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日本鬼子去 第一章  西西伯尼亚的寒潮来了 七 夜半歌声

zhurui1963 收藏 4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size][/URL] 声音是从酒楼里传出来的,声音故意变了调。 声音不大,好象是一种随意的吟唱,但是在只有北风没有睡去还在不知疲倦地呼啸的夜半,传出来却极为清晰。 那是一个熟悉的旋律,就是现在立起身一步步走进去的邓婆婆,处于这山里的邓婆婆也熟悉。 因为她是一个中国人,也就是说,凡是中国人都熟悉。 因为中国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


声音是从酒楼里传出来的,声音故意变了调。

声音不大,好象是一种随意的吟唱,但是在只有北风没有睡去还在不知疲倦地呼啸的夜半,传出来却极为清晰。

那是一个熟悉的旋律,就是现在立起身一步步走进去的邓婆婆,处于这山里的邓婆婆也熟悉。

因为她是一个中国人,也就是说,凡是中国人都熟悉。

因为中国人唱起这首歌去与日本人拼杀。甚至连日本人也熟悉,因为凡是唱起这首歌的中国人都英勇无敌!歌词是这样的:“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大木桥镇的孩童们每天都唱这首歌,那是蒲老灰教的。所以,唱这首歌并不希奇。丑娃没事也不自觉地哼出来。只是因为是在夜半,唱这个歌就有些内容了。

从马房到酒楼只有十五步的距离,邓婆婆是很快地就走了进去。然而,她没有听出这歌声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因为她走进去,就听到了下句:“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唱这句的是所有的人:张大少爷和他的跟班,胡雄,东方英,崔成,杨燕子。虽然声音是前后应和,声音也都不大,在这小院里组成了一个和声也挺惊人的。

特别是那丑娃竟裹着被子推开窗也吼一声: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看到邓婆婆,忙又一下子缩了回去,关窗发出“砰”的一声。

歌声也随之嘎然而止。

邓婆婆在廊下站了一会儿,又从侧门走了出去。

漫山遍野的月光,风也小了许多,让夜显得很亮。

邓婆婆站下了,望着整个大木桥地面,这块地她太熟悉了。

八岁那年,冬月二十八她父亲死了,腊月初八,她母亲也随父亲而去。那夜也是这样风雪满山遍野。

她十二岁那年,哥哥害了一场寒病,连牙齿都黑了,她抱着哥哥哭啊,硬把哥哥哭过来了。

不久,哥哥就突然有了钱,给她做了一件红花衣服。她跳啊,跳啊,在那个当场天。

一位好心大嫂告诉她:傻女娃子,那是你哥哥把自己卖了当兵给你买的。现在你哥哥在天东岭上马上要走了。

那也是个大雪天啊!她一口气跑到天东岭上,叫:“哥哥呀,别丢下我,我不要红衣服了!”哥哥头也没回。

她哭啊,把衣服扔了。后来乡亲们把她拉回来,由邓家一位也嫁在大木桥的姑姑作主把她嫁到蒲家做童养媳。出嫁那天,在桥上上轿时爬不上去,一个大木桥的人都哭。

蒲家有一些良田也算殷实。可是,她嫁到蒲家才三天,蒲家父亲又被土匪绑了票,把全部田土卖了去赎,土匪又撕了票。蒲家也散了。所以,她十二岁就在这里靠着黄角树卖小吃。慢慢地开店。

但是就在二子出生的第二个月,丈夫和许多大木桥的人又被剿匪的官兵在大木桥地面剿匪打死了。从此她一个人在这里,独立支撑,开起了红灯笼酒楼。

再后来,她留下了一个的峨嵋老道,在大木桥教功夫,要大木桥人不再受土匪官兵的欺负。她又主持重修了八卦洞防匪。。。。。。

一阵风,发出让人从身到心都寒彻的呼啸声,头上的黄角树枝桠发出难听的啪啪声。

邓婆婆急忙走入马房,把手放在火堆上烤。温暖的气息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歌声就在这时又突然响了起来。

邓婆婆没动,这次,她听出来了。这是与上次不同的一个声音,而且她听出这是杨燕子那女变男声。只不过这次似乎大家都很有准备,所有的人都马上应和而起:“全国爱国的同胞们....”

