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日本鬼子去 第一章  西西伯尼亚的寒潮来了 六 亥时夜语

zhurui1963 收藏 6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size][/URL] 这次却是胡财主家长工杨进推开了门,大声道:“邓婆婆,大喜了。胡家媳妇戌时三刻添了个大胖小子,胡家老爷特命我来告诉邓婆婆知道!” 邓婆婆顿时欢天喜地,提了一条羊腿叫杨进带回去。 就听关帝庙铜钟鸣响,已是亥时了。 亥时在中国学说中,为天地开合换天之时,所谓:“一天去一天来。”即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


这次却是胡财主家长工杨进推开了门,大声道:“邓婆婆,大喜了。胡家媳妇戌时三刻添了个大胖小子,胡家老爷特命我来告诉邓婆婆知道!”


邓婆婆顿时欢天喜地,提了一条羊腿叫杨进带回去。


就听关帝庙铜钟鸣响,已是亥时了。


亥时在中国学说中,为天地开合换天之时,所谓:“一天去一天来。”即亥时一天去,子时一天来,人在这时入睡,夜在这时进入宁静。可是这个夜却决不安宁。


不因为漫卷飞雪呼天抢地怒号,也不因为大红灯笼仍旧红光四射,疯狂舞蹈(客栈的红灯笼是为夜行人指路的,夜晚不熄)。不安宁的夜都是因为人,人没有睡去。


邓婆婆住在后院靠后墙的一个独立小院。这一刻,亮着灯,因为屋里还有一个人——张大少爷。


“在我身后确实有人被杀死。”张大少爷轻声说。


邓婆婆是吃惊地看着他。


张大少爷沉声道:“这是我的四个保镖干的。他们分别是一轮红日赵亮,唐门逍遥浪子唐基,青城鬼手西门不二,津门开山甲丁秦一雄。”


邓婆婆呆得一呆,半饷才道:“都是江湖名门人物,老婆子活了几十岁,地理偏僻,这等豪杰连道听途说也少,或者,这等人物住店不言我也不认识。这次是听名见人,遇上真的了。”邓婆婆叹息一回,蓦地盯住张大少爷:“老婆子有两事不明:一,为何那美少年说这些动手的人的武功是日本武道?二,既是这等人物为张大少爷保镖,还有人追杀,你绝对是一个大人物,不是什么教授少爷,也不是奔丧。”


张大少爷举手止住了邓婆婆的唠叨:“一,为防有人瞧出武功,四位江湖侠士有意露出武功破绽,迷惑杀手!二,我是奔丧,奔的是国觞!”


邓婆婆不解地重复一句:“奔的是国觞。”


张大少爷一击掌,脸涨红了:“没有国那有家?邓婆婆请看,日本人占我东北,抢我华北,铁蹄直踏我长江!若大一个中国如今仅剩一个四川一地可叫大后方。也就是说,标志中国这是一个还存在的独立国家,就只有四川了。可是日本军队步步进逼,其势不可挡。国民党军队虽布防重兵,亦眼看挡不住日本军队一点点撕破防线。现在日军第十三军精锐已锲入四川宜宾,湖北宜昌朝不夕保。国土沦丧,国家危亡。现今的中国需要儿女去誓死赴难。我就是这样一个奔丧人。”


邓婆婆一张小嘴张成了仪个圆洞,喃喃道:“原来国家成了这样了!”她猛地一抿嘴:“保家卫国是我中华儿女世世代代的古训,好,英雄所做的事!”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又直瞪着张大少爷:“难道有人不准你去打小日本,有汉奸?”


张大少爷点点头:“国民党军统。”


邓婆婆摇摇头:“军队,军统都是他老蒋的。国家也是他老蒋的。难道他要亡自己的国家。不是比我老婆子还傻还痞!”


张大少爷摇摇头:“自古以来,这样的君王多了。蒋介石一门心思只是要灭共产党。邓婆婆可知道‘皖南事变’。国民党集中几十万军队围攻新四军,新四军遭受巨大伤亡。现在在长江以南的新四军游击队急需领导人。我就是受上级派遣去的干部。一路被国民党军统追杀,不得不举刀自卫!”


邓婆婆眼睛睁大了,伸出手指:“你是当年的红军,你是四爷!”


张大少爷点点头:“应该还有日本黑龙会的人。”


邓婆婆站了起来:“日本黑龙会进了大木桥地面?“


张大少爷点点头:“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尽快送我过天东岭。”


邓婆婆点点头:“大木桥绝不是日本人想来就来的地方,大木桥人也绝不会袖手旁观看着人杀抗日的志士。明天我会想办法。


邓婆婆送走了张大少爷,关上门,钻入被窝里,喃喃道:“日本黑龙会来到了大木桥?”


