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映山红 第二卷 第四十四章 三哭坟

昨日黄花 收藏 13 1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size][/URL] 第四十四章三哭坟 再有两天就是清明节了,长荒春,各家各家除了留下的苞米种子,也都没有多少存粮了。日子虽穷,祭祖坟马虎不得,麦山夼家家户户的女人们忙着蒸上坟祭祖的饽饽,男人们也都把家里的铁锨找出来用石块把锨头上的泥土蹭干净、磨得锃亮,准备去为祖坟添土。 几天前俊子把区中队护送来的六个八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5/


第四十四章三哭坟


再有两天就是清明节了,长荒春,各家各家除了留下的苞米种子,也都没有多少存粮了。日子虽穷,祭祖坟马虎不得,麦山夼家家户户的女人们忙着蒸上坟祭祖的饽饽,男人们也都把家里的铁锨找出来用石块把锨头上的泥土蹭干净、磨得锃亮,准备去为祖坟添土。

几天前俊子把区中队护送来的六个八路军伤员安顿到几户细心的妇救会员家里养伤,这几个都是行动不便的重伤员。麦山夼妇救会这几年接待过好几批伤员,秋叶、玉风她们都有护理伤员的经验,侍侯这些重伤员格外上心。也亏得部队上随车送来些粮食分给了这六家,掺和着地瓜和地里刚露头的野菜,伤员们顿顿都能吃上饱饭。

清明这天一早,村里的女人们就街前街后婶子大娘地喊着应着相约提着装供饽饽的篓子上山了。麦山夼人三大姓氏,各有自己的茔地。架子山西北是宋家茔,再向北是王家茔,最西边是袁家茔。男人们早上山给祖坟磕了头、添了土下山去了。后头上坟的女人们一路走一路弯下腰把山道旁的野菜剜进篓子里。

俊子和秋叶、玉风、富得媳妇她们来到了宋家茔。按照老辈子传下的规矩先来到茔地前头那座老坟茔哭坟。各姓茔地都有座大大的坟墓,里头埋着的也就是这些出了五服和没出五服的同姓人共同的老老太爷子了,对这些隔了几百年的后代媳妇们来说,这座坟是共同的姓氏家族久远的根的一种象征。几十个宋姓媳妇围着祖坟摆上供碗和嵌着用白面捏成白枣的饽饽,接着照例由宋姓媳妇们中辈分最大的运子太婆领哭。

运子太婆一边领着大伙哭,一边想起自己两年前被日本鬼子飞机炸弹炸死的老伴,不由得老泪纵横。这大清早的架子山上就听得宋家茔、王家茔和袁家茔的上空漂浮着似哭似唱似怨似诉、此起彼伏、悠扬顿挫的女人们哭坟声。

哭完了祖老太爷的坟墓,媳妇们各自分散到自家逝去的长辈、亲人坟上,这座座新坟牵动着这些老少媳妇们的心,秋叶看着被日本鬼子飞机炸死的自家亲人的坟头,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淌,她忍不住地扑到公婆的坟上放声大哭,凄惨的哭声引起了媳妇们的共鸣,她们各自趴到自家亲人的坟上嚎啕大哭,架子山三姓茔地上又响起一片哭声,惊得野鸡山兔扑棱棱簌簌地乱飞乱窜。

俊子为吉顺爷爷奶奶的坟供了饽饽、烧了纸钱,她起身拉起秋叶,一边劝着一边替她擦着脸上的泪,就在这时候儿童团长宋洪娃吁吁带喘的跑进茔地:“吉顺婶!鬼子进村了!”俊子一把抓住洪娃的小肩膀:“你富得叔他们上完坟下山去了,你见到他们没?”“我富得叔带了几个人把伤员们抬上山来了,你瞧,他们快到山根了。”“洪娃,鬼子现在走到那里了?”“我上山的时候鬼子正从村东头开始挨家搜抢粮食,听说鬼子要上山来看哭坟。”

原来山崎从几家院子里出来有些纳闷:“这个村家里街上见到的都是男人,女人们都那里去了?”田翻译是离麦山夼二十里路的南洼村人,对当地的风俗很了解,他手一指西南山:“山崎君,今天是清明节,当地的习俗是,男人一清早就上山去上坟磕头,等男人们回家后女人们上山哭坟。”一向喜欢研究中国历史、民俗的山崎来了兴趣:“田,找村长带路看看去。”

村长连贵小跑着来到山崎面前:“太君,您有什么吩咐?”田翻译看着眼前穿着对襟棉袄、戴顶半新毡帽、点头哈腰的连贵:“太君要你带路上山去茔地看哭坟去。”连贵一听心下着急:“糟了,富得他们抬了伤员刚出了村往山上的崦嵫洞跑,眼下树草都枯了叶子,山上没了遮挡,鬼子到山根就能把山腰的几条山道看得清清除楚楚,他们要进山洞恐怕是来不及了。”

