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英雄 第二章 让人吃惊的真相 第四章 伯乐得良驹

为自己工作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size][/URL] 第二天,专案组的人就把报告交到了阳海涛那里准备让他签字批准。就在阳海涛准备提笔签字时,突然谢宏桐报告道:“司令且慢!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你搞什么名堂?”阳海涛似乎很生气,对谢宏桐骂道。 “司令,我给你带了个人来,也许他能给你揭开陈副司令被刺杀之谜。有些真相还很令人吃惊。”谢宏桐说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21/


第二天,专案组的人就把报告交到了阳海涛那里准备让他签字批准。就在阳海涛准备提笔签字时,突然谢宏桐报告道:“司令且慢!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你搞什么名堂?”阳海涛似乎很生气,对谢宏桐骂道。

“司令,我给你带了个人来,也许他能给你揭开陈副司令被刺杀之谜。有些真相还很令人吃惊。”谢宏桐说完,向门口喊了一声:“进来吧!司令有请!”

“阳司令,我有要事相告!”前“天狼军团”上等兵黄援邵走进门,向阳海涛敬了礼。

“他是谁?”阳海涛指着黄援邵,对谢宏桐问道。

“他是前‘天狼军团’的一名上等兵,隶属于情报科,在最后一次战斗中被我们俘虏了。因为他认罪态度好,而且在监管期间表现很好。所以我们对他解除了监管,可以在司令部范围内自由活动。也不该是批评他还是表扬他,他竟然在陈副司令死后秘密潜办公室,从办公桌里偷出了一盘录音带。就是这盘录音带,让我们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其中有些事情是我们以前还不知道的。我们错怪了巴布陇!”谢宏桐一五一时地把事情说完。

“什么?那录音带呢?”阳海涛听了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录音带在这!”谢宏桐把录音带递给了阳海涛,阳海涛看了看,确实是陈原翟的。他以前看到陈原翟用过。

“马上拿放音机来放!”阳海涛命令道,谢宏桐随即从库房里拿了一台放音机来。三分钟后,放音机播放了巴布陇与陈原翟的对话:

“小巴请坐!陈某今天叫你过来,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想和你聊聊。你到反恐部队都半年多了,我还没单独和你交流过呢。来,先抽支烟再说!”

“谢谢陈副司令的好意!我不会抽烟,副司令有话不妨直说,不必拐弯抹角!”

“好好!小巴果然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将来在军中一定大有前途。好好干!”

“那还要需要陈副司令的多多提携。我小巴加入反恐部队不是为了什么前途,我是为了报仇,为父亲报仇!为天下所有遭难的百姓报仇,即使用我的生命去换取,我也愿意。我的使命就是保护阳司令的安全,协助他消除‘天狼军团’真正的幕后黑手。”

“小巴,可不要听信你父亲临死前的胡言乱语,一个快死的人的话你都能相信吗?你父亲是‘天狼军团’的司令,连他都被俘自杀了,‘天狼军团’其他人也被全部消灭,‘天狼军团’已经成为历史了,哪还有什么幕后黑手?你父亲就是‘天狼军团’的最高领袖,领袖都没了,还谈得上其他幕后黑手吗?”

“不可能的,我父亲说的话哪里有假?我这一生最相信的人就是我父亲了,他虽然做了不少对不起人民的事,但那是被迫的。父亲在当所谓‘天狼军团’司令期间心里一直在想着怎样逃脱这种作孽的生活。还有阳司令,是多么正直的人。消灭了‘天狼军团’后,不是想的怎样去领赏,而是去调查真相。陈副司令,我说的哪里不对了?”

“还阳司令呢,阳海涛那个人你也相信?那个人简直就是个混蛋。为人独断专行,冷峻刻薄!他能当上少将司令你以为是他的真本事,还不是靠他那当总理的父亲?说是什么参与和指挥上百次特种作战,还屡建奇功,放狗屁!来军事演习来当成作战,那叫凑数字。估计在国家军事学院里读的那个什么特种作战学硕士也是他娘的假文凭。老子是他的师兄,同样是部队管理学硕士,在边防部队兢兢业业18年,还他妈个上校,你以为我能力比他差吗?老子有他那样的背景,早成了军区中将副司令了,还在这什么狗屁特种部队受他的鸟气?哼!”

