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19)

357378913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合撒儿怒气冲冲地找到铁木真,刚过正午。 铁木真正兴致勃勃地试骑一匹新得的两岁母马,此马全身棕红,皮光毛亮,膘肥体健,奔跑有力,是一匹纯种的草原马。这马是札木合昨天亲自送来的,还有十几只长毛绵羊。 在追剿马贼的行动中,铁木真表现最出色,可最大的赢家却是札木合。他一跃成为了札只剌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合撒儿怒气冲冲地找到铁木真,刚过正午。

铁木真正兴致勃勃地试骑一匹新得的两岁母马,此马全身棕红,皮光毛亮,膘肥体健,奔跑有力,是一匹纯种的草原马。这马是札木合昨天亲自送来的,还有十几只长毛绵羊。

在追剿马贼的行动中,铁木真表现最出色,可最大的赢家却是札木合。他一跃成为了札只剌惕部的少年英雄,名利双收,而铁木真等人则被那耀眼的英雄光环所掩盖,黯淡无光。

札木合头大无脑,冲动易怒,但运气极佳,一场看似幼稚胡闹的行动,最后竟演变成全歼马贼、夺回人畜的经典战例,就算是踩到狗屎也不见得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好在札木合也并非小气之人,名是万万不能分的,但利总可以分一点吧!他非常清楚铁木真在此次行动中起到的关键作用,孤身赴险,智杀两名马贼,他和布赫各射死一名马贼,而他那两个死党则完完全全是在充人数。

所以,扎木合咬牙从夺回的牲畜中分出一匹上好的健马和十几只绵羊,亲自来送给铁木真,以感谢他的鼎力相助。当你需要长期利用一个人时,就一定要给他点儿甜头尝尝,这就像是养狗,你把它喂的太饱就不会为你卖力工作,相反喂不饱它就没有力气工作,半饥不饱才有动力,才是最佳选择,这是扎木合从父亲那里学来的经验。

看到扎木合那副洋洋自得的嘴脸,铁木真心里很是窝火,自己拼命,他人获利,真傻!听说扎木合还把那个年轻的女人留在了身边,少年英雄,财色兼收,真狠!但是他又能怎么办呢?去公开事实真相?有谁会相信呢?人家是堂堂部落首领的儿子,而自己则是一个流落他乡、身负血仇的穷小子,能活着已属不易,根本没有资格和能力与他人争名逐利。

正在测试马速的铁木真,一眼瞥见合撒儿飞速朝他跑来,心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急忙拨马迎了上去。

还不等铁木真将马停稳,合撒儿就愤愤不平地对他说道:“大哥,别克帖儿兄弟又把我钓的鱼儿抢走了,而且还打人!”

铁木真敏捷地跳下马,抬头看看合撒儿脸上那青肿痕迹,便问:“你打输了?”

“嗯 !”合撒儿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道,“咱们俩一起去把鱼儿夺回来吧,不能再忍让了!”

铁木真想了想说:“先去找阿妈。”

虽然铁木真一家人的生活稍有好转,但是母亲诃额仑仍旧为全家的生计日夜操劳,经常拖着大病初愈的身子在草原上奔波,常常累的连话都不愿说一句。铁木真兄弟几个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就一起结网捕鱼,骑马射猎,尽其所能来减轻母亲的负担。草原男孩生性好斗,再加上铁木真与别克帖儿互有成见,所以兄弟几个时常在所获猎物的分配上发生冲突。

前几天,合撒儿进山射了两只羽毛光鲜的野雉,回来时却被别克帖儿看上了,强行从他手里抢走了野雉。当时铁木真就想去抢回来,可是又怕母亲知道他们兄弟为此争斗而伤心,就强忍住了。可今天同样的事再次发生,而且还动手打了合撒儿,再这样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别克帖儿真正的目的不是抢鱼,而是要再次挑战他的权威!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苦难生活,铁木真成熟了许多,做事也逐渐稳重起来,善于动脑,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今天这件事他决定先找阿妈评理,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兄弟俩共乘一骑,朝家的方向飞驰而去。

听完铁木真兄弟俩的叙述,诃额仑久久没有说话.今天她难得在家休息一天,不料却碰上了这么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心情顿时不畅。

铁木真与别克帖儿之间的矛盾她早有耳闻,当时认那只不过是孩子们的一时冲动,时间一长矛盾自然就化解了,所以她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训斥铁木真要学会忍让,要有作长子的样子。但是,当她今天看到合撒儿脸上的青肿与铁木真那阴沉中带着一丝杀气的面容时,才发觉事态远比她想的要严重的多。

诃额仑心里已想好了解决这个棘手问题的办法,之所以迟迟不发话,只是想再斟酌一下表达的方式:即能平息铁木真兄弟心中的怒气,又能让也速该的儿子们团结起来。

“阿妈,你怎么不说话呀?”合撒儿见诃额仑沉默了许久,便忍不住问道,“事情明摆着是别克帖儿不对,你发一句话,我和大哥马上就去把东西夺回来!”

