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一章远征英雄 第五节兄弟相见

ddtt 收藏 1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这么多年以来我最后的就是生在这个倒霉的时代,不能在你身边陪你,现在前线打的太顺利,我也可以安心在家休息几天。”张学义拉着夫人宋小兰的手,他陪老婆坐在后院的凉亭里,这是他一辈子感觉过的最舒服的几天之一,可以吃饱了不跟着操心。

“你能在家住几天,真怕门口来辆轿车,下来几个人给你发一张纸,你就会跟他们一起离开,中国怎么人这么多没人好好打鬼子,总是遇到麻烦是你出头,你也没上过军校,上过的那些人都干嘛了,整天拿国家的钱不干事。”宋小兰在后方看着战争打了一年又一年,不见有结束的迹象。

“我看快到头拉,只要我在家能坐几个月,估计前线都没什么麻烦。”张学义拿起石桌上的茶杯,喝了几口茶,虽然他身在家里,心还惦记着前线,他总感觉不会太顺利的收复仰光,远征军拿不下仰光就会有很大的麻烦,缅甸中央铁路线就无限期中断,滇缅公路即使不沦陷也是废物一个,战略物资是从船运到仰光,再由铁路转到腊戍,所以完全打通交通线那不是那么容易,十万远征军对付六万鬼子,很难说可以赢,国军只有在二比一到三比一的情况下可以保证少败几次,很难说不败,所以他据此推断国军很难胜利。

缅甸的中央铁路被破坏的地方很少,日本军队可以用铁路快速向北推进,如果是这样话不到半年鬼子可以借助缅甸铁路一直打到腊戍,如果守军不能迫使日本停止攻击,那鬼子可以沿着交通线一直打到云南地区,那后果不堪设想,远征军到底行不行。

“你估计的不行,你把别人想的太有本事了,其实都是些饭桶,我姑姑也是,还为这些饭桶跑到美国好几躺,又是借钱又是申请援助的,民国没人拉,让个女人跑出去受这个累,外交部的人都吃干饭的?”宋小兰坐在家里也看报纸,她对时局的看法又是一个样子。

“你姑姑是巾帼英雄,比老爷们强的多,没他你那位当委员长姑父也玩不转,事情到这了你姑姑不出头让谁出呀?”张学义现在有的是时间陪老婆闲谈。

“每次我姑姑去美国之前都打电话问你多会回来,她想带上你当他的秘书和助理,你英语学的也不错,可我每次什么都答不上来,我也不知道你带着队伍在那个山头上正跟鬼子玩命。”

“美国是好地方,我在上学的时候,我的外语家教跟我说说过,他从伦敦去美国旅游,走了很多地方,那山水那风景简直别提多好了,可比英国好玩,他说英国地方小,在国内坐汽车火车马车旅游小半年就把英国本土玩遍了,他还建议我以后当外交官,希望我多去几个地方,可我这么多年也没机会出去,等战争结束咱们连国内的胜利庆祝会都不参加,直接去美国,去那住几年,那里铁路公路发达,汽车便宜,咱们俩出去好好玩,把我母亲也接到美国去享福。”

宋小兰很严肃的说:“你可不许哄我,你说的去美国的,可你不许在战场上玩命,中国四亿人呢,就你爱出风头,枪弹不长眼,伤了你耽误我们的旅行怎么办?”

张学义说:“我保障不受伤回来,这还不行么?”说完他把老婆抱起来,让老婆坐在自己的腿上,搂着老婆就打算亲热一下。

“别这样,孩子在那呢。”小兰有点不愿意在孩子面前搂搂抱抱,张学义吻了老婆一下,“管他呢,你保证他以后就是当和尚和道士,不跟自己的老婆亲热不成?”

“没你这么教孩子的。”


时间到了四月底,重庆的天气开始热起来,张学义几乎天天打电话向侍从室的熟人打听前线的消息,他坐在房间里拿着电话听筒,对面的一个熟人给他讲述前线的事情,“远征军第200师打了一阵就撤下来了,鬼子一直北上打到曼德勒,英国好几千人被围困在那,结果没守住,英国军队太他妈笨,鬼子在仁安羌又把英国人包围,孙立人带38师把英国人给救出来,不知道怎么的这个孙立人很厉害,他就带113团一个团就击败了鬼子,这脸面露的比你还多,可现在惨拉鬼子占了太多要点,远征军恐怕有被包围的危险。”

“是么,比我厉害的人是孙立人呀,这样的人多个十万八万的我可以在家抱老婆,不用提着脑袋跟鬼子玩命,现在还派谁增援没?”张学义又问。

“你少出头露面,小心派你去缅甸,现在交通线基本全部被占,根本没夺回来的希望,你可别自己找委员长要任务,乖乖在家呆着吧,你家里还挺好吧?”同僚问他,张学义说:“一切都不错,我老婆又怀上孩子了,我希望还能多个儿子。”

同僚说:“这不在家挺好么,千万别来找委员长,提前恭喜你多个儿子,我这还有其他事,有空我去你家找你喝酒去,不许拿土造的酒糊弄我,多准备点好酒。”

“知道了,你,忙吧,再见。”张学义放下电话,身边的几个兄弟都问:“没什么差遣吧?”