“陈原翟,不许你污辱我的义父!如果我再听到你这样说,小心我毙了你!”

“哦!还认他做了义父,怪不得如此维护他了!你那叫认贼作父!”

“陈原翟!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杀人灭口吗?我猜到了,你和那些恶魔是一伙的。你出卖了反恐特种部队,使仗越打越久,死了更多的人。”

“巴布陇,你太聪明了,什么都被你想得到。可惜你再聪明也无济于事!你马上就要到你父亲那里去团聚了。哈哈!反正你也快下地狱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我确实就是国防部副部长扶言孝的人,同时也是‘天狼军团’派到反恐特种部队的眼线,反恐部队几次大的牺牲都是由于我给‘天狼军团’通风报信造成的,只可惜巴尔多这个窝囊废,最终还是把‘天狼军团’给带上了绝路,哎!要不然阳海涛那小子能全歼‘天狼军团’吗?”

“陈原翟,你无耻!比恶魔还可恶!待我有朝一日能逃出去,一定将真相大白于天下,让你受人民的唾骂。”

“真是没脑子的小青年啊!你以为你逃得出去?反正你都得死了,阳海涛绝对不会以为是我干的。因为他是那么的信任我。哈哈!既然如此我就慢慢地给你讲英明伟大的扶言孝扶老和屡建功勋的‘天狼军团’的历史。哈哈哈哈!”

“我不要听!你那是污染我的耳朵。”

“哈哈!当然得听,而且把你除掉后,我们的下一步计划就是除掉阳海涛。这小子太不识抬举了。竟然想调查事情的真相,真是活腻了。当然他也得听这些故事!然后,我们就拿着我们所得的钱,移居国外。反正当官也没多大意思,我们这个集团现在有300多亿元的资产,够我们下半辈子享受了。哈哈!”

“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恶魔,拿这么多钱干什么?我倒真的想听听你们的‘发迹史’,哈哈!看看你们究竟有多丑恶!”

“关于‘天狼军团’很多事情我想你并不陌生,你父亲是司令,你又在那里待了一年多时间,比谁都清楚。我重点说说我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扶老在‘天狼军团’成立后就考虑到将来国家肯定会组建专门的特种部队来剿灭,因此他需要一个人在反恐特种部队里做内应,随时通风报信。‘天狼军团’成立时,我是磺山地区某边防团的副团长。就在我甚感苦闷闹着要退役时,扶老找到了我,他说你不必这样。只要有耐心,升迁的机会马上就要到来。有一个副司令的位置在等着你呢。我想我当时不过是个中校副团长,能当什么副司令?不过真的能够升官我求之不得呢。于是,在扶老的授意下,我担任了‘天狼军团’的副司令,并许诺事成之后授予我少将军衔,这件事对外是秘密的,因为我的真正使命不在于此。后来,反恐部队成立,扶老又派我到反恐部队当副司令,说是我了解磺山地区的情况。其实真正的目的是作为‘天狼军团’在反恐部队里的内应,就这样我成了磺山地区反恐特种部队的上校副司令。哈哈!我一个中校军官,摇身一变成了两个部队里的副司令,而且军衔都升了一到两级,有这样好的事情,我为什么不干呢?人活一辈子又是为了什么?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扶老临走时还特意交代说,升官都是其次的。关键是我们这个集团成从这比买卖中获得巨额的财富,足以在短时间内成为亿万富翁。名利双收啊!哈哈!哈哈!所以我就一直潜伏在反恐部队里,一有行动就向‘天狼军团’通风报信,反正我在部队里是二把手,阳海涛又那么信任我。给了我通风报信的条件。所以反恐部队每次都要损失惨重,每次都只能消灭那些对我们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而抓不到真正有意义的人。说得难听一点,反恐部队都是由扶老一手操办的。他是让我们在捉迷藏。我们都成了他的棋子。要说胜利者,扶老才是。我们希伦巴多集团才是。阳海涛还自诩一代名将,放他娘的狗屁。哈哈哈哈!”

