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扣留美侦察船内幕

xiaoyaojin2001 收藏 0 68
导读: 自20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发生过多次摩擦与对抗。其中,影响最大、最富戏剧性的是35年前发生的“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事件。 驶向危险的航程1968年1月23日,朝鲜半岛还是隆冬时节,在朝鲜东海岸的日本海上,一艘船只正缓缓游弋———它不是一艘普通的商船,而是正在执行特殊使命的美国“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   该船船长劳埃德·马克·布克海军中校于1967年12月底从美国驻日海军司令部接受任务,负责搜集朝鲜方面的电子情报,同时监视苏联海军在


自20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发生过多次摩擦与对抗。其中,影响最大、最富戏剧性的是35年前发生的“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事件。


驶向危险的航程1968年1月23日,朝鲜半岛还是隆冬时节,在朝鲜东海岸的日本海上,一艘船只正缓缓游弋———它不是一艘普通的商船,而是正在执行特殊使命的美国“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


该船船长劳埃德·马克·布克海军中校于1967年12月底从美国驻日海军司令部接受任务,负责搜集朝鲜方面的电子情报,同时监视苏联海军在对马海峡的活动。为让“普韦布洛”号能安全顺利地完成任务,美国海军情报部门向布克下达了特别指示:海上侦察活动范围限于北纬39度至42度之间的日本海;在整个侦察活动中必须保持严格的无线电静默;如果发现苏联海军舰艇,可以在距离其200米处航行,并要拍到比较清晰的照片。


1968年1月11日拂晓,经过短暂的针对性训练和物资补给,“普韦布洛”号从日本佐世保港悄然出发。经过5天的航行,“普韦布洛”号到达第一个预定侦察海域———朝鲜的清津港外海。船上的电子接收机日夜不停地接收和记录朝鲜军方发出的各种无线电信号,同时还进行测量海水温度、采集海水样本等作业。“普韦布洛”号白天活动位置都在距离朝鲜东海岸14海里以外的公海(国际海洋法公约规定的领海范围为12海里),夜间更是为了避免因导航偏差而误入朝鲜领海,一直退到距离海岸20海里以外的公海。


1月22日,“普韦布洛”号驶往朝鲜重要港口元山的外海,进行最后的侦察活动。


突如其来的拦截1月23日是计划中“普韦布洛”号对朝鲜侦察行动的最后一天。天亮后,海上风平浪静,气温也上升了不少。船长布克决定趁难得的好天气抓紧进行侦察。于是,“普韦布洛”号一改前些天远离朝鲜领海的谨慎做法,缓缓驶至朝鲜东海岸约12海里处,并打开了所有侦察设备。殊不知,此时它已经钻进了朝鲜海军张开的一张大网。


其实,“普韦布洛”号的命运早在两天前就已经被千里之外发生的另一事件推上了风口浪尖。1月21日深夜,韩国首都汉城总统府所在地青瓦台附近,6个身着韩国军服的朝鲜代号第124部队的突击队员与韩国警察交火。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青瓦台事件”。根据以前朝鲜与美韩之间发生摩擦对抗的“惯例”,双方发生摩擦之后必定会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于是,美国驻日海军情报部门建议高层领导通知“普韦布洛”号立即返航。但这一建议被断然否决,这些高级官员认为,“普韦布洛”号在朝鲜海域只要再呆一天就可结束侦察任务,估计朝鲜方面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采取行动。


然而,出乎美国军方预料的是朝鲜方面早就发现了行踪诡秘的“普韦布洛”号,“青瓦台事件”无疑像一针催化剂,促使朝鲜方面迅速作出反应。


1月23日,就在布克船长指挥“普韦布洛”号靠近朝鲜12海里领海线时,一艘朝鲜的猎潜艇迅速逼了过来。这时,从电台的国际航海通用频率中传来了朝鲜猎潜艇的询问:“你们是什么国家的船只?”布克连忙下令升起美国国旗表明身份。此刻,又有4艘朝鲜鱼雷快艇急速赶到。猎潜艇接着用国际通用信号发出“立即停船,否则我们就要开火了!”“普韦布洛”号立即回复:“我是一艘海洋科学考察船,正在执行考察作业。”


“你船必须马上跟随我船靠岸检查!”布克没有听朝鲜方面的命令。只听“嗵嗵嗵”三声,猎潜艇上的57毫米机关炮喷出火舌,鱼雷艇也随之开火,密集的炮弹倾泻在“普韦布洛”号驾驶台上,布克船长和舱里的其他几名船员被弹片击伤。布克于是下令破坏电子设备、销毁机密文件。但美国海军以前从未遇到过类似事件,根本没有应付此类突发情况的预案,船上既没有破坏电子设备的规定程序,也没有销毁机密文件的专用设备。船员们一边手忙脚乱地用斧子和榔头猛砸价值不菲的先进电子仪器,一边用打火机焚烧机密文件。


