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有过的亲密接触

37683678 收藏 2 56
导读:几年前写的东西了,虽然幼稚了许多,现在回味一下,却是感触颇多,尤其是最近一阵子又遇上了女主角,更让我怀念这段文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是一种心情,介于无奈与兴奋之间,突然想到了爱情,原来兴奋与无奈可以构成一种矛盾。


很荒唐却不无聊,很干巴却又不开裂,像一杯白开水,近乎无色又无味。


我的年龄18,辍学。


我说你不懂,我缺氧,你感觉得到吗?我想哭,即使泪流满面,有肩膀可以靠吗?可是我应该微笑的,我有着自认为不算蠢的头脑,成天对着一杯啤酒写些我听过的、看过的、经历过的小说。其他的时间无所事事。


跟往常一样的无聊,我毫无目标的走进一间网吧,这是一间我常来的网吧,格局不大,但名字起得好,曰:神通网吧。


我依然选择靠楼梯口的位置。


依然要一包烟。


依然在网上写些自己认为很凄凉的小说。


我看了上千本书,但是写作的水平依然那么菜。


就像我现在不知道用什么词语于是老是用“依然”那样。


“老板,我这台机子不好用,声音关不小”


仔细听,多可爱的声音,哦,不,是找了个多可爱的问题。


老板翩然而至,“扭这个就行”


“哦”


死一般的寂静。。。


“老板,我这机子也不好用,声音也关不小!”我存属无聊。


老板翩然而至,“小康,你就别开玩笑了”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30分钟后,我的屏幕上一个字都没写出来。


都怪那个问那个“可爱问题”的人,那么愚昧,把我的思路给那愚昧的问题带走了。


我抬头,那个声音的发源地就在我的对面。


一个小脑袋女孩,年纪约在15岁左右,一脸的幼稚,一脸的无辜。却很清醇。我一直都喜欢这种清醇,也许就是源于那次吧。看我是多色的一个男孩!


我想整整她。


我不否认我在骗自己,因为我没整她的意思。这样说只是为了蒙蔽各位读者罢了。为了掩盖我想认识人家的一个手段而已。


我选了一个人家不会注意我的姿势抬头呆望着她,她真的很小,太小了。但是,却很可爱,很漂亮。现在应该叫她“未来的美女”,多么惬意的名字!她也许现在正在玩QQ吧。看把她忙得,可见打字的速度有多么慢了。不知道她QQ对方给她发来了什么消息,她笑了。快看!酒窝!是酒窝耶!为什么酒窝长在她脸上就那么迷人,长在我爸爸脸上就不迷人了,我到现在还庆幸自己没跟老爸那样有酒窝呢。


我想要有她的QQ。


网吧老板的儿子是我的铁哥们。


“你,过来”


“怎么?”


“去,对面,把那女孩的QQ给我弄来。”


点头,远去。


回来,附耳。原来如此。加!


筱熙琪


这是什么网名!多没水准!


看看我的,疯子!多有艺术。记得有一个文友是这样评价我的:且不看这厮的文字,单看疯子二字就已然知道艺术成分有多么高了。不知道这个评价是褒是贬,可我还是以此为荣。


我曾经说过,女孩就一定要漂亮、要可爱,否则不能堪称女孩。而她,绝对正牌女孩。


认识我的人就知道,我这人脸皮特厚,我喜欢贫嘴,更常在嘴皮子上得点便宜。所以现在贫一下,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大家也就凑合着看拉,我早就说过,我的文学造诣不高,所以,你们也别想在我的文字里读到什么经典之句。


比如说,我描写一个女孩的美丽,我绝对不会说什么眉毛怎么怎么样,眼睛怎么怎么样,我想我只能用几个特老套的词语,那就是什么“碧月羞花,沉鱼落雁”之类。尤其是我很少见到我所谓的“女孩”。(当我写到这段时候,觉得和熟悉,似乎在老痞的《第一次亲密的接触》里有类似的一段。可见我跟痞子也有同等爱好,实在是不幸呵!)


