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个原子城公开真面目

huangtao953 收藏 7 415
导读:60年前,西部歌王王洛宾在金银滩采风创作了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这首名曲,40年前,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在这里诞生。在此后的数十年间,金银滩——这个悦耳的名字从中国的地图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神秘的代号——矿区221厂。   本刊特约撰稿 王凯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然而,当这个消息传到青海湖畔北边的金银滩草原221厂时,在此研制多年原子弹和氢弹的工作人员,竟然不知道如此威力巨大的核武器是在哪里制造的。岂止过去,即便现在也很少

60年前,西部歌王王洛宾在金银滩采风创作了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这首名曲,40年前,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在这里诞生。在此后的数十年间,金银滩——这个悦耳的名字从中国的地图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神秘的代号——矿区221厂。


本刊特约撰稿 王凯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然而,当这个消息传到青海湖畔北边的金银滩草原221厂时,在此研制多年原子弹和氢弹的工作人员,竟然不知道如此威力巨大的核武器是在哪里制造的。岂止过去,即便现在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三年之后,也就是1967年6月17日,同样在金银滩草原研制成功的我国第一颗氢弹也在罗布泊爆炸成功,完成了全部武器化进程。


金银滩:突然从中国地图上消失了的名字


2007年8月25日,我们乘车从西宁出发,经过湟中县的多巴镇和湟源县,直奔金银滩。西宁至金银滩的道路状况非常好,开车的司机很得意地对我们说:“我们青海的道路状况比甘肃好!”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赶到了金银滩。金银滩位于青海湖北边的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境内,这里距青海省会西宁103公里,平均海拔3100米。八月的金银滩是一年当中最美的季节,在草原上,时不时能够遇到外地来的游客。海北藏族州统战部部长卡先是我的朋友,得知我们采访原子城,他很热情地安排司机小王陪同我们去参观。小王才二十多岁,却是我们的司机兼导游。221厂有七个分厂,我们的左前方就是“三顶帐篷”的原址,中国的导弹事业就是从这三顶帐篷起家的。它是221厂最初建厂时先期部队进入草原时的落脚点,是数万干部职工在金银滩草原迈出的第一步。


此后,我们来到一分厂。一分厂是中国核武器研制基地最主要的分厂,负责弹头体加工、铀部件生产等等,也被称作弹头加工厂。在一分厂周围,我们看到一个个分布在分厂周围的有高有矮的房子,据说,那些是同宝牧场为了掩护一分厂的主体厂房而建造的。据说,当时仅仅在一分厂就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负责保卫任务。从一分厂出来我们就来到二分厂。二分厂均为掩体和半掩体车间,主要负责炸药的加工。丘陵一样的掩体下面分布着大小不同的车间,有的比足球场还大,从外面看上去很空旷,四周有瞭望楼。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就是在这个分厂的215车间总装完毕。


二分厂目前还没有开放。在二分厂东边,我们到一个像骨架似的建筑物。据小王介绍,这个就是当时的火车站——上星站。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二分厂组装完成后,就在这里通过零次专列运往新疆罗布泊。据说,当时一切行动都是在夜间进行的。


石传贵师傅是早期来到221厂二分厂的工作人员之一,在他的记忆中,保密制度是印象最深刻的,当石传贵老人的妻子知道自己的丈夫在研制原子弹时,已是24年后的事情。据石传贵师傅介绍,他1963年6月到达金银滩的。当时的金银滩还一片荒凉,当时的口号是先生产,后生活。他们一开始住在帐篷里,不但是他们,当时像李觉这样的将军、王淦昌这样的科学家都住在帐篷里,和大家一道艰苦创业。


随后,我们和小王师傅一起来到原子城最主要的景区――221厂六分厂的爆轰试验场。六分厂又叫靶场,是专门进行爆轰的试验场所,占地面积34平方公里,建筑面积3270平方米。由于试验目的不同,试验场由6个有整体浇筑的钢筋混凝土机械室、钢板试验墙等组成,分别进行了爆轰冲击试验、核武器试验等等。一部由著名导演凌子风执导、拍摄于1958年的电影《金银滩》上演仅仅半年,就被一道“停止放映”的通知,在全国停止播放。禁映的原因在当时成了一个谁也无法知晓的秘密。再后来,金银滩方圆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突然变成了军事禁区,一个警卫团、八个哨所、还有一个骑兵连日夜守卫在金银滩,从此,金银滩似乎在一夜之间从中国地图上消失了。


两弹基地为什么会选在金银滩?


