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湾狠角色"李敖:自登广告骂"台独"



据“央视·新闻会客厅”报道:最近一段时间里,台湾很多媒体包括岛内一些民众都非常关心一件事——台湾中学生的历史教科书有可能分成台湾史和中国史,而语文教科书也有可能发生相应的改变。就此,央视记者采访了李敖。


李敖:“我一身发红”


记者:我注意到您走到哪儿都穿着红衣服,据说前不久您去台湾的“立法院”穿的也是红衣服,还有红领带,这是不是您的统一包装?


李敖:这个蛮有趣的,在几年以前,台湾的一个电视台请我做节目,我就去买夹克,可是现在新潮派的夹克造型都怪模怪样的,我看见这件夹克看起来“正点”一点,就是传统一点,我就把它买回来了。红领带没有别的意思,这个领带的图案上面是一条一条的鲨鱼,鲨鱼代表什么?鲨鱼代表机会主义,鲨鱼不乱使劲,鲨鱼不随便咬人的,你在水里,你受伤了,你流血了,它过来就吃你,它不会随便咬人的,这代表我们精力不是乱用的,我们的体力也不是乱用的,还是要做该做的事情。


记者:但是不也有很多人说吗,在台湾李敖是红色的。


李敖:我是红色的,我思想一直是非常地左倾,一点都没有错误,我从来不掩饰。没有错,我一身发红,没有错。


在媒体上登广告骂陈水扁


记者:那在李敖先生的心目当中,陈水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李敖:他是个“小店”,北方话就是他是个“小气鬼”。在当年所谓的“美丽岛事件”中,他做辩护律师,别人都不要钱,他要钱,“小店”。


然后他当了台湾的所谓“总统”,他老婆还要炒股票,还要赚差额;他老婆瘫痪了,有个老妈子叫作罗太太给她推车,结果他不给罗太太薪水;当了所谓“总统”以后,在台湾的“国安部”,报个名额,说是“情报人员”,还领一份“情报人员”的薪水。


记者:最近,我听说您有一个新绰号叫“台湾狠角色”,我想知道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您的“狠”主要体现在哪儿?


李敖:每个人都会有生气的时候,有时骂别人是“王八蛋”,可是我能够证明别人是“王八蛋”,所以比别人狠就“狠”在这儿。


记者:那您骂人家并且证明了的对象是谁呢?


李敖:当然是坏人,在我们的眼里面,人分为好人坏人,这样分法未免简单,不过简单的分法还是最正确的。


记者:最近,我听说您在台湾的一家报纸上花钱做了一整版的广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您不心疼您掏出去的钱吗?


李敖:如果你不用这个招,不用这种方法,你就只有招待记者,然后在记者会上求爷爷,告奶奶,请人家替你发消息,结果他(记者)给你来一小段,来一小块,使你不能够畅所欲言,所以干脆自己花钱登个满版的广告——反倒干脆。


记者:这个广告您刊登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因为我们离得很远没有看到。


李敖:最主要的就是证明陈水扁这些人,你们口口声声所谓“台独”,“台湾独立”,其实都是骗人的。


记者:您曾经说过,李登辉也好,陈水扁也好,都是不值得您写一写的角色,但您却写了“李登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接着又写了“陈水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且还要在内地出版?


李敖:我没有改变主意。你要揪出“蛇”和“神”做样板,难免会谈到他们。


“台湾当局在制造两岸的仇恨”


记者:李敖先生,最近您应该特别忙,听说你准备当一个什么“立委”?


李敖:就是使得大家都不得安宁的“立委”,整天招猫逗狗整人的这么个“立委”。并且我讲过,这个对我是个游戏。


如果在“国会”里面,我可以兴风作浪,我觉得蛮好的,我可以使“官”不聊生。这个对我而言不是跟他们玩,而是我要找一个平台来自己发音,我是找这么一个地方而已。我的长处是什么呢?就是利用这个台子,兴风作浪,是这个意思。这是我要加入的理由。


记者:但是您也说过这样的话,假如您要是当选了,您希望自己成为两岸谈判的代表,这话是不是有点认真?


