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六十四节 终战,胜利来临

北宋杨六郎 收藏 5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洼地内的嘈杂终于平静了下来,中国军人已经离开了这里,留下了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或者说尸块更加恰当,过了很久很久,当野狗和乌鸦正在大快朵颐的时候,从尸山中爬出来一个满身血污的血人,吓得一些野狗跑开后发觉没有危险又回来大吃大啃,看着那些尸体和正在进食的野兽,这个血人仰天长啸,发出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炮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的,柳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周围的日军士兵都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柳和还有点高兴,这可怕的炮击终于过去了,但他从身旁士兵的脸上可看不出半点喜色,相反,他看到的全都是绝望,等他顺着士兵们的眼神向上望去的时候,他看到了洼地周围出现了一片片的细小玻璃,反射着月色,等他突然明白过来那些不是玻璃,而是刺刀的时候,柳和参谋长脸上也流露出了绝望的神色,那一片片如林的刺刀无异于通往地狱的门票,尤其是它们被握在心中充满复仇愿望的人们手中之时,许多日军士兵已经放下了手里的枪支,哆嗦着拉响了自己的手雷,死在自己手里也算是一种解脱。

“杀,杀,杀。”洼地上方的中国军民高呼三声之后,开始向下突击,如林的刺刀如同水银泻地一般向洼地底部的日军蜂拥而来,由于是四个方向同时发气的突击,日军士兵根本没有办法应付多个方向刺来的刺刀,中国人的心中渴望着鲜血,渴望着杀戮,这些日本人就是杀戮的对象。

柳和站在队伍最中间,听着外侧士兵的惨叫声,内心反而平静下来,他原地盘膝坐下,摘下了军帽,梳理了一下头发,想起了一个多月以前,自己和东乡联队长意气风发的进入了这座城市,作为这座城市的第一个占领者,个人荣耀达到了顶峰,如今,城市还是那座城市,身旁的士兵还是那些士兵,而对手却似乎不再是原先那些一触即溃的中国士兵了,他们变了,变得和日军士兵一样坚韧不屈,不,甚至要超过日本士兵,因为他们在坚韧不屈中还加入了愤怒和复仇。

柳和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去听,他机械般的举起了自己携带了二十多年的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一颗子弹从枪口射出,穿透了他的头颅,带着一小团脑浆飞进了地下,而后,柳和的脑袋和地面进行了最后一次亲密接触。

洼地内的嘈杂终于平静了下来,中国军人已经离开了这里,留下了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或者说尸块更加恰当,过了很久很久,当野狗和乌鸦正在大快朵颐的时候,从尸山中爬出来一个满身血污的血人,吓得一些野狗跑开后发觉没有危险又回来大吃大啃,看着那些尸体和正在进食的野兽,这个血人仰天长啸,发出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啪”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正好射进他的眉心,血人仰面朝天,倒在了尸堆上,枪声惨叫声惊得乌鸦到处乱飞,洼地上方一个中国哨兵抱怨道:“大半夜的,鬼叫什么?”

战区直属重炮连和几个师属炮兵连开始不断的把复仇的炮弹射进黄堆集的残垣断壁之中,密集的弹雨令日军士兵觉得末日就要来临了。

“中国人什么时候弄来了这么多的大炮,这次战斗动用的炮火简直比欧洲军队都要猛烈。”岛赖少将趴在师团指挥部地上对宇喜多说道,“都要怪混蛋的三浦,这个家伙的大炮全都丢给中国人了,也许有不少落到我们头上的炮弹就是运输兵们辛辛苦苦从后方运上来的。”话音未落,一枚炮弹击穿了指挥所的房顶,落到了指挥部内,巨大的爆炸声之后,一股冲击波把几个士兵炸出了指挥部,幸好岛赖和宇喜多离炮弹落点较远,只是受到了冲击波的冲击,没有负伤,还有几个通讯员和参谋人员被击伤,在地上痛苦的滚来滚去,救护兵急忙冒着再次落弹的危险冲过去抢救,宇喜多对到岛赖说道:“岛赖君,看来中国人的总攻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要回到我的部队当中,尽力挡住中国人,你带着部队一有机会就撤退,我想,东乡君和近藤君的救援部队离我们不远了,这些士兵都是我们第九师团的火种,一定要把他们带回去,哪怕只有一个也好,我走了,你保重。”“东京再见。”岛赖抓住宇喜多的手说道,宇喜多惨笑道:“好,东京再见,如果有那么一天。”宇喜多头也不回的弯腰跑出了半塌的师团指挥部,回到了自己的指挥部内。

凌晨四点,几个炮兵连连长同时低头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随即大声命令部下:“目标,日军前沿阵地火力点,四发急速射。”

