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31 继续前进

zhurui1963 收藏 2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菲斯被眼睛看到的一切惊呆了。

这种情形他在军校关于朝鲜战争的资料里看到过。

无论美军对中国军队的阵地如何轰炸,如何你扔燃烧弹。只要美军一冲上去,总是有中国军人从火里冒出来。

怎么炸怎么烧,也没有作用。到最后,美军很多士兵对中国军人产生了宗教般的恐惧。

眼前,这一幕又重现了。

只见,美军的特种兵在火焰刚一熄灭,就发出了一声山呼海啸般的嚎叫,向洞里冲去。

然而几乎是同时,一阵暴风骤雨般的子弹从洞里喷射出来。

而且,菲斯少校分明看到了随着子弹冲出来的游击队员。

子弹和游击队员,象从洞穴里喷出来的火热岩浆,灼烤着美国特种兵。

由于洞穴很小,冲在前面的就被这“岩浆”包裹住了。

美军也是肉做的,当然也就一命归西。

美军是很珍惜生命的,所以,纷纷闪避。

又一次进攻被打退了。

微克上校觉得有一股邪火从心底涌出来,想发作却又发作不起来。

菲斯少校轻声道:“暂时忘记他,老百姓就象羔羊,我们可以再去逮!这些游击队活出来,我们逮一次,他们还会让他跑一次!”

微克上校吐出一口长气。

菲斯少校回头盯住微克上校:“施放毒气弹?”

微克上校手向下一挥!

顿时,所有的美国特种兵都戴上了牛头马面也似的面具。

四架直升机直抵“水帘洞”洞口,盘旋着找到各自的目标,丢下了四颗炸弹。

四颗炸弹爆炸的气浪并不大,爆炸后弥漫出黄色的浓烟,慢慢地向四处扩散。把整个“水帘洞”的外面和里面慢慢地覆盖了。

美国特种兵这才端着枪一步步地向洞里走进去。

“来吧,狗杂种!”神枪手咬牙骂道,因为用湿毛巾捂着嘴和鼻子,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狠。

陈虎正组织地方游击队的战士,用湿毛巾捂住口鼻往后退。

由神枪手挑出来的几个枪法好,搏杀技术过硬的地方游击队战士,用湿毛巾捂住口鼻,只露出两只眼睛,藏在各自的小洞穴里。

神枪手大声地继续吼道:“这是美军的最后一个伎俩了,现在他们只有和我们玩刺刀见红了!”

不待他话音落,美军已经进来了。

神枪手确没有停住他的嘴,继续吼道:“瞄准了,根据开始布置的区域,射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从洞穴的各个不同方向,射出了子弹。

只有三个美国士兵倒下了。

神枪手心里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要是让我训练出一批神枪手,叫你一个也别想回去。”

其余美军忙闪身隐蔽。

“撤退!”神枪手猛喝一声。

美军的枪弹猛烈地向各个游击队员的藏身地射击起来。

不过,这些位置都是经过神枪手精心挑选过的,美军的子弹只是把石头打得火星四冒。

神枪手回身时,甚至用英语吼了一句:“有种来呀,爷爷我给你们埋好了地雷呢!”

那些美军本是一闪避接着就要追击的,顿时纷纷一愣。

洞里顿时变得了无声息。

马修中校的吼叫声传来:“给我攻击!攻击!”

神枪手到是说的是老实话,美军士兵小心熠熠地向前才走十几米,就踩响了地雷。

“轰隆隆!”爆炸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美军连滚带爬地退了回来。

马修中校非常生气,从一个士兵手里夺过一支长枪,大踏步地迎着士兵们走过去,嘴里大声地喝叫着:“冲,冲啊!”

手中的枪开火了,打得地下的泥土飞溅。

美军士兵们慌忙站了起来,一个个打起精神,再次向“水帘洞”里拥进去。

微克上校的脸色随着,洞里久久地没有动静,而变得很难看。

菲斯少校轻声道:“难道这个洞真的有退路?”

微克上校回头瞪着一双牛眼瞪着菲斯少校,捏着的双拳仿佛要向他打去。

老百姓终于送到了地方工作人员的手里,老虎和战友们停了下来。

不久联络员送来消息,地方游击队也成功地走脱了。

战士们立刻纷纷倒头便发出了鼾声。

老虎也不例外,他几乎倒进了黎英的怀中。

黎英打来了水,轻轻地给他擦清了脸上的汗和污泥。

又把他的鞋脱了下来,给他洗脚。

直羡慕得公羊子连瞌睡也睡不着:“啧啧,我啥时也有这样的福气?”

