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生死纹枰(五)

安西都护府 收藏 14 122
导读: 寺内与我都十分的疲惫,在吩咐手下去准备晚饭后,寺内对我说:“前辈不愧是日本棋院鉴定的高手,我甘拜下风。这么多年来,我征战在中国,没有一个人能和我下下棋,我很苦闷。我知道中国是围棋的发源地,原本想来到这里能够见到很多高手,可没想到,一个没落的中国,他的棋文化也已经没落到不为人知的境地了,可悲,可悲啊。”安然,寺内对自己的落败不以为然,因为我是日本授予的五段,而不是中国自己的五段,他觉得输给一个日本五段没有什么不好的。这是一个傲气的人,他可以向一个俘虏投子认负,但认输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嘴边的。的确,自

寺内与我都十分的疲惫,在吩咐手下去准备晚饭后,寺内对我说:“前辈不愧是日本棋院鉴定的高手,我甘拜下风。这么多年来,我征战在中国,没有一个人能和我下下棋,我很苦闷。我知道中国是围棋的发源地,原本想来到这里能够见到很多高手,可没想到,一个没落的中国,他的棋文化也已经没落到不为人知的境地了,可悲,可悲啊。”安然,寺内对自己的落败不以为然,因为我是日本授予的五段,而不是中国自己的五段,他觉得输给一个日本五段没有什么不好的。这是一个傲气的人,他可以向一个俘虏投子认负,但认输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嘴边的。的确,自我华夏被列强坚船利炮敲开国门以来,民不聊生,国不成国,广大人民肚子都吃不饱,如何去耍这游戏?自乾隆后,中国围棋确实日薄西山,每每想到这里我都感到很痛心,但我也不想让寺内这小鬼子逞口舌之快,于是回了他一句:“我的国家虽然遭受着阵痛,可这是暂时的,我相信我的国家会强盛起来,打败你们!我们的棋手也会强大起来!战胜你们!如同我战胜你一样!”

寺内看着我,似笑非笑的微微撇嘴,并不附和我:“张先生,我是个守约的人,我的小队明天开拔。那几个孩子我不会杀掉,就此放了。而你也要履行约定,回答我一个问题。”听到这里,我心又是一沉,但为了几个孩子的安危,我不得不答应了。我已保定决心,倘若让我泄密,我就自裁以谢天下。于是我朗声而应:“你问吧!”

寺内在院内被卫兵搀扶着踱来踱去,许久问了一句:“您是八路军吗?”

我一下子愣在那里!这算什么问题?我本以为他会问关于我们队伍的事情,可这是什么问题?他明明知道我是八路!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寺内还是那样的笑了笑,对我说,没关系张先生,明早听你回答。然后便去内堂吃晚饭去了。

入夜,二更天的时候,远处传来零星隐约的枪声,院内闻声立刻炸了锅,寺内在副官的搀扶下集合队伍。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士兵拖出了厢房。寺内显得很是急躁,待队伍集合完毕,他用日语大声的下命令:“上杉军曹,带着你的人去侦察一下枪声的情况,其余人带好物品,带上这几个小孩和他(指着我),到村外小河对岸隐蔽。”说罢开始行动。

一行人匆忙到了指定地点,日本兵们借着小河边的一片树林搭起了简易工事,等待着侦查小队的归来。在这个空档。寺内忽然走到我面前说:“张先生,很抱歉我们可能遭到意外情况了,枪声显然不是冲我们来的,但是已经对我们构成了威胁,所以我们不得不转移。我很抱歉的告诉您,为了不使皇军遭受意外损失,我不能放您和孩子们走!一旦你们向枪声那边报信,自然会引发一场追击战。我作为一个侦查小队的小队长,不想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寺内顿了顿,直勾勾的看着我。月光照在他的眼镜片儿上反射过来,使得他的表情不可辨析,那眼镜遮挡下的一团黑色如地狱的业火要把我们焚烧。

寺内对我的话有些恼怒,脸上的黑色更深了:“张先生,现在是交战时期。我并不是不守信用,而是为了战斗的胜利我作为一个指挥官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你们的存在影响了我们的行军和战斗,并且放走可能对我们产生极为不利的情况。所以我不能放你们,我要枪毙你们!这是战争!先生,要怪就怪战争吧,怪你们的人的到来害死了你和孩子!!”说罢他叫上两名士兵和副官,押着我们走向了树林深一点的地方……我知道他们要动手干掉我们了……

忽然,身边想起了炸弹声……前面阵地上枪声一下子响起来了,寺内赶忙回头,我们也跟着往回走。回到工事一看,小河对岸有很多人影在动,不时有火光出现,那是对方在开枪。小桥上有两局日本兵的尸体,那是派去侦查的上杉。这下我基本了解了战局的大概。士兵们此时已经慌做一团,他们人数太少,显然河对面火力略强一点。日本兵现在正在全力的对付来自对面的攻击。我忽然发现没有人监视我和孩子了。于是我满满地靠向一棵树,并招呼孩子们不要出声慢慢的靠向我,然后我指了指身后的林地,示意孩子们跑。小家伙们看到我的指示,在14岁的兄长带领下朝林中悄悄挪动而去。我长舒一口气,还好他们还没有发现我这边的变故,立刻转身藏在树后,看到没有人注意到,我便悄悄地也准备跑走。正准备跑走,我斜眼看到了放在两米外地上的寺内的行囊。我知道我的月印还在里面,于是又悄悄摸过去,寺内正靠在令一棵树上观察战局,似乎没有发现我。利用这个机会我迅速翻看背包,摸了好一阵摸到了月印,内心狂喜!拿到后我便迅速向林中转移。自始至终他们没有发现我的行动,我感到很庆幸,于是在天刚蒙蒙亮时,战斗结束了。寺内小队在坚持了三个小时侯正式撤出了小村。

我有些兴奋,也有些得意,毕竟虎口脱险容易了些,我和孩子们一路未停,直到第二天……脱险!

孩子们在区小队帮助下找到了个家安顿下来了。而我也趁这个机会归队。我很得意自己的东西没有被日本人寺内卷走。也很幸运我倒打一耙把他的行囊偷了过啦。就在我打开检查战利品时,我傻眼了--行囊包里有一个字条,写了一句话:“张先生,一路走好,我就不送了,有机会再切磋棋艺……”

我瞠目结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