我想我会喜欢她。谁叫我色呢?


据说,色,在佛学里称“空”,没听过色既是空,空既是色吗。


可见我的佛学造诣何其深也!


根据我的思路,马上跟她聊开了,我到现在还在郁闷一件事情,你们猜是什么?她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哥哥你好啊,好久不见”!来,陪我一起郁闷吧,我敢发誓,我第一次加她、第一次见她、第一次跟她聊。


但是,我是何等“聪明”角色,我恢复自然,同时也晃晃脑袋,人家都把你当哥,你小子动啥邪恶的念头,何况人家何其小也!


第二天,我上线,发现她也在网上。我发个消息过去。


不一会儿,她的头像跳动起来,启开一看,呜呼,竟然是、一句“你是谁呀?”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我写不下去了,我好像回到了当时的毛细血管充血的样子。这样的感觉我宁愿永远没有。


管她呢,胡聊几句再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没聊上几句,她又要走,“哥,我下了。”


救命啊!帮帮忙,你一会哥一会你是谁的,你想玩死我啊?


难道她有“哥哥”癖?



日子在无情的冷色调中耗掉,写作是唯一的精彩,往返间心情介于无奈与兴奋,于是沉默,沉默......


原来日子可以这样过。


以后常在线上看到琪,心中总掩饰不了那一丝狂喜,尽管我们总无话可说。



我走在乡间的土路上,走在汽车压过的公路上,开着车穿梭在街道上。


我的身体由胖变瘦,由瘦变胖,就是没有由长变短。


我的脑子里至今已装满了各色事物,它已经失去了少年时代的那种纯真。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年半。我都没见到过她了。她就像消失了一样,难道她换OICQ了?也许吧。还好我跟她并无故事。渐渐的,我忘记了她。


老师教我大丈夫能屈能伸;可我有听人说人要有一股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刚真之气,弄的我不知该怎么活才好。所以,我只是一个小丈夫。


我不是怯懦的人,我不是坏人,不是强盗,更不是罪犯。


我只是偶尔写点诗,偶尔喝点酒,偶尔上上网,发几篇网文。


我的嘴脸长得还算端正,我的头发不长不短,我的眼睛很小,却贪婪的要死。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我的OICQ上发现了一个很久没有点亮的呢称:筱熙琪。是她么?是的,是她。我到今天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也许是激动吧,好象也不是。反正我还是发消息过去了。她还认识我。她去了衡阳(湖南南方的一个城市),在读书,应该是什么专的书吧。我不懂什么大专还是中专。


琪的什么专的生涯刚刚开始,她的故事也刚刚上演,而我的堕落已像朝气一样蓬勃我的头脑,日益不清醒的我精神已被流放。


我写的那几千多张的稿纸已经在十月的风火中火化,我的小说充满死一般的郁闷而无人问津,我已没有奢望。


我不再有理想,也没有了理想,我在虚空中飘渺,我好象忘了我自己,却永远也忘不了琪,虽然我和她并无故事。


我已经好累,我还活着......


我为谁而活?


我卖掉了自己的心脏,卖掉了自己的灵魂,我也收藏好了自己的手脚,我要做一个沉默的人。


终于,我决定为她写一篇文章,写到这里,才发现,原来故事并不精彩,也许还差某个情节。于是我“命令”她我要打电话给她。时间约为晚上9点。


盼星星,盼月亮,天杀的时间终于到了此时9点,我却像逃犯躲公安一般藏起来,


那罪恶的报时器准时响起,我拿起电话,心中紧张得死命。


之后,我们聊了36分48秒。


她的声音如同唱铁达尼克号主题曲《我心依旧》的席琳狄翁的声音一般——吸人。


最后,以她要开始休息而告终。


与琪通完电话的当晚,梦见自己从三楼跳了下来,头朝地,半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然后下沉,再下沉,却仍然没有底,于是惊醒,然后沉默,最后傻掉......





疯子 (37683678)


2003年2月26日 2005年元月整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