黎英却不理他,只顾专心把老虎的脚洗干净了,又细细地擦干净。

这才长长地出口气,面上带着满意地笑容,倒在老虎的身边睡着了。

直到下午五时,哨兵叫醒了老虎。

联络员带来了总部的一位官员。

这位官员的到来,让老虎非常兴奋。

因为这是中国驻越南总顾问团的一位官员。

显然在异国他乡,两位中国军人见面都非常兴奋。

一向不习惯拥抱的两个中国军人,也不约而同的拥抱在了一起。

晚上,首先由老虎对自己近一段时间的工作进行了汇报。

总部官员,首先对老虎的工作进行了称赞。总部中越双方都因为老虎在芒昌的战斗,坚定了依托“中央走廊”建立广大游击区的设想。

但是,总部严厉批评了老虎在芒昌一地长期与一支美军作战的做法。

更进一步要求,老虎应通过在战斗中的训练,把这一群游击干部逐步象种子一样洒到“中央走廊”两侧的游击队里,从而完成建立广大游击区的目的。

责成老虎立刻向总部检讨错误。

老虎笑了,他承认自己见到战斗就舍得松手的毛病。但对自己继续前进,敌人有可能称此截断“中央走廊”表示了担心。

总部官员严肃地道:“老虎,你有战斗热情,敢于在战斗中动脑子是得到了肯定的。也正因为如此,对于你在朝鲜时和这次两次的恋战,总部都予以了宽容。但是,你应该在一月后,写出深刻的认识!否则,将剥夺你的指挥权!”

老虎终于收拾起了笑脸,但还是再一次提出了:“我不得不报告总部,这次美今年老虎部队的目标是中央走廊!我放心不下!”

官员点点头:“我欣赏你的执着。但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谁也破坏不了中央走廊!原因,今后再告诉你!”

接着,他把一封密令交给了老虎,连夜离开了老虎他们的营地。


在营地休整了两天,留下了陈虎和神枪手,部队进行了补充,再次出发了。

不过部队也有了一个重要成员,黎英。他是作为联络官,留在了部队里。

部队行进了五天,走出芒昌游击区,进入了甘岭游击区。

越往南走,丛林的气候越来越炎热和潮湿。树林也越来越茂密。

长臂猿猴的出现给大家增添了无穷的乐趣。而用巨大的蚂蚁窝作为食物的出现,令老虎也感到神奇。

但是,不断的行军,这些乐趣也变得单调了,大家都感到了疲惫。

洪连长甚至受大嘴的怂恿,问道:“老虎,我们什么时候才有仗打?”

老虎笑了笑,却在这天晚上宿下营,整个部队都停了下来。

部队的营地被选在一条叫月亮弯的河边,这里有一座石头山,山上树木不多,怪石林立。到是一个宿营的好地方。

老虎这天晚上的兴趣很高,专门教大家一首中国歌曲《游击队之歌》。

部队一停下来就是两天,进行了内务整顿,大家换了衣服,洗了痛快的澡,理了发刮了胡子。

整得黎英把老虎左看右看,老虎也不好意思起来。

黎英笑道:“我还以为你五十岁了呢?原来也还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呀!”

公羊子坚决不同意:“我反对,他是个年轻小伙子,哪我不就是个小孩子了!”

大嘴一把把他的耳朵提起来:“你个小屁孩,捣什么乱!”

公羊子不服气,跟着大嘴:“我捣什么乱了?我捣什么乱了?”

没想到大家都骂他:“你小子,就是不懂事!”

公羊子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直到晚上还问老虎:“我怎么就不懂事了呢?”

把老虎也问笑了,最后告诉他:“这是他们年龄大欺负年龄小的!大自然规则,弱肉强食嘛!”

公羊子顿时翘起嘴来:“我比他们弱小吗?哼!”他气得站起来转了一个圈,再一次站到老虎面前,声音就又提高了一分:“我想清楚了!你得还我一个公平!”

老虎不解的道:“你想清楚什么了?我还你什么公平?”

公羊子大声道:“你让我跟着你,很少出去打仗!战士不战斗,当然被人看着小屁孩了!”

老虎盯住他:“真是这样?”