连贵一眼见到旁边的洪娃就对他使了个眼色,见洪娃拐进通往山上的胡同,他才带着鬼子一路走一路磨蹭,眼看就要转过小南山到架子山根了,连贵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洪娃把消息送到没有。

俊子她们焦急地看着富得他们气喘吁吁的抬着伤员上来了,富得擦了把汗说:“俊子,快想办法拦一拦鬼子,我们把伤员送进上面的山洞。“富得哥,来不及了!鬼子快到山根了!”富得顿时又冒了汗:“这怎么办?”俊子也急得直跺脚,她一眼扫见茔地当间的一座大坟丘,她眼睛一亮走到运子太婆跟前:“太婆,只有一个办法:男人们和伤员躲进孝坟!”运子太婆一惊从老伴的坟头上爬起身来:“吉顺媳妇,这可是宋家敬了几百年的孝坟那!打开它透了地气冲走了咱们老宋家的灵气谁担得起?还指望它保佑宋家后人世代平安那!”

俊子扑通一声跪到运子太婆面前:“太婆,日本鬼子在咱中国呆一天,咱就一天不得安宁,这三年,咱村里宋姓人家好几个人遭鬼子祸害丢了性命!运子太爷爷死在鬼子的飞机炸弹下这才两年那!”运子太婆听了手里的老藤拐棍往地上一杵,转身跪到孝坟前磕了个头:“宋家祖宗在上,为了救这些打鬼子的孩子们,不得不惊扰祖宗,老祖宗要怪罪就怪我一人。”俊子起身一挥手:“快移封坟的大青石!”富得和柱子他们飞速挪开青石抬起担架进了大坟丘。俊子和几个年轻媳妇上前用力把封坟石复了位。

运子太婆看了看移动封坟石露出的新泥土,回头看看山下已经露头的鬼子:“媳妇们,还记得我常说的老辈子人哭坟、唱坟、赞坟嘛?小鬼子既然是来看上坟,太婆领你们给他们演一出!大伙围着孝坟爬在坟头上轻轻扒着泥哭,不能让鬼子看出封坟石新泥土的破绽来!”俊子点点头“大伙听太婆的,分成三帮人按以前听老人们说的规矩哭坟!”

几十个老少媳妇把大饽饽供到坟前,围着大坟跪爬成三圈,运子太婆跪坐在最里圈,一左一右是两个孙媳妇搀扶,听得运子太婆一声悠长的领哭,媳妇们也都跟着扯开了嗓子。

山崎在山下就听到女人们很有韵味的哭声,等来到宋家茔看到眼前的阵势,他更来了兴致,只见几十个老老少少的女人分成三圈跪伏着,中间是两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搀扶着一个白发老太太领着众人长一声短一声的哭坟。

山崎要田翻译告诉连贵:“给太君讲讲哭坟的习俗和由来。”连贵一看眼前这阵势,虽然纳闷女人们咋把元代年间的哭、唱、赞坟规矩搬了出来,心下也揣摩着是和掩护伤员有关联。说故事,这可是曾经去朝鲜国做过几年小买卖的连贵的拿手好戏,他极力地回想着老辈子留下的有关这孝坟的传说,和早就基本失传的宋家家族哭坟、唱坟、赞坟习俗。

连贵清了清嗓子:“太君,这座孝坟是早年间麦山夼一个宋姓孝子为他年到六十的老爹修的。传说那时候皇上认为人年过六十就没了劳动能力,只能白吃饭,就下了道旨意:凡是年到六十的老人都得进坟墓,在坟墓前面留一个碗大的口,由儿女送饭,若是儿女孝顺多送几日,就多活些日子,大部分老人进了坟墓不多久就连冻带饿地死去了,儿女们便把那口子封上。

这孝子家里穷得只有安身的两间破房,他从小没妈,他爹把他这独子拉扯大,父子两人相依为命,平日里就很孝顺他老爹。见他爹六十岁生日将到,他不得不含泪上山开采青石。把一块块青石背到茔地,为他爹砌了座大坟,留了通气孔,铺上稻草,放上家里唯一的一床破棉絮和水罐,在他爹过六十生日那天旨意难违的把他爹送进了坟。那年正赶上是灾荒年头地里颗粒未收,人们吃了这顿没下顿的,很多人家顾不上给坟里老人送饭,不知道饿死多少住进活人坟的老人。

把他爹送进坟,这孝子就天天起早四乡讨饭,讨得一口吃的先送给他那住在坟里的老爹,到了晚上,孝子点着松油灯读书,春去夏来的,他爹居然在坟里活了一年多了。四乡里都知道这孝子讨饭供养活人坟里的老爹,见他上门讨饭,大伙只要是家里有点可以吃的东西都倒一点在他伸过来的破碗里,直到一年后,听说皇上因为一件事情宣旨撤了这规矩,他老爹才活着出来回了家。