巴布陇哪肯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他凭借自己练就的武功,用劲全身力气一挣,网被挣开了。说时迟,那时快。巴布陇掏出手枪,砰砰几枪,在他周围的几个蒙面人已经全部毙命。陈原翟慌乱中准备掏枪,被巴布陇一枪打中手腕,枪也掉在了地上。巴布陇迅速把陈原翟拖到了办公桌后,闻声而来的那名特种兵准备举枪对巴布陇射击,也被巴布陇打中了手腕和腿部,受伤倒在了地上。巴布陇把枪抵在陈原翟的额头上,陈原翟吓得浑身发汗,瑟瑟发抖。吞吞吐吐地说道:“你想怎么样?难道想造反不成?”

“我这是为天下人除害!陈原翟,你苦苦为扶言孝卖命,却还是个副职,算什么本事。那是你自作自受!今天,我会为反恐部队所有牺牲的弟兄们报仇,除掉你这个隐藏在反恐部队里的蛀虫,间谍!”

“你敢?你这是造反!谋杀上司,阳海涛不会放过你的。小巴,不,巴大爷!如果你饶了我,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一样。我还可以给你我所拥有的一半的财产。”

“如果我巴布陇是个贪财的人,我就不会参加反恐部队了,所以你今天必须得死,不然还会有更多的人无辜丧命。义父那里我会解释的。”

录音放了将近半个小时。

原来陈原翟有个嗜好,喜欢把自己和别人的对话录下来,然后慢慢分析,找出对方说话的漏洞,寻找机会收拾他,他这纯粹是干的特务的营生。没想到他的这个嗜好却让自己的罪行大白于天下,也帮助反恐部队了解了他被刺杀的真相。人间正道虽沧桑,但是却总有天助。这就是正与邪的差别。

“什么?老天啊,我到底该相信谁?陈原翟还背着我干了这么多事情?难道他以前表现出来的对作战指挥的无知都是装的?”阳海涛听完录音,觉得头都大了。

突然,阳海涛用很冷峻的眼神看着黄援邵:“你明明已经获得了自由,却又私自潜入陈副司令的办公室偷东西,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搞不好就会被说成是和巴布陇一伙的间谍,那是死罪,你不怕死吗?”

黄援邵突然挺了挺胸,说道:“为了得到事情的真相!为了还小巴一个清白,为了让更多的人避免遭难,我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和名声!”

“哈哈哈哈!为了正义的事业不惜牺牲自己,此乃可造之才啊!”阳海涛似乎觉得自己又发现了一个人才,突然拍了拍黄援邵的肩膀,笑道。

“小黄!我问你,你是怎么潜入陈副司令办公室的,要知道,陈副司令被杀后,那里戒备森严,连苍蝇也飞不进去。你怎么能顺利地进入办公室偷到录音带,神不知、鬼不觉,而且毫发无伤?”阳海涛似乎对黄援邵的“偷盗”本领很感兴趣,问道。

“阳司令你饶了我吧!我知道我这次是死定了!不过想到小巴的冤屈能得到解脱,也无悔了!”黄援邵似乎很害怕。

“阳司令不会怪罪你的,更不会杀你。你揭露了事情的真相。立了大功了。阳司令要奖励你!不要紧张!”谢宏桐见黄援邵浑身冒汗,瑟瑟发抖,忙鼓励道。

“是啊!你立了大功啊!想不想在反恐部队干!我想让你到司令部情报处做一名少尉,负责情报窃取,顺便帮我训练一批苗子出来。训练好了那些人就是你的手下。”阳海涛对黄援邵亮了底。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阳司令!”黄援邵很激动。

“不过你还得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哈哈!没教好一批队员之前这个少尉还是个空的。我就当你的第一个学生嘛!”突然,阳海涛猛然想起一件事,对谢宏桐命令道:“去把那些饭桶们做的什么狗屁报告给我烧掉,另外宣布结束对巴布陇的审查,但还得关着。这孩子也太冲动了,年轻气盛啊!”