李敖:这当然是认真的。我又讲了,台湾当局整天制造两岸的仇恨,制造对13亿人口的仇恨。我的意思是,这干什么呢?你怎么制造仇恨呢?所以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可是现在台湾这些人走火入魔,在这样搞,所以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清楚的声音出现。当年梁启超写过两句诗,叫作“十年以后当知我,举国欲狂欲语谁”。台湾不是国,现在又走上这条路,整个岛都疯掉了,整个岛政治挂帅,整个岛叫嚣,整个岛不晓得世界大局,就是像王安石的诗所说的,“汝死哪知世界宽”,你死了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就是这样,台湾整个岛都疯掉了。所以我的意思,我们这些在岛上的人总要拦他一下。基本上他“疯”掉了。


在台湾历史上做手脚没有效果


记者:李敖先生,接下来要向您接连请教几个问题。首先是台湾的高中历史教科书,因为您是历史学家。这次历史教科书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从高中开始,台湾史与中国史分开,我不知道它出台这样的一个决定,是否就是征求意见了,背后的想法是什么?


李敖:它背后的想法就是“陈水扁这种小气鬼的一种小心眼”。什么“小心眼”呢?就是说,要与中国“分开”,怎么“分开”呢?就是在历史上动手脚。


我一点都不忧虑这个东西,为什么?我告诉你,完全没有效果。日本人搞“区域中国化”搞了50年,日本人一垮,什么效果都没有了。他说台湾一条水沟是全世界最长的,可以比万里长城,这就胡闹了。


所以我觉得小孩都很可怜,何必背个水沟的长度呢?这就是今天我们忍不住要讲话的原因,统统是胡闹。


“台湾主权未定是胡扯”


记者:还有一个来自台湾教育部门,说希望教科书加上台湾“主权未定”,他背后的想法又是什么?


李敖:他现在出了个馊主意,什么称海峡那边叫中国。可是这些笨蛋忘了,美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结好的时候,发了一个《上海公报》。上海公报里面两个重点,第一个就是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第二,美国对这个没有意见,不表示异议。美国就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主权未定吗?定了嘛。


记者:李敖先生,他应该是代表官方机构,但是他说自己的这些说法只代表个人观点,是不是在台湾的“官员”任何讲话都只代表个人观点?


李敖:这就是我的厉害,我会逼问出来到底你是代表谁。我举个例子好了,以前台湾所谓“总统”有个混蛋叫作李登辉,他忽然出来说“两国论”,台湾和大陆是两个国家。一讲这话美国人派人过来,5天以内(这种说法)就收回,并且李登辉向美国人保证,这是我个人意见,我们不会进入“宪法”。


记者:“‘国父’的问题还有什么好争的吗?”他这句话我们怎么去看待?


李敖:他是圆场,陈水扁这么一讲,台湾大家不习惯。


记者:可是他自己的心里会怎么想呢?


李敖:我真的不晓得他自己怎么想,他不是理想主义者,他也不会为理想主义献身,他是个“小店”。


记者:您谈到过语言这个问题,但我也听说台湾也有一些“区域中国化”的人说国语不能只是一种语言,而是把台湾岛内存在的14种各种各样的方言都变成国语?


李敖:神经病,他那意思就是说高山族本来9个族,陈水扁又“加封”了3个族,变成12个族,高山族就是原著民有12种语言,大家都来学,学妈妈的话。整天玩这个东西,胡闹。我认为是一群混蛋在胡闹。


记者:最近听说像“小桥流水人家”,台湾有的“官员”,说它不属于台湾的这种语文,它属于外国的语文等等?


李敖:我不认为,可是基于他说的“小桥流水人家”这些不能代表台湾的现象,他忘了后面那一句,就是“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正好符合台湾的情况。


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