诃额仑抬眼看看满脸激动之色的合撒儿,随后又瞥了一眼阴沉不语的铁木真,这才慢慢地从自己身边的火盆旁拿起一根引火用的细木柴递给合撒儿,微笑地问道:“你能把它掰断吗?”

合撒儿一脸茫然地接过细木柴,搞不懂阿妈想要干什么,疑惑地问道:“阿妈,这——”

诃额仑道:“试试看。”

合撒儿很轻松地就把木柴一撅而断。

诃额仑又递过两根木柴让他掰,同样毫不费力地折断,三根、四根、五根……

直到增加至第七根时,合撒儿再也掰不断了,双臂酸痛难耐,脸似巽血,试了几次后,他无奈地冲诃额仑摇头道:“不行阿妈,木柴太多了!”

诃额仑含笑从合撒儿手中那回木柴,单手攥着在他们兄弟俩的面前晃了晃,然后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兄弟几个就像是这木柴,单独一根会轻易被折断,如果加在一起就不会被折断!所以,你们兄弟几个千万不要为了一点小事而伤了感情、失了团结,变成一根单独的、任人掰者的木柴,听明白了吗?”

合撒儿虽然明白了母亲的话。可他心里却一时转不过弯来,毕竟只有八岁啊!大道理虽懂,但是心里对别克帖儿的痛恨,不可能因为这一番话而马上消除,他扭头瞅瞅铁木真,希望由他来决定怎么办?

这个结果并不出乎铁木真的意料之外,只是预想中的厉声训斥却没有出现,换成了一个充满哲理的寓言。他很佩服母亲的智慧,也能理解母亲的苦心,便对诃额仑说:“阿妈请你放心,我们是决不会去做一根木柴的。”

诃额仑如释重负地笑着说:“阿妈相信你们。”

“大哥,难道真就这么算了吗?”走出帐篷,合撒儿迫不及待地问铁木真。

“不,”铁木真果断地摇摇头,“无论如何也要给别克帖儿一点教训,不然他就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别克帖儿十分悠闲地在草地上放羊,嘴里吹着响亮而得意的口哨,一股诱人的鱼香味儿正从不远处的铁锅中溢出,飞快地钻入他的鼻腔,顿觉口舌生津,胃袋扩张。

合撒儿这个笨蛋一定会去找铁木真的,他想,为了锅里的这条鱼。这才是他抢鱼的真正目的:不断挑战铁木真的权威和地位,最终取而代之。草原上没有公理,只讲实力,一切名利都要靠狂暴强悍的武力来获得。他别克帖儿只因是庶母所生,就一直被铁木真压着出不了头,心中的怨恨之火早已临近喷发!

以前,他处处忍让铁木真,甘受他的压迫,是因为也速该还活着,反抗的结果不言而喻。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也速该被人毒死了,一家人也被部落无情地抛弃了,过着到处流浪,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穷苦日子,而铁木真居然还想一如既往地压迫他。

想也别想!别克帖儿开始不断反抗,从弱转强,由言语冲突演变成铁拳相向,总之一个字:不服!可铁木真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对他的反抗一直采取高压态势,敢出头就把你摁下去,敢冒尖就将你掐了去,毫不手软。现在,双方正处于相持阶段,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过,近期铁木真可是大出风头,不但一个人独杀两名凶悍的马贼,而且还为家里赢得了一匹健马和十几只长毛绵羊。其声威更胜往日,完全压制住了他,保持绝对的优势地位,就连自己的同母弟别勒古台也开始倾向于铁木真了。所以他必须有所行动了,不然以前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费了!

在草原社会中,庶子在家中的地位是很低的,不但没有继承家族首领的权利,而且分得的财产也是最少的。并且父亲死后,长子有权决定庶母的命运,或自娶为妾,或转卖他人,完全没有自主的权利。现在铁木真还没有当家,就已经如此独裁跋扈,如果一旦让他掌了权,那自己和母亲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