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涛拍岸 正文 第十三章 击中要害

阿弩 收藏 2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89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8996/[/size][/URL] 由曾泰少校率领的80名伞兵突击队员做为第2集群的先锋,原计划空降在太武山台军“太安2号”堡垒上方,摧毁那里的3门美式240毫米M1重炮和“雄风”导弹发射架,掩护左翼的进攻。但由于遇到大风,伞兵分得比较散,重新集结形成战斗力耽误了一些时间,使机场解放军进攻部队挨了不少重磅炮弹。直接降落在太安堡垒附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996/


由曾泰少校率领的80名伞兵突击队员做为第2集群的先锋,原计划空降在太武山台军“太安2号”堡垒上方,摧毁那里的3门美式240毫米M1重炮和“雄风”导弹发射架,掩护左翼的进攻。但由于遇到大风,伞兵分得比较散,重新集结形成战斗力耽误了一些时间,使机场解放军进攻部队挨了不少重磅炮弹。直接降落在太安堡垒附近的仅有27名伞兵,大部分伞兵都因为大风落在了距离堡垒200多米的一个小洼地,遭到台军交叉火力的压制,动弹不得。要不是空军的2架强-5冒着被击落的危险超低空袭击了附近的台军阵地,洼地里包括曾泰少校在内的约50名突击队员肯定是凶多吉少。即使如此,最后渗透到太安堡垒的突击队也仅剩33人。让曾泰欣慰的是先期到达的27名伞兵成功摧毁了一门M1大炮和2门厄利孔高炮,在残缺的钢筋混凝土工事里占据了一个立足点。谢天谢地,带来的4台激光指示仪还有一台完好无损!强-5飞走了,台军火力立刻复苏,铺天盖地的子弹和迫击炮弹打得突击队抬不起头。这些密集的火力来自太安堡垒附属的1号和2号工事,必须压制他们才有可能控制太安堡垒。还好,太安堡垒的重火器对近在咫尺的突击队无可奈何,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那些重炮!太安堡垒是台军在澎湖的重要支撑点,其核心阵地部署了3门240毫米重炮,4门105毫米大炮,7门双联35毫米高炮,3门工蜂火箭炮,2部“雄风”导弹发射架。附属掩体里还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机枪和迫击炮掩体,构成远、中、近三层严密的火力网,500多名台军士兵就躲在这些厚厚的钢筋混凝土掩体后面,向进攻的解放军肆意开火,并对即将登陆的部队造成极大威胁。

太安堡垒指挥官萧季文中校的信心开始动摇,本来他以为凭借苦心经营近50年的坚固堡垒可以轻松支持到援军到达,但先是防空阵地被摧毁,接着那群不要命的共军伞兵居然冲出了火力封锁圈,跑进了堡垒射击死角,还毫不留情地干掉了2号炮位。如果等这些伞兵喘息过来,不管是用火箭筒、炸药包还是引导空军轰炸,堡垒很快就会完蛋,所有的人都会被埋在这钢筋混凝土的棺材里。为歼灭这股共军,萧季文计划组建一支突击队,冲出堡垒去决一死战,可没有人响应,士兵们情愿呆在工事里坐等援军也不愿意到枪林弹雨里冒险,气得他一个劲地骂娘。突然,在指挥所附近的那挺M2重机枪惊慌失措地开起火来,引得旁边的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也竟相将一发发榴弹射向硝烟弥漫的的表面阵地。

有士兵大叫:“共匪上来了!”正在抽签的台军士兵立刻一哄而散,纷纷拿枪冲射击口外狂射。萧季文扒开观察窗前的2名士兵,从潜望镜中向外观察。各种口径的枪弹将地面打得尤如沸腾的油锅一般,但是仍可看见在弹雨中有急速穿行的身影,解放军的122毫米炮弹嘶叫着落在掩体前面,掀起的烟尘和泥土使交战双方都看不清对方。萧季文慢慢转动潜望镜,费力地想找出解放军攻击的重点方向,但却什么也看不清。从烟尘中不断有还击的子弹射进掩体,受伤的台军尖叫着倒在地上。“火箭弹!长官!”一位少尉军官猛地扑向正在专心观察的萧季文,将他从观察窗前推开了,紧接着一发火箭弹便击中了观察窗的右边,将厚厚的钢筋混凝土护墙穿出一个碗大的洞,被金属射流打断的钢筋呲呀裂嘴,2名军官负伤,幸亏不是“什米尔”云爆弹,否则指挥所里所有的人都会挂了!不能再等了!从地下狼狈不堪爬起来的萧季文气急败坏地叫军官们拿着枪采用强行抽签的方式逼着组建这支敢死队,引得士兵们一片叫骂声。这边还没搞掂,就有好几个战位就火急火燎地报告共军攻上来了,看来倒是那些悍不畏死的共军开始全面出击了。在烟雾弹的浓烟中,几名伞兵逼近1号炮位,用激光对准了正在发威的大炮。曾泰亲率一组人马提供掩护,吸引台军附属阵地的火力,其余的伞兵则分组扑向3号炮位和导弹发射洞库。2枚从苏-30上发射的99-500式联合攻击弹药(中国版JDAM,99-1000式弹重1000公斤,都是专门用来攻击地下掩体的。)很快在激光引导下直接命中1号炮位,重达500公斤的串联战斗部撕开了装甲炮塔坚固的外壳,将大炮和14名炮手,16名机枪手埋葬在废墟里,与之相连的指挥部也不能幸免,包括指挥官萧季文在内的所有军官全部阵亡,太武山失去了统一指挥,陷入各自为战的混乱状态。3号炮位则被3枚PF89火箭弹和1枚“什米尔”直接从射击口射入,连炸带烧,炮塔里的大炮被炸烂,守军死伤殆尽,最后还被伞兵们用炸药引爆里面的弹药将工事彻底炸塌了。2个导弹发射架也是毁于苏-30的联合攻击弹药,突击队的任务终于完成了,虽然耽误了时间,但是他们毕竟完成了任务,曾泰和他34名英勇的部下阵亡,所有的突击队员全部挂彩,弹药也几乎耗尽,只能潜伏在残破的地下工事里坚守。还好台军已经被彻底打怕,除了躲在掩体里拼命射击,说啥也不敢出来了。

