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达赖访德、中国外交和西方民主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1 1413
导读: 社会杂谈版有一篇jh1359tom 所写的文章《从德总理默克尔事件看中国的外交》,认为达赖访德并受到默克尔的接见,是给我们吃了一个苍蝇。接下来简介了新中国的外交史,认为目前我国在外交方面应该更主动一些,“在国际上塑立中国强大、正义、负责任的形象,塑立一个有能力维护自身利益、有能力惩治邪恶、有强烈是非观念的大国形象”。 对于作者的热情和分析,我并无疑义,只是在回帖里对达赖出访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此事无关紧要,无足轻重,就得到了jh1359tom 莫名其妙地质疑“看来中国外交部的严正发言是多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社会杂谈版有一篇jh1359tom 所写的文章《从德总理默克尔事件看中国的外交》,认为达赖访德并受到默克尔的接见,是给我们吃了一个苍蝇。接下来简介了新中国的外交史,认为目前我国在外交方面应该更主动一些,“在国际上塑立中国强大、正义、负责任的形象,塑立一个有能力维护自身利益、有能力惩治邪恶、有强烈是非观念的大国形象”。


对于作者的热情和分析,我并无疑义,只是在回帖里对达赖出访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此事无关紧要,无足轻重,就得到了jh1359tom 莫名其妙地质疑“看来中国外交部的严正发言是多余的?”也有其他朋友的附和。我愿意从善意的角度理解他们对我的质疑,不过这里面有些自己的想法,我想还是介绍一下的好。本文最初发给“环球风云”版,因为觉得内容似乎更适合那里,然而石沉大海一般没了音信,所以这次依旧发在这里,倘若内容有不和谐的地方,也只得罢了。



达赖访德并受到政治人物的接见,当然不能说是我们的胜利,相反,这是我们在外交上的一个挫折,不过这也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挫折而已。从我自己一些见闻来说,我相信中国有关部门为这件事一定经过了长期的努力,但是最终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不能不说是遗憾的,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后续的行动除了发出抗议,别无其他可行的措施了。


先说前面的问题。达赖这样的人访问,不可能实现不知道,即使失去小国,也是早就为我们有关部门所掌握的。几年前我所在的一个国家就邀请达赖访问,大概在半年多年我们有关部门就掌握了消息,开始做工作。最好的打算当然是打消这次访问,但是没有成功,只好在别的方面争取把损失压制在最低限度。最初那个国家的总统准备接见,我们坚决反对,后来改为总统夫人接见,我们也坚决反对,最后达成的结果就是总统夫人出席接见仪式,但不讲话,不握手。达赖访问是在10月初,9月底使馆举办国庆招待会,总统夫人也应邀出席了,这是很罕见的,当然是个友善的姿态,表示自己并不反华。在达赖访问前后,我们在该国议会大厦里举办了一个西藏的历史和现状的图片展,介绍西藏的情况,请了议会中对我们很友好的一些议员参加。达赖访问时,在一些社会机构,如大学、研究所做了讲演,进行了一些参观之类的活动,从电视上看有很多人去看,不过都是去看热闹,因为毕竟是个得过诺贝尔奖的人,象珍稀动物或者大明星,本来就在报纸上看过,现在可以亲眼看看了,当然就去开开眼,至于别的,大多数人没什么兴趣。


这就是我说为什么达赖访德无关紧要的原因。下面我想主要谈谈类似事件为什么会发生以及我们该如何看待与应对。


这样的事情,我前面说过,当然对我们不是什么好事。但也要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西方民主和社会传统与我们有着很大的差异。一般来说,西方国家的政府对于类似的社会人物的访问,是不会做过多干涉的。这次达赖访德的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从与以前的情况来看,其少有西方国家政府或政府负责人出面邀请的情况,一般的邀请者都是社会机构或个人,即使这个个人邀请者有官方背景,比如说文化部长,也不会是以部长的身份。那么,在此种情况下,西方国家的政府即使对此也感到不满,不希望达赖成行,也很难以拒发签证等方式与以阻挠。因为在西方国家,社会机构和舆论对政府有着很大的监督能力,政府很难根据自身对外交和国家利益做出的判断而为所欲为。政府对达赖这样的宗教人物和诺奖得主的态度,会引发诸如破坏宗教信仰自由、妨碍民间交流等批评,使自己处于不利地位,影响政府形象。反过来,政府对民间组织和个人的影响却很有限,很难出面对民间组织和个人做工作,要求他们不要做什么,这在西方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是很犯忌讳的,政府会特别小心。