“是!”谢宏桐领命而去。

“好了,现在除了门口站岗的两个卫兵以外,你对我说吧!你刚才是怕谢秘书听了会拿出去宣传吧!我保证保密!”阳海涛随和的时候简直就是随便了。

“阳司令说笑了,我怎么配当你的老师呢。我愿意忠诚于反恐部队,忠诚于会龙国民,为消灭恐怖分子而奋斗!”黄援邵觉得在反恐部队里受到了非凡的待遇,情绪高昂。

“哪里不可以呢。能者为师嘛!每一个人既是老师也是学生。口号就别喊了,还是给我说说你这样偷到那盘录音带的。”阳海涛向是个学生向老师请求道。

“好吧!那我就说了,阳司令可别笑我!我真的很笨的。”黄援邵很谦虚地说道:“我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心情很坏。在喝了一次酒后,我酒壮人胆潜入一富豪的家里偷了些首饰且毫发无伤,事过几个月后那富豪也没察觉,从此我迷上了偷盗,并潜心研究开锁的技巧。经过两三年的锻炼,我成了个名副其实的飞贼,因为我有几次失手被警察抓了,受尽了折磨,所以我恨透了警察。‘至于使用迷魂烟,那是我们家族的祖传秘诀。其实使用的原料就是由十八种草药配制而成。不过这种迷魂烟只有在我们老家才能制备,因为其他的地方不具备我们那里特有的两种药草。天狼军团’也正是因为我有这个‘特长’而招收我入伍直接进入情报科的。就在巴布陇被带到一号监舍的时候,我正好从外面回来。我感到很吃惊,小巴是司令的贴身警卫,怎么被抓起来了呢?难道反恐部队出了什么大事。为此我稍微注意了点。那几名押解巴布陇的特种兵边走边说,巴布陇这混小子也太不识相了,连陈副司令也敢杀。这不是犯上作乱吗?按军法处置,判死刑也不为过。真是辜负了阳司令对他的信任,还收他为义子呢。这件事到底如何收场还不知道啊。反正先把他关着再说,其他自有专案组的人来处理。我心想:‘既然要派专案组进行审查,那肯定暂时还不会巴小巴怎么样。我一定要找到线索,揭示事情的真相。我和小巴在‘天狼军团’的时候就很要好,所以我愿意豁出命来帮他。我知道凭他的一身功夫想逃出去是很容易的。他之所以很自觉地接受了关押那就说明他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待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阳司令不但会原谅他,而且会由于自己除了一大害而立功。既然他都能豁出命去干,我还怕什么’。于是,我就在晚上开始了行动。由于我已经取得了反恐部队的信任,所以我在司令部来去自如,我很自然地在司令部里转悠。当我来到陈原翟的办公室门前时,见有四五个特种兵在执勤,我想遭了,如果不把这几个很负责任的弟兄制服,我无法进入办公室,但我又不能杀了他们,于是我用我随身带着的暗器,里面装上我们家乡特有的迷魂烟撒了过去,我在撒之前服下了解药,所以烟雾对我不起作用,不到两分钟,四五个兄弟全部中毒倒下,这种毒对身体没有伤害,只起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的昏迷作用。然后我拿出随身携带的铁丝撬开了锁,进入办公室后,我哪里也没去。我径直向办公桌走去。挂着的锁同样没难到我,不到三分钟,我就解开了锁。我在抽屉里翻了半天,只翻到一盘录音带。其他全是些文件。就在陈原翟的办公室里有一台放音机,我拿出来一放,慢慢地听。开始真的被吓了一跳,原来陈原翟竟然是‘天狼军团’暗藏在反恐部队的内应,如果放在以前我一定会崇拜他,因为他是大功臣。但是自从我被俘接受教育后,他已经成了我心目中的恶魔、渣滓,所以有这么一盘录音带完全能够洗脱小巴的罪名,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或许你们会以为录音带也是假的。但是为了小巴,我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半个小时后,我取出录音带,然后轻手轻脚地关好了抽屉、锁上了门,很自然地离开了办公室。那几名兄弟都还没醒,而且这种烟雾有种特性,会让人产生短暂的失忆。所以我很顺利地拿到了录音带,但是我还是很害怕,我不敢交出来。直到今天早上我听几名兄弟说专案组对小巴进行了审查,并准备上报阳司令批准要送小巴到军事法庭审判,很可能被判处死刑。我慌了,所以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心想最多就是个死了。横下心来向谢秘书说明了此事,谢秘书也觉得此事事关重大,而且他也对小巴的事情感到疑问诸多,所以就先听了录音带,然后再交给司令您的,事情就是这样了。幸好阳司令还没在他们的审查报告上签字。”黄援邵足足说了有十分钟,才说完。