太武山上的重炮被打哑了,陶江锐松了一口气,侧翼的威胁终于消除了,他立即集结兵力,专攻中路,所有的装甲车辆全部压上台军中央阵地,92战车在步兵掩护下用穿甲弹对台军永备工事实施抵近射击,先打碎工事的钢筋混凝土外壳,然后向里倾泻燃烧爆破弹,殉爆的弹药和台军残缺的肢体象火山喷发一样飞上天空。台军开始还尽力用T51无后坐力炮和“阿皮拉斯”火箭反击,后来整个防线被冲开一个大口,坚固的支撑点都被一一击毁了,几辆装有“轻标枪”和“陶”式导弹的悍马车也被PF89火箭弹和35毫米穿甲弹打得粉碎。为了解决几个嚣张的坚固的地下掩体,陶江锐不得不同意使用有限的“红箭-8E”导弹,打固定掩体对“红箭”来讲是小菜一碟,只不过拿这些原本对付台军503旅坦克的导弹来打工事,委实叫陶江锐心痛。“当当当”一串子弹就打在陶江锐隐蔽的地方,战车救了他一命。通讯员可没这么走运,弹飞的流弹击中了他的肩膀,疼得他呲牙裂嘴。1个班的伞兵在战车掩护下,突进了台军核心阵地,双方的叫骂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1具尸体和轻机枪残骸被87式35毫米榴弹发射器的弹丸高高抛起,掀出了工事,更多的伞兵沿着这个突破口攻进了台军的战壕,台军为保住核心阵地不致被中央突破拼命反扑,短兵相接开始了。战况激烈起来,最先投入战斗的3连已15人阵亡,但气势如虹,其尖刀班正和敌连指挥所交火,在耳机里可以听到冲在最前面的江啸中尉满口四川腔的“日你姐哟”。

第二批运输机群马上就到,必须趁敌增援部队未到占领机场。要是有武装直升机就好了!可以精确打击台军的火力点,可惜那要等到陆战队登陆以后,能否夺取机场站稳脚跟是关键。又有200多名携带重型技术装备的伞兵在250米处跳伞。虽然太安堡垒被摧毁,太武山上的火力强度大打折扣,但残存的台军炮兵仍然拼命向进攻的伞兵轰击,左翼的伞兵虽然占领了几个支撑点,但没有重武器,立即处于下风。伞兵危险的处境立即由预警机传到空中待命的攻击机群,4架救命的苏-30MKK即时出现在机场上空,威力强大的КАБ-500КР制导炸弹(中国仿制的称为YB500)在伞兵突击队的地面引导下精确攻击,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其犀利的云爆弹弹头在1000多平方米范围内产生负压,杀得太武山血肉横飞,在此难以用语言描述经云爆弹横扫的台军惨状…..。太武山上的炮兵掩体象突然绽开的石榴,其内腔猛然向天空洞开,大股的气浪和火焰从山体开裂处喷射而出,无数隐藏的火力点沉默了。礼花般散开的烧夷弹点燃了太武山表面阵地,浓烟和火焰笼罩了整座山,山顶被摧毁的雷达站很快隐没在火海中,大炮被压制了,伞兵们冲天空欢呼起来。防守机场的台军无不变色—大陆人看来不会手软了!得意扬扬的苏-30摆摆机翼,在机场上空低空掠过,向西北方返航。

满脸是血的突击群2连连长杨浩向陶江锐报告他已用战车撞开剩下的2辆烂车,清理了跑道。陶江锐立即叫他组织力量再次猛攻左翼,占领机场出入口。负责机场调度的技术分队在跑道附近一个大弹坑里调好了导航调度仪器,为第二批运输机群导航。很快,台军士兵眼睁睁地看着1架又1架的运输机在跑道一端降落,边滑行边卸货,又在另一头拉起升空,只看得人眼花缭乱。很快,2000名全副武装的空降兵,12辆90式战车,6辆89式120毫米自行反坦克炮,24辆装备105毫米无后坐力炮、20管107毫米轻型火箭炮、红箭-8E反坦克导弹的越野车,6门85毫米榴弹炮,4门120毫米伞兵迫榴炮,6部弹炮合一装甲车全部到位。陶江锐顿时信心十足,开始按计划指挥第1集群控制太武山,第2集群占领机场,第3集群开始向龙门村滩头渗透。在第2突击群伞兵和战车的攻击下,守备机场的台军终于垮了,不得不扔下50多具尸体,弃80多名伤员于不顾狼狈撤退,反击机场的任务自然落到了匆匆赶来的503旅装甲营身上。

