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唱曲的小姑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二娃找了一家四海客栈,进了大厅,店小二满面堆笑迎了上来,上下打量二娃这一身稀奇古怪装束:“客官,您是住店还是打尖?”


“住店,找间上房。”二娃学着武侠电影里的样子说道。


“上房?您这……”店小二有点迟疑地看着二娃邋里邋遢的装扮。


狗眼看人低!二娃心里明白了,也不多说,从口袋里摸出那小锭银子托在手心。


唐朝的银子在老百姓普通生活中可不多见,店小二眼睛放光,小心翼翼地取过银子,在嘴里咬了一下,琢磨了片刻,眼睛里的光更亮了,又小心翼翼地把银子放回二娃手心:“好嘞,上房一间!大爷,您请这边登记一下。”


见了银子,客官变大爷!呵呵,有钱就是好。


店小二将二娃引到柜台前。


“请问客官尊姓大名?”刚才那一幕胖胖的掌柜已经看在眼里,满脸堆笑问道。


“杨二娃!”二娃脱口而出。


“哦?杨爷的名讳到和宫中大名鼎鼎的神医杨公公一样呀,好名字!”掌柜的赞道。


杨公公?二娃思索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这掌柜的说的是以前的自己。


现在自己相貌身材完全不同,重头开始新生活,那还要不要用杨二娃这个名字呢?二娃想了想,唐朝流行以排行称呼,比如舞剑的公孙大娘,那叫二娃的多了呢,尤其是蜀地,再说了,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还叫杨二娃!


“登记好了,小二哥会带您去房间的。”掌柜笑呵呵说道。


“帮我把这块银子换成开元通宝。”二娃将那块银子递给了掌柜。


唐朝的银子可是硬通货,掌柜的小眯缝眼睛也闪闪放光:“好嘞!大爷你稍等!”


也变成大爷了!


片刻间,掌柜称好银两,取出两大串用线串成的铜钱,用一个精致的钱袋子装好,又从抽屉里捧出一大堆零散铜钱,数好后也装进袋子里,恭恭敬敬递给了二娃。


“一共二千八百二十文,大爷您数数。”


“不用了!”二娃伸手拿钱袋。


“我帮您拿!”店小二抢先将沉甸甸的钱袋子背在背上。


二娃笑了笑,看干瘦的店小二吃力地背着那钱袋的样子,份量还是不轻哦。


店小二将二娃带到了三楼上房,将钱袋放在桌子上。


“开水马上给您送来,大爷还有什么吩咐吗?”店小二弯着腰笑嘻嘻问道。


二娃从钱袋里拿出一大串铜钱,放在桌子上:“麻烦你看我的身材帮我去买套衣服,然后在制备好一桌酒菜。”


“大爷您要多少人的酒席呢?”


“我一个人吃的,弄得好一点。剩下的钱赏你了!”二娃很大方的样子。


店小二大喜,那一大串铜钱有一千文,相当于现在二千多块钱,唐朝开元年间物产丰富,物价便宜,这一千文钱买一身像样的衣服再制备一个人吃的酒席,最多花去一半就不得了了,五百文那可是差不多自己一个月的工钱哦,难怪店小二连嘴都笑歪了。


这店小二办事很得力,不一会回来了。


“大爷您看这身衣服怎么样?”


从里到外都买齐了,一大堆。二娃也懒得细看,他对穿从来不讲究,点点头。


店小二又道:“酒菜已经准备好了,是给你端到房里来还是在二楼大厅里吃着热闹呢?”


“就在大厅里吧。”体会一下唐朝百姓社会生活也好。


“好嘞!”店小二点头哈腰退出。


刚才店小二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已经让人送来了洗澡的热水、毛巾,上房有专门的洗漱间,有大木桶泡澡。


二娃将全身衣裤脱光,坐进大木桶里好好洗漱了一番,把长发用毛巾擦干之后,在脑后挽了个发髻,然后穿好那身新衣服。


这是唐朝开元年间很时髦的裤褶服,一顶幞头,外衣是圆领,衣长及膝的窄袖袍衫,腰束革带,足登软皮靴,穿在身上很精神。


二娃怀里揣了些铜钱,下了楼,来到二楼大厅。


这客栈一楼是贩夫走卒们吃饭的地方,二楼相当于雅座,摆设筵席的,现在已过中午,大厅里人客不多。


店小二见二娃下来,赶紧迎了上来,将二娃领到一张靠窗的桌前。


这一桌酒席十分丰盛,等二娃坐下之后,店小二给二娃斟好一杯酒。


二娃伸筷子加了一块羊肉放进嘴里,嚼了几下,满嘴溢香。


店小二在一旁介绍道:“这道菜叫‘白沙龙’,是冯翊郡所产之羊的嫩肉爆炒,味道鲜美。”


二娃点点头,筷子一指桌上的一盘形状怪异的鸡肉,问道:“这是什么?”