书生讨饭供养坟里的老父,孝子从此出了名。当时的知府把这事一级级的上奏到皇上那里。皇上称赞不已,听说孝子书读得可以,就下旨封他为官,孝子便带着老爹去外地上任做了知县,这宋姓孝子上任后修桥铺路为当地百姓做了些好事,留下了清官的美名。”

连贵说到这儿看了看山崎,他没告诉山崎这孝子的爹三年后的一个夏天去世了,天热,灵柩没能回宋家茔地安葬,后来孝子死后也葬在异乡陪他老爹。这坟其实是座空坟。当时宋氏家族的族长在麦山夼宋家茔这空坟里埋了这父子二人的旧衣物,定了哭坟、唱坟赞坟的规矩,以提示后人承续宋家先人之风范百事孝为先。

山崎饶有兴致的听着田翻译转达连贵的解说连连点头,他问道:“皇帝为什么改变了主意,下旨撤了那道六十岁进坟的旨意?”

连贵一弯腰:“太君,据说是当时皇上遇见一件难解的国事,问遍满朝大臣,无一人有解决的办法,几天后皇帝正着急,一个大臣献了一计化解了这个难题,皇上一高兴夸了这大臣几句,大臣奏说是他给住在坟里年过六十的老爹送饭,老爹见他愁眉不展便问他原因,大臣如实对他爹说了,他爹便给出了这个计谋,皇上闻听一沉吟:原来年过六十的老人有此重要用处,立刻下旨撤了那道年龄到六十必须进坟的圣旨。”

山崎听着连贵有声有色的渲染解说,看着白发老太太领着众人一哭二唱三赞,在中国早春的深山上,那些没有一个树叶的古树在寒风中抖动着枝条,高高的树枝间是老鸦们一枝一枝叼来的细树枝筑成的老鸦窝,女人们悠扬的哭唱声惊动得老鸦们在山里飞过来掠过去,时不时的发出鸹鸹的叫声,使这大山里的茔地显得那么凄凉那么空旷。此情此景着实充满了中国乡土韵味和古老神秘的气氛。他不由得在心里赞赏这中国大山深处重孝扬孝的传统文化习俗。

运子太婆领哭是用一种胶东‘哭老妈’的腔调:唉哟哟~~我地天~~那~~`~,那带哭音的喊声听起来是隐隐约约、时扬时抑、绵绵悠长,富有音律的。到唱坟这一节则是用咿咿呀呀模糊的民间唱腔:“后~~人~`须~~且~`记~~那~~,万~`事~~孝~~为~~先~~那~~,孝~~心~~感~~天~~地~~那~~,后~~代~~受~`祖~~荫~~那~~。”最后赞坟用的是有些欢快的音律“宋~~家自古出孝子啊~~~,讨~~饭养爹活人坟啊~~~,孝~~子孝孙得好报啊~~~,清~~官千古留美名啊~~~。

山崎听得入迷,众鬼子们都新奇地看着听着着乐得前仰后合、指指点点,只是见队长一脸肃穆才不敢过份放肆。

连贵听出运子太婆声音已经嘶哑,他心里着急更怕时间久了鬼子看出破绽,他眼珠一转对田翻译说:“长官,这坟地阴气太重,今天又是清明节,大小鬼魂都会出来接供品,您看这。。。。”田翻译官缩了缩脖子,觉得身上被山里的寒风吹透了有些发抖,他转身对山崎说:“山崎君,天快到中午了。”山崎回过神来一挥手:“下山回城。”

待鬼子们下山了,几十个媳妇们战战兢兢地互相搀扶着从地上爬起身来,好几个媳妇跪久了加上吓得爬不起身来。孙媳妇们想把运子太婆扶起来,老人跪得太久,又竭尽全力地领大伙哭坟,这会儿见鬼子走了,身上心里一松劲就晕过去了,俊子一边招呼几个年轻媳妇把封坟的大青石挪开,让富得他们把伤员抬了出来,一边忙着照顾运子太婆。

鬼子带着抢到的粮食出山去了,伤员们在担架上挣扎着把手举到头边,郑重地给这些麦山夼的女人们敬了军礼。

回到村里安顿好了伤员,俊子回家把平时里攒下藏在地瓜阁子上的六个鸡蛋送到运子太婆家,要太婆好好养养身子。

人们回各自家里看看到处被鬼子翻腾的乱七八糟,鸡、羊粮食都被搜抢走了,都一边骂着东洋鬼子一边收拾整理,俊子长出一口气:“不管怎样,伤员们没被鬼子发现,麦山夼总算又过了一劫!”

就在大人们忙着整理收拾自己的家的时候,街上孩子们跑着喊:“后街袁家的芳秀回来了!”袁时的媳妇在屋里停下手里扫地的笤帚:“芳秀?这是蝶儿被人卖到文海城里的窑子十三门楼前的名字!是蝶儿回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