杨浩的2连刚刚挖好简易工事,2辆布雷车紧急布雷,还未形成雷场,最前边的阵地上就发现了坦克掀起的浓烟。5架AH-1W“超级眼镜蛇”直升机瞄准布雷车开了火。很快有解放军的“飞蠓”导弹拖着尾焰扑向这些直升机,步兵手里的QW-2导弹也纷纷出膛,2架直升机坠落在阵地前,剩下的发射了火箭,匆匆脱离导弹攻击范围,防空连那帮小子的反应不慢呀。通过望远镜已经可以看见台军进攻部队的一字长蛇阵,1辆M60A3坦克趾高气扬地出现在公路尽头。杨浩不由得骂娘,看来舰炮和空军未能有效阻止台军装甲部队,只是迟滞了他们的开进,而留给自己连队的准备时间也太短了点,真是活见了鬼,这仗一开打就这么艰苦。

2连防守的区域比较平坦,是进入机场的必经之地,太武山上的台军虽然几近崩溃,但尚未完全丢失阵地,台军坦克来就不用担心侧翼的威胁,因而台军对地形和重装甲很有信心,伞兵缺乏反坦克重武器,这是常识,只要装甲部队憋足劲一冲,共军就得垮掉。所以那辆坦克的车长居然敢露着脑袋指挥编队前进。开路的6辆的M60A3披挂着满身的反应装甲,在阵地前稍微停顿了一下,神气活现地开始展开战斗队型,同时也等待步兵战车和M41D跟上来。他们也太教条了,简直是白白浪费时间。待他们呈攻击扇形向2连阵地扑来时,已经有4辆装甲车被红箭导弹打趴在地,小挫冲锋的锐气。杨浩放下望远镜,咬咬嘴唇,虽然有一些PF90、PF89火箭筒和单兵便携式“红箭-8L”导弹,但对方是坚甲利炮的2个营,而他却是1个连,颇有点送死的味道,退也是死,进也是死,妈妈的,拼了!

“轰”一发榴弹落在掩体附近,差点把杨浩震晕过去。

“别慌!别浪费弹药!”杨浩吐掉嘴里的土,扯开喉咙大叫“火箭弹和红箭要做到一发一个!”

陶江锐知道2连的危险处境,赶紧将反坦克分队派往2连阵地,但面对蜂拥而至的坦克,6辆89式自行反坦克炮、7辆反坦克越野车也太微薄了。现在炮兵群刚刚掩护完清剿太武山的第1集群,掉转炮口需要约30分钟,来不及提供密集火力支援,唯一的指望就是空军了。机场上又有2架满载弹药的运输机降落,负责搬运货物的伞兵用枪逼着30多个没受伤的台军俘虏将阵亡伞兵的尸体和伤员搬上飞机,将弹药立即疏散。动作慢些的俘虏吃了不少拳头和枪托,2名被俘的军官则被押上飞机送往后方。

太武山清剿残敌的战斗短促而激烈,失去核心阵地严重影响了台军士气,除个别支撑点还在负隅顽抗外,大部分台军都龟缩在地下工事深处,不敢动弹。为全面压制山上台军隐藏的抵抗火力,W86式122毫米轻型榴弹炮打出了1分钟10发的极限射速,有力地支援了进攻部队。1000公斤重磅炸弹留下了直径数十米的巨大弹坑,在弹坑底部隐隐可以看见有散落的殉爆弹药和人体的残肢,钢筋混凝土暗堡的射击孔耷拉着机枪枪管,被炸开的顶盖向天空展开放射状的破洞,成吨的残垣断壁掩盖了不知多少台军士兵。就在江啸脚边,一具台军士兵的尸体被泥土掩埋了大半,只剩下半张脸和一支挣扎的胳膊留在外面,场面可怖。84式107毫米轻便火箭炮被伞兵们搬上山头,对准台军坚固的地下工事狂轰,这一招在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就屡屡奏效,后来阿富汗人也用这招来修理苏联军队,如今台军也知道了它的厉害。在火箭弹的怪叫声中,各战斗小组已开始分散围剿散落在地下坑道的台军。

“日你姐哟!”江啸躲过一串从混凝土坑道口射出的枪弹,侧身扔进一颗手榴弹,“火焰喷射器!”里面的台军咣咣地在关坑道里的钢板门,光用喷射器看来没用了!“用炸药把坑道口给我轰平!”

没时间和这些耗子打地下游击战,只有先把口子封死。2名战士踢开战壕里横七竖八的尸体在坑道口安置炸药,有些尸体显然死于云爆弹,肿胀稀烂的样子令人作呕。

“排长!你看!”有战士叫道,“2连他们和坦克干上了!”江啸看见密密麻麻的坦克正排成攻击阵型向2连阵地冲过来。

“这下杨浩他们有大麻烦了!日你姐哟!这个关键时刻空军那里去了?把火箭弹掉转方向,给我把2连阵地前沿给封住!”

