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仙子住在九霄之外的广寒宫,,每日估计都在碧海青天夜夜心,她在凝望人间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当年她长袖飘飘奔月成功的举动,绝不亚于当年阿波罗登月。此后每逢八月十五,在顾盼嫦娥仙姿的时候,顺便吃几个月饼的风俗一传就是几千年,不管是杂牌还是名牌,无论面粉里面包的是莲茸还是豆沙还是蛋黄,不管包装实惠还是奢侈,只因为月饼代表了我们的心。


说到月饼,不能不说说中秋短信,去年收到朋友的短信,还感动了一番,谁知今年还是和去年的一样,让我苦笑不已。看了电视曝光,去年杂牌月饼今年翻做,让我对月饼有着一种难言的畏惧。这下可好了,连短信也不能保鲜,连皮带馅都是去年的。


前几天,办公室一位同事小林收到父母寄来自己制作的月饼,什么豆沙、牛肉、腊肉、南瓜馅,收到月饼的时候,我那个同事的脸上写满骄傲,而我们脸上则是挂满羡慕。而我则是奇怪,做月饼不是很麻烦吗?他妈妈怎么能千里迢迢做了月饼寄来?是不是担心现在的月饼不好才做了寄来?还是自己做的月饼孩子吃惯了,担心外面的月饼不适合自己孩子的口味?问过之后才知道,她的父母开了一家月饼加工厂,每年自家吃的月饼都是特别加工的。以前她在外地念书,也是年年寄到学校的,今年她在我都公司,我们也沾光了,可以尝到特制的月饼,唉,分量足(好大一块呢)味道纯正鲜美不说,放心啊。


收到月饼,自然是立马撕开包裹,分给办公室的同仁,我们都围在包裹边呢。包裹里面有三盒,还有一张便笺,上面是月饼的种类,还有父母的殷殷嘱咐。唉,怎么有这么暖人心扉的父母?我有些伤感,想起早逝的父亲,如果他在,会不会寄我爱吃的鱼丸?


正在伤感,耳边听得同事尖叫:“月饼被老鼠咬了”。吓了一跳,回过神才看见,有一块胖胖的月饼少了一大角,我们开始面面相觑,拿到月饼的同事正准备放到嘴边先尝为快,听到尖叫,都有些不敢吃了,晕,真被老鼠吃过了,这月饼还能吃吗?小林的脸马上通红了,马上用座机的免体接通了家里电话(我们心里清楚,要让我们听清楚原因的),小林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里传来他父亲浑厚的男中音:“阿惠啊,你收到月饼了对吗?有一个盒子里面有一块缺了一角,那不是老鼠咬的。那天我去寄快递,三公斤超过一点,我想啊,就超了一点,还要另外付费,实在划不来,所以我就大大的咬了一口,刚好三公斤呢。”小林欢呼一声:“老爸,你好可爱啊,国庆我带桂花糖藕回去给你尝尝。” 办公室一片笑声,我们开始品尝这用爱心特制的月饼,我分到的是牛肉、葱、紫菜、虾米馅的,大大胖胖的月饼,一个足有两个大,薄薄的表皮下,手工剁的馅让我开心不已,自小我就很讨厌机器绞制的馅,一看到机器绞制的,都不爱吃。我细细尝着,想起小时候爸爸带我去吃小巷口的状元鱼丸,里面的馅就是精肉、虾米、葱和紫菜。好有创意的月饼,又好吃,市场怎么不卖呢?不然买上几盒回家慢慢吃。


15号,有人送我一张哈根达斯的月饼票,十八号就要过期了,我想反正市场的月饼都是一个模样,怎么着也不会比小林家特制的极品月饼来的好吃。也没有想到要特意去领(月饼票的反面是领取的地点,我一看,离得都很远,当然不会特意跑过去领了。不过如果我知道这张月饼票值七百八十八元,那自然是要特意跑过去把它领回家的,这是后话)。


十七号,朋友约了到天山茶城买茶,死活要拖我去,她说至少可以少让人家宰一点,宰的钱不如请我大吃一顿呢。(看在大吃一顿的份上,俺勉强去了。)买好早秋的新茶,让店家精心包装好,到边上的邮局寄出去,看看时间还早,想起月饼票有一个领取的地点就在这附近。反正方便那就取回来吧,不取,也是便宜了店家。


我们直奔目的地,结果在地方找到了,店面怎么也找不到,这个超市好大,问了保安,才知道哈根达斯的店面在东门口,而我们是从南边进来的,难怪找不到。老远就看到招牌了,好开心,我举着月饼票排队,看到哈根达斯的店面是用三个大大的冰柜围成的,问了服务员才知道原来月饼是冰淇淋做的,怪不得要用冰柜呢。看到前面领取者还送了一个水晶花瓶,心里很羡慕,猜想自己有没有花瓶送?不然的话,用月饼换花瓶不知道人家干不干?正在猜着,轮到了,看见服务员从最后面的冰柜里取出月饼装到很漂亮的盒子里,又从另外一个冰柜取好几袋干冰放进去。我看的有三个冰柜,心里不知道哪个冰柜的冰淇淋月饼好些,心里想着,嘴里就忍不住问了:“小姐,请问哪个冰柜的月饼最好啊”?“你这个至尊月饼最好了,七百八十八,还有水晶花瓶送呢。”“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七百八十八?还是七十八?有这么贵的月饼吗:“多少?你说这月饼少?”“七百八十八啊”。小姐很怀疑的看着我,手里拿着我的月饼票不停的摸着边缘的防伪记号,估计我吃惊的模样让她怀疑这月饼票是不是假冒的,再不然就是哪条小巷子捡的。我提着月饼一脸迷茫,这么贵,干吗给我月饼票,还不如折现呢。(哈,给朋友知道了,估计笑话我是小财迷了。)


朋友带着没有寄走的茶叶,买了五点的汽车票,他去绍兴,本来想让他把冰淇淋月饼带走,他说怕在路上都溶化,那就惨了了。想想也有道理,和他告别后我就坐轻轨返程了,路上还心心念念早一点回家,不然月饼溶化只好喝月饼了。刚刚下车,就接到另外一个朋友的电话,问我去不去虹口去最大的窗帘城看看,而我老早就想换一种颜色的窗帘,当下开心的立马答应。把冰淇淋月饼要早点放到冰箱的事情给抛到脑后去了。她说开车过来要半个小时,我趁机躲到边上的肯德鸡,吃着栗米棒喝着冰红茶,享受着冷气(外面好热啊,真是秋老虎。)等了二十几分钟,她开着车来接我了。在迷宫似的窗帘城逛来逛去,终于选中了一款乳白底,上面均匀绣着浅绿色的三七花,还搭配着浅浅绿色白色绣花的轻纱,极配我家的白色绣花被子和浅绿色的沙发。心满意足的走出窗帘城,才发觉已经六点半,天都黑了。回到家里拆开月饼一看,我的天,月饼跑出自己应该呆得地方都挤到一块儿去了,有挨着干冰的都没有溶化,没有挨着的月饼都溶化了。冰淇淋汁都流到盒子上了,赶紧把没有溶化的月饼放到冷藏里面,溶化的两个放一个进去,等冻起来再吃,剩下的一个,放进肚子就不会溶化了。


开了电视,我准备吃月饼,不,准备喝月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