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没有洪水的闸门(四)

iji5000 收藏 1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URL] [内容简介] 没有洪水的闸门(四) 李成龙和谢志涛两个人背靠着工事上的沙包,两个人两根儿烟交替着冒着烟…… “不知道韩八师的兔栽子们啥时候能到!”谢志涛把烟叼在嘴里,把一颗颗子弹装进弹匣,在谢志涛的身边已经放了十几个装满的弹匣,他甚至还特意搬了一箱手榴弹放在身边。 “不清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没有洪水的闸门(四)

李成龙和谢志涛两个人背靠着工事上的沙包,两个人两根儿烟交替着冒着烟……

“不知道韩八师的兔栽子们啥时候能到!”谢志涛把烟叼在嘴里,把一颗颗子弹装进弹匣,在谢志涛的身边已经放了十几个装满的弹匣,他甚至还特意搬了一箱手榴弹放在身边。

“不清楚!”李成龙的鼻子里冒出一股子烟,回头看看公路那边儿。“现在是……恩12点!韩八师是早上七点开始撤退的!估计还没过去!”

“唉!你说!李胖子!要是当初我的老部队派出一支部队!哪怕就一个营!穿插到着是不是也就把敌人给堵住了?”

“112师的目的就是包抄韩八师,可是部队行动缓慢,地形不熟。老美的飞机天上跟土匪似的横晃。所以啊!就把事儿给耽误了!”

“这回可看我们的了!”谢志涛吐掉烟屁股!“刘飞带着人在那个山上最后扼守公路,你看你是不是也过去!毕竟你是一号,的把握全局。这边交给我和康健!”

“扯淡!把握个屁!”李成龙站起来拍拍屁股!“全局就是我们要死盯在这个桥上,把敌人堵住!”

两个人正在闲聊着,康健在最前边儿坐在工事里,小英楠在身边靠着他抱着三八步枪,冲康健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叔叔!”小英楠哭丧着脸!“子弹能不能还我!求你了!”

“金英楠!”康健摸了摸口袋里从小英楠那里强行征用的几十发三八步枪子弹,故意装着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着小英楠。“你的子弹现在叔叔特别需要,所以先跟你借点儿!将来我肯定还你!行不行!这也是革命需要!”

“我……也不够啊!”小英楠一脸无辜的表情捧着可怜的十发子弹,冲康健哭起了鼻子。“你自己为什么不多带一点儿呢!”

“叔叔杀敌人都用光了!”康健一看见小英楠可爱的样子就想笑。“再说了!你的子弹是上级发给你的吗?”

“这个!是我从地上拣的!”小英楠不知道在两水洞战场上拣来的烈士的三八步枪和子弹是算上级发的呢还是算缴获的!一时间低气显得不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好了!”康健身手拉过小英楠拣来的三八步枪看了看,然后还给小英楠,“就算是金**同志跟你借的!一切为了朝鲜人民!”

小英楠彻底不说话了!埋头用一块破布擦着自己仅存的十发三八枪子弹,然后小心翼翼的塞进步枪里五发!装进破挎包里五发!捧起老朴刚才用刺刀豁开的牛肉罐头小口的啃着。顺手拿起水壶跑到桥下去打水!

陈人芳把丁健伟刚刚送过来的重机枪子弹塞进弹链,在他前边儿的沙包上东一条西一条儿的摆满了准备好的弹链,林雨宏和区翔两个人两挺轻机枪就放在自己的前边儿,也准备充足的弹药,两个人探头探脑的观察着情况。陈人芳看见自己枪多弹足的有些很是得意,一时间也忘了胳膊上的伤口,直到梁璇过来看他伤的情况的时候才感觉胳膊上的伤口还在疼。

“疼死算了!”梁璇哼了一声,把陈人芳临时包扎伤口用的破布条儿给解下来,然后用仔细的看着伤势。

“骨头应该没有事儿!子弹不过是在胳膊上开了一条口子”梁璇端详着陈人芳的胳膊,肉翻翻着,伤口因为时间过长和包扎不够仔细已经有些发黑。血已经不流了。

用点盐水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伤口,然后撒上止血粉以后,梁璇小心翼翼的用绷带把陈人芳的胳膊包扎好!然后收拾好急救包。

“这怎么还不来?”步谈机的另外一端刘飞有些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李成龙顺手从扬帆的手里接过步谈机。

“不来还不好!我倒不是怕死!他晚来一会!我们就少和敌人硬扛一会儿!就这几十号人,不知道能坚持多少时间!”

“也是!我们现在只能作的就是等!敌人不来就算了!来了就别打算从这里过!”刘飞的声音多少慢了下来。“李成龙!一会敌人要是冲的特别凶的话,就把队伍向我这边撤退!有机会就打反击重新占领桥头,没有机会就沿途继续袭扰敌人!”

“看具体情况!一旦把桥头丢了!我们这边就更不好扼守了!敌人漫山遍野的冲上来我们的困难也许更大!现在只有抓紧时间加固工事!只要敌人不用重炮轰!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把桥给炸了。”李成龙知道刘飞是好意!婉言拒绝了刘飞的方案,同时回头看看谢志涛,这会儿还是一根儿接一根儿的抽烟,在他周围扔满了烟屁股!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李成龙看的出来!最着急的还是谢志涛。

放下步谈机,李成龙拎着冲锋枪向前边儿走去,用脚踹了踹沙包看摆放的是否结实,顺便看了看大家的战斗准备情况。就十几个人在桥头阻击,预备队由刘飞带着在后边的山腰上,一切看上去尽自己这个小分队所能的事情已经作的尽力了!