邓婆婆端起酒坛,倒了小半碗酒,轻轻抿一口。歌声停了。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歌声停了不到半个时辰,又响了起来。这次的声音还很大,甚至能听出是大个子崔成的声音,应和的声音也很大。

大木桥镇里面的狗被吵醒了,大声地也应和起来,一时此起彼伏。

大木桥镇只有三百多户人家,狗可是几百条,傍黑的时候总是把狗关住,因为山里狗夜里很野,怕伤了到红灯笼投宿的客人。被关的狗,叫起来就更凶了。歌声被压了下去。

突听一声轻啸,压过了夜半歌声,狗叫声,仿佛一只苍鹰划过天空。

一条黑影就是在这时,向红灯笼酒楼扑过来的。

邓婆婆笑了:“好何一英,雪天也没忘了练功。”

人影已穿入了马房,却是一个浓眉大眼嘴角宽厚略显木纳的年青人。正是大木桥镇何家大户的大少爷何一英。

他这是在天东岭东峰练功回来。因为中国功夫讲究练气,在子时天地交结之时,采纳天地真气,所以,他这时正好练完回来。看到邓婆婆他憨憨地一笑,摸摸后脑壳:“又是歌声又是狗叫,我以为邓婆婆家有什么事呢。”

“来,快来烤烤火。”东南感婆婆招呼道。

何一英退一步,直摇手:“不,不,表婆婆,火是越烤越怕冷的。”

邓婆婆点着他:“好大雪天,何老汉知道,又会罚你跪的。”

何一英一挺胸:“我不怕了。自从上次剑雄哥哥回来,去了我家说:高鼻子西洋人矮锉子东洋人都说我们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中国人要争气,强身健体。不要象那些所谓的文化人城里人,洋人欺负到头上,象狗一样的温顺。我老汉就再不反对我了。”

邓婆婆点点头:“夜里也要小心些,这个世道不太平的。”

“我怕什么?表婆婆,你在这大道上都不怕,我怕什么?剑雄哥走时,叫我帮助你保护好大木桥,我是应承了的。婆婆有事一定叫我,不要叫人笑我男人说的话做不到!”

邓婆婆笑起来:“好,有事叫你。你会去睡了吧,这天一停下来就冷的。身体要棒,兴许明天就叫你呢!”

“真的没事?”

“那是客人想唱歌。哎,何富吉就你这么个独子,身体这么好,又听话,到是福气。快,回去吧!”

“是,邓婆婆!”何一英一扭身,又溶入了北风里,象北风一样飞入镇里。

邓婆婆站了起来,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叹口气。她知道,明天的红灯笼肯定有事了。这小子也是一定要来的。可是,何家三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儿子,她只愿他回去与爸妈多聚一些时辰,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是一个什么结局。

她闭上眼,镇上人家的面孔一个个从她的面前闪过。她是个搬家户,父母死了,就是那个姑姑也不久就去了,她连自己老家究竟是什么地方的也不知道。其实这个镇几乎全是搬家户,三百多户人家上百个姓。就是蒲家也只两兄弟,所以,真正的血缘亲戚不多。

但是一家家连起来都是亲戚。比如,她姑姑家的男人姓胡,胡家的女儿又嫁到杨家,杨家孩子又和李家接亲。。。于是就都是亲戚了。就是何家与邓婆婆这些亲戚家没接联姻,但何家儿子身体不好,拜了胡家做干爹,所以,邓婆婆也变成了何一英的表婆婆。这就是四川人的竹兜亲,就象竹子的兜(根)一样,只要在一个山上,所有竹子的根就盘根错接千丝万缕地搭在一起。平日里,一家也你长我短争强斗气,一有事,都要倾力帮助的,不然心里会不安的。

如果真的红灯笼有事,他们都来了,会是什么结局?

邓婆婆就是见多识广也想不出来。她要问蒲老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