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时的海上奇迹

high001 收藏 2 479
导读:一战时的海上奇迹 一战海上传奇的故事:   “陛下,给我一条纵帆船出海一战吧,让我把英国佬打得灵魂出窍。”   假如这是在中世纪,这样敢于挑战大不列颠的军官固然有些鲁莽,至少会获得勇敢刚毅的美名。   然而,当德国皇家海军菲力克斯.冯.卢克纳尔少校当面向威廉二世皇帝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时光已经到了1916年,且不说德国海军在日德兰海战刚被英国人打得缩回基尔港口不敢出门,这位少校提出要用来和英国人交战的居然是要一艘帆船!这个时候,对于大多数水手来说,帆船早已成为一种古董了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战时的海上奇迹

一战海上传奇的故事:

“陛下,给我一条纵帆船出海一战吧,让我把英国佬打得灵魂出窍。”


假如这是在中世纪,这样敢于挑战大不列颠的军官固然有些鲁莽,至少会获得勇敢刚毅的美名。


然而,当德国皇家海军菲力克斯.冯.卢克纳尔少校当面向威廉二世皇帝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时光已经到了1916年,且不说德国海军在日德兰海战刚被英国人打得缩回基尔港口不敢出门,这位少校提出要用来和英国人交战的居然是要一艘帆船!这个时候,对于大多数水手来说,帆船早已成为一种古董了阿。


因此,从上述要求判断,冯.卢克纳尔少校需要的大概不是一条帆船,而是一个比较好的精神病医生吧。


然而,威廉二世却认真的听取着这位少校的“疯话”。


不是每一个帝国的少校都有机会和皇帝陛下来一番这样的恳谈,但是卢克纳尔不是一个平常的少校,他是德国著名贵族卢克纳尔家族的长子,普鲁士伯爵,他的家族世代盛产骁勇善战的骑兵将领。更让威廉二世相信他没有疯的原因是这位皇帝对此人的经历了如指掌。


卢克纳尔伯爵相貌堂堂,是德国贵族中的另类,他从小富于反叛精神,胆大心细,善于独出心裁。此人13岁就混上远洋轮船,用假名当过货船的侍者,灯塔看守员,救世军团员。。。甚至还混到墨西哥的军队里当过兵,他还当过铁道工人甚至农民,纯粹是为了锻炼自己。这家伙没有在墨西哥的内战中把性命送掉,相反发了一笔小财,说明卢克纳尔天生就是那种冒险家。


此后,伯爵进入航海学校,当了八年海军士官,从海军出来,先后五次见义勇为,抢救落水儿童 – 错了,不仅是儿童,还有妇女和寻短见的。(邪了,老萨活了这么大,一回也没有碰上,怎么他老碰上往水里掉的人啊,。。。)因为这些事迹目击证人们要求给他授奖,他却学雷锋拒绝领奖。当然最后这些事迹还是被宣传了出去,以至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战争爆发的时候,卢克纳尔伯爵正以少校身份在公海舰队服役,亲身参加了惊心动魄的日德兰大海战。


威廉二世因此认定卢克纳尔少校的独出心裁并非发疯,而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卢克纳尔的确有自己的主意,他向威廉二世再次解释 – “我们海军的头儿们认为我是在发疯,既然我们自己人都认为这样的计划是天方夜谭,那么,英国人一定想不到我们会这样干的吧,那么,我认为我可以成功的用古老的帆船给他们一个教训。”


这段话充分体现了卢克纳尔独特的思维,他的想象力浪漫而实用。


一位被他俘虏的意大利船长写过自己被俘的经过,也能够反映卢克纳尔的狡诈 – “那艘帆船的船长很客气的请我到他的船上做客,我们走进他的船长室,在桌子前坐下。就在这时,整个桌子忽然落下 – 原来这桌子下面是一个电动的升降台!等我明白过来,周围已经有二十只枪指着我的脑袋,而那位风度潇洒的船长则脱去制服,露出了德国海军的军装,宣布我和我的船成了他的俘虏。。。”


