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之旅:半日庄园生活

A大队中校 收藏 2 11

2007年9月7日下午


在这个寸土寸金的时代,假如我有幸拥有一片土地,一定会在上面建一座庄园,不需要别墅,只几间宽敞明净的大平房,灶间是大锅大灶,用柴烧火,卧室里是冬暖夏凉的土炕,有方便洁净的卫浴。在院子里养几条狗,有看家护院的大黑狗,也有会撒娇的小叭狗。或者,再散养几只鸡鸭。


房子后面是一大片的土地,我会欣喜地把土地划分为三块,一块做苗圃,一块做田圃,一块做花圃,然后分别在其间钉上小木板,用漂亮的白油漆涂上字,分别是“阳阳的苗圃”、“棠的田圃”、“旭的花圃”。我们每天都要照顾自己土地上长出来的植物,为它们浇水施肥除虫,然后称赞它们很漂亮。



秋高气爽的时候,我们母子挎着柳条筐悠闲地走过我们的土地,先去阳阳的苗圃采一些红红绿绿的苹果,顺便再几嘟噜紫葡萄,再去棠的苗圃里摘来豆角、柿子、茄子、辣椒,最后去我的花圃采一大把鲜花。这一篮红绿紫青把生活点缀得活色生香。棠抱了柴禾去灶间做烧火工,我去淘米洗菜。餐桌上透明的罐头瓶里插着刚刚采来的鲜花,盆子里是新煮的毛豆和花生。


吃过午饭,阳光适意,蓝天白云。三口人踩着简易的梯子爬上自家房顶,吹吹风,晾晒一下花生。或者坐下,居高临下,心满意足地环视我们的庄园,我们的领地,我们的幸福王国。


……咔。闪光灯快门的声音惊醒白日美梦。可不就正身在一座庄园中,前前后后的树枝上都是红红绿绿的苹果,数之不尽,树下的毛豆挂着一串一串丰收的果实。是的,是的,这不是庄园梦,这是一场实实在在的约会,尽情享受半日庄园生活的快意。



不知道星表哥当初斥巨资买下这片山坡以及这座果园和大院的时候,是不是也因为心底里有对土地的热望,有对田园的归依。生意场上的鸡争鹅斗尔虞我诈让心灵疲惫,它们需要这样一个地方来洗涤净化,哪怕是短暂的休憩。星哥姓孟,这座庄园如果要命名,就叫孟园吧,简朴而又富于联想。谁的心里,不曾有过寻梦之园呢。



寻梦之外也有现实的无奈。有工人在拣拾地上的落苹果,一袋子一袋子堆好,用车运出去,据说是仅十几元就一袋的价钱卖给果汁厂的。苹果树乏人照料,挂不住果,就这么一颗一颗地掉落一地,直至烂去。姜豆角倒是挂了好满的架,只是也无人问津。庄园里尚还没能建好连锁管理系统,不见效益,而花费却如流水。目前看来,它最大的功用大概就是供朋友亲戚来玩儿一玩儿,或招待一下生意场上的客房及各方领导而已。



又在心里暗自庆幸我不是这里真正的庄园主,不必为这些琐事烦心。但见头顶上盛开着一朵一朵洁白的云,我把长袖衫系在腰间,手执一根木棍,就象指挥棒和阳阳乍惊乍喜地扑来跃去,穿梭在果园里,状甚无忧无虑。时而还攀上运苹果的车假装工人开车,或者蹲在地上拿葡萄戏狗狗,逗弄得两只小狗欢腾腾的。



大嫂子和志敏在灶间忙碌,准备晚餐。垅头摘来豆角,库里翻出土豆,和面打烀饼。星哥他们特意从城里带来的各种熟食,居然还有我爱吃的猪耳朵、鸡胗,以及大虾和螃蟹,甚至还有生猪肉。这猪肉非同小可,是星哥与几位朋友共同出资雇人在山间放养的猪,不喂饲料专喂粮食,养一头猪足足要小半年,其味道自然要比如今市面上的速熟猪鲜美。棠果真做起烧火工,一把一把地往灶里添柴,灶间热气腾腾,炊烟滚滚,而香气开始四溢。