伞兵下士罗天贵打光了火箭弹,气急败坏地换着自动步枪的弹夹。台军的M109A1火炮打得很凶,在10分钟急速射中,犀利的155毫米炮弹将罗天贵他们的简易工事摧枯拉朽般夷为平地,罗天贵的班长刚才中炮阵亡,班里转瞬之间就剩3个活人了。现在他是班里的最高指挥官。罗天贵的班据守3个掩体,是2连最前面的防御阵地,自然也是最先和M60A3交手的单位。班里就只有5具火箭筒,不一会就消耗了4个。虽然打中了2辆坦克,但也无法阻止坦克冲到面前。台军步兵吼叫着冲下战车,和罗天贵他们杀成一团。3辆装有犁式扫雷具的M60A3坦克一边扫雷,为后面的坦克和装甲车扫清道路,一边猛烈扫射,为步兵提供掩护。1辆坦克被侧翼的反坦克小组打瘫,但仍凶狠地用机枪不停地扫射。罗天贵扫倒冲到近前的几个敌人,连滚带爬地从自己的掩体跳到附近原来班长所在的掩体,坦克机枪在他身后掀开一串泥花。

“班副!顶不住了!太多了!”班里的轻机枪手一边扫射,一边绝望地喊道“有敌人已经冲到我们后方了!”

枪炮声马达轰鸣声铺天盖地,罗天贵什么也听不见了,他从满身是弹洞的班长手里抽出最后一发火箭弹,向只有不到15米的M60A3开火,火箭弹猛地扎入M60A3庞大的钢铁之躯,金属射流撕开了重重装甲,坦克嘎嘎地一阵战抖,终于不动了。火箭弹的尾焰也将罗天贵烧伤。

“班副!你身上起火了!”机枪手扔开机枪用力扑打罗天贵身上的火焰。

“别管我!杀敌人!”罗天贵手里的步枪一个点射,将几个从车底们钻出坦克手打翻。与此同时,2枚手雷扔进了掩体。机枪手抓起一个扔了回去,另一个却在他手中爆炸,罗天贵觉得轰地一声,眼前一片血红,什么也不知道了。

2连阵地被全面突破,1辆M60A3坦克离杨浩的连指挥所不到100米,正缓缓转动炮塔四下扫射。

“奶奶的!拼死一个够本,拼死两个赚一个!”杨浩和指挥所人员冲出掩体向蜂拥而至的台军猛扫,硝烟弥漫,血肉横飞,四下里一片喊杀声和惨叫声。各个支撑点的反坦克火器显然都消耗光了,指挥完全中断,只有各自为战。M60和M41肆无忌惮地在2连阵地上横冲直撞。那辆M60一炮就轰塌了连指挥所,又转动炮塔向杨浩他们瞄准。杨浩瞪着眼睛看着渐渐指向他的炮口,已经懒得隐蔽。“轰”的一声,杨浩吃惊地发现M60A3的炮塔就在他眼前飞上了天,回头一看,一辆89式反坦克炮120毫米的炮管正冒着青烟。增援的1连在这关键时刻上来了!也就在此时,空军的苏-30和强-5又象天使一样飞临战场上空,FT2“冲车”导弹犹如长了眼睛一般贯穿重型坦克的脑门顶。掩护完第1集群的炮兵也调转炮口,122毫米榴弹炮、120毫米迫击炮和太武山上的107毫米火箭炮对2连阵地劈头盖脸一阵狂轰,加上新锐的1连一冲,台军支撑不住开始撤退。低空俯冲的强-5甚至用机炮扫射惊慌失措的台军。

罗天贵费力地睁开眼睛,看见1名台军军官正在自己的掩体里指挥1挺机枪向冲过来1连射击,掩护撤退。罗天贵忍住剧烈的伤痛,迅速摸到了自己的步枪,费力地扣动了扳机。步枪里最后的子弹喷射而出,2个机枪手立即滚翻,军官侧身一滚,躲开了子弹,但右手背仍然中枪,步枪也掉了。军官怒骂着将左手伸向腰间的手枪套。罗天贵拼命使出最后的力气,飞快地抽出惯用的工兵铲奋力掷出。这是从一个曾留苏的老伞兵教官那里学来的绝技,在平时训练中,罗天贵曾用工兵铲将5米远的苹果劈成两半。这次也不例外,工兵铲狠狠地砍进军官的脑袋,牢牢地插在上面,军官一声不吭地躺进尸体堆,精疲力竭的罗天贵也瘫倒在掩体里。

3名伞兵跳进掩体“兄弟!还行吗?”一个脸被熏得漆黑的伞兵将罗天贵扶起来,递上自己的水壶。“我们把台湾佬打回去了!”罗天贵勉强喝了一口水,又丧失了知觉。

陶江锐默默地扫视着每一位从他身边抬过的战友尸体,每个尸袋里冰冷的躯体都无言地述说着一个英雄的故事。短短开战几个小时,就有如此之多的士兵牺牲,以后的战事无疑将更加激烈。2连阵亡46人,受伤82人,所有的军官不是受伤就是阵亡,彻底丧失了战斗力,但是他们击毁了32辆坦克和装甲车,打死打伤180多名敌人,守住了阵地,为巩固机场战略点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现在伞兵突击群已拿下太武山和南面3个高地,马公机场所有制高点均在解放军控制之下,总算站稳了脚跟。

“第一战区告急,共军2000伞兵已占领马公机场!”台军国防部长汤曜明接过战报眉头紧锁,“共军还是要走郑成功的老路?”历次登陆台湾,无一不是先占领澎湖,但在现代战争中,台湾海峡并不是天堑,共军为何还是要先占领澎湖?疑兵之计?还是当真突破?抑或是二者兼有之?

