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代核武器次声波杀人

8854039 收藏 0 1161
导读:在讲解我的一些认识与发现之前,我先做一个比方,在脑认知科学的研究领域,我们的研究对象,始终是脑体本身,我们所做的有关脑磁、脑电及PET、MRI成像技术的研究,始终想将视野探入脑的内部进行研究,因此现在几乎大部分的脑认知科学及生物工程学的热点研究,均在脑内部磁、电、像的研究上,但是假设我发现了这样一种现象,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人脑可以将大部分的神经活动、感觉活动,以一种“波”(比如次声波、电磁波)的形式向外传导,经过玻璃、水泥、木板、空气等传导介质后,引发介质外另一人体产生“神经波”的共振,并产生较轻微的相同

在讲解我的一些认识与发现之前,我先做一个比方,在脑认知科学的研究领域,我们的研究对象,始终是脑体本身,我们所做的有关脑磁、脑电及PET、MRI成像技术的研究,始终想将视野探入脑的内部进行研究,因此现在几乎大部分的脑认知科学及生物工程学的热点研究,均在脑内部磁、电、像的研究上,但是假设我发现了这样一种现象,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人脑可以将大部分的神经活动、感觉活动,以一种“波”(比如次声波、电磁波)的形式向外传导,经过玻璃、水泥、木板、空气等传导介质后,引发介质外另一人体产生“神经波”的共振,并产生较轻微的相同的感觉时,是否意味着我们的研究,会从此将脑内部的复杂的生物物理的研究,转化为一般的自然物理的研究,是什么东西穿透了这些介质,它是什么,在传导过程中,这些介质产生了什么变化,是磁或电的变化,产生磁变或形变,还是机械振动的变化产生了介质的伸缩,是否我们可以将对脑的生物学的研究,转变为纯物理的对这些介质的研究。凭借现代的物理手段,假设这一现象存在,对这些介质的研究,应当是没有障碍的,因为现代物理对材料的研究可以在原子线宽的程度上进行,甚至更加精细,一些功能材料如磁致伸缩、压电形变方面的材料,已经做的非常的灵敏,如果将这些材料替换原传导介质,可能我们很快就可以找到这些从人脑中传出的,并进行传导的,引发另一人体产生“神经波”共振的物质是什么,随之而来我们对人脑感觉信息的研究的会变得非常的清晰化与明朗化,我们只在测量、模似上进行研究,并且我们的研究将为其它领域的研究带来极大的方便,比如对耳感受外界声音的原理的研究,我们为立体电声的模拟带来了基本原理,同样对脑共振波的研究,将会为电子传感味觉、嗅觉及知觉等现代电子计算机还未实现的技术,带来全新的方法。而我的发现恰好就是上面所做的假设,我发现人脑可以将大部分的神经活动、感觉活动,以一种“波”(比如次声波、电磁波)的形式向外传导,经过玻璃、水泥、木板、空气等传导介质后,引发介质外另一人体产生“神经波”的共振,并产生较轻微的相同的感觉,并且经过长期的与人体间所做的实验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我可以熟练掌握全部味觉、嗅觉及知觉神经波向外传导的方法,这就为研究这种现象,带来了极大的方便。经过对这种现象的研究,发现它应当属于次声波的范畴,至少次声波是这一生物物理现象中的重要因子之一,因为从现有的对人脑生物电磁的研究上看,电磁波的所有波段在医学上都有应用,但至今还没有人证实,通过体外电磁波影响,可以让人产生真实的神经感觉,因此可以产生上述现象的可能只能是次声波,并且在次声波的研究中,早已有人发现过,它对人体所产生的共振方面的影响,而我也找到了许多方面的证据,证明它是一种多种次声波相互干涉所产生的现象。对这种现象的研究,可以具备双重的属性,一方面它对脑认知科学,是基础学科的研究,我们所做的研究工作相当于,要寻找一种材料,可以将这种可以引发脑神经共振的“神经波”进行投影,从中找出我们非常想要得到的有关神经信息编码的原理、脑记忆的原理、脑感觉信息拓朴构造等等方面的研究与认识,另一方面,它对人工智能技术,又可以是一项应用技术的研究,因为一旦我们证实了这种现象,并研究出产生不同感觉信息的干涉波的数据库,就完全可以为除了视觉、听觉以外的其它三种感觉的电子传感器的研究带来极大的方便,参与研究的机构,可以通过出租或转让上述数据库的方法,收回研究的全部投入,并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以下是我将上述的发现与研究所进行的更为详细的介绍:


