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 三 对话 1

wangra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URL] 我在空旷的墓地徘徊, 冤魂与怨鬼在四面窥视, 我嚷着“退开”, 它们便凛凛地向前; 我说“过来”, 它们又无趣地四散—— 像野狗一样。 王德臣翻来覆去,总也睡不安稳。 远处隆隆的炮响,混合着噩梦里敌人和亲人的喊声,让他不由得冷汗直冒,脊梁骨阵阵凉意传来。 那些所谓的抗日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


我在空旷的墓地徘徊,

冤魂与怨鬼在四面窥视,

我嚷着“退开”,

它们便凛凛地向前;

我说“过来”,

它们又无趣地四散——

像野狗一样。


王德臣翻来覆去,总也睡不安稳。

远处隆隆的炮响,混合着噩梦里敌人和亲人的喊声,让他不由得冷汗直冒,脊梁骨阵阵凉意传来。

那些所谓的抗日勇士,一定又在策划着把自己这样的卖国贼碎尸万段吧?

而家乡那些活着的自谓有良心的人们,一定也在自己的父母坟前,痛诉他们的儿子不忠不孝吧?

一群可笑的家伙,王德臣冲着地上啐了一口。

只会躲在暗处痛骂秦桧吴三桂的人,就算在梦里把自己砍了一万次,又能有什么用呢?

不过,这样每夜传来的低沉的阴风,还真是让人厌恶呢。

“烦人哪。”门外传来一句不甚标准的中国话。

“是……中佐先生吗?”德臣忙不迭滚下床,穿衣,开门。

“这样的月色,我是睡不着的,”若火换用日语说话,果然感觉顺畅了许多,

“刚才听得王先生不断的哀叹声,便随便应了一句。怎么样,我的中文还算标致吧?”

“是的,是的。”德臣低着头。

“王先生有何烦恼,与我一诉如何?”若火抚摸着爱刀,悠悠地问道。

“不敢,小人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狗日的汉奸?”若火再次用拗口的中文说到。

德臣惊得一哆嗦,猛抬头望着若火那双望不见底的双眼,牙齿不觉发出“咯咯”的声音,脸上也一时苍白如雪。

这样的话,他听得太多了。

那些看似大义凛然的人们,无时无刻不在身后指点着自己,但是因为惧怕皇军的枪口,一旦面对面了,他们却总是畏缩不前。好像是等着争夺腐肉的鬣狗。

“先生的家人,不会这样骂你吗?”若火看着德臣略显夸张的模样,冷笑道。

“哼……”德臣木然地应了一句,努力平整自己的心情,“小人没有家人了。”

“死在日本鬼子的手里?”若火的问话愈发无忌。

德臣感觉心跳逐渐缓和下来,便大胆地直视若火,

“请问中佐先生,您是日本人吧,为什么言语之间,却瞧不出大日本皇军应有的豪气呢?”

“问得好啊,”若火笑道,“我就是我,不想和这个国家绑在一起,不像某些人一样,言必称日本,言必称争霸,”

“哦,”德臣也笑了,“中佐真不愧是军中怪人,难怪时至今日,虽然战功赫赫,却无缘升迁了……”

若火脸色稍变,猛地伸出右手来,以迅雷疾霆之势卡住德臣的脖项,将他轻松地按在房屋的外墙上,“嗵”的一声,在这嘈杂的夜里竟也依稀可辨。

这才是他的死穴。黑暗中的德臣,暗自微笑。

就算口中不说,也足以看到:松林若火将军,对于荣誉的渴望。

“你不怕死吗?”若火压制了怒火问道。

“怕呀,”德臣也不反抗,“不过中佐才不想杀我。”

“为什么呢?”

“你没有拔刀。”

“我的刀不杀你这种人。”若火轻蔑地松开手,

“不过,看起来你远比我预料中的更有趣呢。”

“怎么会,我只是拼命求生的小人物而已。”德臣面似恭敬地答道。

“小人物?能在梅津先生手下成为红人,阁下可绝非小人物呢。”

“哦?”

“梅津参谋长是博学的长者,更是出了名的智士。他这个人生性多疑,和高层的人物又有许多来往,说出话来一言九鼎,连我们这些打仗的莽夫都惧他三分。所以,你一个支那人,又是从大屠杀中逃出来的幸存者,能获得如此重用,还真是了不起呢。”

德臣沉吟了一会儿,“莫非,我的表现不像是忠心耿耿的奴仆吗?”

“无论怎样,都显得可疑吧。毕竟是即将亡国之民,与其说你来投靠,倒不如说你是奸细,这还比较让人信服啊。”

德臣不语。

“不过,梅津大人,他不会这么想的。”若火笑着补充道。

“为什么呢?”

“这一点,我也不明白。所以我才觉得你有趣。”

“松林中佐也很有趣吧?”

“哼。”

“小人两年之前就加入了驻军东北的皇军部队,那时也能感觉到周围鄙视和怀疑的目光。不过鉴于小人所追随的梅津先生的威势,一直以来,没有谁敢提什么意见。直到今日,才听到中佐先生教诲,还真是获益匪浅呢。”

“哼,不必恭维,”若火冷然道,

“对上级唯唯诺诺,这是那些小军官的作风,可惜我本人只是个浪客,没那么多规矩要守——不过,说真的,倘若你真的死心塌地追随我军,那么于情于理,都是难以让人理解啊。”

“怎么会?”德臣不以为然,

“我的家人死光了,我在自己的族人中间被千夫所指,甚至随时有被人刺杀,毙命荒野的危险。所以我决心效忠皇军,只有皇军能让我衣食无忧,也只有皇军能保我不死……我的做法,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对。”

是啊,只要有一线生机,无论是对是错,我就要顽抗到底!

这样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呢?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那么有些事就很无聊了。”

若火笑着。

“每个人都像我这样的话,这片土地就太平了。”

德臣也笑道。

若火没有再理会他,只是静静凝望着,战火下始终静谧的夜空。

他不禁笑了,口中喃喃地念着,

狗日的汉奸——

狗日的日本鬼子——

即使是太平盛世之下,诸如这样的仇恨,恐怕,还有很多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