这自然是伯爵的手笔了,把饭桌变成可以升降的笼子,既体现了卢克纳尔的想象力,也体现了德国人热衷机械的特点。


威廉二世被说动了,他同意了卢克纳尔的计划,用一条帆船去袭击英国人的海上航线,指挥官当然就是卢克纳尔本人。 -- 他赌对了,卢克纳尔没有疯,倒是几乎让大英帝国的海军部差点儿疯掉。


一 二十世纪的风帆战舰


得到皇帝的支持,卢克纳尔终于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 用一条古老的风帆战舰充当水面袭击舰,在英国佬的后腰上狠狠捅上一刀。这个离奇而富有古老浪漫主义的计划让卢克纳尔干劲儿倍增,不过,事情还是有很多麻烦的。


完成这个计划要找到一条合适的船。不幸的是德国这个工业化进程迅速的国家没有保留多少古老的风帆战舰,风帆游艇倒是不少,无奈吨位太小,不适合出海作战。勉强找到的几艘大型帆船造型上又都有着鲜明的德国风格。卢克纳尔开始羡慕英国人了。英国因为是老牌殖民帝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保留着不少老式的帆船,要是能借来一艘。。。


无巧不成书,卢克纳尔伯爵正在伤脑筋的时候,前几天还把他当疯子的海军部来帮忙了 – 他们想起来1915年的时候德国潜艇曾经抓来过一条英国大帆船,给卢克纳尔用正合适。这艘英国船就是格拉斯哥建造的“巴马哈通行证”号(英国人这条船的名字怎么这么别扭呢?)三桅纵帆船,排水量1,571吨,它在1915年悬挂美国旗从纽约开往阿尔汉格尔斯克途中,被英国海军征用,不料没走几里就碰上了德国潜艇。因为挂着英国旗,德国海军不由分说连人带船就一锅端了,还缴获了一船美国棉花。


用商船改造成伪装巡洋舰再出海打猎是德国海军的拿手好戏,不过没人动过这艘船的主意,这玩艺儿是1888年的老古董,而且下水的时候就已经落后了,那时候中国建造的平远号装甲巡洋舰已经蒸汽铁甲,威风凛凛啦!


现在卢克纳尔提出了古怪的要求,人家就想起来了,对了,这儿还有一条废物,你要,就拿去吧。卢克纳尔可不嫌弃,相反如获至宝,这种纯血统的英国帆船,可是最理想的伪装,他不但立刻收下了这条船,而且给它起了个响亮的名字 – “海鹰号”。


于是,在卢克纳尔爵士的亲自设计监督下,这艘老舰就被送进了船坞,开始古怪的改造工程。改造中的海鹰号,附近还有几条备用帆船,不过都因为德国味太浓,不能为伯爵所中意。


卢克纳尔的要求处处和普通的船只不同,他设计了一个精美的船长室 – 包括那个古怪的饭桌升降机,而船舶的武器库和两门107毫米炮藏的十分隐蔽,就是登舰检查,如果不知道暗门在那里,也很难发现它们的存在;同时,他下令建成特别巨大的能存储燃料和饮料水的舱室,船员住舱之外还准备了多达400张床铺的特殊住舱 – 您说伯爵你要开旅馆阿?没错,卢克纳尔船长考虑的十分周到,他想的是碰上了海上的英国船,自然不会客气,可是俘虏的船员总得让人家吃好睡好吧。


要不怎么说卢克纳尔伯爵被称作“古代骑士”呢?他还是很崇尚骑士精神的,英国人对这一点也很钦佩,不过“古代骑士”的称呼只是私下里说说,官面儿上还是把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叫做“海上幽灵”。


不过准备四百张床,伯爵的胃口未免大了点儿。。。


这条改装的袭击舰还装上了两台蒸汽发动机 – 打起来总不能真的靠帆追敌人的汽船吧。最后,卢克纳尔让小伙子们在船舱面上覆盖满杂乱的原木,外人眼里,“海鹰号”就成了地地道道老式木材运输船,说不定人家还要想 – 都是因为战争啊,连这种老掉牙的家伙也要出来拉货了。他们不知道这老家伙实际上有小伙子都不如的好牙口。