李成龙正检查着工事,却感觉有人拉自己的衣服襟儿,低头一看,是刚刚去打水回来的小英楠。

“李叔叔!你看这个!”小英楠一手拎着几个水壶!一手在自己的破军装里摸索着,最后套出一样东西给李成龙看!

李成龙接过来一看,是枚臂章。

空降兵的臂章

魏大鹏的?李成龙的脑袋突然闪了一下,肯定是和那个琼斯在撕扯打斗的时候掉下来的!两个人同时掉进河里,这枚臂章估计就是在河里漂流到这的!那么它的主人呢?

“小家伙!在哪发现的?”

“那里!”小英楠扒着桥栏杆用手指着桥下河边的位置。

李成龙抓过望远镜,按照小英楠指着的方向仔细的搜索了一遍,光秃秃的河岸上空空如也。

放下望远镜,李成龙叹了口气,自从魏大鹏和那个没看清楚长相的琼斯一起坠落山崖以来,自己始终有种怪怪的感觉,魏大鹏没有死!可而是没有死这小子又跑到哪里去了?

“来了!”

正当李成龙看着魏大鹏的臂章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区翔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抬头猛然间发现对面的公路上出现了敌人的第一台卡车,后边还跟了一台,正朝着桥的方向开过来。

“准备战斗!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枪!”李成龙没有急于把火力暴露,毕竟自己还穿着南朝鲜军队的服装,轻轻的把探头探脑的小英楠踹了一脚,小声呵斥他不要暴露目标。然后拿起望远镜仔细的看着敌人卡车的情况。

卡车上塞满了敌人,但是视线之内的范围里只出现了两台卡车,加在一起也不过六十几个人,看来这不过是敌人的一个连队。

再仔细看了看第二台卡车的后边儿,并没有卡车继续出现,李成龙轻轻的算是送了口气,敌我兵力配置一比一,谁也不占太大的便宜,自己如果突然发起攻击,解决这六十来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放下望远镜,抄起了冲锋枪。静静的等着敌人的卡车过来。

按照李成龙的打算,敌人要过桥肯定要在桥头下车接受所谓的守桥部队的检查,但是敌人在走到和自己还距离五十多米的位置就把车停下了,纷纷的从车上跳了下来,奇怪的向桥的方向张望起来,好象是发现了什么情况!?

“暴露了?”李成龙的手心里有点出汗了,难道敌人发现了守桥的部队有问题?为什么到了那个地方就不肯继续向前走了呢?

再仔细想想,李成龙也明白为什么了,桥面本来就狭窄的只允许一台车单车通过,现在为了加强工事,李成龙和其他战友们已经把桥面塞满了沙包,只留下一条宽度允许一个人通过的小道儿。难怪敌人发现了桥上的工事做的如此“邪门儿”的时候要自己停下来。

敌人卡车那边跑过来一个上士,大声的冲着李成龙喊朝鲜语。还挥舞着双手。李成龙也听不明白什么,朴东勋还在后边儿的山上。天晓得那个上士在喊什么东西?

索性不去理了,无论上士怎么喊,桥面上的部队始终就是保持沉默,没有人答话,也没有人出去。

“小样儿!有本事你就喊吧!喊山一天的话我给你个三等功!“李成龙看着上士着急的样子有些得意。

没有想到的是,敌人居然一边说一边向桥上走了过来,走到陈人芳面前的时候,看清楚了陈人芳身上的南朝鲜下士军装,以为五大三粗的陈人芳不过是个下士机枪手而已,就拿起老兵的架子冲陈人芳大声的呵斥着什么。

陈人芳有心一扣扳机,用重机枪把面前聒噪的家伙打成小口径大面积的筛子网儿,但是身后的李成龙为什么迟迟没有发出攻击信号,自己也不好先开枪,只能委屈点自己装没听见了。

上士大声的喊在着什么。然后突然看见了桥下的河岸上有几具尸体在浅水里漂浮着,穿着南朝鲜的军装。似乎明白了什么,马上大喊大叫起来,同时调头要往回跑……

“打”

“哒!哒!哒!哒!”李成龙发出攻击信号,同时他手里的冲锋枪也冲着离他们最进的那个张牙舞爪的南朝鲜上士一通扫射,打的上士胸前血肉横费,血高高的喷溅出来,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啪!”

“啪!”

康健猛的站起身,略微瞄准汽车的前轮胎,扣动扳机,然后迅速的拉枪机、退弹壳,推上枪机,再射击,一顺水儿的射击动作完成的天衣无缝,两台车的两个前轮胎都在枪声中丝丝的露着气,敌人的卡车算是动不了了。

李成龙的打字刚刚出口,区翔和林雨宏两个人!两挺机枪喷射着火舌,子弹蝗虫一般飞向了卡车两边刚刚跳下车的敌人,敌人促不及防,被扫倒了十几个,其余的呼啦一下分散开,要么在地上卧倒,要么隐藏在汽车后边。一时见组织不了有效果的进攻。

陈人芳手里的重机枪也跟着发言了!风冷的枪管儿里发出清脆的射击声。子弹壳掉在桥面上叮叮当当的声音非常好听,陈人芳时儿连续连发,时而点射,硬是把机枪打成了架子鼓的鼓点儿。把敌人死死的压制在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