张学义看着自己的兄弟刘二才,押送物资回国的时候被鬼子飞机炸伤了,现在还架着拐杖,胳膊还打着绷带挂在脖子上,一身的战伤都还没好,钱瑞和张顺虽然在家休息了个把月,但气色还没缓过来,他心疼自己的兄弟们也不想再让他们受苦,这次二哥别落下残疾就不错,即使要出去这次就一个人出去,谁也不带

“没什么事,就是叫我别出去自己找事做,现在仗打得又不顺利,孙立人小露一脸之后也败下阵来,鬼子的飞机、坦克、重炮等武器依然比英军多,我们只靠步机枪手榴弹很难扭转局面。”张学义叹着气离开电话旁边,到院子外凉快去,现在他心火重,去那都感觉热。


张学义来到母亲的房间里,母亲正坐那看书呢,张学义拉把椅子坐下,打不起精神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太太想跟儿子说的话太多太多了,好几年他忙所以老太太没时间跟儿子说话。

“哎,你怎么整天就呆在家里呢,你大哥到现在被关了六年,你忙着打仗也不去看看他,更不去找机会把他弄出来,你不把你大哥弄出来,你还算老帅的干儿子么?”老太太放下书开始给儿子训话,儿子都三十岁拉,在她看来还是个爱捣乱的孩子,什么都需要她这个做老娘的操心。

“不是我不救他,是他一错再错,光因为个西安事变他不至于成囚犯,九一八后委员长明确下令让他守住锦州,他自己放弃地盘指望国际联盟来主持公道,日本人一边打自己放弃地盘指望国际联盟来调查,日本人一边占咱东北一边说也等国联调查,日本文武不和,文官是愿意让调查,关东军好几万人能听话?日本人吃进去的那有吐出来的?守住锦州关闭大门尚且有关外一片立足之地以利抗战,他跟委员长耍少爷脾气,什么话都听不进去,首先是他出事前,怕摩擦引起战争,日本人看透了他这点才下的手,他要不下不抵抗的命令东北军能坐着等打么,是他把自己地盘的安全寄托在不抵抗上,他自己丢失疆土,他作为一个封疆大吏杀他十次头都足以,韩复榘丢失一省还顶撞委员长就被枪毙,他多次顶撞,丢失东北三省,还丢了热河,按法律讲他早该死了,自己丢了地盘怪这个怪那个,我不去救他,要给他说话,蒋该死马上连我也收拾,找那个没趣干嘛,最多去看看他,别的我不管,你看看他在长城沿线干的什么事,丢了东北还不将功补过还耍少爷脾气,热河和长城防线也丢了,中央军的人基本没一个人看的起他,他有什么本事,放出来他他也指挥不了抗战,我看薛岳都比他指挥有方。”张学义好久没跟母亲好好说话,这次可把小六子骂苦了,不过骂归骂,毕竟有层关系在里边,他也知道小六子被软禁着不舒服。

“那你也去看看他吧,他给我写信了,说很想看看你。”

张学义心想这个不难,答应吧,“好吧,我这就去看看他,他躲起来享福,我每天提这着脑袋吃着野菜打鬼子,他倒活的舒服。”他说完站起来准备走。

去看少帅什么也不用带,他有的是钱,吃尽穿绝什么都不需要,就穿身干净衣服去吧,身上的这身衣服不脏,就这么走吧,张学义出了母亲的房间往大门外走。


“你去那呀?”张顺看他要走跟过来问。

“我去看看我大哥,他被关了五六年,我看他怎么样了,活的比咱们如何。”张学义边走边说。

“我也去吧,咱们坐黄包车走,从这到他呆的地方也不近。”张顺跑到大门口先叫了两辆车,现在物资紧张尤其汽油缺乏,军队的汽油都不够,有钱人家的汽车也很少能开的动,所以人力车还是主要运输工具。

黄包车的车夫拉着车冒着热汗跑了十几里地被路边站岗的宪兵挡住去路,张学义下了车,拿证件给士兵,回头对拉车的说,“你先别走,我一会还回去,这是车钱。”

张顺怕车夫忙于赚钱不拉他们回去,也拿出证件给车夫看,“这很偏僻,我们还要回去,你要是提前跑了赚其他钱去,你可看清楚了,小爷我也是朝廷饭的,小心抓进进去坐几天。”

“是,我不走,就在这等您。”车夫那了钱就在这等。


宪兵检查完证件就知道来的人不一般,上将军衔,名字怎么看怎么像少帅家的人,长相么倒不是很像,少帅长的长脸,长的是长寿相,来的这个家伙听凶,看面向能活过四十就不错了,脸上方型的,这是富贵相,哎富贵的活不长,活长的不自在,宪兵军官放行之后心里就想,人这一辈子好处占全的怎么这么少。