1、我对人体次声波的新的发现:我在查阅有关次声波的生物效应的资料时,发现中科院声学研究所在写到次声波与人及生物体的关系中,写出了这样的一段话“人和其他生物不仅能够对次声产生某种反应,而且他(它)们的某些器官也会发出微弱的次声,因此可以利用测定这些次声波的特性来了解人体或其他生物相应器官的活动情况。”但我发现,人体不仅仅是某些器官也会发出微弱的次声,人体的大部分的脑神经活动,包括各种听觉、知觉、味觉及嗅觉脑神经活动都可以转化为一种次声的方式向外传导,但它受主观意识的控制,在正常脑神经活动中,人体并不向外表现次声活动的存在,这与人体的意识语言与发声的关系相一致,人体存在两种语言的形式,一种是存在于头脑中,并不为人所知的语言,它是一种意识语言,在我想说什么之前,往往先产生意识语言,它是事先被想好的,当这种意识语言存在于人的头脑中时,没有任何其他人、至今为止也没有任何仪器可以真实的感觉得到在人脑意识中的语言是什么,若想让别人了解我的意识或思维,了解我此刻在想什么,要做到交流,就必须通过声带去发声,将这种意识语言以声波振动的形式传出身体之外,通过弹性介质的传导,并引起其它人体耳的共振,在意识语言与发声表达的过程中,人体神经表现为两种活动,之所以可以将我们在头脑中的意识语言及思维用发声的方法表达出来,是因为我们掌握了用声带发声的方法,如果我们并不了解可以用发声的方式来表达语言,思维与意识语言就永远只能存在于人的头脑中,不为他人所知。人体脑神经所产生的次声波也是如此,人体脑神经活动中,所能产生的神经波或次声波,也存在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存在于人体意识中的各种类似语言的“神经波”或记忆,并且同样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种仪器可以测量得到这种存在于人体意识中的“神经波”,脑电波仪在测试人脑两点间电位的变化时,虽然感应到有30 Hz以下的波动的存在,但脑在实际上并不表现为一种次声波活动,但是人体与生俱来的生理功能,是完全可以具备向外表达各种脑神经活动的功能的,它同样可以通过某一种方法,并以一种振动的方式向外传导,并引起其它人体产生相应的脑神经谐振,使之产生一种类似的神经感觉,如同用声波向外表达语言的方式一样,只不过这种振动在物理学的归属上,是一种低频的振动,因其同样可以通过弹性介质的传导,可以将其定义为次声波。我将思维语言与发声,脑神经感觉与次声的发声的对比,做了一个图表如下:(见附页)我的研究不仅在于对这两种神经波活动及原理的推断,而是在于通过大量的实验,我掌握了这种向外发射人体脑神经次声活动的方法,并且从中也掌握了大量的经验,通过一种特殊的锻炼,人体不仅可以发射这种次声,也可以主观的控制这种次声,并将其传出身体之外,穿透玻璃、水泥、木板、空气等介质,并引发其它人体产生不同程度的脑神经共振,产生类似的,完全可以感觉得到的神经感觉,如同人体声带向外发出声音一样,它不仅可以向外发出声音,并且还可以对其进行控制与调节,在我们平时说话时,完全可以将声音放大,以让大家都能听得到,也完全可以放低声音,让大家都听不到,而仅限于两个人之间的窃窃私语,对发出的声波的响度及声级完全可以由个人的意愿来控制,而这种由人体向外发出的次声波,也同样具备这样的控制能力,它可以人为的进行控制与调节,这些均是我在长期的与人体所做的实验的过程中,摸索出来的,怎样来发射这种次声波,又如何让其它人感觉到它,怎样让人感觉得更真实一些,都是从实验中,总结经验获得的,我可以面对仪器、面对普通人体,来模拟这种现象。需要说明的是,这种可以向外表达的、并可以引起其他人体共振的脑神经波,并不会如同想象中的的那样,会引起人的极大的反应,许多人的感受认为它是存在于意识中的感觉,因人的感受能力不同,而感受大小各不相同,但它远远高于人类对各种感觉的阀值(人类的触觉的最低压力水平为1-5mN),它的研究的意义在于,如果对其进行测量,并找出这种共振波的最佳共振频率,就可以人为的来模拟这种共振波,这将意味着人类将实现采用外部共振的方法来共振人体的脑神经,并使之产生预定的神经感觉,并且在共振过程,由于被共振的人体,本身并不是自发的在产生某些感觉,因此完全可以认为就是在共振人脑由大量的经验产生并存于脑中的各种记忆,从而揭开人体对记忆的脑神经编码的问题及人脑记忆信息存放方式的物理原理问题,同时也将为其它领域的各种应用技术的开发带来极大的影响,比如电子的味觉、嗅觉及知觉传感器,用它可以实现五感电脑及五感电视,比如各种用于恢复人脑记忆的医疗仪器。