看着伪装巧妙的海鹰号,伯爵志得意满,就等着出海打猎了。


当时,德国的海口已经都被英国海军封锁,要出港除了硬闯,就要装扮成中立国的船只了。卢克纳尔把海鹰号装扮成了一条挪威船。


伪造航海日志未免危险,卢克纳尔伯爵这回当了一次间谍,他在德国特工帮助下,在哥本哈根冒港务监督埃克曼之名,单身溜上了一条很象海鹰号的挪威帆船马耳他号,从船长室偷出了一套完整的航海日志。在他的心里,这种冒险游戏显然很对胃口,而马耳他号粗心大意的船长做梦也不会想到他这样一条老式帆船的航海日志丢失,和正在进行的战争有何关系。


海鹰号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海鹰”碰上了“复仇”


卢克纳尔伯爵的准备可算天衣无缝,但是上帝却想和他开个玩笑,在他等待出港的时候,德国间谍报告,那条真正的马耳他号已经出海,行踪不明。这下子热闹了,如果英国海军同时在两个地方,比如大西洋和新西兰,碰上两条马耳他号,卢克纳尔的把戏马上就要穿帮。


不过这难不住德国人,卢克纳尔找来专家对那本航海日志进行了修改,海鹰号就摇身一变,成了“挪威帆船伊尔马号”。12月16日,海鹰号满载补给品,开始了远征,目标是协约国在大西洋上的运输线。


选择这个时间出海是有原因的,这时正是北大西洋狂风骇浪的季节,有利于海鹰号避开英国海军在北海封锁线上执勤的舰艇,同时,卢克纳尔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马上就到圣诞节了,英国人不回家过节么?他这是盯着人家回家过年呢,这想法和黄世仁一模一样,您看,欧洲的老财和亚洲的思维上没多大区别。


说起来我要是英国人,真的可能回家过年了,因为英国为了封锁德国海岸,不但派遣了大批舰艇昼夜监控各条水道,而且布设了数万颗水雷。英国人的水雷的确战功卓著,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潜艇被英国水雷炸沉了44艘,据各种兵器击沉数量之首。后来,受到战果鼓励,美国参战后,英美在设德兰群岛和挪威西南角之间海域所布设的“北海大雷障”,成为历史上最长的雷阵。有这样一条水雷长城顶着,英国人应该高枕无忧才对。


实际上,英国水雷的战果在北海的并不多,虽然这里的水雷最多,最密。北海的雷阵对德国人威胁不大,因为它布设的方位和数量,都被德国间谍准确的报告回去了,所以海鹰号穿越英国人的水雷长城不费吹灰之力 – 这也多亏了它的水兵技术精湛,操纵灵活。那时候有经验的帆船水手已经和现在能用汇编语言编程的软件工程师一样凤毛麟角,卢克纳尔哪儿找来这么多好水手呢?原来幸好德国海军为了保持水兵的坚毅精神,对水兵依然保留有古老的帆船远航训练项目,所以,海鹰号能够从军中找到足够的熟练水兵来操纵它的帆缆。今天,帆船远航训练依然是一些国家海军的标准训练项目。


12月24日圣诞夜,海鹰号顺利突破英国海上封锁线,抵达冰岛水域,大西洋航线已经在望,卢克纳尔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运气还不坏。然而,25日,圣诞节的晨光刚刚笼罩海面,海鹰号就发现在自己的前方驶来一艘大型战舰,那桅杆上赫然飘扬着大不列颠的米字旗!