“当然。”一个人象壁虎一样从正柱上遛了下来,接口答道。


邓婆婆吃了一惊,立起半截身子,盯着来人:“梁上君子,打邓婆婆的什么主意?”


那人身子灵巧地一翻,却是那美少年。美少年笑了起来:“婆婆莫惊。”美少年掀开风雪帽,一头秀发如泼而下。


“你是女娃子?”邓婆婆惊问。


美少年完全恢复了美少女的本色,自己在凳子上落落大方地坐下来,开口道:“邓婆婆,小女子半夜来访,乃是有要事相告。”


“什么事?”邓婆婆继续好奇地打量这个美少女,但见她恢复了女儿装,比起女扮男装更是光彩照人。


“我要告诉邓婆婆,刚才拜访你的人是汉奸。住在你这里生病的两个人是伪军的侦探。从天东岭过来的是日本特务。”


邓婆婆身子动了一动,接着皱眉问道:“照你说,这住店的,除了你都是坏人!”她披衣坐起,看住美少女:“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美少女轻声道:“我是国民政府锄奸特别小组少校组长杨燕子。负责大巴山道的锄奸工作。”


邓婆婆盯住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美少女继续道:“刚才那个汉奸是四川一个地方军的高级将领,此次叛变投敌,是为日军进攻四川。据我所知,为接应这个大汉奸,日本黑龙会已进入这条道,他们都是忍术高手。为阻止汉奸出逃,日本人接应。昨夜是我命令炸塌了天东岭雪山,引发了雪崩。”


邓婆婆点点头:“什么是忍术?”


美少女杨燕子游目四顾:“这是一种东瀛独有的武功,他极大的发挥了人的忍耐力。比如,长久象一棵树,一块石头一样立在那里,甚至象鱼一样闷在水里。不吃不喝不动,甚至让人感觉不到呼吸。等待机会,向对手发起致命一击。他们的兵器也古怪:有暗器,有倭刀,甚至就是平常我们身边的任何东西。他们有绝对运用他们发起致命一击的能力。”


邓婆婆忍不住向油灯下黑影瞳瞳的屋里扫视一圈:“你说得好恐怖。”


杨燕子笑了:“在邓婆婆这样的高手高度戒备之下,忍者也不是真正的鬼怪神圣!‘


邓婆婆叹口气:“我老婆子就是声音大点,动作快点,耳朵尖点,还有些江湖经历,其实是手无缚鸡之力。什么高手?“


杨燕子嘴角噙笑:“莫不邓婆婆看着汉奸与日寇灭川阴谋得呈,甚至看着日本人大摇大摆在大木桥横行,还要帮助汉奸越过天东岭去完成阴谋!?”


“好厉害的嘴巴皮!”邓婆婆轻叱一声。


“据我所知,邓婆婆一门忠烈。大儿子蒲天尧中校已战死在上海,二儿子蒲天舜少校在南京保卫战捐躯,长孙蒲剑雄为江南新四军的一支文笔。。。。”


邓婆婆闭上眼:“日本人叫多少中国人不能阖家团聚,可恶之极,可恶之极!”眼角衔泪,身子颤抖。


杨燕子闭上嘴。


邓婆婆继续一字一句道:“即有国军追杀过来,前方雪崩又不可通行。你只管去做你的。我邓婆婆也吃了几十年的干饭,打我主意的人是会后悔的!”


杨燕子应一声:“好!”庄重地行了一个军礼,重新戴上风雪帽,一窜,仍沿正柱一闪,翻窗而出,没有一丝响动。


邓婆婆久久地盯住她消失的地方,轻声道:“忍者是不是这样的呢?”


“砰,砰”又是两声敲门声,邓婆婆问道:“谁?”


“邓老板,我是住店的崔成。”


进来的果然是那位得寒疾客人的跟班崔成,一个雄纠纠的汉子,一双大眼光芒逼人:“邓老板,我家主人有事求您老过去一趟。”


邓婆婆盯住他:“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


崔成道:“十万火急,万望邓老板念在蒲剑雄的面子上,过去一趟。”


“蒲剑雄?”


