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之广寒宫轶事(搞笑)

驱逐舰指挥官 收藏 2 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秋之夜,玉轮如盘,金辉闪闪,银光灿灿。

广寒宫内,热闹非凡。只见各路衰哥,早携一大帮牛鬼蛇神,提着金银珠宝珍珠玛瑙前来给嫦娥妹妹祝贺中秋。为一亲芳泽,为争位次,正吵得不亦乐乎。

“好吃懒做总公司”CEO正是那八面玲珑见风使舵的瘟猪,连脚趾上也串满了钻戒。俗话说财大气粗,说话果然嚎状:“各位胸低们,别吵别争别闹,这第一把交椅得让老猪来坐。不提老猪年轻时,疯流涕淌,曾跟嫦娥妹妹有一笔风流债,遂得一天蓬元帅之雅号,没法,谁叫咱帅呀;也不提老猪历经七十二难取得真精,被佛祖封为净坛使者,好歹是个钦差大臣;咱只说说那死猴子弼马瘟,虽被封个斗战胜佛,可是秉性太直,得罪神仙太多,到处踩屎,要不是老猪,他早就混不下去了,现如今天天在老猪家打秋风。有哪位想和老猪轮资排辈,先想想那十万八千金的如意金箍棒依还是不依……嘿嘿……”一双招风大耳,呼风唤雨。

众路神仙心里不服,知道他有钱又有权,那还罢了,只是想那齐天大圣的如意金箍棒端的是厉害非凡,被蹭一下,别说这嫦娥妹妹无福消受,只怕自家豪宅里的责任田也无福享受。

太白金星一大把白胡子,缠在腰里当皮带,锁着快成太监的裤裆。算是得高望重,众望所归,想着若不交待两句,恐被众路鬼神耻笑,这老脸没地搁了,遂不得已,硬着头皮上前道:“哼,你这不怕开水烫的死瘟猪,老子吃的屎比你吃的米还多,老子喝的尿比你喝的酒还多,就是老子闻得臭屁也比你亲得香嘴还多。想当初,老子在玉皇跟前听差,左文右武,言听计从,还不知你在哪个臭粪堆里吃蛆呢;别说那弼马瘟是老子请来的,就是他跟大帝的外甥二朗神斗狠时,还着了老子的道,明枪易躲,他暗箭还能伤人呢。你就不怕老子在你背后使阴勾腿?嘿嘿,岂不闻:将,还是老的拿么!”一边说,一边用眼角瞟着二郎神,一张嘴撅到凌宵殿角去了。

其实,二朗神早就在暗自沉思了,先想自个——是天帝外甥,皇亲国戚,论权势,谁他奶奶的比得过他?又想自个——能七十二般变化,三十六般武艺,样样精通,人话狗语,倒说如流。实在是文武通才,就是眼睛,也比别人多长一只。再想自个——英俊潇洒,体态优美,貌比潘安,唇红齿白。到如今呀——混得神不像神,鬼不像鬼,夹在烧火棍中,两头受气。虽怪自己,因占了这些先天性的优秀条件,所以有点恃才傲物,才有如此下场。心下对八戒尤其嫉恨,要不是酒后调戏嫦娥妹妹,被御膳房添油加醋炒得风雨满天庭,自个早就跟嫦娥妹妹有一腿了,如今还能在这夹缝中讨杯奶喝么?见金星老儿给自己撑腰,先扯了狗奴才防备好,一提方天画戟,朗声道:

“好不要脸,没听说过么:某某某照镜子,他妈的里外不是人。嫦娥妹妹会看上你,要不是那晚你在老子酒杯里放xp版本的维它命,把爷爷药倒,爷爷早就和嫦娥妹妹好上了,这会儿,只怕连娃娃都生了一火车皮。”

“去你奶奶的,什么狗屁净坛使者,我看是净谈屎者,除了会弹屎,只怕连弹棉花都不会。跟你杨爷爷比,你还嫩着呢——赶明儿给我舅妈送两瓶雪花膏,吹吹枕头风,立马把你这钦差大臣给废掉,好歹,咱在两岁时,还穿过黄马褂。要不是三岁半在天帝头上撒了泡尿,这会儿还有你的猪命,早请天子剑,挂掉你。”

“别提那只死猴子,提他我就生气。我的狗奴才早就打听清楚了,他明着在你府上,除了天天翻筋斗供你姨太太取乐外,还要洗衣做饭,吃不饱,穿不暖,面黄肌瘦,这会只怕连锅铲都提不稳。再说,那猴头去取精前,曾借了爷爷三钱银子治头痛,现在还没还。他要是敢来,爷爷正找他不着呢!冤有头,债有主,你是他的师弟,三钱银子,你还你还……”

大家一听那猴子生不如死,这边又有元老级人物太白金星,皇亲级贵种二郎神君撑腰,还怕那死猪瘟个屁,遂一哄而上,要将那八戒生剥活刮——先把那身行头扯下来再说。那四大天王因上次偷改四大天门的名称,被八戒奏了一本,到现在还在倒贴银子;那托塔李天王上次在“鸡奸室”让三太子对八戒的业务经理世灵神乱动私刑,用标枪捅屁眼,被人说是同性恋,现在还谈不到朋友。本和玉女妹妹订亲,却把金童哥哥惹上门来。所以在暗地里还偷偷地给八戒踢了几记鸳鸯连环脚。眼见着那条镶着宝石的粉红色贴身小底裤也保不住,八戒悲从中来,啥时候受过这种屈辱,鼻涕早从眼睛中出来了:

“猴哥呀,这真他妈的世道变了呀,树倒猕猴散,人走茶凉呀。猴哥呀,念在咱哥俩在西天取精路上,同泡过一个妹妹的份上,你好歹拔几根毫毛,变他妈的几个猴子猴孙,救救老猪。今晚一定请你吃红烧肉呀……”

“死呆子,早请你猴哥吃红烧肉,哪有这门子事体呢?”

那呆子吓了一跳,却原来在自家热坑上,被猴哥使法做春梦咧。看看窗外,冰轮绝壁,玉兔含羞。被猴哥一番敲山振虎后,佛心大悟。自此修心洗面,面壁参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