猜猜谁来吃晚餐?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一次盛大的家族聚会,你看吧,当太阳就要落山,天边白云染上浓厚的灰色,暮色降临的时候,一批一批的亲友赶到了。先是妈妈、二姑、老姨、老婶等一众女眷,再是二星哥、大平哥及外甥,还有司机,然后是二大爷老两口,以及老叔,小志骑着摩托车去车站接回来从单位赶回来的妹妹小慧儿,接着,周茗儿一家三口也随着二表嫂的车从市里赶来——



最有趣的,是见识到一帮老太太的能量,以二姑为首,一众女眷趁着还未开饭去果园里摘苹果,一时之间惊飞归鸟无数,苹果落地无声,只闻叽叽喳喳的女声混在一起,或笑或叫,这边的苹果红那边的苹果大,真是热闹得要死。二姑恐怕是一辈子第一次亲手从树上摘苹果,居然使了很大力气才揪下来一个,愣愣地看手里的苹果半晌却又忍不住笑作一团。而老婶,就轻盈麻利得多了,竟然手脚并用攀上树枝去够那最大最红的,不想震落一地苹果,老姨在其身后连接带抱。妈妈则把眼光放远,时时遥指,这个那个,兴奋异常。唯有长年侍弄过果树的二大姑摇头叹惜,唉,伤了果树了,伤了花芽儿了,明年结果会不好的,这要是技术员看见会心疼的。



接下来,一直提着筐子跟在后面的小慧儿妹子也一扫斯文,爬上一株品种为卡啦的苹果树,卡啦(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字)苹果红得可爱,自然难免遭人黑手,这就叫枪打出头鸟罢。然后,是周茗表姐,蹲在毛豆丛中奋力摘毛豆,新鲜环保的毛豆,城里少见啊。妈妈又扯着老姨和二大妈跑到前院姜豆架旁一把一把撸豆角,反正再不摘也该老了。



都忘了阳阳了。原本阳阳跟李明涵那小哥俩,勾肩搭背地在果园小径上玩耍,还算斯文,后来队伍扩大,加上茗表姐家的小丫头,三个小人儿就发了疯,把两只小狗狗追得一路狂奔,豆角架下、桌子底下,炕角,躲无可躲,逃无可逃,可怜得很。最后累得窝在茶几下面直喘气,阳阳尚自弯腰探头地冲人家招手:喂,小狗狗,你出来,让我摸摸你……



席开两桌,孩子们去一边闹,大人们这边把酒言欢。其实不用吃东西,便已经饱了,醉了。于是进进出出,出出进进,一会儿去望望黑夜,一会儿去那屋看孩子们象大人一样地劝酒斗酒,一会儿又去灶间转转,没片刻静坐。忽然老叔叫人,我忙过去,大家起哄,我敬老叔一杯,却丝毫不犹豫,举酒一饮而尽,畅怀无比。老叔亦眉开眼笑。酒过三巡,老叔渐入佳境,妙言趣语,笑死人。后来老叔追着我叮嘱我:别那个啥,那个总让小张干活,洗碗啥的,嗯,大男人的,别欺负人家……那个眉眼笑弯弯一直喝饮料的小张跟在后面更是笑得看不见眼睛。



千里搭凉篷,也终归一散。夜静,人群渐次散去,只留一桌一地的狼藉,我满心喜悦地去灶间洗碗,人家志敏已经忙了一个下午,我总是要做些什么才会心安,一不小心,却被一个杯子滑了一条血口子,悄悄洗去按住,不言声。最后,大平哥的车送我们回去小志家,车灯打在山路上,开得很慢,那颠簸便多了些温柔,一晃一晃的,仿佛摇篮。我莫不是在做一场美梦?但愿美梦不醒,今宵永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