2、关于这种人体次声波现象的理论意义及实际意义:人体可以接受外界次声波的共振,是大家公认的事实,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比如有大学物理的教科书中有这样的认识:“次声波又称亚声波,一般指在频率在10-4—20Hz之间的机械波,在火山爆发、地震、陨石落地、大气湍流、雷暴、磁暴等自然活动中都会有次声波产生,次声波还会对生物体产生影响,某些频率的强次声波能引起人的疲劳痛苦,甚至导致失明,有报道说,海洋上发生的过强次声波会使海员惊恐万状、痛苦异常、仓促离船,最终导致人员失踪。”(源自高教出版社1999年11月第四版的《大学物理》),在一些有关共振现象的研究中,有书籍这样写到:“结果表明次声波对人体有多方面的影响,它能扰乱人的平衡器官造成头痛、呕吐、眩晕或使人眼球震颤,呼吸紊乱甚至昏迷,高强度的次声能使人耳聋……人体中许多内脏的固有振动频率正好在几赫兹附近的次声范围内,法国的实验还发现7赫兹左右的次声会影响大脑和神经,令人头晕目眩、神经疲劳,这可能是因为大脑的α节律的频率恰恰也在7赫兹附近。”(源自科学出版社1987年版李守中编著《共振》),有科学家发现,人晕车、晕船的根本原因也是由于次声波引起的,而在网上的一些资料中,有资料显示,有一些次声研究者,将次声波对人体的影响分为对人体神经的影响与对人体内脏的影响,从两种角度对次声波对人体的影响进行分析。但是这些次声波的研究者,在对人体与次声波的关系的研究,全部都是从次声波对人体的影响的角度,探寻一些新的现象及原理,却没有人想过这样一个问题:人体作为一个可以接受外界次声波共振的系统,它在可以接受外界次声波共振的同时,本身是否也会因为自身的丰富的神经活动产生次声波,因此我认为我对人体次声波的发现——人体内部大部分的神经活动,均可转化为一种次声波,并向外传导,实际上只是一种可以产生共振现象的系统本身发生的正常的现象。人体有些器官的功能,表面是一种绝对的接收外界感受的器官,但通过研究发现,它也具备一定的逆向功能,比如耳声发射,它是指耳发出声音的现象,“在20几年前,这种说法就像说眼睛能发光,鼻子能产生各种气味一样荒谬,但在1978年,英国的学者kemp首先在健康人外耳道记录到了耳声发射信号”,“这种现象证明了内耳中的毛细胞是一个由机械振动到生物电和生物电到机械振动双向换能器。”(源自黑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年版扬子彬编著《生物医学工程学》)次声波的频率低,衰减极小,它在大气中传播几百万米后,吸收还不到万分之几分贝,因此它在介质中的传导几乎没有障碍,大部分的介质,对于次声波来说,都是一种良导体,因此如果人自身可以产生次声波,并可以通过自身的方法,向外传导,它在不同介质中的传导,应当是阻力很小的。我在前面提到过,通过实验,我发现这种由人体发出的次声波,可以穿过几层玻璃、几层水泥、几层木板及空气,并引发在这种传导介质的另一侧的人体产生共振,这完全是正常的次声波的属性,但恰恰是这种属性,为未来的有关人体次声波的研究,带来的极大的方便,既然它能穿过不同的介质,并能继续传导,那么我们只要研究这些介质发生的次声振动就可以了,这几乎为脑认识科学带来了绝对优势的研究方法,因为对人脑的研究,进行无创研究,取得一些有关神经生理、脑神经生理的新的认识并不容易,而通过有创伤性研究,又对人体产生不同程度的伤害,尤其是人脑,它不允许得到太多的创伤,因此如果能有一种方法,可以将人体产生的脑神经感觉,传出身体之外,如同声音一样,这就将研究脑神经波活动,由生理研究转化为物理研究,中国在目前的物理研究的手段及经验上,完全可以做到全部提示我上述现象的研究。我在研究中还发现,人体产生的各种神经觉共振,绝不是单一的一种波谱的次声波所能形成的,必须要有至少两种以上的次声波相互干涉,(并不排除,可能其中也有生物电磁波在与次声共同谐振发出,)才会引发这种活动,甚至可能它还会存在与其他场(如电磁场、磁场)效应的共同干涉,比如从人体神经自身的活动角度进行分析,人体若想产生一个神经活动,必须要有一个对自身身体的部位进行定位的第一神经活动,然后才会产生第二动作神经活动,而若想共振人体某一部位的神经,也必须遵循这样一个过程,我们首先要定位,然后才会产生共振活动,因此可以认为人体的每一种神经活动,均是由几种不同的神经波的运动共同作用发生的,有关次声波对人脑电波影响,我从网上通过查阅资料看到,第四军医大学生物工程系,曾经对此做过专项的研究,并且还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的项目,但我没能查阅到相关的论文。


3、我所发现的人体次声波的物理属性:人体神经次声波,它具备次声波所能具备的一些共性:它的传导性好,在传导的过程中,衰减性极小,在物质内部进行传导时,极少有热能及其它阻能转化的损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