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1964年10月16日中国引爆第一颗原子弹时,数千名科学家和军人飞奔到西海的草原上,欢呼跳跃着,流下喜悦的泪水。

这是胜利的时刻,泪水冲走了苏联撤走技术支持给中国带来的屈辱,也冲走了导致很多人饿死的中国经济崩溃所带来的伤痛。



驻扎在这个著名的221厂的3万人,大部分都不知道正是他们的研究和工作,让中国一脚迈入核大国行列。

此后的30年内,221厂一直是被包裹在重重迷雾中的禁地。现在,这个地处中国偏远西北部、已被关闭的核武器基地,正被当地官员们打造为一个旅游重地,成为推动国民教育、增强爱国主义热情的“红色旅游”的一部分。

前不久的一个上午,在地下约9米深处,导游韩金梅(音译)吃力地打开一扇重达3吨、上面拴有3把大锁的铁门。当她迈进通向基地指挥部的走廊时,韩说,这扇门是防爆、防毒气的。

这个地下指挥中心于今年4月向公众开放。当月,工人们开始建造一座造价1000万美元的“核城”(Nuclear City)博物馆。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戴超武表示,这是想“激起参观者们的民族自豪感”。他说,这个项目与中央政府的西部经济开发战略相呼应。

朝鲜战争退役老兵施传贵(音译)是一名技术员,他于1963年冬天到基地。施被分配到负责试验炸药的地下2号工厂。现年76岁的施说,“这个地方从地图上看不见,我们当时用的地址是:矿区,210信箱。”

施还记得,在零下20摄氏度的冬天,大家饿着肚子上床睡觉。定额分到手里的只有青稞馒头,根本就吃不饱。“为了填饱肚子,有时我们不得不挖野草吃,到湖里抓鱼或者在草原上种土豆。”

当那年10月的一个下午核弹爆炸时,221厂的工人们却没能亲眼目睹那次爆炸。原子弹是在工厂西北大约600英里(约960公里)的新疆沙漠里引爆的。

221厂于1983年被关闭。今天,施所在的炸弹车间的砖墙已被土壤淹没,消失在金银滩草原上一块方圆600平方英里(约1560平方公里)的区域。其他建筑的废墟看上去像一座古代城市的遗迹。高高的烟囱拔地而起,铁轨被杂草覆盖。

“核城”自1995年向公众开