“哦!这样看来,你是个使毒高手和开锁王了。很适合于做情报窃取这个工作。我们也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哈哈!不过你的心理素质离情报员还有距离,还得好好训练。我下个月来验收!这样吧!你马上到情报处处长甄鸿斐中校那里去报到,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过去。你现在的身份是情报处情报搜集专员,少尉军衔。如果你能训练出一批情报搜集专员,那我就任命你为情报搜集组长,中尉军衔。去吧!”阳海涛饶有兴趣地听完了黄援邵的讲述,然后命令道。

“是!”黄援邵得令后退出,在门口碰到了从外面回来的谢宏桐,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道:“太感谢您了,谢秘书,待小巴出来后,我一定请阳司令和您喝酒!”

“哪里哪里?我谢某人只不过是凭良心办了一件应该做的事而已,最感谢的人应该是阳司令!好好干哦!等你当了情报搜集组长的时候你倒是应该请客!呵呵!”谢宏桐客气地说道,同时对黄援邵也鼓励道。

“我一定会的!绝对不辜负阳司令和谢秘书的期望!”黄援邵向谢宏桐敬了礼,跑去情报处报到去了。

“真是好险!阳司令差点就错杀了一个人才,失去了一个人才,也算是老天有眼啊!看来‘天狼军团’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幸好有阳司令这样的人去穷查到底。”谢宏桐边往里走,边想到。

“哈哈!小谢回来了。现在马上叫两名警卫员,还有你随同我到一号监舍去,看看巴布陇这个傻小子!”阳海涛见谢宏桐回来了,两人敬了礼后,命令道。

“是,我马上安排!”

“小巴,我来看你了,是我错怪你了!义父向你道歉了!你一定受苦了吧!”阳海涛来到一号监舍,看到了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巴布陇,忍不住落泪。他是真心道歉的。

“义父!我就知道你会理解我的,我受这点苦不算什么。我是特种兵嘛!这也是对我的一种训练,为了彻底消灭‘天狼军团’的幕后黑手,我连生命都舍得付出,受点折磨是对我的锻炼。义父,你现在终于明白了反恐部队一直抓不到‘天狼军团’的首领了吧!就是这个陈原翟一直在暗中使坏。他是扶言孝安排到反恐部队的间谍。现在把他除掉了,只要能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即使死也甘愿了。”巴布陇说完,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个陈原翟,亏我还一直这么信任他,原来自己中了计都不知道。是他出卖了反恐部队啊!反恐部队牺牲了300多名弟兄,加上战争造成的上万人的死难。还有扶言孝,我对他的崇拜已经荡然无存,他现在是金钱的奴隶,恶魔的代表。为了人民我不惜向他宣战!”阳海涛愤愤地说道。他现在觉得自己完全成了被人家利用的工具,很气愤!

“我想天下所有还有良知的人,所以正义之士都会对扶言孝,对以扶言孝为首的‘希伦巴多贸易集团’宣战的。”巴布陇说了句真正公道的话。

“是的啊!不过小巴,做义父的也得说你,你太冲动了。你可以杀死那些蒙面人,但是你至少应该把陈原翟抓起来,由我们审问后再处决。你的一枪已经使他失去了刺杀你的能力了。你这样先斩后奏使我们闹起了误会,毕竟你是在陈原翟的办公室里开枪杀死了他,而且我还对他有的是信任。如果不是小黄,我就要铸下大错了。所以你这次吃点苦也是应该的。算是给你个教训吧!以后凡事要多思考,不能太鲁莽。要知道,我们的敌人是很狡猾的!”这可能算是阳海涛对巴布陇的淳淳教导。

“是的,义父!我知道了,我保证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保持一颗冷静的心,凡事多思考后再行动。”巴布陇也承认了自己的过失。

“好吧!现在你自由了,好好回去养伤。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哦!三天后到我办公室报到!我要亲自看到你!”阳海涛见巴布陇主动承认了错误,很高兴,说道。

“保证完成任务,三天之内养好伤。”巴布陇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事后,阳海涛安排部下草草安葬了陈原翟,谁让他出卖了自己,出卖了反恐部队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