“共军开始在台北附近空降!”又有报告,“据侦察好象是共军伞兵44师131旅!”“应该立即反击!叫陆战队66旅立即增援澎湖,空军立即出动夺回南部制空权!”说话的是空军副参谋长彭松庭,“我已经掌握40架待命的飞机,随时可以从佳山基地起飞增援澎湖!”

汤曜明看了这位在“3.10台海空战”中灰头土脸的“台籍勇将”一眼,没有说话。共军攻击澎湖,固然有占据一个稳定桥头堡的用意,但也是担心战局久拖不决,防备美国人干涉,台军现有的反击兵力不易轻易动用,但可以组织力量打击大陆纵深目标或者摧毁马公机场,台湾的“雄风Ⅲ”导弹不是有140公里的射程么?夺回南部制空权也是迫在眉睫的任务,好吧,就再相信这个“空军勇士”一次。66陆战旅暂时不动。以免徒耗兵力,只要本岛能撑到美国人来,就是胜利!再说,在澎湖还有503旅、168旅一万多人马,503战斗群拥有500多辆装甲车辆,综合素质当属台军一流,加上苦心经营数十载所形成的设施齐全,功能强大的地下掩体,应该能够坚持。

5月8日7时12分,惨遭打击的台湾指挥系统开始有所恢复,损失情况得到初步统计:“强网”系统损失最为惨重,该系统配套的21座空军雷达站,10座海军雷达站全部被导弹和共军特种部队摧毁,损失1架E-2T预警机,剩下3架1架毁于机场,2架隐藏在佳山基地,暂时无法发挥作用,辖下澎湖马公、屏东大汉山、新竹乐山、台北嵩山四大“强网”管制中心已有2个因损坏严重暂时失去作用,1个正在修复中部分恢复功能。民用供电系统损失近一半,发电站损坏严重,还好,中共看来还是忌惮污染和世界舆论,没有动3座核电站。大甲溪的油库和输油管也被导弹和特工破坏,虽经抢修仍未恢复使用。海军损失3艘“成功”级,损坏2艘,“拉菲特”级损失1艘,还有1艘严重损坏,在港内搁浅。“诺克斯”级沉没4艘,损坏1艘,21艘老式“阳字号”“山字号”驱逐舰因停在港内较多损失也最多:被击沉7艘,损坏2艘。空军损失飞战机152架,大部分毁于地面,损坏73架—占510架的65%!其中F-16、幻影2000、IDF等第三代战机有86架,也就是说尚未空中交火,台湾空军损失已近三分之二。“天弓”“爱国者”防空基地是大陆飞弹打击重点,因而损失也十分惨重,损失了差不多80%的装备和人员,更为严重的是,大量预警系统被打烂,使防空网作用大幅度降低,无法对飞临台湾的共军飞机有效拦截。陆军损失较小,但由于指挥通讯系统一度紊乱,尚未完成兵力集结和动员,另外交通要道损坏严重,也大大迟滞了兵力的调动。共军的精确导弹打击击毁了国防部、总统府等要害目标,已造成民心动荡。宪兵和各保安总队正全力以赴追剿各路共军特种部队,但收效不大。庆幸的是陈水扁总统因在台北嵩山管制中心而幸免遇难。衡山指挥中心未遭到严重破坏,正在逐渐和各单位建立联系。

在“佳山”基地的4、5、6号机库口,12架挂载“鱼叉”和“雄风”导弹的F-16战斗机正整装待发,发动机的轰鸣声在巨大的坑道里回荡,地勤人员正在做最后的检查。第2批12架F-16也在紧张地挂弹、加油。3号和7号出口有12架幻影2000和6架IDF准备起飞掩护。这两批飞机将攻击大陆正向台湾开进的登陆船队,听说至少有6万共军正分2路横渡海峡。各沿海港口舰船云集,而且还在不断动员民船参加,这些速度和防护都欠佳的船只应该是很好的目标。张本瑞上尉和僚机谭耀祖中尉简单地握了一下手,一言不发地跳进自己的机舱。此去吉凶如何,实在难以预料。带队的是黄公杰,他因在初次打击中表现出良好的军人风范和组织能力而升任上校。

“快点!快点!”黄公杰和那些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中国情节”的军人不同,他的少年时代都是在日本和美国度过的,什么“中华民族”,什么“统一”,对他没有任何意义。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共产党暴政对民主自由硕果累累的台湾最粗暴,最野蛮的侵略,是对台湾尊严、独立和民众公然的侮辱,绝对不能让对岸的那些狂热分子将台湾拖向他们意想的轨道,接受他们的统治简直就是历史的倒退。因此,黄公杰的求战意识十分强烈,他相信自己的技术和先进的F-16战机。满头大汗的地勤人员将战机引入补给站,为其检测、加油和挂弹,这个时候是佳山基地最脆弱的时候。而对岸的解放军,显然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台空军将“佳山基地”和“志航基地”开洞反攻,正是解放军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对其发动决定性的一击的时刻到来了。