来者,是英国皇家海军辅助巡洋舰复仇号。原来,英国人也不傻,该过年过年,但是估摸着德国人会乘这机会玩点儿花样,所以,巡逻上不但没有放松,而且特别加强了对于北海航道的监视。


海鹰号和复仇号狭路相逢。


海鹰号的火力只有两门107毫米炮,硬拼显然不是对手。然而,卢克纳尔并不紧张,他镇定自若的按照英国人的要求停船,迎接英国的检查员登船检查。英国的检查人员乘坐小艇登上了“挪威帆船伊尔马号”,德国人紧张,英国人可不紧张,他们情绪不高,只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如果认为这样一条古老的纵帆船是德国人的袭击舰实在滑稽,这种想法大概和中国足球队会夺取世界杯一样荒唐。英国人是理智民族,没有这种失去理性的想法。


果然,卢克纳尔的这个古为今用的招数,除了他自己,十个有九个会认为是发疯。挪威船长卢克纳尔热情而自然的回答英国人的各种问题,航海日志有点儿模糊?可不是,都是这鬼天气搞的,上次我的船长室进水,所有文件都被泡汤啦。想看看船员舱室?没问题,跟我来。


卢克纳尔的船员都结结巴巴的能讲一口英语,可是带着浓厚的挪威口音,和英国人交流起来很困难 – 苦功夫的训练派上了用场。英国人在船舱里看到墙壁上贴着挪威的风景,桌子上是给奥斯陆大学女朋友写的家信。。。哎,圣诞节还要出海,苦命阿。同病相怜的英国检查人员和卢克纳尔船长握握手,双方互致旅途愉快的信号后,英国水兵又忙着去找“真正的”德国袭击舰去了。


看着复仇号远去的舰影,卢克纳尔点上一袋烟。


远望大西洋上的船影,伯爵刀刻一样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洁白的牙齿显露出食肉动物的本相。


1月9日,英国大型运输船皇家加蒂斯号在阿德雷斯群岛水面看到一条孤零零的老式帆船,这时,皇家加蒂斯号正照例从英国开往阿根廷,船上装载着5,000吨煤炭。那条帆船发现皇家加蒂斯号以后,打出了一个信号 – “请告知正确的时间了”


皇家加蒂斯号的波特老船长看到对方的桅杆上飘扬着中立国挪威的旗帜,感到颇为同情,也就是他这个岁数,还能够记得年轻的时候驾驶帆船是怎样的不容易 – 因为长期出海,如果时钟出了什么问题,无法搞清时间可是个大麻烦。波特船长不疑有他,渐渐驶近对方。


无庸多说,这条“时钟出了问题的挪威帆船”,正是卢克纳尔的“海鹰号”,皇家加蒂斯号正是他遇到的第一个猎物。


卢克纳尔已经观察了皇家加蒂斯号很久,尽管它没有悬挂国旗,还是判断出了它是一条英国船。不过,鉴于猎物太大,且看来马力强劲,卢克纳尔爵士可不想和它来一次赛跑,于是,就拿出了这个请君入瓮的招数。


正当皇家加蒂斯号忙碌的用旗语向对方通报正确时间之时,一个意想不到的场面发生了。


那艘挪威帆船的国旗忽然落下,取而代之的是德国的海军旗!与此同时,帆船侧面的护板落下,亮出了闪光的炮口。


卢克纳尔下令 – 向来船前方炮击警告停船!


轰!海鹰号第一发炮弹出膛了。


奇怪的是,面对炮击,皇家加蒂斯号却摆出一副毫无反应的姿态,既没有尊令停船,也没有加速逃跑,依然大大咧咧的开了过来。


这个反常的架势,倒把卢克纳尔吓了一跳。


我是德意志皇家海军,来船停航!


炮弹出膛以后,卢克纳尔等了好几分钟,但是皇家加蒂斯号毫无动静,船上的水手各忙各的接着发信号通知海鹰号现在是格林威治时间几点几分,仿佛德国人放得不是大炮而是炮仗!


卢克纳尔下令第二次发炮警告,这次的炮弹直接打在了皇家加蒂斯号的船头前方。


英国人终于有了反应,但不是停船投降,而是船头左右摇摆,象跳小步舞一样走起之字型的反潜航线来。


莫名其妙的的德国人连发两炮,一发打在皇家加蒂斯号船尾后方,一发超越桅顶。按照国际公法,拦截敌国商船,四发警告射击之后如果对方还要逃逸,就可以击沉了!