金银滩占地面积570平方公里,这里是青海最美丽的草原,这片草原以她的辽阔和坦荡,伴随着“两弹”人,让新中国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国。那么,为什么金银滩――这个诞生浪漫情歌的地方会诞生核武器?为什么当时中国把研制核武器的基地选在这片美丽的草原?一个个好奇和疑问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游荡。


毫无疑问,金银滩是典型的四面环山的平缓草原,全部面积达1170平方公里,平均海拔3350米。金银滩的北侧和东侧是绵延向东延伸的达坂山,西边和南边是美丽的日月山,西面不远处就是著名的青海湖。据史料记载:1958年初中国已经开始筹建第一个核武器研究院。局外人很少知道这所研究院,而知道它的人提及这个研究院时也只是使用其代号:九院。一开始九院的总部设在北京,名称叫中国核武器研究所。后来,九院院长李觉带领他的同事和苏联专家到大西北寻找适合核武器研发的地址,经过广泛的调查和总结,最后,选择金银滩成立西北核武器研究设计院。北京核武器研究所的主要人员陆陆续续搬迁到金银滩,九院的总部也就自然设在金银滩,出于保密工作的需要对外称“矿区221厂”。221厂的厂区处于金银滩草原的核心地段,占地约570平方公里,但是保密的区域涉及整个金银滩草原。当时,李觉将军担任221厂的厂长,他的主要副手是吴际霖、郭英会和朱光亚。


之所以把中国核武器研制基地选在金银滩,与青海在中国版图上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不无关系。因为青海离北京有2000多公里,离西藏也有近2000公里,可以说选择青海是有战略考虑的。其次,金银滩四面环山,完全符合美国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制定的核武器研制基地选址原则。奥本海默强调的核武器研制基地的要求是:外人难以进入,但是内部通信必须自由,可以进行严密的控制,以防泄密;核武器的研制并不需要太大的设施,所以,可以牺牲舒适环境以确保隔绝。所以,奥本海默把美国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研究院,选址在赫梅斯山脉东部的克里斯托山下。其实,经过中国专家们考虑,金银滩和洛斯阿拉莫斯国家研究院所处的环境出奇地相似。当时的苏联专家对此也没有提出异议。还有,据资料记载,1958年时,金银滩草原仅有1700多户人家,9000名牧民和27万头牲畜需要外迁,条件非常有利。而且,金银滩离西宁只有100多公里的路程,对于后勤供应等等方面都比较便利。这一切就是中国为什么把核武器研制基地选在金银滩的原因。


不为人知的神秘选人制度


1958年,中国决定研制核武器,地点选在了青海茫茫戈壁滩中,代号为221厂,对外称“青海矿区”。在此后的岁月里,科技人员攻克了原子弹、氢弹尖端科学技术的种种难关,先后研制成功了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和氢弹,并生产出多种型号的战略核武器。那么,你知道“两弹”基地的工作人员是怎样选出来的吗?


1931年,石传贵生于山东济南。在第二机械工业部第五局从事核工业的他被组织上选中,他还记得那年的神秘选人过程。石传贵说:“当年,我们车间的沈书记给大家说,上级部门要在我们车间挑选一些技术人员,从事秘密工作。当天晚上,我们厂里的一些人就被调干组一一审查,当时我很快就被组织上选中了,可是我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从事何种工作,只知道这是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正如石传贵所言,在那个年代,选择“两弹”基地的工作人员是极其严密的,只要他们一经入选,粮食关系、户口迁移、工作调动等一切手续都由组织统一安排。刘兆民说:“当年,我们集体到火车站集合,等大家统一拿到火车票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要去青海,可是究竟干什么工作谁也不清楚。”然而,这些并不意味着他们真正入选,等他们来到西宁后,经过短暂的停留,乘坐大卡车颠簸五六个小时来到草原,住在帐篷、地窝子里后还要经过组织上更严密的考察,如果在政治上有疑问的要立刻被遣返回原籍,只有经得起重重考察的人员才能从事这一项神秘的工作。不过,他们还要由总厂、分厂和车间做三级保密教育,承诺严格遵守保密守则,包括不准泄露生产数量和生产进度,不准借阅摘抄与工作无关的图纸、工艺资料等。对于那个特殊时代的保密制度,我们可以从两位老人的讲述中管窥一斑。