台湾一共有2处大型地下军机库,一个是佳山基地,一个是志航基地。台军历来视空军为其建军的“重中之重”,军方也明白,台湾空军满打满算也就四、五百架飞机,这点家当要在对抗大陆的冲突中发挥作用关键是顶住大陆的第一轮打击。如果在第一轮打击中就损失惨重,那么败局已铸,噬脐莫及。假如大部分战机能够在第一轮打击中得以生存,那么就能以空中力量进行反击,保住台湾。因此台湾历经20年,耗费巨资修建了大量地下掩体,尤以佳山和志航最为重要,规模也最大。志航基地在台东县境内,依山而建,是掏空山体花岗岩再浇注强力钢筋水泥筑成,可抗六级以上地震。内部有三个大型机库,机库之间有通道相连,可容战机穿行。洞内设施齐全,后勤保障设备和防卫设备都堪称一流。各出口有防护钢闸,可以防震,防爆炸以及防备核,生化,生物武器的攻击。而佳山基地则是台湾的骄傲---号称远东最具规模的地下空军基地,它以花莲境内海拔3800米的中央山脉为侧背屏障,几十个大小洞口可同时滑行出军机,加油挂弹后升空,形成强大战斗力。佳山基地共有大小山洞几十个,且全部通连,工程耗资400亿新台币,洞内还有齐全的后勤保障设备和指挥、管制系统。附近花莲军用机场有一条长约3000米的跑道直通佳山机库。为了保护这个台军的“图腾”,台军方在花莲、崇德及寿平一带建立了防空基地,组成了强大的拱卫火力网。2大基地都处于台湾东海岸,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佳山在北,与花莲港海军基地相呼应,随时可保卫台北、基隆、淡水;志航在南,与高雄左营、屏东军港相呼应,随时可以支援澎湖列岛和金门。总的说来,台湾军方所购筑的进可攻退可守的防御体系是相当周密的。

针对台军部署,解放军方面专门组织了一个班子研究如何摧毁这两座具有战略意义的军事目标,还给了该计划一个怪模怪样的代号“AOA”。经过多年研究,解放军发现,两处基地都有极为脆弱的一面:在关闭洞口时,基地似乎坚不可摧,但是一旦开启洞门,就象“金钟罩”“铁布衫”在高手面前敞开了命门。地下基地的油库和弹药库虽都在山体内,但不能在洞内加油挂弹。为避免意外引起库内军机连环爆炸,库内的军机均未加油挂弹,要到执行任务时由牵引车拖出山洞,在洞外进行作业,这起码需要20分钟。对解放军来讲,这几乎就是黄金般宝贵的20分钟。在第一轮打击中,大陆导弹没有直接攻击地下机库,而是沉重打击了基地外围的防空火力网,减少其对导弹打击的防卫力量。与此同时,数支特战分队从地面和海上接近基地,利用激光和“北斗”导航仪锁定基地出口,为导弹精确攻击做准备,随之集中火力对这两个战略目标进行一次密集攻击。哪怕只有一枚导弹飞进洞库,势必会引发洞内油料弹药的大爆炸,其威力足以将基地从地图上抹掉。就算没有直接命中出口,导弹也会击中待发的机群,可以想象正在加油挂弹的战机被引爆是个怎样的场面,这也会堵塞山洞,毁坏洞口跑道,甚至波及邻近山洞。而从发现台军开洞到发射导弹命中目标,也不过区区10来分钟,对解放军来讲,绰绰有余!事实上,解放军的计划也既是这么制定的,也是这么执行的。为确保成功,潜伏台湾的一个最能干的3人间谍小组甚至携带引导设备大胆地潜进佳山基地,将洞口锁定并随时向“AOA”攻击指挥部传递情报,该小组居然全身而退,有机会荣获“一级统一勋章”,相比之下,特战小组反而损失惨重,台军在基地周围防范很十分严密,8支小组有3支全军覆没,剩下的也损失过半,17人被俘,后来都被失去理智的台湾军方以间谍罪枪毙了,这又导致了大陆海军特战小组的冷酷报复,他们再也不留俘虏,格杀勿论,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战争结束。尽管这些小组损失惨重,他们却令人吃惊地完成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飞弹!飞弹!”空袭警报骤然响彻基地,所有的人都象被马蜂蜇了似的狂乱起来,“飞弹!”“保持镇定!关闭洞门!待位战机立即起飞!”管制的声音微微发抖,“防空火力即位!损管人员坚守岗位!”

张本瑞对在飞机旁边昂头望天,不知所措的几个地勤大吼:“快!结束工作!状况紧急!接口脱离!接口脱离!”地勤恍然醒悟,匆匆完成检测,引导战机进入起飞跑道。已经有飞弹落在不远处的防空飞弹基地,火球扭曲着上升,情况紧急!

“4、5、6号出口战机立即起飞!不可停留!”地面管制竭力疏散战机,为鼓舞士气,他紧接着宣布,“我防空部队已击落巡弋飞弹2枚!不用惊慌!”