朝鲜舰艇发现“普韦布洛”号正在进行破坏,便再次开火。为了防止美国人继续破坏,朝鲜舰艇立即组织武装人员和10多名水兵登上“普韦布洛”号,发现船上只有小部分设备和文件被破坏,记载着大量有价值的航海日志和无线电情报等


重要文件均完好无损。“普韦布洛”号及所有船员随即在朝鲜猎潜艇和鱼雷艇的押送下,驶入元山港。


美国进退两难


“普韦布洛”号被朝鲜扣留的消息迅速传到美国。美国政府在经过最初的震惊后,使出其惯用的“武力恫吓”招法。约翰逊总统下令第七舰队派出以“企业”号核动力航空母舰为核心的舰群,在朝鲜以东海域集结,摆开准备打仗的阵势,并将可以运载氢弹的B—52战略轰炸机和F—4、F—105等数百架战斗机调到韩国乌山和群山等空军基地。


面对美国的大兵压境,朝鲜作出了强烈反应。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命令朝鲜人民军、工农赤卫队和全体人民进行战时动员,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1968年2月8日,朝鲜通过媒体发出警告:朝鲜将“以报复来回答报复,以全面战争回答全面战争!”当时美国正深陷越南战争泥潭,没有足够的机动兵力与朝鲜一战。朝鲜人民军的战备则一直很好,特别是朝鲜防空体系非常严密,其火力配置密度甚至超过了越南的河内。美军负责制定作战预案的高级参谋和专家推算,如果对朝鲜发动空袭,飞机的战损率将高达70%!更令美国担心的是,中国和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都以各种形式表达了对朝鲜的支持,并准备随时支援朝鲜,抗击美国的军事挑衅。


一个月后,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对朝鲜表示谴责,并要求归还“普韦布洛”号,释放所有船员,但声明中却只字未提对朝鲜进行军事报复。在“普韦布洛”号事件中,美国的态度与几年前发生的古巴导弹危机大相径庭,底气明显不足。随后,在板门店,美国主动提议谈判解决“普韦布洛”号事件,朝鲜顺势接受建议,和美国开始了历时近一年的马拉松式的谈判。失去了“威力恫吓”的法宝,美国在谈判桌上节节败退。经过28轮谈判之后,美国完全接受了朝鲜方面提出的“3A”条件———Acknowledge(承认错误),Apologize(谢罪道歉),Assure(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1968年12月23日,美国政府宣布其电子侦察船侵入朝鲜领海,并发表谢罪道歉的书面声明。同日,朝鲜外务省发表声明,鉴于美国“普韦布洛”号船员“坦白供认”其侵犯朝鲜领海的罪行并一再请求宽恕,而且美国已于当天向朝鲜“赔礼道歉”,朝鲜政府宣布没收该船以及船上所有的设备和武器,将全部船员驱逐出境。


耐人寻味的结局


朝美两国政府发表声明的当日,“普韦布洛”号82名被俘船员以及一具死亡船员的尸体在板门店被移交给了美方。令船员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一回国,就被送上了海军军事法庭。布克船长和副船长以渎职罪被起诉,军事起诉书列举的罪名包括:没有进行必要的抵抗,没有及时销毁机密设备和材料等等。布克对检察官的指控进行了辩解:“在那种危急的情况下我别无选择,我不能看着全体船员无缘无故地被杀掉”,并且还向法庭出示了他曾请求援助但没有收到任何指令的证据。审判进行了整整5个月,“普韦布洛”号船员们还没从近一年的监禁生活中恢复过来又被折腾得身心疲惫,船员们的家属怨声载道,舆论也对船员们的遭遇表示同情。在重重压力下,美国海军部长终于出面表态,希望能保全布克船长的军人尊严和可能涉及的军事机密。最后,军事法庭决定不对任何个人作出惩罚性判决,同时对美国太平洋舰队和驻日海军司令部提出批评,因为作为此次行动的上级领导机关对这样的突发情况毫无准备,既没在船上安装专门的破坏设备,事发之后反应也非常迟缓。


“普韦布洛”号电子侦察船被没收后不久,朝鲜就将其停泊在平壤市大同江畔。这里是1866年朝鲜人民击退美国军舰“谢尔曼将军”号的地方,在富有历史意义的地方将现实的罪证陈列出来。每年6月25日,朝鲜的“反美斗争日”到来之时,“普韦布洛”号就作为朝鲜人民光辉胜利的见证,成为举行盛大反美集-会的理想场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