在那样严格的保密制度下,根本无法照相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而这颗原子弹的诞生地就在青海。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人们仍无法在地图上找到任何关于它的蛛丝马迹,也几乎没有人知道,原子城的“将军楼”里,曾经工作和生活过多位留学归国的一流核专家。同样,对于一些青海人来说,今天他们对那段历史也知之甚少。


今年75岁的石传贵老人,在“两弹”的制造过程中一直从事炸药生产工作。他说:“这个加工程序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产品浇铸出来以后,有一个毛口把炸药的部件按照尺寸来加工到图纸上的要求,必须使用铜锯,安全起见,旁边还得有一个人加冷水,加冷水就是为了降低摩擦温度,防止产生静电。”刘兆民是高级工程师,他说:“当时工作环境很简陋,就是靠土办法,有的像水压没有上来,那大家从河里用洗脸盆端水,倒到锅炉去,因为我们搞化工需要蒸汽,蒸汽上不来,那是不行的。在青藏高原缺氧的地方,大家一不叫苦二不叫累,就这么往上端。”在采访中,记者问及两位老人有没有当年的工作照,他们说在那样严格的保密制度下,根本就无法照相。刘兆民唯一在厂区的照片是上级领导前来视察时,由专职人员拍摄的一张。


他们被约定俗成地称为“草原人”


国家搞这样一个重大的工程,保密制度是必不可少的。然而,221厂的保密制度可能是属于世界一流的。石传贵老人说:“221厂的工人当时有‘一问三不知’———问你干什么的,不知道;问你在哪里干活,不知道;问你的通信地址是什么,不知道。上不传老,下不传少。大家都严格遵守这个保密制度。”所以,那时大家还约定俗成称自己是“草原人”,内部报刊也以《草原工人报》命名。在这些老人中间我们听到很多有关保密工作的故事。有一次,221厂某领导要进入221厂,但是忘了带通行证。尽管站岗的哨兵认识他,但还是坚持原则拦住了他。北京来的夫妻分别接受任务来到221厂工作,但他们一直没有告诉对方自己在哪里工作。他们之间的交流完全靠写信,每次发出去的信件从金银滩到北京转一圈后,才能送到对方手中。在原子弹爆炸成功后的庆功晚会上,二人惊喜地发现了对方,原来,我们工作的地方仅仅一墙之隔。石传贵曾经有一次被硫酸严重烧伤,受伤面积达到全身皮肤的25%,不得不住院治疗。因为保密制度,他对妻子说,烧伤是炼铁时不小心受伤的。据老人们介绍,当时每个分厂、车间、楼房都有自己的代号,而且都有不同的通行证……


如此严格的保密制度直至1987年221厂宣布退役才告解除。据这些老人们介绍,大概在1974年左右,221厂原职工一个姓韩的职工得了癌症,住进了特护病房,医生想了解他的病因,询问他从事过什么样的工作,但他坚守住了这个秘密,直到去世。


神秘原子城退役了


1987年,在221厂胜利完成了所承担的历史使命后,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撤销这座核武器研制基地。1993年,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把州政府从门源回族自治县搬迁到221厂,取名为西海镇。今天,徜徉在空旷的原子城遗址,还能从高高的围墙、密密的铁丝网、伸向四面八方的路轨和偌大的占地面积中,看到昔日原子城的规模。


采访快要结束的时侯,我让司机小王开车在美丽的西海镇转了一圈,金银滩不存在核辐射,对于我们没有任何影响。221厂当年的图书馆已经成为了参观展览室,刘兆民、石传贵、刘继群和工友们栽种的小树苗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当年,他们生活在草原上,方圆几十公里见不到一棵树,让他们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生机。每年到了秋季,种树是他们必做的工作之一,在这里他们已经记不清种过多少树,虽然大多数树苗“一年青,两年黄,三年只能进伙房”,可是,活下来的小树不断成长,它们成了今日金银滩草原上一道独特的风景。


帐篷的高音喇叭里重复播放着《在那遥远的地方》这支唱遍全球的情歌,金银滩――这个诞生了浪漫情歌的草原;这个诞生了原子弹和氢弹的草原;这个诞生了中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的草原,重新回归到她最初的身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