“大爷,这叫葫芦鸡,是将鸡捆扎成葫芦状,加五色香料,文火烹饪两个时辰,香醇酥嫩,您尝尝。”


二娃撕下一块放进嘴里,果然不错。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酒气味芳香,入口绵绵,落口甘甜,回味生津,赞了声:“好酒!”


“看得出大爷您是品酒的行家,这是长安有名的‘郎官清’。” 店小二端起酒杯又给二娃斟了一杯。


哦?既是好酒,就接着喝!二娃端起来又喝了一杯。


几杯酒下肚,微感有些燥热,二娃解开衣扣,现在已是初春,窗外树木已经发芽,春风拂面,很是清爽。


吃着美味佳肴,喝着甘醇美酒,二娃微微有些醉意,向一旁站着伺候的店小二招招手:“你也坐下,陪我喝两杯!”


店小二哈着腰:“大爷,多谢了,小的站着伺候着就行了。”回头望了望,又低声道:“我要是坐在客人旁边一起喝酒,给掌柜的看见了,非剥了我的皮!”


“少罗嗦!我叫你坐你就坐!掌柜的我会给他打招呼。”


店小二苦着脸:“大爷行行好!饶了我吧,您要觉得一个人喝酒闷,那小的去帮你叫个唱曲的来,给您唱两段好不好?”


好啊,有唱曲的?不过这等街头卖艺唱曲的,怎么也比不上皇帝李隆基的梨园舞女,那才真叫够味。不过,有唱的总比没有好,便点点头:“也好,去叫吧。”


店小二一溜烟下了楼,不一会,领了一个小姑娘,十五六岁模样,长得挺水灵的,怀里抱着个琵琶,向二娃道了个万福。


店小二给那姑娘拉了一根凳子,那姑娘坐下,向二娃浅浅一笑:“不知官爷爱听什么?”


听她这一说,二娃马上想起《鹿鼎记》里韦小宝点的“十八摸”,笑眯眯问道:“会不会唱十八……”,看见那女孩子幼稚的脸蛋,尚未发育成熟的身材,觉得让她唱这淫秽小调,太也龌龊了,便改口道:“随便唱好了。”


小姑娘点点头,拨动琴弦,声音叮咚,开口唱道:


拨琵琶,


续续弹,


唤庸愚,


警懦顽,


四条弦上多哀怨,


黄沙白草无人迹,


古戍寒云乱鸟还,


虞罗惯打孤飞雁,


收拾起渔樵事业,


任从他风雪关山。


唱完,起身道了个万福。


二娃鼓掌叫好,叫店小二端杯酒给那姑娘,自己也端了一杯。那姑娘到也大方,向二娃道了谢,一口饮干。二娃也饮了一杯。


小姑娘拨动琴弦,又唱道:


十四十五上战场,


手执长枪,


低头泪落悔吃粮,


步步近刀枪。


昨夜马惊辔断,


惆怅无人遮拦……


唱到此处,声音哽咽。二娃问道:“小姑娘,何故悲伤?”


那小姑娘擦了擦眼角泪珠,低声道:“奴家想起惨死沙场的哥哥,故此泪下,望请官爷见谅。”


“哦?你哥哥死在何处?”


“回禀官爷:奴家哥哥是去年随大军南征南昭时死的。”


二娃心中一凛,原来是自己的部下,问道:“如何死的?”


那女子摇摇头,只是落泪。


一旁店小二说道:“神医杨公公杨爵爷带南征军征讨南昭,在下关城两破南昭军队,打得他们不敢出城应战,又带兵夜袭神川铁桥,水淹吐蕃二十万大军,可惜,唉……”店小二摇摇头长叹一声,“可惜那一仗之后,杨爵爷就此失踪,南征军才有后来的惨败啊。”


“不是还有元帅鲜于仲通吗?”


“鲜于仲通算得屁!”店小二一脸鄙夷,“杨爵爷失踪之后,这狗屁元帅以为吐蕃二十万援军给消灭了,南昭也被杨爵爷打得元气大伤,有机可乘,带领大唐南征军又回下关继续征讨南昭。没想到吐蕃又派出增援部队,与南昭抽调的援军军队两路夹击,在西耳河畔将我唐军杀得大败!南征军全军覆没!只剩这鲜于仲通带着几个卫兵连夜逃回大唐。”


店小二说到这里,看了看那小姑娘:“这姑娘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她哥哥就是那一仗死的。”


二娃呆呆发愣,没想到自己穿梭时空出岔子这段时间里,出了这么多事。


“那鲜于仲通没被皇上处罚吗?”二娃问道。


店小二左右看了看,低下头轻声说道:“看大爷是个好人,实话给你说,这鲜于仲通有杨国忠那个大奸臣护着,不仅没被处罚,还升了官呢!”


“这等事情你怎么知道?”


“嗨!这等事情能瞒得过长安京师老百姓吗?”店小二有点得意。


不愧是天子脚下,二娃想起爱侃大山的北京出租车司机,也是什么都知道,比中央红头文件还快还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