张本瑞和另2架战机开始滑跑,进入了与洞库跑道相连的花莲机场起飞跑道。

“孔雀编队,加速滑行!”管制呼叫张本瑞他们,“紧急起飞!紧急起飞!”

张本瑞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已经出现了短程飞弹弹头坠落的雾迹。他妈的,台湾实在是离大陆太近了,飞弹说来就来了,实在是太近了!太快了!老天爷,但愿来得及!就在他刚刚飞离地面,第1枚常规飞弹便在地面机群中爆炸,紧接着是第2枚、第3枚……。未等台军喘息,数十枚巡弋飞弹呼啸而至,刚刚送走张本瑞的地勤面容因恐惧而曲扭----1枚“红鸟”飞弹穿过高炮弹幕,切开数不清的干扰,直直地飞进尚未关闭完毕的4号洞口。完了!

“先是一声来自地下深处的沉闷爆炸,就象大山打了个嗝,”一回忆起那惨绝人寰的一幕,佳山基地的幸存者李焕空军少尉就心有余悸,“紧接着是一连串的爆炸,开始威力似乎不大,但是整座山已经开始象得了疟疾般地发抖,”李焕每次描述到这里就脸色发灰,两眼发直,白沫不由自主喷口而出,仿佛又回到那人间地狱,“突然一声巨响,火焰从大山各个缝隙里喷射出来,高温、气浪、遮天蔽日的浓烟,恐怖的蘑菇云….,大家都以为大陆用了核子武器,不少人当场发疯!金属的战机在那一瞬间便汽化了,我看见重达几十吨的油罐象玩具一样被抛到几十米高的天空,几十辆勤务车辆腾云驾雾,有的还在空中爆炸,即使距离爆炸点很远的人都被掀得连滚带爬,高温烤焦了数百人的肌肤,不少人的脸马上变得象洗烂的破布,到处是哭爹叫娘的伤员和堆积如山的尸体,那场面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出来,太残酷了,太血腥了,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基地所有的一切就在那个时候蒸发了,曾经多么坚固,多么完美的地下军事工程杰作,还有那么多刚才还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灰飞湮灭了!”

张本瑞在天空中同样震骇不已,爆炸的气浪的生成的热气流将F-16冲得四下颠簸,一时难以编队,可想而知地面的惨像。在庆幸之余,张本瑞从内心深处涌出一股难言的恐惧,这就是战争啊!台湾还能顶得住多久!

“孔雀编队,孔雀编队,执行1号任务!”这是黄公杰在呼叫,“各机报告情况!”听得出他也是又惊又怒,“来吧,让我们为国家捐躯的弟兄报仇!跟我来!”

2个固定导弹发射营,1个携带“红鸟”导弹的轰-6轰炸机团(每架2枚)共发射近60多枚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将佳山基地和志航基地彻底摧毁。这是解放军给台湾军方的第一个震撼,也是开战以来台军最为惨重的损失,它既标志着台湾战事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也向世人昭示了台海一开战就是大陆占了上风,没有底牌的台湾还能输得起么?这样的打击接下来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台军国防部长汤曜明怎么也想不通注以重金装备起来的空军为什么会如此不堪一击。就算中共空军最近战力提升,但倾尽全力经营的台湾空军无论如何也不是等闲之倍,300多架拥有超视线战力的先进战机使台湾空军拥有比日本空军都还密集的超视线打击能力,这可绝对不是摆设,可为什么会输的这么狼狈,几乎没有还手之力?那个彭松庭叫嚷要用空军“决战境外”现在看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的那套打法弄不好把最后的精华也白白浪费掉,必须马上撤换!汤曜明有点后悔当初因李克仁坚决反对参与“雅典娜行动”而撤掉他,李克仁的精明和能干是空军上下一致公认的。仗打起来才知道人才难得啊!李克仁多次对“决战境外”表示怀疑,认为台湾纵深实在太小,根本不可能保持住太长的制空权,更不用奢谈“决战境外”。台湾空军应好好研究如何在高强度打击下生存,迟滞大陆空军夺取台海制空权,尽量给大陆造成惨重的损失,减小地面的压力,为盟国增援提供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军内一大帮人处于种种原因严厉批驳他的这种“怯战”观点,认为是将主动权主动让于大陆,甚至延伸到李克仁的外省籍背景。李克仁则反驳这不是让不让的问题,关键是主动权本来就在大陆方面,台湾根本无力争夺,这样的观点在那个头脑发热的阿扁总统那里自然讨不了好,丢官也就是迟早问题……。

“给李克仁打电话,说我要见他!”汤曜明明白战争是不讲人情的,关键时刻,国家需要有才能的人,“等等,备车!我自己去找他!”

