脸上不约而同露出愠怒的神情。一个小小的少校副大队长,在全体师党委面前居然还敢撅头硬顶,要不是情况特殊,这么大个师党委,会兴师动众地来折腾这狗屁家务事。

“总有个原因吧,那有无缘无故就要离婚的!”余政委将茶杯一放,拈起王羿的离婚报告,“……就因为感情不合?”

“是的,感情不合,”王羿咽了口唾沫,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但是,屈服压力向来不是他的风格,“感情的事,只有两口子最清楚,我们之间存在很多无法解决的矛盾,我尽力了,可是无法解决……”

“不是你小子又搞出什么事来吧?我跟梅朵通过电话,她可是不知道你想离婚!”王羿的话突然被一个沉闷的声音打断。听见这个声音,王羿在心里苦笑起来,总攻到底来了。一直不发一言的龙铿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已经开始紧张的王羿,“你老实告诉我,你的所谓感情不合是不是你小子在外头有了女人?”

王羿默然,龙副司令员就是龙副司令员,说的话简直就是JDAM联合直接攻击弹药,精确、猛烈,而且正中要害——比其它几种弹药厉害多了,而且还是串联战斗部,一炸二炸三炸,一直从脑门炸到肛门!作为最了解自己,也最欣赏自己的上级,王羿知道自己心中的那些花花肠子,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自己这位“干爹”——战友们都这样戏称他们俩。

“被我说中了?王八羔子,你理亏!你心虚!感情不合,扯淡!是你自己出了问题!”龙铿的的声调高了起来,王羿将下巴愈发扬起,抱定了死也要死得好看的架势。“收回你的报告,你还不是一个可以成熟处理自己问题的男人!回去想好了再说!有的事,不是可以玩的!”

“有的事,不是可以拿来玩的!”这句话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地扇在王羿脸上,使他不仅脸红耳赤,甚至身体都微微发抖。

“你到底玩够没有,玩够了总要回来吧?”梅朵经常这么说。

师党委全体成员看到王羿握紧了拳头,脑门的青筋突突暴起,“我想我有权利选择我的感情,任何人不能就此问题命令我。”每个字,几乎是一个个用牙啃出来的。

在轰然而起的诧异,愤怒,鄙夷和气恼中,王羿咬紧牙关挺立着,但是额头的汗珠已悄然沁出。

“停飞!”龙铿的声调居然降了下去,以至于几个党委成员都不自然地闭上了嘴。谁都知道王羿是其爱将,怎么处置,关键也在于他。“停飞!”龙铿又重复了一遍,语气沉痛而坚定。

回到部队不过个把月,王羿又被停飞。他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比停飞更痛苦的惩罚在等待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