还好,英国人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乖乖的挂起了白旗,停船投降了。皇家加蒂斯号是海鹰号的第一个牺牲品。


卢克纳尔很有绅士风度的请英国人的所有船员转到海鹰号来,然后派一个小分队登上比海鹰号大三四倍的皇家加蒂斯号,炸开通海门,把它送进了海底。


眼看着这条大船渐渐翻沉,卢克纳尔才饶有兴味的把还在伤心的波特船长请来了,坐下,倒上咖啡问 – 我开炮你怎么不停船阿?多危险呐。波特船长苦笑一声,他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居然糊里糊涂让一条博物馆里出来的老古董给俘虏了。


原来,海鹰号的伪装太逼真了,以至于它亮出德国海军水面袭击舰的身份,波特船长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海鹰号第一次开炮,他的理解是对方在放礼炮,还觉得这位挪威船长很古典;海鹰号第二次开炮,因为炮弹在他前面爆炸,波特船长总算明白过来这不是礼节,但是他还是没意识到“海鹰号”是敌人,而认为是挪威人发现了德国潜艇,提醒他注意呢,


所以他马上改走之字航线,躲避潜艇。然而海鹰号接着又是两炮,他这才如梦方醒,发现对方的桅杆上换成了德国海军旗,大炮正对着自己的驾驶室呢!


从皇家加蒂斯号开始,协约国的船只在大西洋上就开始接二连三的落入卢克纳尔手中。


10日,海鹰号的了望哨发现了一条没有国旗和船名的轮船迎面驶来,但是从船体特征看,这显然是一条英国船。卢克纳尔变了一个新的花样,他掉转航向,做出要横穿那条船前方航线的姿态。一般来说 ,对方船长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减速让道,因为帆船毕竟比不了汽船那样机动灵活,这是对弱者的照顾。就像马路上,如果您看见一辆汽车后窗户上贴着“磨合老女白本”,总会让三分一样,是一种文明礼貌。如果对方减速,卢克纳尔就会顺势派人跳帮夺船。


不幸的是这条船的船长显然没有绅士精神,它大大咧咧的开过来,毫无减速的迹象,幸好德国水兵技术精湛,否则就要被这莽撞的家伙擦上了。怎么净碰上这样的轴人呢?卢克纳尔未必不会这样琢磨。


伯爵毕竟是海上老手,他索性操舵一个左转,和来船形成了平行的航向,同时,升旗,放警告炮,喊话 -- 我是德意志皇家海军,来船停航!四发炮弹飞过,那条船猛然一顿,立即掉转航向,提升马力没命的逃跑。这还了得,面对人家的大炮,这么近还敢跑?我的船是追不上你,我的炮还能追不上你么?卢克纳尔下令开火。


第一弹就击中对方烟囱,第二弹给船身开了个大窟窿,对方 – 满载法国陆军用砂糖的英国轮船伦蒂岛号终于停了下来。


一队德国兵气势汹汹,如临大敌的就冲了上去,心想这船长真够横 – 逆会冒烟就以为饿们卖布的好欺负阿,不把饿们当菜阿!


等冲进伦蒂岛号的船长室,才发现船长哆嗦的跟树叶子似的,哪有半点儿横劲儿啊。德国人不解了 – 你害怕还不赶紧停船,跑什么阿?


船长光哆嗦不说话。。。


伦蒂岛号动作莽撞的逃跑行动使卢克纳尔以为会碰上一个胆大包天的英国船长,谁知道对方不但胆子不大而且很紧张。他详细的查问之后,才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倒霉的伦蒂岛号


原来这位船长实在是一个倒霉蛋,就在几个月前,他的船刚刚碰上了德国伪装袭击舰梅沃号,当然是人被抓,船被沉,而且还被迫签署了一份声明,表示不再参与英德战事。这当然是权宜之计。过后,船长换了份工作,又登上了伦蒂岛号,哪知道屁股还没坐热又碰上了卢克纳尔这个海上幽灵,他想着自己那份声明还在德国人手里,这要是再被抓去还能有好么?之所以拼命逃跑,他不是胆量大,是吓过头了。