“是,我向毛主席保证!”公羊子大声道。

老虎的眼睛却不离开他的眼睛。

老虎的眼睛在月夜里发也发出逼人的光芒,久了,公羊子也扛不住了,再次大声地道:“头儿,你就给个痛快的话吧!还不还我一个公道。”

“哈哈哈哈!”老虎大声地笑起来。

公羊子被笑得心里发虚:“喂,喂,头儿,你也笑话我?”

老虎笑洋洋地点头:“是的,是的!”

公羊子顿时气得跳了起来:“我不干!我不干!”

老虎慢慢地收起了笑,点住他:“你小子给我拌猪吃老虎!”

公羊子大声叫起屈来。

老虎却不理他的茬,继续道:“我调你到身边后,你开始就嚷着要去打仗。没效!你就天天笑话我,没用!这次故意装傻了!哼哼!”

公羊子一昂头:“我不是不想在头儿身边,只是这事大家该轮流做!别仗打完了,我变成了个内务兵,回去不好向战友们说!”

老虎点点头:“有道理。从今夜开始,你就离开我的身边。”

“不!”公羊子猛地一摇头:“只是打仗的时候,我才走!”

“哼哼!”老虎冷笑一声:“你以为我还要人保护?走吧!”

“不!”

“走!”

“除非我死了!不然,我宿营就在你身边。”公羊子昂着头。

老虎大骂起来:“胡说!胡说!你再说这样的话,我把你押回总部!”

公羊子忙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老虎一把拉住他的手:“兄弟!”

月光如水,找彻了整个石头山。

半夜,从中央走廊送来的后勤物资,到达了宿营地。

老和尚悄无声息地从一块大石头后转过来,轻声地问老虎:“又有行动了?”

“是的!”

“我看了这片山岭周围的地势,这里作为一个营地,很合适。如果只做一个月之内的话。”

“还要进行什么变动?”

“我会在明天给你一个施工草图。”

甘岭地方游击队的队长胡志亮也来了。

他来时,天刚亮。

露水湿透了他的衣裳,黝黑而瘦削的脸,杂乱的胡须,令他看起来很落寞。

只有当他握住老虎的手时,眼里闪出的漆黑光亮,让老虎点了点头:“辛苦了,队长同志。”

胡志亮的眼里闪出了泪光:“看到你们,我的心里就好受多了。”

他还要汇报工作,但是被老虎强迫理了发,洗了澡,换了衣服。

才和黎英一起听他汇报工作。

形势比密令上说的还要严峻。

就在老虎他们从芒昌起程的当天,游击队再次遭到袭击。

整个甘岭地方游击队,只有三十人了。

“我只是一个地方上的同志,对打仗除了一腔热血,没有任何才能。你们再不来,我们就可能全部覆灭了。我已经在贴身的衣服内,准备了一颗手雷,随时准备在最后关头,以死效忠人民。”胡志亮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老虎紧紧地攒住他的手:“要相信党,相信人民,相信祖国!从你们的情形看,我确实来晚了。但是,只要美帝国主义杀不光我们的人民,我们就还有无穷的战斗资本!”他抬头望着初升的太阳:“正因为你们经历了无数次的战斗,活下来的,都是英雄的战士。我决定,派洪连长和水蛇到你的游击队,训练并带他们和我们一起战斗!”

胡志亮顿时来了精神,一下子露出了洁白的牙齿:“首长,我饿了!”

“哈哈哈哈!”大家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吃了饭,老虎、黎英、洪连长、水蛇、胡志亮队长就出发了。

营地由大嘴和新任连长愿三排长黎春亮负责守卫。

公羊子忙赶了上来。

老虎回头盯住他:“你跟上来干什么?”

“我是你命令跟在你身边的联络员呐!”公羊子脚步不停,跑到了最前面。

老虎摇了摇头:“我记得昨夜我已经根据你的请求,撤消了这个命令。”

公羊子顿时摇着头:“那是我们私下说的,你还没有正式发布命令。头儿!”

老虎点点头:“好,我现在发布命令...”

公羊子慌忙跳起来蒙住老虎的嘴,一喋声叫道:“头儿、老虎、大哥,你饶小弟一回,就这一回,就这一回!”

老虎一把打开他的手,恨恨地道:“就一回,回来我就宣布命令!”

公羊子顿时手舞足蹈起来,惹得树上一个看热闹的长背猿也学着他的动作舞蹈起来。

大家再一次笑开了。

公羊子直对着长背猿又吼又瞪眼。

可是那长背猿并不怕他,也学着他的动作有吼又瞪眼。

大家笑得更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