汤曜明在空军指挥部找到李克仁时,看到他正在战场势态图前发呆。看见防长进来,李克仁的表情有些呆滞,显然刚刚从深思中清醒过来,他有些迟钝地站起来敬礼。汤曜明摆摆手,说道:“战局发展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形势如此严峻是我们没有料到的,我也不多废话,想听听你的意见。”

李克仁苦笑了一下:“这和我们前几次兵棋推演并没有什么差异,只是长久以来我们搞自欺欺人罢了……。”

汤曜明皱皱眉,想打断李克仁的话,李克仁到先察觉立刻知趣地不说了。

“我们长久以来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么一个事实:自从有了飞机以来,取得制空权的关键不是靠空中优势兵力,而是靠强大的对地攻击能力。任何不能有效压制地面目标的行为都对制空权没有实质帮助。我们以为有了先进战机就可以稳操胜券,高枕无忧了,却忘了我们和大陆近在咫尺。”“你又说我们的没有防御纵深,这个命门我们大家都知道,但是不能成为失败的原因,以色列也没有纵深,他怎么能雄霸中东?我们的机师已经击落不少大陆战机,对方的损失也很大……。”

汤曜明再次后悔到这里来听到这些悲观的言论了,“在科索沃,在伊拉克,美国光依靠空军就横扫敌军,可以说地面部队尚未行动,战争就已经打胜了。”

“长官,空军是很厉害,可以说是近代最为厉害的武器,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原来的基本原则被打破,相反,更说明了刚才我说的原则,”李克仁说得很慢,很艰难,仿佛有人在拉紧他的声带,“现今高复杂电磁环境下的空战目标应该是控制空中走廊以便对地攻击机能进入战场而不受到敌方干扰为胜利标准。至于能不能每一次安全返航那并不重要。只要攻击机可以完成既定攻击目标那么这次任务就可以说成功地控制了制空权。因为即使有一两次空战的失利并不代表制空权丧失。经过连续多次攻击关键目标后,对手的制空权将完全落如己方控制。如今,大陆已经在台海开辟了4条稳定的空中走廊,我们的主力却再大肆攻击对方的船队,这似乎有点本末倒置。别忘了,大陆战机是我方数倍,他们完全有能力在掩护船队的同时保住走廊,只要走廊存在,他们就可以攻击任何地点,就可以不计损失不断输送人员装备,而我方却在攻击过程中消耗,不仅消耗战机,也消耗地面后勤力量,因为我们将无暇压制沿着走廊肆虐台湾的大陆攻击机群……。”

李克仁看着汤曜明脸色逐渐发白。

“现今科技下,没有主动攻击对方地面目标的的军队将完全或者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丧失制空权。仅仅依靠强大的空战能力只能维持部分地区一两个小时的制空权,这是无法改变战争进程的。空军是有强有力的翅膀,但是任何天上飞的东西都需要地面的支持,没有地面就没有天空。在科索沃和海湾,美国空军之所以横行霸道是因为南联盟和伊拉克丝毫没有对其地面的打击能力,不管是来自空中还是地面,空军根本不用担心基地受到威胁。即使是对手的防空火力造成一些损失,但也会逐渐被打光和削弱。同样在抗战时期,飞虎队即使垄断了战区的天空,但是由于地面陆军的溃败,国军仍旧惨败,迫使飞虎队的活动区域大大缩小,对地面的支持也大幅度缩水……。”

“看来对岸早就知道这点了,”汤曜明听得身体几乎散架,“我们犯了大错。300公里的海峡,连共军的远程火箭都可以打到,我们本来就缺乏其直接火力打击范围之内,一开始就不存在稳定的后方,即使防空火力再密集也天生在大陆火力范围内,这和海湾战事大大的不一样啊……。”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明明知道现实却还在叫嚷决战境外!我们曾多次组织兵棋推演,最好的一次也就在部分空域维持了48小时的制空权。我们根本无法应付800公里战线上蜂拥而至的共军战机,即使我们给对方造成50%-75%的损失---这是在对方只使用歼-7、8、Q-5、JH-7的前提下,制空权仍旧会在2天内丧失。如果对方新式的苏恺战机加入,不仅能将损失降低到20%,而且我们会更快丧失制空权!”

“美国!如果美国即时帮助我们呢?”汤曜明急切地问道,“你以前也不是说我们应该尽量撑到美国派兵来吗?”

“美国能派兵当然好,但是我不相信他们会大举进攻大陆,最多保卫台湾空域,不敢直接攻击大陆本土的地面目标和设备。那么我们仍旧无法完全控制天空,共军战机仍然可以利用防守间隙攻击目标。更不用说他们密集的飞弹攻击了,你看,他们目前正是这样做的!”

汤曜明沉默了,他低头想了半晌才低声问了一句:“那就没希望了?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台湾完蛋?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我们毕竟是保家卫国的军人啊!”

“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尽力抵抗,让共军付出更多的代价,直到让他们难以忍受,被迫推迟或者取消战斗行动,目前,我们要全力封闭他们开辟的空中走廊,对船队的攻击稍缓…….。”

“这不可能!只要有一兵一卒登上台湾,陈总统都不会答应的!我们号称最精锐的海空军颜面何在!民众会怎样看待他们用血汗钱培养的军人!对军队如何会有信心!”

“没有空中支援,共军登陆部队即使登陆国军地面部队仍然能够凭借工事阻止他们,但是如果他们始终得到空中支援而我军地面部队没有任何空援,我很难相信我们会抵挡得住,又能抵挡多久!”李克仁失态地叫喊起来,“那才彻底完蛋了!战争不是政治作秀!靠口号是赢不了的!”

汤曜明不再说话,站起来走了出去,重重地关上门。李克仁在闷响中颓然跌坐在座椅上,嘴里喃喃道:“台湾一开始就完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