卢克纳尔耸耸肩,对这位船长抚慰了一番,让他和伦蒂岛号的船员转到海鹰号上来 – 他心里明白这种强人所难的声明一文不值,所以也不深究。伦蒂岛号呢?那就不要客气了,


海鹰号的厨房里装满计划给法国兵吃的砂糖以后,一阵炮击,这条运气不好的轮船就找海龙王开Party去了。


1月21日,海鹰号渡过了赤道,进入南半球。就在这一天,他们又望见了下一个牺牲者,法国的查勒斯伯爵号。卢克纳尔准备故伎重施,再来一次“现在几点了”的表演。但是不等他表演,法国人却主动的靠了上来,这运气好的卢克纳尔都不敢相信,当然二话不说,放炮升旗抓俘虏。原来,法国船的无线电发生了故障,已经有几天不知道新闻了,非常想从这些“挪威人”那里知道现在仗打到了什么地步。。。法国人如愿以偿了,他们得到了最新的作战新闻 – “德国海军海鹰号袭击舰在南大西洋击沉法国船查勒斯伯爵号。”


1月24日,击沉运载布匹的加拿大船佩西号。佩西号船长的新婚妻子是挪威人,小两口新婚燕尔,蜜里调油,所以干脆和丈夫一块儿出海看看风景。和海鹰号相逢的时候,看到丈夫三次升降挪威国旗致敬而对方毫无反应,不禁火冒三丈,准备乘小艇去向同胞找面子。结果,却成了海鹰号上第一个被俘的女客。卢克纳尔命令给船长和夫人开一个单间。


2月4日,在狂风中追上了法国船安特南号。有趣的是安特南号也是一条优美的三桅帆船,它的船长运动员出身,非常浪漫,在船舷画上了两排漂亮的炮窗,俨然古代战舰。航行中,这位船长惊异的发现一条同样古老的三桅帆船张上了满帆紧追过来 – 哈,和我赛船阿。法国佬不走脑子就升帆和卢克纳尔玩奥林匹克帆船大赛了。结果一追就是几十里,两条帆船你追我赶,要是此时有别的船上来,肯定以为自己发生了时空错位。


一赛好几个钟头,看看跑不过人家,法国船长佩服阿 – 都说我们法国人轴,这有比我还轴的!这船长下令减速,“当”,给紧追不舍的海鹰号照了张相,准备和人家交个朋友,


问问挪威人玩帆怎么玩的那么好。这时候,他才发现人家的桅杆上,挂着一面德国海军的黑鹰旗。。。


后来有人和卢克纳尔说,伯爵你真是浪漫,人家用帆你也用帆,费厄波赖精神。伯爵一声苦笑 – 哪儿啊,那是我的轮机出故障了。。。


2月9日,捕获意大利船布宜诺斯艾利斯号。


2月26日,捕获加拿大船英约曼号,这位船长也是带夫人的,受到了佩西号船长夫人的热烈欢迎


2月27日,捕获法国船拉.罗奇法库德号。


3月5日,捕获法国船杜普勒号。


海鹰号手风极顺,但是,也有让卢克纳尔伤心动情的时候。


2月19日,海鹰号追上了陈旧的英国船平摩尔号,轻而易举的将其俘获。


但是,当炮手准备摧毁这条老船的时候,卢克纳尔却拦住了他。平时诙谐幽默的伯爵眼圈红了,他放下小艇登上平摩尔号,让部下离去,说是要一个人在船上呆一会儿。


伯爵的伤情自有他的道理。


原来,这艘平摩尔号和伯爵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缘分,早年闯世界的时候,伯爵就在这条船上当过酒吧侍者和下等海员,航行过一年多的时间。如今,已经十几年过去了,想不到平摩尔号成了自己的俘虏。伯爵后来回忆,在平摩尔号上,自己当年的住舱还是老样子,


他走到船尾,甚至发现自己少年值更时为了打发时光刻在舱板上的化名 – 菲力克斯.洛克纳还依稀可辨。


伯爵在平摩尔号上徘徊良久,最终还是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他返回海鹰号,命令部下执行沉船命令。