“刚才那人是谁呀?”下士问值班的少尉排长。

“你连他都不知道,徐州会战那会他就是上将,胡子出身,是张大帅的干儿子,正经的奉系,中原大战前他就是土匪,他没在东北,后来成了中央军里的红人,每次遇到重大战役委员长先找他,武汉长沙几次大仗他都参加过,最近听说从缅甸回来了,英国人败下来往北使劲跑,他坐着火车往南打,孙立人救英国人的时候人家都回国拉,打仗那个干脆就别提,伸手就要人命。”排长说完吓的几个兵一哆嗦。

“排长,他咋这厉害呢,怎么看身上不像有伤,你看他刚才走路的那个姿势,绝对没伤过筋骨。”

排长抽着烟说:“听说鬼子恨死他了也没打死他,他很难打死,九一八那会他就回东北折腾,又折腾到缅甸,假皇帝溥仪,以及汪逆(汪精卫)都很欣赏他,还想让他当伪军的司令呢,给多少钱人家不去。“

“这么大的人物住在重庆我们怎么不知道呢,要是国内每个军人都跟他一样,咱们也不用迁都到这来吧?”


“大哥,我来了。”张学义哄开看门的卫兵直接进院子进正房大喊大叫的,张学良正看报纸呢就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他急忙站起来走到客厅看是谁来了。

张学义站在客厅里,看了看摆设,“不错呀,这地方凑合,也没笼子。”

张学良苦着个脸说:“哎,你这么多年去那了,我怎么听说你跟延安方面关系密切,你不怕被抓起来么?”

“我怕那干嘛,我还穿过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制服,跟他们一起打过鬼子呢,这些年我跑的地方可多呢。”

张学良马上说:“坐下说吧。”

张学义坐在沙发上说:“哎,我这刚从缅甸回来。”

“听说远征军败了下来?”张学良关心的问。

“我去的时候好好的,我一走也不知道怎么地,忽然越打越不顺,国军主力的表现似乎跟国内一样,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回来了,可我不回来能怎么地,跟着一起进野人山?或者一起逃到印度去?我一开始很相信那些西点和圣希尔军校毕业的人,可他们怎么还不如我呢?”张学义说到这里看见茶几上水果很多,品种也很丰富,他拿起来给张顺几个自己也吃着。

“那你下一步怎么打算呢,现在你可不能坐家里不出力,我是出不去,全看你的了,于学忠也总是败多胜少,这么下去怎么行呢?”小六子现在还为国家操心。

“我看跑到印度也不是坏事,美国军援物资已经往印度送,逃到那里补给没问题,稍微休息一阵马上可以打回去,走野人山也不坏,红军当年过雪山草地的也是锻炼了自己,国军太娇贵了,该受点苦,以后就会打仗了。”张学义吃着水果对已经倒霉的国军随意评论。

“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呀,你现在吃着上将的俸禄,要对国家和百姓负责。”张学良好要劝他,还怕他不出去打仗。

“我还没给咱爹报仇呢,我怎么能跟鬼子完的了呢?我的孩子都快不认识我,再跟他们呆几天我就走,我这年纪还在家吃闲饭不是找骂么。”

“好,有骨气,你比我强多了,你在延安见着学思了没?”

张学义叹着气说:“我也想他呢,他也忙我也忙,去了延安也没呆几天,还全在抗大给学生上课,讲这个说那个的差点没累死我,那生活太艰苦,我根本呆不住,我住一天就瘦一斤,在关外我好容易把身体养好了还给饿瘦拉。”


“什么,他去看张汉卿去了?”委员长感觉很突然。

因为张学义回重庆也不是一次了,怎么这次去看张少帅拉?是不是阴谋搞点什么?为了防止出事,还是怕他走吧,这小子是土匪,根本不讲道理,他的道理就是枪和子弹,谁拿这个也讲不过他去。

宪兵司令汇报完出去了,委员长拿起电话,“给我接空军,给远征军空投电台和补给的飞机留一架先别起飞,有个主要的任务给你们,等张学义到了机场你们连他一起带上,把他空头到野人山。”放下电话以后老头擦了擦汗,怎么这年月每一天太平呢?不是这出事就是那出事,万一他搞武装营救那不是中国人内讧么,现在国家危难不能再出派系矛盾,干脆只把他派出去,他的手下另外安排到印度去,反正管理训练撤往印度的远征军也是需要能干的人。

想好以后蒋中正拿起笔连续签发几道命令,把刘二才派到昆明修养,理由是重庆天气热日本轰炸机多,不利于养伤,把他打发到龙云的地面上,出事也是龙云倒霉,别来我这起哄,第二到命令调钱瑞、张顺去印度参与整顿远征军部队,此人也不饭桶,去给孙立人当副官吧,张学义是这群人的主心骨,把他派给杜聿明,反正他们认识快十年了,虽然没交情但也不是生人。

命令起草完毕以后由手下人挨个往下发,把张学义的小集团立即拆开,他们要一起请命出战就一起派走,不出去就分开弄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