再说这次德国总理出面接见。这是应该提出强烈抗议的,因为总理是政府首脑,无论是否以总理的官方身份出面,本身都代表着一种姿态,因此我国有关部门必须对此提出强烈抗议。这里再重申一遍,我并没有觉得外交部的抗议“多余”。但是我们还是回到西方民主这个平台上看这次事件,就会发现,西方国家政治人物的活动往往是在国内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中做出的,西方国家的政党之间的监督和政府受到的社会监督一样,复杂而严密。在西方国家必然有支持或者对藏独抱有好感的人和政治势力。这些政治势力如果是执政党,但么尽管不会改变初衷,但是会谨慎得多,因为所有的政府都是现实主义者,要为自己国家的核心利益,为财团的持续盈利和为选民的工作机会,也为自己继续执政的支持率而奋斗,会在敏感问题上三思而后行。至少到目前,我还看不出西藏是哪个西方国家的核心利益所在。但是如果这些势力处在在野的地位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在野党或社会势力不必为上述利益和群体负责,而公开大声地批评政府却可以扩大自己的影响,那么,在诸如西藏、人权之类的中国与西方认知有差异领域内大肆胡言乱语,就是安全而稳妥的好办法了。


所以,我们对于西方民主和其运作方式的了解多一些的话,就不必为类似的事件大动肝火或感觉山雨欲来,这在西方国家根本就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就像美国,我们既不必为他们的某一州政府今年设个“中国日”而感到振奋,也不必为明年设个“陈水扁日”而气愤不平---理由一样,有人提议,有人附和,政府批准以取悦选民,仅此而已。


但是,再说回这次挫折,我们也不能就拿他当一阵风,因为毕竟不是胜利,而挫折连起来也会出大问题,有道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面对呢?


外交部的抗议当然是必然的,这里我再次重申我的态度,是为了告诉那些朋友,我没有对自己国家的事漠不关心。但是,事后的抗议是没什么作用的,如jh1359tom所说的积极主动的外交应该如何进行呢?大国形象是“有能力维护自身利益、有能力惩治邪恶、有强烈是非观念”,这里面只有第三点很明显,前两点,坦率地说,我们还远远做不到。现在全世界也就是美国能做个八成,还不能尽善尽美。我想这个就不用我多举例子了,大家都心知肚明。我的看法是,大事由政府出面,小事---就是达赖这些垃圾事,多依靠民间外交,做长期的、细致的工作。


长期以来,我们对民间外交的重视常常是停留在口头与报告上,并没有真正的重视起来,而现在就必须切实重视起来了。实际上,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承认藏独,仅有很少的几个国家承认台湾,但是,相当多数的西方国家百姓却都以为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西藏是被中国侵略的。造成这种错误的认识,有历史的原因,但如果我们的宣传工作做得好,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化解这样的误解。我这里说的宣传,并非是指政府机构,如大使馆、电视台进行的工作,而是指民间的社会力量进行的。因为只有民间的工作,才可能是长期的、细致的。目前,海外新华侨华人有数百万,其中有很多是有很高教育与文化背景的知识分子与商人,在所在国家与地区,他们有自己稳固的联系面,可以通过日常生活与工作中和当地人的联系发挥自己的影响。这种联系是长期的,可能终其一生,并延续到后代。这种影响也是广阔的,因为这些华人华侨所从事的工作涉及方方面面,分布非常广泛。这其中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在大学和科研机构供职的华人华侨,因为这些地方是民主思想与学术自由的大本营,各种思想并存且碰撞激烈,在这里保有我们的声音十分关键。这些华人华侨对中国政府的态度各异,但对台独藏独得看法可谓高度统一,因此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力量。


还有一种力量,就是文化艺术。这在中国似乎是可有可无的玩意儿,但在西方国家确实表达社会思潮的重要方式,艺术家绝对不是不问政治的,他们对政府和民间都有着相当程度的影响。而在艺术家中,同情支持藏独台独的也不乏人在。积极而明确地交流,才能发挥我们的影响,逐渐改变西方国家文艺界对我们的错误看法。同样是诺贝尔的主,我们也可以请其他的和平奖、文学奖得主来,甚至是那些对我们不抱好感的人来,让他们亲眼看看我们的进步和缺点,请他们毫无讳言地提出批评,再直言不讳地表达自己的意见,通过他们去影响他们能影响的人。


当然,这些还是都需要政府的支持,但这种支持所需的财力并不大,而且更隐蔽,也更有效,实际上很多西方国家都有类似的工作,我们以前重视程度不够,现在该补上这一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