一声巨响,随着放在舱底的炸药爆炸,平摩尔号缓缓倾斜,平静的沉入水下。伯爵把自己关在舱里,直到平摩尔号完全消失,不忍走上甲板来看它的最后命运。


海鹰号上的卢克纳尔船长


一连串神秘的船只失踪,引发了英国海军的极大注意,尤其是拉.罗奇法库德号和杜普勒号共计携载了一万吨智利产的优质硝石,是制造弹药的重要原料,它们的失踪严重影响了兵工厂的正常工作。


英国海军不是吃干饭的,他们把失踪船只的位置连起来,很快就出现了一条清晰的纵贯大西洋的航迹,据此判断,在大西洋上,显然出现了一条新的德国袭击舰。


海军部向北海上的封锁舰队询问是否有德国军舰突破了封锁?


舰队司令的回答非常干脆 -- NO


那么,会不会是有德国军舰避开了你们的封锁,溜进大西洋?


这实在是一个没脑子的问题,连圣诞节都不能回家的舰队司令觉得这个问题伤害了自己的荣誉,不高兴了,发回一封相当长的回信,内容堪称经典 – “。。。我的封锁线是北海上的铜墙铁壁,就是一条鱼想从北海游进大西洋,它也跑不了向我报告,说明白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为什么要去。。。”


古代迦太基将领曾经自豪的说过:“没有我们的允许,罗马人休想用地中海的水洗手。”两个回答同样的骄傲,同样的精彩。


海军部没敢再问,但是心里未必相信这个豪迈的回答,过去的一年里,德国人的袭击舰已经有好几艘溜进了大西洋,比如梅沃号,狼号。。。甚至顺利返航,潜水艇就更别说啦,


“北海上的铜墙铁壁”只怕未必那么天衣无缝。


但是,这条暗藏的袭击舰透着古怪。


失踪船只的航迹遍布赤道南北,这样长的续航力,显然不是当时的潜艇能为,那么,是德国人的水面袭击舰?


这几乎是确定的结论,然而,英国人无法解释三个问题 –


第一,这条航线附近英法军舰经常活动,但是从来没有和这条袭击舰相遇过。英国海军部下令所属舰只对航线附近的所有远洋轮过篦子一样来回筛了几遍,除了闹得人人自危,收获一堆中立国的抗议以外一无所获。这么大的敌舰又不能飞,难道她会隐身?


第二, 德国海军袭击舰有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它没有固定的燃料补给,这大大限制了它们的活动能力。包括著名的科尼斯堡号巡洋舰都吃了这个亏。那时候的船只燃料都是笨重的优质煤炭,这东西可不是哪儿都有,这条新冒出来的水面袭击舰居然没有任何补给的在漫长的几个月内,几千里的航线上不断造成船只损失,它的煤从哪儿来的呢?有人说象埃姆登号也能活动好几个月,靠的是缴获敌船的煤炭么。但是这次的情况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因为搬运煤炭这种笨重东西需要相当的时间,-- 您家过冬的蜂窝煤还得拉好几板车呢。皇家加蒂斯号上的几千吨煤,要都搬到德国人的船上得几天的功夫,但这次失踪的船只往往是很短时间就失去了踪影,显然是德国人一截住它就 很快击沉了,对船上的煤不屑一顾。


难道德国人是靠太阳能航行的么?这也太超前了。


第三,一般德国水面袭击舰常常遇到两种麻烦,要么是拦截了中立国的船只,发现弄错后放行,此后它的行踪自然暴露;要么在救生艇上漂泊的遇难船员获救,自然也就知道了德国人的行迹。然而,这次的事情也很邪门,这一时期,中立国的商船从未遭到过可疑船只的拦,而且,失踪船上的人员也象蒸发了一样完全没有了踪影。所以英国人只是推测有这样一条船,但是敌舰究竟是何方神圣,长什么样,有多大的战斗力,完全没有概念。


英国人觉得奇怪,德国船如果不靠近,怎能区分出对方是不是中立国的船只呢?失踪船只的船员怎么会一个都没有获救的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