把头埋在前沿阵地上的日军士兵听到对面又传来了雷鸣般的炮声,心中十分羡慕,不过并不太担心,以为还跟前面的炮弹一样,是射击集内目标的,但这次炮弹的啸声却离他们越来越近,当日军士兵们惊恐的抬起头观看得时候,死神来了。雨点般的炮弹在日军临时挖掘的壕沟,堑壕附近爆炸,不断有炮弹在堑壕内爆炸,向四周抛洒红色的血雨和肉末,大团的烈焰在日军中间迸发,泥土中散布了无数的断肢碎块,几个炮兵连以弹幕射击形式开火,一排排的炮弹在日军阵地上绽放死亡之花,艳丽的火焰把日军笼罩在里面,让他们化作灰尘。

三十分钟的炮火准备之后,从中国军队指挥官望远镜内望去,日军阵地如同月球一般,布满了弹坑,王平师长轻蔑的一笑,发出了总攻开始的命令,各部立刻由先导连率先发起冲锋。

听到耳机里传来的总攻命令,曹磊副旅长立刻用力挥下了手臂,早已发动多时的四十多辆夸父坦克立刻向前一跃,继而全速前进,前方是日军近藤联队的步兵和配属的坦克大队,日军近藤联队也从密集的炮声中知道了中国军队的总攻在即,但如果不能够打败面前的这支中国装甲部队,解救第九师团终究不过是一句空话,日军佐佐木坦克大队长见到中国装甲部队已经发起了冲锋,立刻命令部队出击迎战,四十四辆89式坦克,97式坦克以中队为单位,从三个方向向中国坦克群发起向心突击,曹磊一声令下,采取集群进攻的中国坦克群立刻变换队形,以连为单位迎击日军坦克,中国的夸父坦克是以德国三号坦克前期形为原形设计的,基本能力与三号坦克大体相当,但由于换装了高初速50毫米坦克炮,在防护力和火力上均高出97式坦克一筹,而日军89式坦克则全方位不敌夸父坦克,夸父坦克可以在1000米内击穿89式坦克前装甲,500米内击穿97式前装甲,而日军89式坦克只能够在200米内击穿夸父坦克前装甲,500米内击穿夸父坦克后装甲,97式坦克可以在400米内击穿夸父坦克前装甲,600米内击穿夸父坦克后装甲。

中国坦克兵可以在日军有效火力射程外充分体验给日军坦克点名的乐趣,随着坦克炮的一次次轰响,日军一辆又一辆的坦克被击穿装甲,起火燃烧。少数日军坦克凭借驾驶员高超技术逼近了中国坦克,击毁了几辆中国坦克,很快战场上到处都是起火燃烧的坦克和垂死的乘员,伴随日军坦克作战的日军步兵也遭到了中国装甲步兵的袭击,乘坐半履带装甲车和轻型装甲车作战的中国装甲步兵闪电般的在战场上驰骋,好似古代的骑兵,他们射向敌人的不是骑兵的弓弩,而是炙热的子弹炮弹,有时候,遇到日军坦克后,轻型装甲车也可以凭借20毫米高初速机炮击穿89式坦克薄弱的25毫米装甲板,创造奇迹,由于他们的速度很快,可以杀入杀出日军队列,就像狼一样,扑到猎物身上,咬一口肉,回来后再扑上去,再回来,直到猎物失血过多而死亡,今天的中国装甲步兵就好像狼一样凶猛。

战斗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佐佐木坦克大队长就已经知道自己战败了,不过他并不感到耻辱,因为他败在了装备太差上,而不是自己的指挥无能,明智的撤退同样也是评价良将的标准之一,在坦克和人员损失过半的情况下,佐佐木下令撤退,二十辆日军坦克按照事先制订好的撤退顺序,井然有序的撤离了战场,显示出了佐佐木大队长治军有方,的确是一名合格的坦克指挥官。

近藤联队长在坦克部队撤离战场之后,也命令步兵互相掩护撤离了战场,近藤联队在撤离战场之时,尽量回收了负伤的士兵,至于阵亡的士兵,只好留给中国军队掩埋了,他相信,中国军队指挥官不会让他的士兵爆尸荒野的。

此时,正在战场上搜寻战利品和伤员的中国步兵与坦克兵突然听到了一阵密集的枪声,诧异的士兵们发现子弹是一辆中国夸父坦克发射的,那辆坦克正是后羿装甲旅副旅长曹磊的座车,曹磊此刻已经爬出了坦克炮塔,站在指挥塔上,拼命的挥舞着一面硕大的中国国旗,眼里不住的流出泪水,战士们突然明白了,胜利了,黄堆集的战斗胜利了,一个多月来的艰苦战斗胜利了,商丘战役胜利了,战士们奋力把军帽丢向天空,把手里的武器对准天空,尽情的射击着,享受着胜利的乐趣,许多负伤的战士在同伴的搀扶下,走出了救护所,望着那面国旗和欢呼的战士们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近藤联队长在战斗失利后,还给三十八旅团旅团长雄也将军发去电报,要求援军,很快,他就收到了雄也将军的回电,看着那份电报,近藤联队无力的松开了手,那份只写着几个字的电报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第九师团全体玉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