“是,你的孙儿蒲剑雄与我同为新四军总部的参谋。”


邓婆婆爬了起来,跟了崔成来到他们的客房。


客房里弥漫着浓浓的药味,一个因重病瘦得眼睛若黑洞的男人,盯着邓婆婆进来要欠身,被邓婆婆止住了。


那人开口细语道:“邓老板,我叫李子生,新四军驻重庆军官。由于国民党背信弃义,残杀我江南新四军。我奉延安总部命令辗转前往长江以南,组织抗日局面。一路被国民党追杀。本来你孙子有一个贴身的护身符交给我们一位联络人员,然而,他失踪了。我们就不便打搅你老人家。可是从今夜的情形看起来。国民党已追到,日本特务也出现了。我们只得求邓老板,请求送我们从小路翻过天东岭。”


邓婆婆盯着那男人,久久地点点头:“我明天上午给你消息。”


更鼓响起。那是马房的胡二敲打的 ,他也是大木桥的打更人。


邓婆婆没有回到自己的放里,而是打开了侧门,手里还多了一壶酒,直直向马房走去。


马房虽只有一盏孤灯,但是在深夜时刻显得格外的亮,打完更的胡二裹着一张毛糊糊的兽皮坐在火堆前,火堆上吊着一个鼎锅。咕嘟咕嘟地响着,肉和着辣椒、花椒的香味弥漫出来。胡二端起酒碗抿一口,哈一口气,轻轻唱起一首山歌调的小曲:幺妹妹儿呢。。。。


侧门吱呀一响,他就停了嘴回过头,直到邓婆婆露出头,他才又回过头,搅搅锅里的肉,嘶声道:“邓婆婆,我说过夜里交给我,又什么让你老人家不放心了哦!”


邓婆婆一头钻进来,呸了一声:“胡二狗子,邓婆婆来看你也要不得!”


胡二嘿嘿笑起来:“好冷的,邓婆婆。”


邓婆婆把手在火堆上烤了一烤,四处望望轻声道:“你看没看清到这一片有什么异常?”


胡二叉起一坨肉:“吃一坨?”


邓婆婆抓过来,塞入嘴里。


“有啊!”


“什么异常?”邓婆婆一下子把嘴里滚烫的肉吐入手里,瞪住胡二。


胡二嘿嘿笑起来:“暴风雪袭来冷煞人咯!”


邓婆婆一下子把肉重新塞入嘴里,唬下脸,戟手指住他:“胡二狗子,你狗日的给我正经说话!”


胡二一吐舌头,四处望望:“正经说,没有,邓婆婆!”


邓婆婆端起酒碗抿一口,一双眼盯住胡二,在火光映照下,那双眼变得格外地亮。


胡二忙说:“邓婆婆,我胡二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哄你!”


邓婆婆仍是不说话,只是长叹一口气。


胡二顿时一拍胸脯,发出咚的一声:“邓婆婆,我胡二是你带大的,若是连你也不。。。”


邓婆婆挥挥手止住了他,轻轻一笑:“胡二来大木桥也二十五年了吧,那时,头象鸡窝,流着清鼻涕,哎,邓婆婆也该老了。”


胡二望着邓婆婆:“那年大旱瘟疫,我爸妈都死光了,我跟着人逃出来,每个村都拿着大棒打我们。我好怕呀。。。。”胡二用双手蒙住脸。


邓婆婆又抿一口酒:“傻狗子,事早过去了,拿下手来,怪邓婆婆老了,又提旧事,乱说话。”


胡二放下手,盯住邓婆婆:“是不是有什么事,邓婆婆,你是相信胡二的。”


邓婆婆点点头:“你那一路伏虎刀,我记得还骗我奖励了你一坛老酒呢,丢下了吧!”


胡二手一动,从坐位下拖出一把刀来,在火光下,亮晃晃的,伸手一弹,发出当啷一声脆响:“胡二每夜子时都舞弄一回,何曾敢忘?是不是有山贼来,哼,胡二狗子就用它做狗牙,守得这个家的。”


邓婆婆摇摇头:“如果有比山贼还厉害的,你怕不怕?”


胡二只一口把酒倾入嘴里:“邓婆婆,你是不是要撵胡二狗子这条看门狗了?”


邓婆婆摇摇头,掀起他的头发,在里面摸着。


胡二一动不动轻声说:“邓婆婆,那次兵痞子砍的刀疤早好了。”


邓婆婆缩回手:“你一个人在这里,是最危险的。”


胡二一抖刀:“大不了一死,胡二什么都怕做不来,就这个不怕呢!”


“呸!”邓婆婆生了气:“动不动就说死,你以为邓婆婆养大你们容易?你以为邓婆婆是个傻瓜不会伤心?!”


胡二忙打自己的耳光:“胡二狗子是傻的,胡二狗子是傻的。”直把邓婆婆逗笑了。


“什么事?这么凶险?”


“可能是日本人来了,你只要小心!”


“日本鬼子!我知道,剑哥在前面和他们打仗呢!我可不会给我丢脸!我也是你邓婆婆的儿孙!”


邓婆婆笑了:“我信的,我相信的!”她指住胡二:“你暂时不要到处乱传,吓坏镇上的乡亲们。现在你马上去找蒲老灰过来,马上来。”


胡二走了,邓婆婆坐在胡二的位置上,突然,她听到了歌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